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前世记忆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前世记忆

回到紫阳观慕容追风还没睡,正和小雪给几个孩子洗澡,金刚炮撸起袖子就插上了手,我站在旁边跟慕容追风说出了延迟开派大典先寻找诸位师兄的想法。

    “也好,”慕容追风点了点头,“现在开派太过仓促,很多截教道友通知不到。”

    “现在截教座下门派已经所剩无几了,我想连阐教和道教的那些门派一起请。”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经过了上千年的风云变幻,现在被社会普遍认可的也只有道教和佛教,至于阐教和截教早已经湮没于历史的洪流中了。

    “你要不要把释教的也请了?”慕容追风不满的看着我。她习惯称呼佛教为释教。

    “如果能找回几位师兄或许能知道当年东海战事的一些情况,那些当年对我们紫阳观下手的门派我自然不会请他们。”慕容追风的话明显有讽刺的意思,我只好加以补充说明。

    “你是掌教,这些事情听你的,”慕容追风点头同意。

    好不容易等到三个孩子洗完澡,慕容追风和金刚炮离开了房间前往后山山洞作法,将三个孩子托付给我和小雪。

    “小雪,你姓什么?”我看着熟练的哄着孩子的小姑娘。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伺候婴儿却很娴熟,看来在家时没少伺候她的两个妹妹。

    “张。”小雪轻声回答。

    “你今天晚上睡哪里?”我环视左右没有发现她带来的铺盖,看来慕容追风已经给她安排了住处。

    “山下。”小雪站起身关上了窗户。

    “这里不会有蚊子的,开着窗户吧,”慕容追风的房间有一张寒鼠地图,蚊虫不喜欢这种味道。

    小雪点了点头重新打开了窗户。

    “你以后就睡隔壁房间。”我拿出手机给门岗里的富贵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把小雪的行李送上来。

    “大姐不准我进这些房间。”小雪连连摆手。

    “没事,你就睡隔壁,伺候孩子也方便。”隔壁的房间是叶傲风的,对于这种叛徒紫阳观不会再欢迎他了。

    没过多久富贵就将小雪的行李扛了上来,小雪去隔壁房间收拾行李安放被褥。

    虽然是双胞胎,但牛义气和慕容怜雨却没有丝毫的相象,牛义气长的酷似金刚炮,慕容怜雨则偏向于她的母亲。

    “他们都睡了,你怎么不睡?”我微笑的看着襁褓里的仇慕雨,小家伙比以前胖了许多,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盯着屋顶的吊灯。

    仇慕雨自然不会说话,不过听到我的声音倒是可以转动眼珠寻找声音的来源,我看的心喜便伸手将他抱起摇哄起来,奈何自己实在不擅长哄孩子,没哄睡倒给哄哭了,小雪听到孩子的哭声急忙从隔壁房间跑过来接过了孩子。

    信步离开观气轩来到紫阳大殿给三圣真人上了香,便顺着台阶来到了公羊柱等人所在的山洞。

    “师叔祖,师伯祖在干什么?”我到来的时候公羊柱等人已经发现了后山气息有异,聚集在了一起抬头上望。

    “作法,”我意简言赅,“明天我们会去青丘寻找七师兄,也就是你们的太祖。”

    “我和你们一起去。”公羊柱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明天起程的时候我会来叫你。”我点头同意。公羊柱是公羊倚风的直系后裔,有他同往或许会对此行有所帮助。

    慕容追风和金刚炮作法的时间远比我想象的要长,一直持续到了次日拂晓。就在我担心金刚炮紫气不续要前往支援时,二人离开了山洞。

    “老牛,感觉怎么样?”我关切的迎了过去。

    “一会儿再说,憋死我了。”金刚炮一溜小跑冲向了茅房。

    “师姐,怎么样了?”我转头看着慕容追风。

    “你问他吧,我先去喂孩子。”慕容追风撇下我走向了观气轩。

    “到底成没成啊?”我急切的追问。观气术可观察不到记忆的变化。

    “成了。”慕容追风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听到慕容追风的肯定回答,自己顿时心花怒放,黄溯风的观气术是可以窥探阴曹的,我马上就能知道王艳佩在阴曹之内的情况了。

    “想起什么了?”好不容易等金刚炮提着裤子从茅房出来,我急忙走了过去。

    “啥都想起来了,我上辈子就像个傻子。”金刚炮掏出香烟点着。

    “你这辈子不像傻子,道术都记起来了吗?”我笑谑的问道。

    “记起来有啥用,大部分我都会了,那些不会的大多是忤地诀和逆天诀的一些法术,一施展就遭天谴,不是挨雷就是折寿。”金刚炮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你看我剩下这点儿阳寿还敢折腾吗?”

    “我们可以选择应对天谴。”我自然不会让金刚炮折损阳寿。施展逆天诀和忤地诀时我们可以选择是折损寿数还是应对天谴。折损了阳寿之后法术必成,而应对天谴则一切都是未知数,相较之下后者的危险要高出很多倍。

    “你知道啥啊,探阴曹要三劫,窥凌霄要九劫,咱俩顶一次天谴都遭罪,何况是顶上三回。”金刚炮此言不虚,当初送白天雨投胎的时候我们撑的就很勉强。他所谓的三劫九劫是指天雷往复的次数,这也是正规的叫法,换作以前他是不知道的。

    “以前你不是探过阴曹吗?”金刚炮的话无异于给我当头泼了盆凉水。

    “你见过吗?”金刚炮抬头看着我。

    “我听八哥说过。”我那时候正好下山给三圣真人准备寿礼,回来以后就听温啸风眉飞色舞的给我转述了黄溯风的能耐。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当初是几个人给我护法的?”金刚炮连连摇头,“当初可是老大老五和老八一起出手顶的天谴。”

    “八哥怎么没跟我说这些?”我现在是从头凉到了脚。

    “他是领头的罪魁祸首,给师傅气的都踹他了,这些丢人的事情他会跟你说?”金刚炮恢复了记忆,前尘旧事记得相当清楚。

    “阴曹地府什么样子?”我关切的问道。

    “全是山,没太阳,阴沉沉的。”金刚炮如数家珍。

    “入口在哪里?”我急忙追问。

    “不知道。”金刚炮信手扔掉了烟头。

    “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疑惑的问道。

    “我只在外面看了看又没进去过。”金刚炮抬腿要走。

    “你把里面的情况跟我详细说一下?”我急忙伸手拉住了他。

    “从这儿?”金刚炮转头看了看茅房。

    “回去再说吧。”我松开手跟了上去。

    金刚炮终于逮着了捉弄我的机会,回去之后慢条斯理的吃完早饭又一觉睡到了中午,这才不急不慢的叼着烟坐了下来。

    “阴曹地府在什么位置?”我一上午早就把该问的问题缕的一清二楚,就等这家伙一一回答了。

    “我不知道咋说合适,反正不是在地下。”金刚炮犹豫了半天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你当初是用什么办法看到的?”我无奈的摇了要头。

    “摆了个忤地聚阴阵,然后使用观气凝神诀。”金刚炮这次回答的干脆利索,忤地诀下面有很多具体阵法,金刚炮说的就是其中一种。

    “然后呢?”我急切的追问。

    “然后就是凝神真言,凝神真言念完天谴就来了,他们三个接下天谴之后我就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象全变了,”金刚炮伸手乱指,“说变就变,太阳没了,紫阳观没了,山也没了,反正平时能看到的东西全没了,身边是另外一种景象,周围雾蒙蒙的一片,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你能说明白点吗?”我很难理解金刚炮的描述,毕竟身临其境的人不是我。

    “我没动,周围的景象变了,”金刚炮急了,提高了嗓门。

    “你是不是穿越时空回到了从前?”我大胆假设着。

    “穿越,你脑子没毛病吧?”金刚炮连连摇头。

    “那你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我试图根据他见到的景物推断出他所在的位置。

    “山,不长草不长树的山,有的还冒着烟儿,但是我没感觉多热。”金刚炮神情凝重。

    “你有没有带回那里面的东西?”我掏出香烟点着了火。

    “我压根动不了,连转头都不能,只能向前看。”金刚炮叹了口气,“本来我是想元神出窍进去好好看看的,可又怕出窍了回不来。”

    “里面有没有城市,能不能听到声音,你能不能呼吸?”我将自己早已想好的问题连珠炮似的问了出来。

    “没看到,没声音,能呼吸。”金刚炮三字一句的作了回答。

    “你就没看到点有用的?”我彻底灰心了。

    “谁说没有,里面全是黑色的魂气,其中有一道五彩的佛光和一道紫色灵气,根据灵气形状来看应该是地藏王菩萨和那条谛听。”金刚炮所谓的谛听就是地藏王菩萨身边的那条神兽,金刚炮能喊出它的名字也是因为有了前世的记忆,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把谛听说成是狗。

    听完金刚炮的叙述我彻底凉了心,根据金刚炮的叙述来看,所谓的阴曹地府很可能就是一处与三圣真人居住的紫气福地相类似的四维空间,这个空间与我们生存的这个空间是重叠的,但是两者并不互相产生影响,如果要进入阴曹必须采用元神出窍的方法,可是我们的法术并不侧重精神淬炼,一旦元神出窍,修为必定大大减弱。最糟糕的是金刚炮还确认了地藏王菩萨的真实存在,我和金刚炮连明惠都打不过,怎么敢再去招惹菩萨?

    “别哭丧着脸了,刀山火海兄弟我也陪你走一趟,”金刚炮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打是打不过了,咱俩想个招儿去偷吧。”

    “那条谛听是吃素的吗?”我苦笑摇头,我和金刚炮在菩萨面前就象是蚂蚁,一只蚂蚁咬不过大象,再多一只也只不过多个送死的。

    “也是,那玩意据说可以坐地听八百,卧耳听三千,咱一下去它肯定能发现咱。”金刚炮也否定了自己的主意。

    “算了,还得从明惠那先下手,实在不行了我再元神出窍下趟阴曹。”我离开座位站了起来。

    “你应该说咱。”金刚炮咧嘴笑道。

    “咱!”我抬手与金刚炮对了一下拳头,“叫上公羊柱,去青丘。”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前世记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