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目琵琶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目琵琶

鬼目琵琶雌雄同体,别的动物繁育后代一般都是在自己年轻强壮时进行,而鬼目琵琶则恰恰相反,每当自己濒死之际才会自后背处裂开产仔,每胎只有一仔,幼仔出生以后母体自然就会死亡,而幼蝎在出生的初期就会以母体的尸体为食物,这一点与母螳螂交配之后为了增加自身营养繁衍后代而吃掉公螳螂有点类似,也不能说它是好还是坏,只能说是它的一种本能,母体被逐渐吞食掉之后,唯一存留下来的便是额头正中的那块红色的圆形事物,那块东西类似于它的内丹。而幼仔之所以会将其保留下来,为的也是自己日后繁衍后代。

    内丹脱离了本体落于地面之后,很快的就会受到潮气的侵袭而逐渐霉变,长出类似于植物枝叶的霉菌,这种霉菌有着强烈的麻醉作用,幼仔长大如果想要产仔,必须将这株类似于植物的霉菌吞食掉,一来是减轻后背爆裂产生的巨大痛苦,二来是令自己的身体保持不腐,留给后代足够的进食时间。虽然表面上看很是残忍,但是动物的繁衍生息自然有其既定的道理,我们也不能妄加评论。

    所谓的断魂草指的就是这株类似于植物的霉菌,古人大多用这种东西来代替麻醉药,现在肯定是不会用的了,我之所以暗道造化是因为断魂草还有另外一个用处,那就是可以令人的生理机能陷于长时间的停滞,原理类似于冷血动物的冬眠,这种东西可以为重伤重症之人留出大量的施救时间,而令其复苏也只需要用温水浸泡数个时辰。

    如果我提前发现这只鬼目琵琶,我一定会寻找断魂草将它用在王艳佩身上,可惜的是自己发现的太晚了。不过就算如此,这株断魂草我还是要得到,因为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在十年之后就到了大限之期,我自然没有办法救其性命,若使用阵法保其尸身不腐则必须将他们二人分而葬之,如果有了断魂草,届时就可以令其二人同处一穴千古相随。

    想到此处掏出香烟点燃,抽出干将走向远处的那只鬼目琵琶。

    鬼目琵琶感受到了我的紫气,紧张的竖起了尾刺开始躲避,而我则不紧不慢的驱赶着它在谷底转起了圈子。

    自己此举自然有自己的用意,因为断魂草形体很小,也没有灵气可供我寻找,谷底虽然面积不大,但一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围还是有的,要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找寻那么小的东西的确有点麻烦。而断魂草对鬼目琵琶来说非常的重要,它自然会千方百计的保护断魂草,所以鬼目琵琶不肯远离的地方应该就是断魂草生长的位置。

    可惜的是事实并不像我想的那样,鬼目琵琶受到我的驱赶,只是四处逃命,并没有停留在某一特定的区域。

    “跑个头啊。”我气愤之下出口大骂,这家伙已经带着我在谷底转了好几个圈子了,偶尔还发出几声尖锐的叫声,不过叫声中流露出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惧,至于怕成这个德性吗。

    就在自己轻蔑的看着前方慌忙逃命的鬼目琵琶的时候,猛然的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只鬼目琵琶包括蝎螯在内应该左六右六长有十二条节肢,比通常所见的八足蝎和十足蝎还要多出一到两对,可是眼前的这只鬼目琵琶身体左侧靠近尾巴的那条节肢竟然没了踪影,断口处很是平整,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但是利器砍削的茬口还清晰可见。

    见到这一细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曾经有人来过这里。

    想到此处心里猛的一惊,也不再去管那只胆小如鼠的鬼目琵琶,开始低头一寸一寸的在谷底仔细的寻找,当自己将整个谷底找完之后已经是次日中午时分了,这一点根据光照的位置就可以确定,而此时自己仍然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气急败坏的踹飞一块儿巨石之后,使用移山诀将躲避在石头后面的鬼目琵琶抓了起来,凑近谷底隐约透进的阳光仔细端详,发现它身上除了左侧缺失了一条肢体之外,身上其他的部位并没有伤痕,而肢体断裂处也明显的是被人用刀剑一类的兵器给砍削掉的,而且使用兵器的这个人力度拿捏的很是火候,只砍掉了它的后肢而并没有伤及其他的肢体。

    松手放下那只鬼目琵琶任其逃生,自己抽出香烟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凌空术能跳多高自己心里有数,之前的淡紫灵气可以凌空一百多米,紫气之后也跃不过两百米,根据自己需要两次之字形借力才能来跳出谷底来判断,这处谷底距上方应该有六百多米左右的距离,而且峭壁上很是光滑,根本没有供人攀爬着力的位置,所以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进来取走断魂草的人跟我一样能够使用凌空的法术。

    之所以排除掉探险的驴友和采药的山民是因为这两类人虽然可以使用绳索等物下到谷地,但是谷底空间不大,鬼面琵琶如此巨大,他们如果看到这么大的蝎子早就吓跑了,不可能还有胆子下来。

    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了解断魂草的用处,而下来采走断魂草的人肯定是直接冲着它来的,那只鬼目琵琶很可能也曾试图阻止他取走断魂草,那人无奈之下才会砍断它的节肢,将它吓跑,从这一点分析取走断魂草的这个人很可能是截教中人。

    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分析还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砍掉鬼目琵琶的节肢比砍掉它的脑袋要困难的多,因为节肢靠近尾部,鬼目琵琶的尾刺带有剧毒的。这个人之所以只砍掉它的节肢而没有直接杀了它,很可能出于一念之仁,而四教之内可能对这种大凶阴物发善心的只截教,因为截教很多教众都是禽兽之身,所以除非对方阻碍了他的事情,不然一般是不会对有道行的动物妄下杀手的。第二,断魂草是阴物,其他三教自重身份,都不会使用这种东西入药。

    不过不管怎么说,谷底的断魂草是没有了,我又白白的浪费了一天时间,恼怒的想要杀掉那只鬼目琵琶泄愤,想了想它也怪可怜的,等到它临终产仔的时候肯定能疼死它,所以犹豫了半天不但没有杀它,反而使用登山绳将它拔出来给放走了。

    由于外面正是中午,所以自己就近找了处避风处吃了点干粮,折腾了一夜自然也很是困乏,点燃篝火驱逐虫蚁小睡了片刻,日落时分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再次路过那处悬崖时忍不住感叹自己来晚了,事实上也幸亏自己来晚了,不然的话我这辈子也见不到八哥了。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目琵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