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零九章 强弩之末

第二百零九章 强弩之末

火矛转瞬而至,撞在水盾之上蒸起一片浓重的雾气,自己将灵气逼至极限终于接下了神秘男子的雷霆一击。

    神秘男子见火矛并没有将我逼下法台,怒吼着掠了过来伸出右手抵住火矛的退势,双方顿时陷入了胶着。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此为五行相生。

    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此为五行相克。

    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决定着世间万物的生死枯荣,如果单纯按照这个理论来分析,我御使紫气凝聚而成的水盾应该恰好是神秘男子火矛的克星,可是现在的情形这种五行上的优势却并没有体现出来。

    原因很简单,双方实力均等,同时使用紫气御使各自的火矛水盾,只要对方的灵气不竭,水灭不了火,火也烧不干水,所以现在的情形已经成了比拼灵气的多寡,而这种灵气的比拼类似于武林中人的比拼内力,谁强谁弱丝毫取不得巧,神秘男子的紫气修为与我互在伯仲,所以拼到最后必定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惨烈场面。

    “七师兄,你真想与我同归于尽?”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上方的神秘男子,先前的观察只是令自己起了疑心,拼上紫气之后根据神秘男子灵气中的微弱抖动自己已经认出了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男子就是七师兄公羊倚风,因为公羊倚风前世曾与阐教高人斗法伤了奇经带脉,所以运转灵气时会出现类似于心跳的轻微抖动。

    公羊倚风听到我的话只是发出了一声冷哼,不但没有收回灵气反而御使着手中的火矛快速的压了过来。

    “你当我怕你不成!”我大喊着逼出灵气稳住前方的水盾。在此之前我已经忍让再三,变着方儿的提醒他,他都没有回应,甚至自己喊出师兄他都不理不睬,为了一只骚狐狸竟然对我连下杀手,这算是哪门子师兄。

    公羊倚风此刻凭借着刺压而下的火矛稳住了身形,本身的重量间接的压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因为不肯离开脚下的这块儿法台只能咬牙硬撑。

    与公羊倚风僵持到了天黑时分,自己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由于灵气的大量流失自己早已汗如雨下,而左肋传来的剧烈疼痛更是令自己浑身颤抖,不问可知本来就没彻底愈合的肋骨再次裂开了。

    抬头上望,只见身在半空的公羊倚风也并不比我好过多少,浑身抖如筛糠,身形已然摇摇欲坠,不过奇怪的是尽管如此他却并没有流出汗水。

    再这样下去真的会玉石俱焚,我脑海里快速的思索着应对的策略,我虽然怨恨公羊倚风对我下手,可是也并不希望与他同归于尽,如今之计最好的办法还是以巧取胜。而就在此时脚下法台木板承重发出的咯吱之声令的我心生一计。

    公羊倚风的目标明显是我脚下的这点法台,而我就算守不住也不会原封不动的留给他。

    想到此处自己快速的将公羊倚风火矛之中传来的压力导至脚下的法台,法台受力之后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声。

    “让给你了!”当自己感觉时机成熟时猛然发力将脚下的法台踏为碎片,与此同时舍弃了厚重的水盾凌空而起,将风行凌空术施到极限,跃至两百米高的半空。

    法台没了,谁先落地谁就输,所以现在比的就是谁的凌空术更厉害。

    公羊倚风见我剑走偏锋,微微一愣,转而运转灵气升了起来,不过他仓促之间已经失去了借力的所在,因而只升起了百米便停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我已经确定这场比试我赢了。

    “竖子欺吾!”公羊倚风怒气冲天,狂喝着将手中的火矛向我抛掷了过来。

    身在两百米的高空要想稳住身形已然不易,要想闪避快速刺过来的火矛势必会令自己灵气不续身形下落,所以微一沉吟便决定接他这一矛。

    没曾想失去了水盾,灵气凝成的气盾竟然丝毫阻延不了飞刺过来的火矛,惊恐之下连忙侧身闪避,奈何先机一失再想躲避已经迟了,夹着紫气的火矛贴着自己的身体左侧飞了过去,与此同时身体左侧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几乎令自己晕厥过去。

    赶忙低头,只发现身上的道袍被火矛烧的一片乌黑,不过却并没有破裂。

    “七师兄,你真要杀我?”我彻底怒了,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快速的运转着灵气向身在下方的公羊倚风冲了过来,争斗之中自己始终处于防守位置,虽用心计却无杀机,而公羊倚风的这一矛分明是想取我性命。我倒要看看这个见色忘义对同门痛下杀手的小人现在是一副怎样的嘴脸。

    公羊倚风见我亡命的扑了过来也并未慌乱,左手的风行诀也并未改为除魔诀,我知道他这是在等我扑至眼前再转换指诀对我发起攻击。

    人在愤怒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理智的,我此刻就处于这种状态,心里早就打定主意:就算是生受他这一掌,也要揭下他的面具看看他此刻的表情。

    公羊倚风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指诀快速的变为除魔诀向我击来,而我根本就没有躲闪的念头,御起气海之中所剩不多的灵气伸手抓向公羊倚风脸上的黄金面具,之所以未用移山诀是因为双方实力均等,移山诀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快躲开!”

    “不要!”

    就在此时,地面上的妲媚儿和白九妤同时惊呼出声,转而双双离开座位向身在半空的我和公羊倚风掠了过来。妲媚儿所喊的快躲开自然是冲公羊倚风喊的,而白九妤喊的不要是叫我不要硬接公羊倚风的这一掌,她已经看出我此刻已没有多余的灵气来护体,挨上这一掌虽不至陨命,重伤自是必然。

    妲媚儿的话令得公羊倚风微微停顿,看的出来他想变换指诀抽身闪避,不过仓促之间哪里有时间给他作出反应,伴随着“嘭”的一声,公羊倚风的除魔诀结结实实的印到了我的胸口。

    如果此时我顺势后退仍然可以减轻自己受到的伤害,但是自己此刻怒火中烧哪里还会顾及这些,中掌之后不退反进,口吐鲜血的同时,夹带着紫气的右手终于将公羊倚风脸上的黄金面具揭了下来。

    公羊倚风的黄金面具后面依然是那张消瘦俊郎的面孔,跟当年的样子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啊~~~~~~”被摘掉面具的公羊倚风双手抱头嚎叫着落了下去,身形已在半空的妲媚儿连忙伸手接住了他。

    而此时白九妤也伸出双手抱住我缓缓落回了地面。

    公羊倚风落于地面之后嚎叫之声越发的尖利,双手抱头在地面上挣扎翻滚。看到他的这个样子自己大感疑惑,他这一掌打的我脏腑移位口吐鲜血,而我只摘掉了他的面具,我的伤势比他要重,他怎么会显得如此痛苦?

    “把定魂罩还给我,我们马上离开!”妲媚儿双手抓着在地上痛苦翻滚的公羊倚风冲我喊道。

    自己受伤之后思维已经迟钝,一时之间竟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什么订婚照?

    妲媚儿见我犹豫,情急之下竟然冲我和白九妤跪了下来,“白族长,我求求你们,把定魂罩还给我吧,青丘一族以后绝不踏入涂山一步。”

    “面具。”白九妤一直在搀扶着我,此时轻轻的出言提醒。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妲媚儿所说的定魂罩就是我手里抓着的那个从公羊倚风脸上揭下的黄金面具。

    “拿去。”我顺手将手里的面具扔还给了妲媚儿,尽管公羊倚风不认我,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如此痛苦我仍然于心不忍。

    妲媚儿接过面具快速的放回公羊倚风的脸上,后者这才停止了挣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你受伤了?”妲媚儿为公羊倚风安放面具的时候我转身看了一眼白九妤,只见她身上的白衣竟然有着大片的血迹。

    “受伤的是你。”白九妤言语之中已经有了哭腔。

    “死不了人的。”我勉强的冲她挤出一丝笑容,低头细看只发现自己左侧的半边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而流血的部位正是自己的左肋,应该是先前在空中被公羊倚风的火矛所伤。看来白九妤送的这件道袍虽然能够抵御住火焰,却抵御不了公羊倚风霸道的紫气,不过此刻自己已然感觉不到疼痛了,浑身麻木发冷,头晕眼花看物重影,这些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就在自己以为危险已经解除时,意外情况再次发生,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公羊倚风诈尸似的跳了起来,手捏法诀跃至半空“告知灵霄,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陈文玉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你青丘一族就没有族人吗!”我奋力推开了搀扶着自己的白九妤,驭雷诀的攻击目标自然不是我和她,看样子公羊倚风是想杀掉涂山的这些族人。

    妇人之仁害死人哪,我强打精神念起了驭雷真言,其实自己的灵气早已耗尽,要想招驭天雷也只能抽取本命真元了“告知灵霄,妖孽祟世......”

    “夫君,收手吧。”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轻叹。

    “我要收手他会驭雷伤害你的族人。”自己此刻的神智已经很混沌了,撇下念诵了一半的驭雷真言出口说道。

    “于大哥,我在这里。”身后传来了白九妤的声音。

    “......”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九章 强弩之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