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拨雾见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拨雾见天

 铺满沙子的花盆里长着一株淡绿色的植物幼苗,盆里的沙土还是湿的,看来慕容追风偶尔会过来浇水。

    呆坐在床边看着那株植物幼苗自己内心悲喜陈杂。

    喜的是植物的生长动物的繁衍是不变的天理正道,核桃的破壳发芽可以令它的生命得以延续,这是好事。

    悲的是自己挽救不了王艳佩的生命,甚至留不下她的魂魄,到最后连她的遗物都没保管好。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摇头长叹。

    “别春了,跟你商量个事儿。”金刚炮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我收回思绪掏出了香烟。

    “天太热了,你徒弟跟我儿子身上都起痱子了,”金刚炮接过香烟坐到了我的旁边,“我想安个中央空调。”

    “安吧。”我点头同意。

    “那就得把房间的玻璃安上,用纸糊可不成。”金刚炮伸手指着窗户上的白色绢布。

    “安吧。”我又点了点头。紫阳观要想保持原貌已经不可能了,过分守旧也没那个必要了。

    “那行,我们下山买东西,再给追风再雇个保姆,”金刚炮说着站了起来,“还得给三个小东西买奶粉。”慕容追风一人自然哺育不了三个婴儿,奶粉都用的是最好的。

    “咱俩帐户上的现金太多,你想办法处理一下,总部下个月要审查。”我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中午我们就不回来吃了,你自己弄点吧。”金刚炮说着走了过去。

    看完三阴辟水之后,我来到山前看娜鲁。

    娜鲁老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活泼了,逗着它活动了一下我就来到了老李和富贵居住的门岗。

    “于真人吃饭了没有?”老李和富贵正在吃饭,见我到来急忙站了起来。

    “没有,给我来上一碗。”我接过富贵拖过来的椅子坐了下来。

    “富贵啊,牵着娜鲁出去溜溜。”吃完饭我借故支开了富贵。

    “于真人有话要问我?”老李伸手接过了我递过去的香烟。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拉拉家常,”我点上香烟思考着从那里开头比较合适。

    “于真人有话尽管问。”老李很敏感,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他闲聊。

    “老李是茅山派的吧?”我故做轻松的问道。

    “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老李摇了摇头没有否认。

    “马千里的夫人温倾仪是我八师兄的后人,前段时间我去了趟茅山,她跟我提起过你。”我站起身打开了门岗里的电视机,目的自然是缓和气氛。

    “大师嫂还好吗?”老李抬起了头。

    “挺好,就是岁数大了话太多。”我呵呵的笑着,我比温倾仪要高上好几辈,说话自然不需要顾忌什么。

    “大师兄夫妇对我不薄。”老李叹了口气。

    “老李离开茅山派的时候多大年纪?”我出口问道。

    “哪是什么离开啊,被师傅撵出来的,那年是我的本命年,正好二十四。”老李并没有隐瞒什么,他也知道温倾仪肯定会向我说起关于他的一些事情。

    “你当年为什么要跟人去挖墓?”他既然不隐瞒,我也就不遮掩了。

    “年轻冲动。”老李摇了摇头一笔带过。

    “老李啊,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你看看这个。”我掏出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老李伸手接过,打开之后便愣住了,他只知道我和金刚炮有军官身份,具体的工作部门他并不清楚。

    “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于真人要抓我?”老李颤抖着将证件还给了我。

    “我要抓你也不会等到现在了,”我拿起遥控换了个频道,“在西安我都没抓你,以前的事情更不会去追究。”

    “于真人都知道了?”老李听到我的话脸色当时就变了。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救了一条人命。”我掏出那根从张连长后脑取下的钢针放到了桌上。

    老李摇头叹气没有开口。

    “你离开师门以后很少作法,即便作法使用的也是钢针。危急关头出手救人。有着过千万的存款却一直不用,宁肯冒着散阳的风险赚那几千块钱。这些足以说明你是个坚持原则的好人!”我语气凝重。

    “哈哈,我要是好人,那天底下就没坏人了。”老李听完我的话失态的大笑。

    “什么叫好人,什么叫坏人。”我摇头苦笑,“九华山的大德高僧被我和牛金刚毁掉了法体,为了买回紫阳观我盗卖了价值数亿的金砖,你说我是好人吗?”

    “于真人是好人!”老李抬头看着我。

    “那你老李也是好人!”我回视着他。

    “于真人想知道什么?”老李的眼神里透着信任和感激。

    “你当年挖了几处古墓?”我见老李手里的香烟燃尽,又拿出一颗递了过去。

    “一处。”老李摆手没接我的香烟,站起身关上了电视机。

    “茅山的门规如此森严?”我掏出打火机点上了香烟。

    “师傅把我撵出来不是因为我进了古墓,而是因为我施展了邪术。”老李神情激动,“为了能够进入那处古墓,我以七个活人布阵才破了古墓入口的机关。”

    “你为什么要进那处古墓?”老李的话令我毛骨悚然,以活人布阵的事情太过阴毒,说是邪术毫不为过。

    “救人。”老李苦笑摇头。

    “救人?”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救什么人?”

    “救三个不该救的人。”老李再次摇头。

    “林梦玄,林梦天,林梦凡?”老李一说三个人,我马上想到了已经失踪的林氏三兄弟。

    老李抬起头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点头默认。

    “你为什么说他们不该救?”我出口追问。

    “这得从三十年前说起了,”老李打开话匣子回忆起了前尘往事

    那时候老李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虽然年纪轻却是茅山掌教的亲传弟子,一身道术在诸多同门之中仅次于大弟子马千里。

    那时候正是社会主义蓬勃发生的时期,人民群众对于封建宗教并不推崇,所以茅山派的日子并不好过,诸多弟子除了开垦农田之外,偶尔还会下山化缘维系生计。

    事情起因于老李的一次化缘,说好听点叫化缘,说难听点就是要饭,文革动乱以后道士和尚的地位已经跌到了社会的最底层,要饭也没谁乐意给了。老李说到这里又是一声长叹。

    奔波了一天却鲜有收获的老李在某个冬日的傍晚敲开了一家宅子的大门,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老李稽首之后说明来意,中年汉子大方的施舍了几瓢大米,并让老李三日之后再来,他还有施舍。

    “这个人是谁?”我忍不住发问。

    “林梦玄。”老李苦笑摇头。

    我点了点头伸手示意老李继续讲述。

    老李千恩万谢的向林梦玄道谢,兴高采烈的提着大米回去了。大米在那个年代可是稀罕东西,老李能化到大米师傅和诸多师兄也很高兴。本来老李是不好意思再去那户人家了,可是人穷志短,三日之后老李又鬼使神差的敲开了这户宅子的大门。

    这次是兄弟三人一起出迎的,不但施舍了一整袋的大米,还热情的邀请老李进屋坐坐。老李受了人家的恩惠也就不好意思推辞,进屋后却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这个女孩儿是谁?”我又忍不住开了口。

    “富贵他娘。”老李轻声回答。

    进屋之后很快的就摆上了酒席,老李很是受宠若惊,不过在三兄弟的殷切招呼之下,也很快的融入了气氛,毕竟是少年心性,喜欢炫耀,所以除了师门的法术之外,其他的事情几乎是知无不言,待得酒席结束,跟林家兄弟已经很是熟络了。

    由于当日大雪封门,老李就在林家寄宿了一晚,当日晚间林梦尘大方的进入老李的房间与老李促膝长谈直至拂晓,虽然当时并没有越礼之举,但是林梦尘的倩影却深深扎根于老李的心头,次日林家兄弟将老李送出门外,再次约定相见之期。而林梦尘则偷偷的将一只金镯塞给了老李并秋波暗送。

    “老李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潇洒吧。”我见老李面露羞愧,出言替他圆场。

    “象样的道袍都没有一件,哪里有什么潇洒,”老李摇头苦笑,“他们当初是合伙设计我,目的是让我教授他们道术。”

    “富贵他娘当初知道她哥哥的意图吗?”我终于听出了端倪。

    “岂止知道,他们兄妹四人都是串通好了的。”老李低头寻找烟袋,我急忙递了支香烟过去。

    “哦,”我点上香烟不再说话。

    情窦初开的年纪对异性总是有着强烈的渴望,尤其对方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老李扛着大米回山以后对林梦尘朝思暮想,好不容易熬到约定之日再次登门造访,这次林家三兄弟赠送了三十一件青布道袍,茅山派每人一件。林梦尘也再次施展自己的魅力将年轻的老李死死勾住,不过兄妹四人很有城府,这次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他们什么时候提出要你教授道术的?”我插嘴问道。

    “两个月以后,”老李神情萧索,“约定之期没到我提前一天去了,那时候我跟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便翻墙而入炫耀自己的本领,没想到却听到了他们兄妹四人的谈话,这才知道他们是盗墓贼,接近我为的就是学习茅山道术去挖掘一处大墓。”

    “你没冲进去揍他们?”我可以想象到老李当时的心情,如果换做是我,我必定冲进去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没有,我拿了人家的大米,穿了人家的衣服,哪有脸面去打人家,”老李连连摇头。

    “后来呢?”我追问道。

    “离开之后我连夜写出了一些法术口诀和布阵方法,还给富贵他娘写了一封信,趁着夜色放到了他们房间里。”虽然事隔多年,老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是心情激动,语带颤音。

    “你为什么要写口诀给他们?”老李的作法无异于助纣为虐,我并不苟同。

    “不知道。”老李再次苦笑,“总之我是写了,那些过分霸道的我没敢给他们,怕他们学了以后做坏事。”

    “后来怎么样了?”我知道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不然的话林梦尘也不会成为老李的老婆。

    “还能怎么样,”老李缓缓说出了下文

    万念俱灰的老李辞别师傅,就下山游历去了,再也没有见过林氏兄妹。后来老李在北京火车站附近病倒了,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在关键时候林梦尘出现了,将老李送进了医院给予细心的照料,那时候的老李对林梦尘是心存怒气的,不愿再接受她的恩惠,挣扎着离开了医院。

    “后来你怎么原谅她的?”可惜老李不肯学别派法术,不然的话聚气诀倒是能让他强身健体。

    “她将我这几个月的行踪全说了出来,连我晚上借宿在哪里她都知道,”老李眼神朦胧,“原来这几个月她一直跟着我,怕我不肯原谅她,始终不敢露面。”

    “看来她是被你给感动了。”老李和林梦尘的那段往事用一句古语形容最为合适“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我当时还奇怪呢,怎么自己运气那么好,每次化缘都能化到细粮,原来都是她暗中搞鬼。”老李脸上的笑容终于不是苦笑了。

    老李见到林梦尘如此执着也就原谅了她,二人很快便私定终身,当老李发现林梦尘还是处子之后更是对她疼爱有加,就在二人商量着回山禀告师傅请求完婚的时候,林家传来了消息,林家三兄弟出事了。

    得知消息的林梦尘迫切的赶了回去,老李也与之同行。回到林家之后林家的家长也就是林梦尘的父亲正在召集人马准备进山,原来林家三兄弟约定的半年之期已过却人去无踪,老爷子关切之下就要前往寻找营救。

    “他父亲能找到位置?”我又打断了老李的话。

    “他们临行前将偶然得到的那份地图复制了一份。”老李点头说道。

    “你和他们一同进山了?”我出口问道。

    “是我带队去的,当初她父亲答应我回来之后就同意婚事,”老李说到这里皱起了眉头,“后来他反悔了,林家除了富贵他娘,剩下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坏。”

    “你们去了哪里?”我问道。

    “昆仑山。”老李犹豫了片刻做出了回答。

    “你用活人布阵是不是为了吸引墓门外的那些马蜂?”我终于拨开了重重的迷雾。

    “啊!”老李惊恐的站了起来,“你,于真人也去过那里?”

    “你看看这几样东西是不是你当年遗留下的。”我掏出兜里的铜钱和那块老式手表放到了桌上。

    “于真人进过皇陵?”老李看着桌上的几样东西大失常态的大喊。

    “什么皇陵?”我急忙反问。

    “秦始皇陵!”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拨雾见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