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二百章 御剑追踪

第二百章 御剑追踪

“道兄何出此言?”我此刻愤恨大于恐惧,自己的妇人之仁害人不浅!

    “贫道虽然孤陋寡闻,却也识得仙家法器,此等火器只有七窍人类才可造就御使,”老獐子慢慢的走了过来,“何况真人指掌之间纹理清晰,修道异类何曾有之?”

    老獐子说到这里,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先前使用指甲抠挖杏肉的时候,它肯定注意到了手上的指纹,而动物修成的人身是没有指纹的,这一点哪怕是天生生有六窍的狐族也不例外,这是自己露出的最大破绽,此外还有自己在摆弄85轻冲时的娴熟也令老獐子起了疑心。

    “贫道乃通天座下紫阳观乘风子,确为七窍修行,尔待怎地?”我怒了,说话也不客气了。

    “真人慈悲心性,与贫道见所之人大为不同,虽然类属有别,但真人高义令遗香子很是景仰,”老獐子说着将枪放到了桌上,“贫道只想与真人坦诚相对,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老獐子态度的转变令我很是吃惊,对它来说主动放下枪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我是坏人,此刻已经反扑而上了。它之所以敢这么做,目的也无非是向我表达自己没有恶意。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顿时令得自己心情大好,大笑数声重新落座,一五一十的将前因后果与它说了个明白,包括先前抓它儿子的事情和它屋外的那株往生杏树都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

    父子连心,虽然我已经说明自己并没有伤害那只有着红色灵气的獐子,但是老獐子还是不放心,转身走出屋外现出了原形,引声长鸣加以召唤。

    老獐子现出原形之后,身高一丈有余,体长可达六米,毛呈金黄,神态威武。

    嘶鸣过后老獐子重新回到屋里跟我交谈,不过明显的魂不守舍,好在没过多久那只散发着红色灵气的獐子就摇头摆尾的跑了回来,老獐子再次现出原形与其交谈了片刻才打发它进了里屋。

    “多谢真人手下留情。”老獐子再次冲我道谢,这次神情更显真切,毕竟换做别人,它儿子早就没命了。

    我起身略做谦逊再次落座,之后的交谈就很融洽了,由于人类的练气之道和兽类的练丹之术并没有可互相借鉴的地方,所以谈的主要是一些杂事,

    “遗香道兄久居灵山昆仑,不知可曾见过有大队人马由此经过?”我冲老獐子问道。这里距离三师兄的葬身之所并不远,当年老五叶傲风帮助李自成改建炎火化龙阵的时候肯定动作不小,老獐子或许能听到些什么风声。

    “不知乘风道友所问的是哪一次?”彼此关系一融洽,老獐子便改了称呼。

    “有过几次?”我急切的追问。听它的语气好象昆仑山里不止一次的来过大队人马。

    “据愚兄所知有三次,第一次人数最众,由此向北,兵卒工匠皆有,由于年代久远,加上那时愚兄灵智未全,具体时日已记不真切了,”老獐子回忆了片刻才继续开口,“第二次为三百多年前,于此处正东四百里外大肆喧闹了三月有余方才离去。”

    “可曾看清众人所穿服饰?”我插嘴问道。李自成存放军饷的地方正是在此处四百里外。可惜的是老獐子对历史年代并不清楚,它所说的三百多年有可能是清朝也有可能是明朝,这中间还夹杂了李自成那个短命的大顺王朝。

    “那时愚兄正在凝丹冲关,未曾前往细查。”老獐子摇头说道。

    “第三次是什么时候?”我出言问道。

    “最近的一次距今不足两月,亦在正东四百里外,约有五十之众,这支喷火凶器就是愚兄自那里所得。”老獐子伸手指了指那杆猎枪。

    “道兄请将此事详细讲来,切勿有所遗漏。”我皱眉说道。

    老獐子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这才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前一段时间,昆仑山里来了一批人,这批人来了之后山中的野兽算了倒了霉了,纷纷被他们猎来食用,老獐子发现了异常前往观察,发现这批人正在从一处洞穴中向外搬运着黄色的金属,然后以一种奇怪的大鸟运走,前后持续了七八天的时间,期间老獐子将一个负责捕猎作饭的家伙踢死,抢了他手里的火器。

    老獐子说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不用问,李自成存放军饷的古墓肯定被搬空了,而所谓的奇怪大鸟肯定是直升飞机,这里虽然距离外界很远,可是如果中途设置油料补给站,自然可以将飞机开到这里,这些问题都是显而易见的,也不值得我去思索,我现在最疑惑的是这批搬走金砖的人是谁。

    首先自己可以确定自己先前没有被跟踪,连手腕上的定位装置都被自己捆在狗腿上了,这批人肯定不是跟踪自己而来的。

    其次,能使用直升飞机盗墓证明这些人很有财力,本来我是怀疑宏宇集团的林一程的,后来想了想又把他排除掉了,因为那时候他正忙着找寻那七把古剑,兵分两路的可能性不大。

    除此之外也不排除有盗墓团伙偶然的发现了那处古墓,可是我每次出入古墓都是使用灵气将那些尚未损坏的机关启动的,他们又是怎么进入墓室的呢。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头绪,最终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看,纸上谈兵永远不如实地观察,再者三师兄的尸骨还在那里,我得过去将其火化,把骨灰带回紫阳观。

    “遗香道兄,贫道有要事在身就不在此久留了,那枚往生杏承蒙道兄厚赐,贫道就却之不恭了。”我站起身打开了背包,掏出两颗年头最长的千年人参放到了桌上,“投桃报李,贫道只有些许寒酸之物,道兄万万不要嫌弃。”先前老獐子虽然知道了往生杏的作用,还是大方的送给了我。

    “乘风道友先前厚赠愚兄尚未有些须回礼,怎能再贪图道友的宝物。”老獐子指着桌子上的那把85轻冲。

    其实将部队的枪支遗失后果是很严重的,不过对于十八分局来说还不至于因为一把枪而开除我,如果真的把我开除了我也是求之不得,以后再也不用为他们卖命了。事实上在知道我遗失了枪支弹药之后,十八分局连个警告的处分都没给我,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

    推辞再三,老獐子还是收下了那两支千年人参,普通的野山参都被世人称为“吊命草”,千年人参虽然不足以肉骨还魂,大补灵气的效果却是极佳,对于獐子这种食草动物来说自然是难求的上品。不过老獐子也并没有白要我的人参,临行前又送了一瓶麝香作为回礼,并说明了“闻一闻提神醒脑,嗅一嗅三日不困”的功效。尽管我不知道闻和嗅有啥本质的区别,但是也不好意思再问,找回往生杏之后便出言告辞。

    “乘风道友意欲何往?”老獐子见我并没有向西走,而是调头向东,急忙出言发问。

    “实不相瞒,正东四百里的古墓中有一具龙骨乃贫道师兄的遗骸,贫道前去接引回山,设灵祭奠。”我转头说道。

    “倘若与恶人相遇,当小心谨慎,先前众人之中亦有道门中人。”老獐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出言提醒我。

    “他们懂得何种道术?”我内心隐约感觉到了不祥。

    “可御使飞剑,不过未趋上乘,破不了愚兄的护体真气。”老獐子点头说道。它所谓的真气和我修行的灵气是一个意思,叫法不同罢了。

    “只此一种?”我继续追问,可以御使飞剑的人修炼的肯定是真元灵气,不过单凭这一点还是确定不了那个人是什么门派。

    “极擅追踪之术,当日愚兄抢得火器并未远遁,潜于丛林连换三次藏身之所,皆被其率众寻至,火器相加。”老獐子如实陈述。

    听到这里,我内心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了,老獐子所谓的追踪之术很像是我们紫阳观的观气术。

    懂得观气术,能够御使飞剑,知道并能够打开李自成古墓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年九大弟子排行老五的叶傲风!

    他,难道还活着?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章 御剑追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