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身外分身

第二百三十三章 身外分身

虽然自己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感到惊讶,但是兵行险着争取来的少许时间也根本也容不得自己有所停顿,脑海里瞬时浮现出了汉奸头子汪精卫的那句‘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心中杀念已起,手中干将便携着凛冽狂暴的灵气斩向了左侧的那个妲媚儿。

    电光火石之间哪里还容得妲媚儿使用灵气护体,干将顿时穿颈而过,妲媚儿一声娇呼身首异处。

    “怎么没有血?”其中一个妲媚儿被斩杀之后尸身跌落屋下,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丝血迹,我正暗自疑惑,尾随而至的公羊倚风已经驾御着火矛刺着过来,我再想回剑砍杀另外一个妲媚儿已然来不及了。

    百忙之中自己来不及低头细看,倒转干将回身硬接着公羊倚风一矛,火矛中的炙热高温自剑身快速的传了过来,烫得我几乎将干将脱手,灵气不由得一散,剑魄顿时消弭于无形。

    “他竟敢毁了我的分身,杀了他!”瘫倒于屋顶的妲媚儿指着我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本来自己还暗自疑惑为什么会出现两个妲媚儿,听到妲媚儿的喊声自己才知道自己刚才斩杀的竟然是她的分身,怪不得两人会如此酷似。可惜自己的运气始终不太好,如果刚才那一剑斩杀的是妲媚儿本体的话,现在已经结束战事了,不过尽管如此妲媚儿也受创不小,委靡的瘫倒在了一侧,口角隐约出现了丝丝血迹。

    分身这个东西历来有之,我们紫阳观的御气幻形诀就归于此类,不过我们只能幻化出一只虚影迷惑敌人,根本分不出可以同时战斗的假身。妲媚儿的分身之术虽然只是幻术的一种,但是却可以化出实体出手承接天雷,这与太上老君的一气化三清已有七分神似了。

    公羊倚风听到妲媚儿的呼喊,左手开合之间将右手所持火矛一分为二,左右双手各持其一快速的袭向我的周身要害。

    火属灵气历来属于最难驾御的灵气,需要天生火命才可以掌控这种法术,公羊柱能烧掉比他修为高出不少的金刚炮的眉毛就足以说明火属灵气在实战中的诡异和不可预测。我和公羊倚风修为互在伯仲,本来可施展水盾克制他的火矛,可是在闪身躲避时抽空搜寻却发现最近的一口水井离我也有两里只遥,还真应了那句远水不救近火的古语了。

    公羊倚风此刻将御火之术发挥到了极限,火矛可硬可软忽伸忽缩,攻击的目标更是飘忽不定,有时明明是刺向我的胸口,待得我抽身闪避时却发现火苗已经烧向了面孔,几个回合下来自己已经被火矛扫中了数次,好在有着紫气护体和无惧火焰的道袍阻挡,不然自己此刻已然浑身着火了。

    尽管如此自己还是叫苦不迭,因为自己贴身穿着的衣物受到高温的熏烤已经开始发粘,烫的自己龇牙咧嘴,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买衣服只买纯棉的。不过此刻自然不是思考穿什么衣服的时候,自己头顶的冠簪也已经变热了,如果冠簪有损我又将变成聋子,这种事情我可万万不能让它发生,因而宁肯多挨几下也要避开头顶部位。

    语言描述永远显得那么缓慢,事实上诸多事情也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好在妲媚儿分身被毁受创颇重,不能与公羊倚风联手围攻我,不然的话此刻自己早已凶多吉少了。

    “老七,看看我的土盾咋样?”关键时候金刚炮终于赶了过来,从下方双手移过了一处房屋的墙壁挡在了我和公羊倚风之间。

    “你妈的,再不来我就被他烤熟了。”我高声叫骂着离开了战团,捏着风行诀直接冲远处的水井掠了过去。

    妲媚儿早就知道我擅长御水,因而水井已经被巨大的石板盖了起来,周围有几只幻化出人形的蓝气狐狸守护,不过这些在我看来都不是问题,快速的将几只狐狸甩出去移开石板使用移山诀引出井水给自己浇了痛快,转而使用灵气裹住大团井水冲了回来。

    “快浇我,快浇我。”金刚炮的土盾根本就挡不住公羊倚风的火矛,几个穿刺就被人破了法术,此刻正挥舞着鸣鸿刀硬接公羊倚风的火矛。不过他的运气比我还坏,衣摆已经冒烟着火,见我带着井水回来急忙冲我高喊让我帮他灭火。

    “那里有井。”我带回来的这团井水是为了凝成水盾抵御公羊倚风火矛的,如果给金刚炮灭了火,两人又要被公羊倚风追的落荒而逃了。

    “草!”金刚炮见我将井水凝为水盾接住了公羊倚风,急忙扔掉鸣鸿刀拍打着身上的火苗冲水井冲了过去。

    “把你的刀拿上。”我冲金刚炮高喊。

    “烫手!”金刚炮头都没回的冲向了水井,我和公羊倚风先前曾经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而金刚炮不管前生还是今世都没怎么跟公羊倚风有所接触,以鸣鸿刀硬接火矛令鸣鸿刀高温难耐,如果不是有着紫气阻隔,此刻早被烫掉皮肤了。

    使用水盾抵住火矛顿时令自己情势有所好转,不管公羊倚风如何变化进攻招势自己都会以水盾相迎,天地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恒古不变,水就是火的客星。

    连续接了公羊倚风数招始终不见金刚炮回返,转头一看却发现金刚炮没了踪影,而先前被我移开的那张盖着水井的石板已经被几只狐狸搬回了原处,而且还在快速的搬运其他重物封堵井口。

    高手对决根本容不得自己分心,堪堪抵住公羊倚风自下而上的刺过来的火矛之后再也不敢分神了。

    又与公羊倚风走了数招儿仍不见金刚炮回返,这才感觉到事情的异常,眯起双目略一环视却发现金刚炮的气息出现在了水井下方,而守护水井的几个狐狸仍旧在往石扳上加盖着重物。

    “这个笨蛋!”看到这一切我算是明白了。金刚炮被火烧的急了没有耐性使用移山诀引出井水,而是直接跳了进去,被守护水井的狐狸们发现并堵在了里面。金刚炮法术再高也不能在没有借力的情况下施展移山诀或者风行诀冲出水井,再者他还没有携带鸣鸿刀,这下可好,又成鳖了。

    金刚炮永远是金刚炮,这家伙成不了黄溯风,办事的卤莽与不计后果是他的本性,我在心中将金刚炮臭骂了一番遍开始思考策略,妲媚儿由于分身被毁本体受创颇重,只能躺那哼唧,我和公羊倚风胶着在一起很难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金刚炮被堵在了井下肯定是钻不来了,青丘一族里的那只黄灵虎一直呆在城池北侧的一处房屋里也始终没有露面,公羊柱,对了,我这边还有公羊柱。

    想到此处自己快速的挡住公羊倚风的左右双矛,分神开始寻找他的气息,结果却在我和公羊倚风不远处的一间倒塌的房屋后发现了鬼头鬼脑的公羊柱。

    “别愣着,放火烧死房顶上那个狐狸精。”我转头冲公羊柱大喊。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在关键的时候也要做一做了,妲媚儿的那道分身很可能与她的本命魂魄有所联系,分身的死亡令得她元神大伤行动艰难,不然的话以公羊柱的那点修为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好!”公羊柱高声回应。由于自己要凝神与公羊倚风斗法,因而并没有过分留意公羊柱的动作,不过片刻之后身后就传来了火焰的温度,看样子公羊柱已经开始放火了。

    公羊倚风也注意到了妲媚儿所处的房屋已经着火,数次想要抽身相救都被我阻拦了下来,金刚炮在水井中一时半会儿还没什么危险,相较之下妲媚儿的情形就危险的多了,只要我拖住了公羊倚风,不消片刻妲媚儿就要被烧成烤鸭,只要她一死,公羊倚风就有可能摆脱她的控制。

    公羊倚风情急之下加快了攻击速度,嘶哑的嗓音发出阵阵的怒吼。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公羊倚风无视我攻到胸前的水盾,快速的将左手的火矛冲公羊柱抛掷了过去,就在我的水盾将公羊倚风震飞的同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真疯了。”我冲倒跌而出的公羊倚风高声怒骂,转而回头观望公羊柱。

    本来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去应对即将出现的血腥场面,谁知一回头却发现公羊柱目瞪口呆的抓着火捻子斜视着身侧,而他旁边此刻正躺着一具手拿开山刀胸口已经被火矛洞穿的中年壮汉的尸体,这个狐狸幻化的中年汉子我先前曾经见到过,正是在涂山被黑三常戏弄的颜面扫地的胡颠倒。

    看到此处自己终于明白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公羊倚风之所以拼着挨我一记水盾也要将火矛抛掷出来,为的是杀掉偷袭公羊柱的胡颠倒,这就是说,公羊倚风在保护公羊柱。

    公羊倚风为什么要这么做?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身外分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