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凭空消失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凭空消失

“油够吗?”我提醒金刚炮。

    “够了,就是仪表针老晃悠。”金刚炮收回目光瞅了一眼仪表。本身就是夜间飞行,还没有雷达,所以金刚炮需要使用观气术寻找方向躲避障碍。

    “能将就着开回去就行了。”此行的目的已然达到了,因此我的心情还是比较愉快的。

    先前的古城离此处并不远,直升飞机没用多久就飞到了古城外的上空。

    “老牛,不要从城中降落,落外面。”我冲正在寻找着陆点的金刚炮说道。

    “为啥?”金刚炮悬停了飞机。

    “你忘了上次的事情?”我出言提醒。上次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从其他三处城门都没能进入古城,这说明这座古城四周设有某种屏障,按理推论古城上空很可能也会有。

    “想起来了。”金刚炮点头答应,在东侧城门外降了下来。

    飞机降落之后二人走出机舱来到地面,古城一如往昔的寂静,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肃穆。

    “还真有屏障。”金刚炮捏着风行诀试图翻墙而过,落到城中上空六丈处就被挡住了。

    “这里的屏障跟困住鸣鸿刀的那处屏障不一样。”我纵身跃起落于金刚炮的旁边,下方虽然空无一物但是脚下传来的感觉却犹如踩到了坚实的冰面,跟困住鸣鸿刀的那道柔和坚韧的屏障大是不同。

    “有点像玻璃,这个屏障是谁设的?”金刚炮弯腰用手掌抚摩着脚下的屏障。

    “不知道,修道中人设置的屏障虽然柔韧却并不坚硬。”我掏出香盒拿出最后的一支香烟将烟盒信手扔了出去。

    “烟盒掉下去了。”金刚炮伸手指着穿过屏障缓缓下落的烟盒。

    “上来!”我好奇心起,伸手延出灵气试图将烟盒抓上来,却发现灵气也穿不透这道屏障。

    “咋回事儿?”金刚炮见我一击无功自己也试了一次,效果依旧。

    “这道屏障应该只对有灵气的活物有效果。”我叼着香烟跃回了城门外。我用紫气布下的屏障会将所有的事物挡在外面,根本无法区分死活,与之相比这里的屏障明显要高明许多。

    “能不能挡住导弹?”金刚炮也跟了过来。

    “进去吧。”我没有接金刚炮的话茬,转身走进了城门。

    城中一片漆黑,但这并不影响我和金刚炮视物,由于此时正是春夏所以城中街道上已经长满了杂草,其中还有一些低矮的灌木。而几株大树此刻也是枝叶繁茂。

    “好啊,当初你在骗我啊你。”金刚炮伸手环指,“那些屋子里都有宝贝,你为啥不告诉我?”当年进入古城之后金刚炮检查的是截教的石屋,而我检查的是其他三教的,尽管我发现了大量的法器却并没有起贪婪之心,只是给金刚炮拿了一柄板斧。金刚炮如今的观气术早已非昔日阿蒙,自然发现了石屋内法器残存的灵气。

    “我不是给你拿了一柄斧子嘛。”我摇头苦笑。

    “全拿走,一个不留。”金刚炮转身回指,“咱有飞机了,能拿的全拿走。”

    “你有了鸣鸿刀还要那些东西干什么?”我并不赞同金刚炮的扫荡策略。

    “你不拿别人也得拿,再说了,咱以后得收徒弟呀,他们用啥?”金刚炮抬高了声调。

    “行,挑上几件。”金刚炮的话打动了我,目前为止紫阳观就有两位弟子了,早点给他们准备法器也是应该的。

    “全拿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金刚炮掏出香烟递给我一支。

    “你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你说我在想什么?”我接过香烟点着。

    “你凭啥给辰州派那么多钱,为的还不是让他们帮忙去打那个老和尚!”金刚炮自以为是的分析着。

    “我没想过让他们帮忙,我只感觉他们处境困难。”我摇头否认。

    “那你为啥进昆仑山找宝贝,是不是想送礼拉关系?”金刚炮追问道。

    “咱俩根本就不是明惠的对手!”这次我没有反驳,因为他说的正确,以我和金刚炮自己的力量很难战胜明惠禅师,我的确想过邀请帮手。

    “那不就是了,送人参哪比的上送法器,那些东西可都是老古董啊,哪一件不卖个千八百万的。”金刚炮的话并不夸张,这家伙在紫阳观闲居时最喜欢看的就是古董方面的杂志。

    “先去拜见师傅,回来全部带走!”我点头同意了金刚炮的提议。这些法器的实用价值要远远高于市场价值,说简单点就是有钱你也买不着。

    “走。”金刚炮见我改变了主意,喜笑颜开的向位于古城正北的大殿奔了过去。

    四教祖师像仍然伫立在大殿之外,想起上次三人星夜兼程赶赴此处的情景内心又是一阵感叹。

    “祖师爷您好啊。”金刚炮走进大殿冲通天教主的法像磕头行礼。

    “稽首就行了。”我冲教主法像稽首为礼。

    “感恩懂不懂?”金刚炮嘴里蹦出个流行词儿。

    “师傅对咱有恩咱该跪他,教主行个礼就行了。”那时候社会上流行一个词叫“感恩”,意思就是你得领情,我不知道金刚炮是怎么理解的,反正我是不喜欢这个词汇,给人感觉很假很造作,这个词儿应该刻在心里而不应该挂在嘴上,不然的话就显得矫情。

    “没祖师哪有师傅,没师傅哪有咱?”金刚炮的话让我想起了收酒瓶子的歌词。

    “你拜吧,我去见师傅。”我移步走到了法像后面,入眼竟然空无一物,不由得惊呼出声“三生镜怎么没了?”

    “啥?”金刚炮急忙站起身跑了过来,“镜子呢?”

    “没了!”我低头看着三生镜先前所处的位置,没有发现丝毫人为移动的痕迹,地面平整光滑,仿佛三生镜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这里。

    “让谁弄走了?”金刚炮用袖子擦拭着地面上灰尘。

    “不知道,把石板撬开!”我站起身冲金刚炮说道。三生镜先前是被固定在地面上的,如果有人搬走了它不应该没有蛛丝马迹。

    金刚炮听到我的话拿出鸣鸿刀将地面上的石板撬了几处,石板下面就是泥土,没有任何的异常。

    三生镜竟然凭空消失了!!!

    “算了,没了更好,反正咱俩也不能再照了。”金刚炮收回鸣鸿刀抽出了香烟。

    “别抽了,进去见师傅。”三生镜对我和金刚炮已经失去了作用,我也只是对它的消失感觉疑惑,古城中实在有着太多我们理解不了的事情。

    “你开门吧。”金刚炮快速的点上了香烟。

    我转身走向石门,伸出左手探入孔洞,五指找到位置便将本身的紫气延了出来。

    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本应顺利开启的石门竟然纹丝不动。我皱着眉头反复试探了几次都没有反应,最终疑惑的抽回了手掌。

    “咋了?”金刚炮见我眉头紧皱出口问道。

    “打不开。”我摇头说道。自己此刻满脑子都是问号,但是却无从分析揣测,只是隐约的猜测到石门的无法开启很可能跟突然消失的三生镜有关。

    “是不是有人来搞了鬼?”金刚炮试了几次同样无效。

    “不像。”我摇头回答。这里的情况太过怪异,不像是人类所为。本来我是怀疑叶傲风的,不过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叶傲风没有紫气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如果是其他人来过这里不可能放着那么多的法器不拿惟独搬走三生镜。再说三生镜的消失也没有留下任何的人为痕迹。

    “现在咋办?”金刚炮扔掉烟头。

    “打不开石门只能回去。”我伸手跟金刚炮要来香烟坐在地上点着了火。

    “不见师傅了?”金刚炮坐到了我旁边。

    “我比你想还见呢,石门打不开总不能拿导弹轰。”我摇头苦笑。自己先前曾经答应过师傅要重建紫阳观,折了阳寿犯了错误才做到这一点,自然想向他老人家禀报一下。

    两人唉声叹气的在大殿上呆坐了半夜,到最后也只能隔着石门磕头行礼怏怏而出。

    天亮之后两人便开始洗劫,法器自然不会留下,生活用品能带上的也全部搬上了直升飞机,中午时分调头回返。

    “那个大斧子给你那个大头徒弟用行不?”金刚炮嬉笑着说道。他所说的大头徒弟指的就是慕容追风拣回来的弃婴。

    “别开玩笑了,开你的飞机吧。”我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仇慕雨是个侏儒,长大以后也高不到哪儿去,他怎么能用这种重型兵器。

    说归说笑归笑,没想到的是仇慕雨长大以后挑选法器竟然果真挑中了这把斧头,而且还自创了所向披靡的凌空旋风斩,不过那些都是后话,咱先不提。

    直升飞机降落补充燃料的时候宋雨与我们取得了联系,她已经根据直升飞机上的定位装置知道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并告知我们晋衔的消息,正营少校!

    “宋科长,你帮我查一下这两个人的银行存款。”结束通话之前我冲宋雨说出了老李和他儿子的籍贯和姓名。目的自然是想调查一下老李近期有没有额外的进帐。

    宋雨痛快的答应了。

    “老于,二十来岁的尉官有的是,二十来岁的校官可不多啊。”金刚炮听到我们晋衔的消息很是开心。

    “哼,这是总部给咱套的缰绳,你高兴什么?”我和金刚炮先前是因为犯了错误被迫立功赎罪的,现在将飞机找了回来弥补了最重的罪行,总部如此急切的给我们晋升,目的就是怕我们撂挑子。

    “总部的任务也没啥危险性,咱就给他干着吧,现在让我脱军装我还不习惯了。”金刚炮神采飞扬。

    “不会总是这些不疼不痒的任务,”我扔掉烟头回到机舱,“你别忘了三科的那些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那是他们没真本事。”金刚炮哼唧着爬上了驾驶位置。

    “希望如此。”我关上舱门带上了耳机。

    回到机场时已经有大量的人员等候在了那里,我和金刚炮以罪证为由带走了那些法器,这才与总部取得了联系,告知已经完成了任务。

    “于科长,你要的资料查到了,”对面传来了宋雨的声音。

    “什么情况?”我走回汽车关上了车门。

    “根据各大银行的数据显示,李津只有一个户头,里面有六万六千二百三十一元人民币,李富贵没有银行帐户。”宋雨手里很可能有详细的资料,数据非常精确。

    “哦,知道了,谢谢你。”我冲宋雨道谢。老李的收入还算正常,我先前曾经给过他十万,他给富贵娶媳妇盖房子应该花掉了一些。

    “在调查他们的同时我们还发现了另外一个奇怪的情况。”宋雨补充道。

    “什么情况?”我急忙追问。

    “李津配偶的户头上有一千多万的现金。”宋雨说道。

    “什么时候转过去的?”我鼻翼微抖,看来老李真的拿了林一程的钱。

    “从97年开始每年都有一百万的转帐,是北京宏宇集团总裁林一程以个人名义转过去的。”宋雨微微停顿,“不过这些钱一直没有被提取过。”

    “李津的配偶叫什么名字?”我皱眉发问。

    “林梦尘!”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凭空消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