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七窍修行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七窍修行

“这位道兄有何赐教?”我慌不迭的落了下来,转身装模做样的冲它问道。

    “真人言重了,贫道岂敢有什么赐教,只不过见真人云游至此,道骨仙风法术超然,贫道好生敬佩,这才冒昧出言相留,望真人能够暂停鹤驾,容贫道略尽地主之谊。”黄脸老道稽首为礼,神情很是恭敬。

    “道兄过谦了,贫道餐风饮露遍游仙山,今日得遇同门中人,亦欣慰非常,”我装出了一副惊喜的神情,“道兄以五窍之体应劫破紫,贫道亦是钦佩之至。”

    我尽管不知道眼前的老道是什么东西变成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了,这家伙一定是个食草的哺乳动物,五窍泛指哺乳动物,所以我说它是五窍自然也没有错。

    “真人法眼如炬,遗香子拜服,请入内奉茶。”老道见我道破它的来历很感惊讶,慌忙伸手引客。

    其实我先前所说的话似是而非,之所以敢说出那样的话是因为我事先观察它好长时间了,不过它所说的话倒是暴露了自己的来历,遗香是古代对麝的雅称,弄了半天这个老东西是只獐子精

    “恭敬不如从命,有扰了。”我冲它稽首为礼,转身跟它进入了草屋。

    直到进入了草屋才发现原来这处低矮的茅草屋子竟然跟外界的建筑很相似,也分为内室和外室,中间也立有隔墙。草屋陈设简单,并没有被褥等物,整个草屋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麝香味道。麝香是雄獐子发情时才会发出的气味,这个老东西这么大岁数肯定不能发情了,难道这里还居住着另外一只獐子。

    “小犬兽性未除,体臭污秽,真人莫要见怪。”老獐子从里屋端出一碗水放到了外屋的桌子上,顺手拉上了里屋的房门。

    “令郎可是四足踏雪,额生半月?”我警觉的出言问道。

    “真人神机妙算,参悟天机命数,真乃仙人哪。”老獐子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苦笑着坐到了桌旁的木墩上,其实我哪会什么参悟命数,我之所以能猜到它的儿子四个蹄子是白的,额头上还有个半月形的鹿毛那是因为我先前摁住了想挤麝香的那只獐子就是这个样子,昆仑山虽然獐子不少,可是能发出红色灵气的可不多。

    想到此处不由得暗暗焦急,看来得快点了,不然的话等那头公獐子一回来,我肯定得穿邦。

    “敢问真人洞府何处,修行的是哪一派的道法?”老獐子从另外一个木墩子上坐了下来。

    “贫道乃是通天座下幻水岭的门人,修的是凝丹长生之法。”我略一沉吟便回答了它的问题。我要冒充异类只能凭借那枚蚂蝗内丹,而蚂蝗是生长在水里的,要扯只能扯上幻水岭,因为它们那派都是水生动物。

    “敢问真人仙寿?”老獐子似乎没有听说过幻水岭这个门派。

    “武王伐纣时贫道已修得人身,距今已有三千年。”我大言不惭的吹嘘道。不过自己之所以说三千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自己袖子里的蚂蝗内丹应该有着三千年左右的年头。

    “真人已有三千年的寿数?”老獐子疑惑的看着我。我这个样子别说三千了,就是三十看着也不像,也难怪它会起疑。

    “此乃贫道内丹,道兄不妨一观。”我抬起道袍,借助道袍宽大的衣袖作势自口中吐出了内丹,其实是在袖子里滚出来的。

    “真人有此通天造化,贫道拜服。”老獐子摇手不接我递过去的内丹,不过看我的眼神倒是亲近了不少。

    我见状急忙收回了内丹,如法炮制的又藏回了袖子。其实禽兽之属的内丹是不会轻易示人的,我此举也只是急于证明自己跟它一样是异类修行。

    “此等凶物,为何摆在厅堂?”我伸手指着桌子上的那杆猎枪冲老獐子问道。我之所以如此急切的岔开话题是担心它好奇之下跟我讨论修丹之法,人类的练气和兽类的练丹是完全不同的法门,它一问我肯定露馅儿。

    “真人识得此物?”老獐子惊讶的看着我。

    “此乃人类火器,杀生害命大凶之物。”我点头说道,其实岂止是认识啊,别说这么个双筒猎枪了,制式枪支自己都不知道摆弄过多少了。

    “真人有所不知,我遗香一族近年来频遭人类杀戮,而其所持皆为此等凶器,贫道无德,尸居族长之位,不忍坐视族人受那割角剜腹之苦,冒险抢得此物,本待以彼之矛反击彼盾,奈何生性愚笨苦思两月,竟然不会操使这等事物...”老獐子摇头叹气

    老獐子的话我是听明白了,这根猎枪是它抢的偷猎者的,这里距离外界很远,动物们还能暂保平安,可是那些靠外界较近的则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如果是普通的山民偶尔猎取一只两只满足口腹之欲也就罢了,可是如果是偷猎者那就不可容忍了,因为这群人猎杀动物可不管动物是否怀孕是否老弱,开枪就打,见了就杀。经常造成母兽被杀之后,尚未断奶的幼崽趴在母兽尸体上吃奶的惨剧。

    “岂有此理,我蠃、鳞、毛、羽、昆五族何罪之有,受此无妄之灾,道兄且安,容贫道为你谋一良策。”我拍案而起,转身就想把包里的那支85轻冲掏出来,不过临时又改变了主意,转身走出了屋外,抬头上望,假作参星观月状。

    “真人可有良计?”老獐子随后跟了出来。

    其实我哪有什么好办法,它们手无寸铁,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子弹,只能等着挨宰。而自己之所以走出屋子,为的也是门外的那株往生杏树。

    自己装腔作势的看了一会儿,回头时假装不经意的发现了那株往生杏树,皱眉指向那株往生杏树“此物怎会长在此处?”

    自己的这句话也是经过思考的,如果它认识这东西,我这话也不露底。如果它不认识,我正好可以大肆扯谎。

    “真人识得此物?”老獐子凑了过来。

    “道兄已破紫登堂,难道不识此物?”我只能继续反问。

    “真人见笑了,贫道蜗居于此并不识得此为何物,只见其寒冬吐绿,枝叶不凋,好奇之下才给予看守浇灌。”老獐子露出了惭愧的神情。

    太好了,太好了,你不认识我可就认识啦,我强行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伸手指着那株往生杏树,“此乃剧毒之物,入口归阴。”

    “果真如此?”老獐子也不傻,肯定不会我说什么就信什么。

    “道兄少待。”我说着信步走了出去,观察气息找到了一只倒霉的耗子,施展移山诀将其抓了过来。

    “真人仙术,贫道拜服。”老獐子大拍马屁。其实突破了紫气的人和兽类,隔空御物稀松平常。

    “道兄请看,”我伸手摘下了那枚往生杏,见到老獐子并没有什么紧张的神情,这才放下心来,将杏肉抠下一块塞进了耗子的嘴里。而那只倒霉的耗子顷刻之间便两眼泛白浑身僵硬。

    老獐子见到眼前的这一幕顿时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忙冲我道谢。“幸得真人指点,倘若犬子误食,后果不堪设想。”

    “贫道练得一物,可助道兄庇护族人,请入室详谈。”我将手里的往生杏撇于不远处,暗暗记住了所扔方位。

    尽管老獐子不知道往生杏有什么用,但是自己毕竟还是骗了人家的宝贝,不给点补偿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将背包里的85轻冲拿出来送给了老獐子,手把手的教会了它使用的方法,这才起身告辞。

    “真人且慢!”就在我转身欲行时,老獐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转身回望,顿时汗毛直竖,老獐子此刻正用那把85轻冲对着我,面色阴冷神态不善。

    “道兄此举何为?”我一下子就慌神了,法术再厉害也不可能不怕冲锋枪。我真不该发什么善心把枪送给它。

    “真人乃七窍修行,贫道可曾说错?”老獐子说完抬起了枪口。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七窍修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