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十一章 御气法诀

第二十一章 御气法诀

“于班长,你可回来了,快点换衣服吧,六点大队开会,班长以上人员参加。”我从山上下来,刚走到营门口就遇到了我班上的一个小战士。

    “什么会?”我问道。

    “好象是学习三个代表”新兵回答。

    “哦”我应了一声。奶奶的,我最讨厌的就是理论学习了,空旷的大礼堂,几个人在台子上照着稿子念,一群人呆坐在下面,分明都听的不耐烦,还非得装作认真听讲,搞的鸦雀无声。想想那种情形我就烦。

    “班副呢?”我想找个替死鬼。

    “班副帮指导员灌煤气去了”新兵说道。

    “这个马屁精。”我暗骂了一句。没戏了,自己去吧,我急忙跑回宿舍,换上正装,跟队上的其他几个班长溜达着去了大队礼堂。

    我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来到礼堂,半路上遇到了侦察分队和枪械分队的那些战友,都第三年当班长了,还排着队伍,喊着号子。感觉老别扭了。

    还是我好,逍遥自在。我不禁庆幸选对了分队,尽管那些新兵连的战友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不屑。我才不管,心里暗哼“真的单挑,你们哪个我也不怵,哼。”

    学习一如既往的无聊沉闷。反正我听不进去,就闭着眼睛回忆白天领悟的古书上的内容。

    顾名思义,《阴阳观气法诀》里记载的基本都是关于如何去观察各类气息。较之《五行观气术》而言,这本《阴阳观气法诀》更全面,更客观,也更走捷径。尽管观气的法门没什么改变,可是因为在观气的每个层次上增补了一个指诀和一句真言,杀鸡取卵式的耗损自身真元以令观察更加清晰而全面,当然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就更加明显了,因为真气的大量耗损而对自身造成的危害性大了许多。简单的说就是用更大的付出换取更大的回报。给人感觉这位乘风道人的性格一定很偏激,不然也不会创出如此偏激的道术了。

    而《乾坤御气法诀》里面则详细记载了御气十三诀。口诀生涩难懂,法门希奇古怪。全是对于自身和外界生物,阴阳,天地之气的引导,运用,修改,甚至是逆转的方法。说通俗点所谓的御气就是运用自身之气与外部气息产生共鸣,从而获得相应的能力。当然这需要量力而行,如果明知不可为而偏要强行为之,轻则卧病染疾,重则损阳折寿 。整体上说不管是观气诀还是御气诀都不属于什么光明正大的道术。因为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有其既定的气数,以维系阴阳之平衡,天地之久长。如果你非要逆天而行的去打破这种平衡,细微的产生不了巨大而长远的影响的也就罢了。而那些产生了惊天动地影响的大动作,自然是逃脱不了天谴的。到那时候你呀的也就等着倒霉吧。

    此外这两卷古籍上还记载了观气法术的由来,原来这观气和御气的法门并非是道家正宗法术,而是由截教的前辈真人在修行中偶然有感所创。或许大家对截教感到陌生,其实自古至今,道士都不一定归属于道家的,还有可能是阐教或者截教的。在以往很长一段时间里道教,阐教,截教都是同时存在的。只不过后期道教因为修行较易占了主流,而阐教和截教因为修行的法门过于艰难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截教门人奉行的修行法旨是一切以本心对待,喜怒哀乐率性而为。认识到这一点,就比较容易解释为何乘风道人的御气法门剑走偏锋,略显霸道乖张了。此刻再回想补遗里的相关记载,就更能证明乘风道人归属于截教了,因为补遗里弄不弄就是瞎个三天两天的(盲瞑三日),躺个一年半载的(逆阴阳,卧半载)。看来这些并不是御气法术本身的缺陷,而是这位截教的猛男道兄率性而为,御气逆天,咎由自取的结果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乘风道人在这两卷古籍中还提到了佛门。原文过分拗口,大体意思是对佛门要礼让三分。因为道法修行主要以法术为主,前期修行相对较易。而佛门讲究自体无我,自性光明。无意神通而神通自现。修行起来非常困难,但是佛法无边,根本就不是区区道术可以比拟的。对于乘风道人的这一说法,我当时颇有微词,认为他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心中很是不以为然。我心中的这一错误想法直到五年之后我自认为御气术已经登峰造极,三上九华挑战明惠禅师最终铩羽而归时才纠正了过来。

    提到佛门,我不自觉的又想到了投胎转世,按理说,一般情况下只有少数高僧大德才有可能死后灵灯不灭,再世为人。而乘风道人修行的是法术而不是神通。再高的法术也是没办法令自己再世为人的!再者,转世之人一般会或多或少的残存着前生的部分记忆,可为什么我从小到大就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个奇怪点的梦都没做过?难道这个乘风道人的道法修行真的到了术逆阴阳.气御千年的境界?想不通啊,想不通。先歇会脑子吧

    ...... ...... ......

    “你干嘛啊,别推我”我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

    “小于,别睡了,快醒醒。开着会呢”旁边的一位志愿兵老班长推醒了我。

    “啊~”我一下子惊醒过来,我靠,在会场上睡着了。醒来之后我先动动屁股确认了一下,还好,自己是坐着的。再看看双手,这回也没拿啥。我有点放心了。

    我左右看了看,怎么大家都盯着我看呢?“张班长,我刚才没说梦话吧?”我转头问他。

    “没有”张班长笑着回答。

    “那就好。”我装做若无其事的拿起了笔,谁知道张班长的话还有后半节子“可是你磨牙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 御气法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