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二十章 老式手表

第二百二十章 老式手表

“行,我陪你去。”我快步跟上了金刚炮。上次进山的时候我们误入蜂巢被马蜂追的落荒而逃,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一雪前耻。

    两人来到马蜂所在的山洞,发现金刚炮先前射出的弹孔已经被马蜂修补完整,金刚炮坏笑着拾拣枯枝堆砌于蜂巢下方,仿照电影里的镜头以燃油沥出一条油路之后将枯枝浇上燃油,剩下的少许则连桶一起扔在了蜂巢下方。

    “咱是不是太狠了点?”看着即将遭殃的马蜂我又起了仁慈之心。

    “草,蜇咱的时候可没见它们腚下留情,”金刚炮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燃油。

    “轰~!”

    “哎呀我草!”金刚炮点燃燃油之后并没有出现电影里那种火苗缓慢蔓延的情形,几乎在点火的同时火苗就燃烧到了蜂巢下的枯枝,而那些尚在桶里的燃油也瞬时发生了剧烈的爆燃,爆燃产生的巨大气浪夹着火苗将正在全神贯注点火的金刚炮给轰飞了出来。

    “快跑!”金刚炮落地之后并没有受伤,一骨碌爬了起来捏着风行诀蹿到了半空。

    金刚炮是当局者,受没受伤他自己清楚,而我是旁观者,见到他被轰出来,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观察他的伤势,就在自己愣神的工夫,脑后就传来了嗡嗡声,不问可知,马蜂来了。

    微一转头,眼前的景象令的自己汗毛直竖,诺大的蜂巢已经被燃油爆燃产生的气浪给炸塌了半边,铺天盖地的马蜂正快速的冲我飞来,数量之多已然无法用语言形容,如果说上次追赶我和金刚炮的马蜂是个加强连,那这次就能算是独立师了。

    “可让这个家伙害苦了。”我暗骂着捏起风行诀向回疾掠,诺大的蜂群紧随其后。

    “回飞机。”我追上了前方的金刚炮。我们凌空的速度比马蜂飞行要快上少许,因而情形虽然恐怖却也没有什么实际的危险。

    “它们的翅膀怎么不怕火?”金刚炮神情惊恐。

    “我哪知道。”我现在哪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身后的马蜂太多了,真的被它们围住了,蜇死人都有可能。

    “我的脸没事儿吧?”两人回到飞机关上舱门,金刚炮这才腾出时间拍打自己脸上的灰土。

    “你现在去非洲肯定没人歧视你,”我撇嘴摇头,“这个飞机用的是什么油,怎么燃烧的那么快?”

    “好象是航空汽油,她说了,我没记住。”金刚炮注视着舱外蜂拥而至的蜂群。

    “你记住她三围了吧?”我横了金刚炮一眼。教了他三天飞行理论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上尉,身材火辣,我估计这家伙那几天眼珠子就没看过小黑板。

    “你可不准跟追风胡说,我啥也没干。”金刚炮有点急了。

    “快走吧,离开这里。”舱外聚集的马蜂越来越多,看的我头皮发麻。

    金刚炮点头同意,摁动开关启动直升飞机,试了几次飞机竟然没有反应。

    “电量不足。”金刚炮伸手指着屏幕右上出现的一个红色标志。

    “上次启动的时候你就没感觉有问题?”这家伙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汽车听启动机的动静就知道电瓶亏不亏电,这玩意咋听?”金刚炮掏出香烟递给我一支。

    “现在怎么办?”我摆手没接他的香烟。

    “等蜂子走了,我把备用电源换上就行了。”金刚炮大大咧咧的打开背包掏出了矿泉水。

    “你会换吗?”备用电源我们来的时候带了一组,不过我对金刚炮从事技术性工作很不放心。

    “我办事,你放心。”金刚炮将矿泉水递给了我。

    “你什么时候让我放心过。”我手指密密麻麻爬在舱门玻璃上的马蜂苦笑摇头。确切的说直升飞机窗户所用的材料是某种高强度塑料,这里咱不去细究。

    金刚炮哼唧了两声没有再接我的话茬,而两人一直等到天亮,马蜂也没有离去,太阳升起以后蜂群竟然聪明的改变了策略,兵分两路,轮班守侯,看这架势毁巢之仇人家是非报不可了。

    “不行了,我得出去拉屎。”好不容易挨到中午,金刚炮终于憋不住了。

    “你现在出去它们能蜇死你。”我摇头说道。

    “那咋办?”金刚炮表情有点扭曲了。

    “我出去引开它们,你找机会把电源换上。”我伸手拿过他的步枪,又揣了几个弹匣。

    “你拿步枪干啥?”金刚炮疑惑的看着我。

    “擒贼先擒王,我想把它打死。”我伸手指着趴在玻璃上的那只巨大的金黄色马蜂。白天蜂群分为了两路,每一路都有一只金黄色的巨大马蜂,不问可知应该是蜂群的统领。这只马蜂长有一尺,两翼收拢之后体宽约拳头大小,与蜂巢上的入口大小相吻合。

    “尽量拖延时间,换电源得二十分钟。”金刚炮点头同意了我的建议。

    我掏出道袍蒙好头脸抬手看了看时间,快速的推开舱门跃了出去,金刚炮则赶忙关闭舱门拍打着落进机舱内的马蜂。

    蜂群此刻大部分落在飞机上,只有少量的盘旋于空中,见我离开舱门纷纷震动着翅膀向我飞来。

    “尽量快点。”我捏着风行诀快速的绕着飞机转了一圈,将马蜂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这才冲金刚炮高喊了一声转身开始逃窜。

    大量的马蜂翅膀震动发出的嗡嗡声很是恐怖,自己此刻的情形就像是拖拽着长长彗尾的彗星,不管自己怎么变换方向,马蜂总能快速的跟过来,看来要想甩掉它们可能性不大了。

    要说自己心里没火那是在撒谎,堂堂的紫气真人被一群马蜂追的落荒而逃实在是很没脸面,但是自己此刻除了逃跑并没有更好的应对措施,不过好在自己还会风行诀,不然的话此刻早就被蜇的口吐白沫了。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都是相对的,小小的马蜂并不可怕,可是数量一多就令人胆寒了。非洲草原上的雄狮虽然凶猛,如果它的对手是成群的食人蚁,它也只能调头逃跑。

    这么一想内心的怒气就消散了许多,甩头将脑海中胡乱的想法驱散,转而将风行诀提至极速一味的狂奔猛掠,终于缓慢的拉开了与身后蜂群的距离。

    向西疾掠了将近十分钟,前方隐约的出现了一道紫色灵气,根据气息形状判断应该是一只飞禽,为避免节外生枝,自己快速的转换了飞掠方向,调头向南。

    调头时转身回望,只见蜂群已经被自己拉开了将近百米的距离,而那只巨大的金黄色马蜂则仍然跟在自己身后不足十米处。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想到此处自己快速的回转肩头的步枪冲那只金黄色的马蜂开了火。

    由于身在半空瞄准困难,所以这一枪并没有射中那只马蜂,不过由于子弹发射时产生的后坐力推动了自己的行进速度,所以自己与金黄色马蜂之间的距离仍然保持在了十米左右。

    “来,尝尝这个。”自己快速的将步枪扳到连发状态,扣住扳机开始胡乱扫射。本以为连射必定能够打中目标,谁知将一个弹匣打空,那只金黄色的马蜂仍然安然无恙的嗡嗡着。

    虽然子弹产生的后坐力可以保持自己以背而行的速度,但是瞄准就成了问题,每一发子弹产生的后坐力都会令自己的瞄准产生偏移,而身在空中又无法采取措施抵消这股力量,看来还是得落到地面上进行射击。

    打定主意时正好灵气不续开始下落,自己在下落的过程中快速的摁动销簧卸掉了空弹匣,落于地面的同时掏出别于腰间的备用弹匣卡了上去,由于81步有空仓挂机机构,所以节省了上膛时间。尽管如此,当自己抬起步枪向上瞄准的时候,那只巨大的金黄色马蜂已经飞到了我的身旁。

    失去了射击机会,自己只好调转枪托给予侧击,奈何马蜂在空中的移动极为迅速,灵活的避过枪托冲我飞来,尾部巨大的毒刺犹如兽医使用的大号注射器针头,这要是让它蜇上一下子那还得了。自己左闪右动的避过它的几次攻击,情急之下快速的扔掉步枪,扯下包在头颈部位的道袍兜住了那只巨大的金黄色马蜂。

    “哈哈......我草。”自己一击得手,正准备低头拾回步枪,人家的大部队就赶来了。匆忙之下哪里还顾得拾拣枪支,提着包有马蜂的道袍快速的跃起逃窜。

    马蜂失去了首领之后并没有溃散,而是加快速度向我飞来,我只得提着道袍继续逃命。

    好不容易坚持了二十分钟,这才调头向回飞掠。

    “再出去转一圈儿,我还没弄完呢。”金刚炮见我带着蜂群回来了,急忙冲我摆手大喊。

    “你怎么不去?”我快速的靠近飞机打开舱门钻了进去,金刚炮也扔掉手里的工具跟了上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金刚炮快速的关上了舱门,将随后而至的蜂群隔在了外面。

    “你怎么还没干完?”我将道袍快速的打了个结扔在后座,拿起了一瓶矿泉水。

    “我总得先拉屎吧,”金刚炮回身后望,“衣服里是啥?”

    “俘虏!”我猛灌了几口才出言回答。

    “那个大蜂子?”金刚炮好奇的看着正在道袍中蠢蠢而动的金黄色巨蜂。

    我掏出香烟点了点头。

    “你抓它干啥?”金刚炮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没想抓它,不用道袍裹住,它要蜇我的,这家伙的刺有这么长。”我夸张的比画着。

    “你就让它蜇一下呗,我听说蜂子蜇完人就得死。”金刚炮一脸的坏笑。

    “真让它蜇一下,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我横了金刚炮一眼,伸手掏出了香烟。

    “枪呢?”金刚炮环视左右没有发现步枪的踪影。

    “扔了。”我掏出打火机点上了香烟。

    “咱俩总丢枪,回去不好交代啊。”这次的枪支是金刚炮借出来的,他自然很在意。

    “没事儿,我知道扔在哪儿了,能找回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现在咋办?”金刚炮注视着机舱外的蜂群。

    “等会儿再说,看看这帮家伙有什么反应。”二十分钟火烧屁股的狂掠令我的灵气产生了轻微的异动,我快速调整气息归于气海。

    “你看,那个大蜂子来了。”金刚炮伸手指着舱外出现的另外一只金黄色的马蜂。

    “呵呵,这帮家伙还会通风报信。”我端详着趴在机舱玻璃上的那只马蜂。

    “它俩是不是夫妻?”金刚炮侧头打量着马蜂的腹部,可惜他根本就看不出公母。

    “这两个应该都是雄蜂,那些小的是工蜂。”我伸手西指,“那只蜂王要是没被你给轰死的话应该还在窝里,按理说它应该比这两个雄蜂更大。”

    “你看,它飞走了。”金刚炮好奇的看着那只离开的雄蜂。

    “它还会回来的。”我并不理解那只金黄色雄蜂为什么要离开,但是它没有带走那些工蜂说明它还会回来。

    一支香烟刚刚抽完,那只金黄色的雄蜂又回来了,奇怪的是它的蜂足下方还抓带着一件小小的圆形事物。待得它落到机头前方我才注意到那是一枚铜钱。

    “我草,成精了,还知道交赎金。”金刚炮望着那枚铜钱哈哈大笑。

    “这里怎么会有铜钱?”我心头顿起疑云,马蜂从哪儿弄来的铜钱。

    “蜂窝里是不是有个春秋战国的古墓?”金刚炮也发现了疑点。

    “有可能!”我侧头端详着舱外的那枚铜钱,上面出现的乾隆通宝令我立刻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不对啊,铜钱怎么是清朝的?”

    “你当你是神哪,啥都能猜对,说不定那里有清朝的墓呢?”金刚炮终于找到了嘲笑我的机会。

    机舱外的巨蜂将铜钱放下之后又离开了,这次过了好长时间才飞了回来,当它艰难的将所带之物放到机舱外时我和金刚炮彻底傻眼了。

    它这次带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只老式手表!!!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章 老式手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