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马蜂怕水

第二百二十六章 马蜂怕水

来到李家屯,老李和林梦尘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之前送老李回家的时候见过林梦尘,当时只是简单一瞥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今天细看之下就发现了她与普通农妇的区别,虽然脸带风霜衣着简朴,但是大家闺秀的典雅气质却很自然的流露了出来,笑不露齿,行止得体。

    饭菜也很简单,两荤两素外加一汤,我和金刚炮落座之后老李作陪,林梦尘在灶前洗刷打扫并没有入座。

    “婶子,快过来一起吃,”金刚炮转头冲林梦尘说道。富贵喊我和金刚炮是大哥,金刚炮也没什么架子,所以就自屈一辈称呼她。

    “牛真人不要客气,我一会儿还得去西院看看。”林梦尘走过来冲金刚炮和我笑了笑。

    “婶子,你把这个给小家伙带过去,我们就不过去打扰了。”我拿过早已准备好的小盒子递了过去,里面是我为老李的孙子准备的一条金玉长命锁。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不能收,于真人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林梦尘看着我手里的小盒子连连摆手。

    林梦尘光看盒子就知道盒子里的东西很贵重,这一点我并没感到奇怪,因为我和金刚炮的财力她是知道的,不送则已,一送必定是珍贵物件。

    再有就是小盒是紫檀木所制,虽然不是极品鸡血紫檀,却也价值不菲。林梦尘出身于盗墓世家,自然认识这种木材。

    见林梦尘不接我的礼物我转头看了看老李,后者轻轻点了点头,林梦尘这才道谢接过盒子离开了。

    吃饭就是吃饭,中午我就没吃饱此刻早已经饿了,金刚炮和老李推杯换盏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两碗米饭放下了筷子。

    “老李啊,你以后再喊牛真人我要生气了,就喊小牛。”金刚炮一喝酒话就多,此刻的他再也不是当年的半吊子了,真人的称呼反而令他感觉到了别扭。

    “那可不中,牛真人的道法已经登峰造极,除了于真人,当今世上恐怕没谁有这份修为了。”老李这话没有虚假恭维的成分,他的表情说明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尽管他想的并不正确。

    “你快拉倒吧,我俩联手都没打的过九华山那个老秃驴。”金刚炮将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抬起袖子抹了抹嘴。

    “呵呵。”老李笑了笑并没有追问我和金刚炮当年的糗事,不过他也没有改变称呼,始终称呼我和金刚炮为真人。

    “老李啊,你给我们说说你怎么治马蜂的,我和老于差点被那玩意蜇死。”金刚炮半躺在炕头上点着了香烟。

    “那些马蜂不怕烟火,炸药也只能将它们炸飞而不能把它们炸死,”老李将桌子拾掇下去,回到炕上开始讲述

    当日那个神秘道士离开以后所有的难题都落到了老李一个人头上,手里的那张地图只标明了古墓的位置却没有入墓破阵的具体方法。烟熏火烧都没效果,到最后连炸药都用了也只是引来了马蜂更加疯狂的攻击,而且炸药炸开的缺口还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马蜂填补起来。

    普通的马蜂在蜇人之后不久就会死去,而昆仑山的那些马蜂却不是这种情况,几天之后,这二十几个人都被蜇的鼻青脸肿,地上的马蜂尸体却很少。

    后来老李使用银针钉住一只马蜂做了实验,发现这里的马蜂在失掉毒刺之后马上可以长出新的毒刺,连续长出十三次之后马蜂才会死亡。

    “一个就能蜇上十几针,十个就是一百多针,一百个就是一千针...”金刚炮恐惧的计算着。

    “那些马蜂为什么不怕火烧?”我转头看着老李。我还从没近距离的观察过那些马蜂,抓住的俘虏也始终在道袍里包着。

    “它们的翅膀和身体很像金属,不过它们是活的,身体里有普通马蜂的器官,”老李摇头说道,“所以我怀疑它们可能进食了某种金属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

    “蜂子不是吃花粉么,怎么会吃金属?”金刚炮插了一句嘴。

    金刚炮的问题让老李连连摇头,说明他也不明白其中缘故,不过我感觉马蜂不会进食金属,躯体和翅膀的怪异很可能跟它们生存的环境有关。

    “你到最后用什么克制住了它们?”我比较关心老李克制马蜂的方法。

    听到我的问题,老李久久不语,直待烟头烧疼了手指才扔掉烟头开了腔“以活人布阵......”

    老李先前曾经说过被逐出茅山派是因为使用邪术害了七条人命,不过当我听完他具体的作法过程之后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冷,汗毛直竖。

    当年老李发现了马蜂耗光毒刺便会死亡的情况之后,便开始想方设法的捕捉猎物让马蜂蜇刺,后来却发现这个办法却并没有效果,因为被捉来的猎物很容易被马蜂蜇死了,猎物一死马蜂马上就会停止攻击,所以一群人折腾了好多天也没取得什么切实的效果。

    老李急了,终于走了歧途!

    他趁众人晚间休息的时候,以银针定魂的法术将七人的魂魄定在了体内,再以法术封其阳窍令这七个人气息全无,然后谎称这七人已经被马蜂蜇死,鼓惑那些同伴将这七人抬到蜂巢附近供马蜂蜇刺,耗损马蜂的毒刺。

    “那些人当时还没死?”金刚炮惊恐的望着老李。

    “他们想死也死不了,魂魄被我定住了,”老李抬手摁压着自己的额头,“尽管口不能言,体不能动,但是他们的神志是清醒的,也能够感受到痛楚。”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抬头望着老李,他使用的方法用毒辣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这简直是疯狂的道德沦丧,怪不得他的师傅会把他撵出来,要是换做我可能会直接给他一剑!

    “时间快到了,”老李双手抱头,“当初约定了三个月的时间,届时我要是救不到人,婚事就告吹了。”

    “你这事做的欠妥。”我可以理解男女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痛苦,但是我仍然不敢苟同老李过激的做法。这与我为了王艳佩的魂魄和明惠为敌不同,老李杀的都是不相关的人。

    “欠啥妥,杀了就杀了,反正那些人也不是啥好鸟。”金刚炮掏出香烟递给了老李,他倒是很同意老李的做法。

    “要是富贵他娘那会儿没怀上富贵,我也不会那么做,”老李接过香烟猛吸几口平息情绪。

    “你走之前不知道婶子已经怀孕了?”我出言问道。

    “当时不知道,那个道士回去取鸦片带回了那封信我才知道的,”老李苦笑摇头,“那时候富贵他娘已经被林雄给关起来了,我要是办不成事情,林雄就会打掉我们的孩子。”不问可知,林雄就是林梦尘的父亲。

    “老虎还不吃自己的孩子呢,林家果然没好人。”金刚炮恨恨的说道。

    “他们是生意人,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我想起了林一程的所做所为有感而发。林一程对于有利用价值的人很舍得投资,驭人之术炉火纯青。

    “后来咋样了?”金刚炮急切的问道,“马蜂死了没有?”

    “除了两只大个儿的跑掉了,那些都死了,我们炸开了蜂巢进入了古墓。”老李将剩余的香烟抽完,用力摁灭了烟头。

    “里面有啥?”金刚炮三番两次的想要进入古墓都被我阻止了,所以他急切的想知道古墓里的情况。

    “里面很黑,我开了天眼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他们率领的人都死在了墓道里,林梦玄和林梦天死在门口。”老李苦笑摇头,“都开始发臭了。”

    “他们的手掉没掉?”金刚炮很可能回忆起了马蜂带出手表的细节以及我当时的分析。

    “没有,林梦天临死前还在墓道的石板上用匕首留下了字。”老李否定了金刚炮的猜测。

    “写的啥?”金刚炮催问道,金刚炮性子急,有他在场几乎不用我开口,问题都让他问了。

    “带给北京林雄,万元重酬。”老李一字一句说的很是缓慢。

    “真他妈抠门,”金刚炮撇嘴摇头。

    “他要带什么东西回来?”我出口问道。

    “那时候工人一个月才二十几块的工资,万元户在全乡也没有几个,”老李逐一回答我和金刚炮的问题,“他们身边放着一本日记和一把剑。”

    “剑上写了个伍字,日记是用暗语写的,有十几页,内容我看不明白。”老李知道我们会追问,所以直接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一点儿都看不懂?”那把刻有伍字的剑金刚炮知道怎么回事,他更关心日记的内容。

    “其中一句没用暗语,我看了之后简直悔青了肠子。”老李长长叹气。

    “是不是古墓已经被人盗了?”金刚炮直瞪着老李。

    “不是,上面写的是马蜂怕水!”老李连连叹气,“其实我早该想到不怕火的东西很可能会怕水,可惜我那时候心里焦急,阴阳五行的道理全抛到了脑后。”

    “后来怎么样了?”我和金刚炮对视了一眼,双双苦笑。

    “于真人后山的那条蛟龙是从哪里俘获的?”老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出口反问。

    “马蜂死了以后是不是过来很多蛟龙?”我马上猜测到了老李想说什么。三阴辟水所在的湖泊离蜂巢并不远,马蜂与三阴辟水之间很可能是互相制约的关系。

    老李凝重的点了点头,“它们吃人。”

    “它们最喜欢的是鱼。”金刚炮愣充大行家。

    “这么说你们只进了墓道,没有再往前走?”我挥手示意金刚炮不要多嘴。

    “我带着那把古剑和日记同另外一个人逃了出来。”老李点了点头。

    “那个人会道法?”我出言问道,能在三阴辟水的攻击下逃命的人肯定不简单。

    “不会,他能逃出来是因为那些蛟龙不袭击他,”老李沉吟了片刻,“蛟龙能放过他,很可能跟他袋子里的那只大蝎子有关。”

    “他会捉蝎子?”我疑惑的问道。蝎子性阴,可以遮掩人类的阳气,三阴辟水不会攻击这类东西。

    “他不会,他和那个护送我们的道士关系不错,两个人都抽大烟,那只蝎子是道士送他的。”老李回忆着说道。

    “那个道士喜欢捉蝎子?”我抽出香烟点燃。

    老李点了点头,“他一路上遇到有蝎子的地方就会前往寻找,不过每次都是摇头回来,有一次我问他在找什么,他说在找什么鬼目琵琶......”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六章 马蜂怕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