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皇陵钥匙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皇陵钥匙

次日清晨去先前的缺口处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本来想下到古墓看看的,结果缺口处传来的恶臭令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于科长,先回去吃早点吧,”姜团长见我和金刚炮结束了调查,挥手示意已经出院的张连长率领部下封堵缺口。

    我点头同意,昨天晚上没有吃好,现在还真的有点饿了。

    “姜团长,那几个死亡的士兵早点火化吧。”汽车开到娱乐室时我顺口说道。

    “我今天要向军区汇报这里发生的事情,看看能不能追认他们为烈士,”姜团长神情惨然,“不过一般是算不上的。”

    “他们是在履行职责的时候殉职的,是天经地义的烈士。”我皱眉说道。虽然这几个哨兵并没有能够阻止事情的发生,但他们毕竟也努力过。

    “死亡原因军区肯定不会认可。”姜团长摇头叹气。

    “这样吧,你去起草一份报告,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写下来,我给你签个字证明一下。”我正色说道。国家安全局的证明还是有着很大作用的。

    “谢谢于科长,太谢谢你们了...”姜团长冲我千恩万谢,他的感谢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如果这里的事情他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是受到敌人袭击,无缘无故的死了三个下属,他这个团长也干到头儿了。

    我和金刚炮吃完早饭便离开招待所去了趟民工宿舍,发现原来的筒子楼已经没人居住了,根据气息找到白天雨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一家人现在住的是军官的宿舍楼。看样子姜团长对我先前的交代还是挺当回事儿的。

    夫妻俩自然是认识我和金刚炮的,见我们到来急忙把我们请进了屋子。

    白天雨刚满月,白白胖胖四肢健全,不过四肢的气息明显存在残缺,现在虽然看不出什么来,但是等到孩子稍微长大一点,就能明显的发现他的四肢不能活动。

    小夫妻对我们的到来很是欢迎,而我和金刚炮则有点心中发虚,毕竟这个孩子之所以会残废跟我和金刚炮有着直接的关系。

    略一寒暄我就说明了来意,说出了想要收白天雨为徒的想法。夫妻俩一开始并不同意,因为孩子出生时胎位不正,母亲剖腹产留下了后遗症以后很可能不能生育,唯一的一个儿子自然不能让他当道士。

    直到我向他们说明了紫阳观的道士可以结婚,他们这才转变态度欢喜的答应了下来,在他们眼里我和金刚炮跟神仙没什么区别,自己的孩子能有这样的师傅还不影响他们白家的香火延续,他们自然是高兴的。

    “记住了,孩子四肢不能动是天生的,不用带他去看医生,”走到门口我又停了下来,“六七岁的时候我会过来带他走。”

    孩子的父母连连答应,走出家门一直将我们送下了楼。

    回到招待所姜团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份报告是你写的?”我掐灭香烟看着姜团长。看完这份汇报文件我差点没笑出来,报告中将那些盗墓份子说成了使用邪术破坏世界文化遗产的境外特务,着重说明自己的战士如何的英勇战斗,甚至连战斗的场面都胡扯的有鼻子有眼,整篇报告不像是向上级汇报情况的,倒像是邀功请赏的。

    “是啊,你看行吗?”姜团长递过了钢笔,文件下面留下了两处签字的地方。

    “行啊,你复印一份给我。”我接过钢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编号甩手递给了金刚炮。姜团长的这份报告后面还叙述了我和金刚炮到来以后的工作细节,巧妙而婉转的大拍马屁,这份报告直接给总部传真过去倒也省得我再和总部述职了。

    “姜团长,你这水平可以去地方当干部了!”金刚炮看完之后哈哈大笑,签上屎壳郎爬墨水似的一行大字递还给了姜团长。

    “谢谢于科长和牛副科长。”姜团长小心翼翼的接过金刚炮手里的文件。

    “姜团长,我们俩有点事情要在这里耽搁几天,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冲姜团长说道。我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部队是想跟林一程从这里见面,给他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那太好了,于科长有时间的话多多指导我们的工作。”姜团长痛快的答应了。他欢迎我们是真的,所谓的指导工作就纯属扯淡了。

    林一程并不难找,不过他接到我的电话时还是很吃惊的,我没说上几句,他就问明我所在的位置主动提出要来拜访我,使的我准备了一肚子的官腔也没能派上用场。

    次日午时,林一程到了,梅珠同行。

    见我身穿军装,林一程并没有显露出惊讶的神情,梅珠知道我的身份自然会向他说明。

    “林总好久不见哪,这是我师兄牛金刚。”我冲林一程做着介绍。会客地点就在我和金刚炮所住的房间,我和金刚炮都不太习惯正襟危坐,谈话的地方相对随意一点。

    “于科长旧疾痊愈,可喜可贺啊。”林一程说着冲金刚炮点了点头,两人并没有握手,毕竟我们现在是以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出现的,再者金刚炮对林一程也没什么好印象,在金刚炮的心目中林一程就是个挖坟的头头。

    “你们二位就不用互相介绍了吧。”我冲身穿黑色西装的梅珠笑了笑。梅珠微微点头并没有开口,而金刚炮则干笑了几声,先前在邯郸的时候金刚炮是想杀她灭口的,梅珠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林总,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我的真实身份想必你也知道了吧。”我伸手指着床对面的两张单人沙发请他和梅珠就坐。

    “修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于科长年轻有为啊。”林一程和梅珠坐了下来,一句于科长就算是间接的回答了我的问题。前面那句引用的是古语,表面上看是恭维,实际上是对我空有一身道法却甘愿受人调遣的惋惜。

    “林总客气了,这次请你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请教你。”我掏烟点着重重吸了一口。其实我和金刚炮之所以为国家安全局工作是因为被人抓住了小辫子给套上了缰绳,十八分局虽然权利不小,但是危险系数也高的出奇,今天牛逼呼啦的耀武扬威,说不定明天出次任务就翘了辫子。

    “于科长亿万家财还能克己清廉,林某佩服啊。”林一程并没有问我想问他什么事情,而是看着我扔在床边的烟盒赞扬我清廉,他说这话当然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他所谓的亿万家财是指我当年盗卖金砖的非法所得,而克己清廉指的应该是我将他转给我的那笔钱还回去的事情。两件事情综合起来分析,他想说的话应该是:你就算不收我的那五亿,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

    “林总手下将强兵精,挖富济贫,你都富可敌国了,我这几个子不值一提。”我哈哈大笑。我的意思更明显了:你雇人挖坟掘墓聚敛钱财,虽然做了不少善事,但并不能掩盖你盗墓的本质,咱俩半斤八两不提也罢。

    “于科长快人快语,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林一程抬手看了看表,“要不咱出去吃个便饭吧,边吃边谈。”

    “林总的饭我可不敢吃了,再吃还得犯错误,这次我请客吧。”我转头让金刚炮通知厨房。

    金刚炮点了点头抓起了床头的内线电话。

    “于科长真能开玩笑,吃个便饭犯什么错误,国安的纪律这么不通人情吗?”林一程微笑着装糊涂。

    “吃饭是不犯错误的,可是私放刑事罪犯就犯错误了,还有那战国时期的古剑也都是国家文物,随随便便的送了人情,我这个国安局的科长可算是彻头彻尾的徇私枉法啊。”我先前所说的吃他的饭还得犯错误意思很明显,结果他给我装糊涂,所以我只好说到大面儿上来,让他知道上次的一饭之德我已经还他了,而且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至于梅珠在邯郸古墓带走的那把古剑我也得让他领我个人情,尽管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东西的重要性。

    “于科长是个重信守诺的人,林某佩服,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用的着林某的地方尽管开口。”林一程放软了语气。

    “林总是个聪明人,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最近一段时间你先后挖掘了七处战国古墓,带走了墓中的四把古剑,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我直接扔出了重磅炸弹。

    林一程见我如数家珍的将他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呵呵的笑着为自己争取思考的时间,片刻之后才开口反问“于科长现在是以公职的身份审讯我吗?”

    “这里可不是国安局的审讯室,咱们是朋友之间的聊天。”我笑着回答。这个林一程是个公众人物,就算是国家安全局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传唤他,而且像他这种人肯定对法律了解的相当透彻,对他不能来硬的。

    “好!”林一程拍着沙发的扶手站了起来,“既然于科长把林某当朋友,我自然不能对朋友撒谎。”林一程虽然情绪激动,但是却并没有马上说出原因,我知道他在等我做出回应。我如果承认跟他是朋友,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还得徇私枉法放他一马。如果还要坚持原则跟他划清界限就得不到他嘴里的秘密,这个林一程实在是太厉害了。

    “老林你坐下说吧。”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一下打爹两下不孝,我已经犯下了错误,再坚持那所谓的原则也没什么意义了。

    “兄弟,我今天就跟你说实话吧,”林一程见我改了称呼顿时露出了高兴的神情,“你还记得当年我跟你说起过的事情吗?”

    “秦始皇陵?”我抬头看着他。

    “对,”林一程眼神中充满了狂热,“那些战国古剑就是进入皇陵的钥匙!”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皇陵钥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