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地至孝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地至孝

我目前所在的位置离寒鼠地图上的第二道气息千年兕鼠居住的黄庭洞府并不远,这种事情由它来干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能让人家来拱稀泥,因而挥舞着干将砍伐了大量的树木扔进了水潭,凭借着大火的高温将水潭内的淤泥烘干之后才捏诀东掠,去寻找那条千年兕鼠。

    千年兕鼠发出的是黄色灵气,自然界中散发着这种颜色灵气的动物并不多,加上自己先前曾经来过这里,所以很容易便找到了它。

    兕鼠经过一年多的修养,肩上的伤口早已愈合,毛发也呈现鲜亮的黄色,见到我的到来很是欢喜,它自然不会忘记我当年使用干将砍断锁链还它自由的恩情,在洞府中左右寻找,片刻之后在角落里叼出半只吃剩下的狍子,可是犹豫了片刻又放了回去,看它那憨厚的神态我忍不住的想笑,这就跟贫苦人家来了一位贵客,主人没有好东西招呼客人时表现出的神情很是相似。

    洞府内先前聚集的大量尸骨已经被它衔了出去,所以整个洞府并没有先前的那么肮脏不堪,看着它鼻上的犀角长了少许,我的内心也很是欣慰。

    “近来可好?”我冲趴卧在我眼前的兕鼠问道。兕鼠先前被困了一千多年,应该听不懂现在的语言。再者就是自己这次来是想让人家帮忙的,它虽然憨厚却也应该尊重它。

    兕鼠听到我的话连连点头,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限感激的神情,它修行多年,自然能够发现我此刻已经紫气加身,所以感激之中还夹带着敬畏。

    虽然自己先前曾经对这只兕鼠有过恩惠,但是毕竟不能挟恩图报,所以便婉转的向它说明了来意,问它能不能帮忙。兕鼠听完我的话片刻也不犹豫,转身就向洞外跑去,我随后跟上为其指引路径。

    这只兕鼠可生食虎豹,体形自然巨大,但是未曾想它的行动速度竟然如此迅捷,我在上空掠行,它在地面上径直前冲,但凡有拦路之物兕鼠就会甩动脑袋将其撞飞,看的我暗暗咂舌,这只兕鼠的性格倒是与金刚炮的性格有点类似,如果能给金刚炮当个座骑倒也威猛骁勇,可惜的是兕鼠的形象很像耗子,让金刚炮骑着耗子到处跑他肯定不干。

    回到水潭边我抬手看了看表,发现兕鼠狂奔了两百多里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而且停下之后并不见气息的粗重,内心里不由得又高看了它几分。

    我拿出爽灵递到它的眼前,向它说明了所要寻找的两把小剑的模样,兕鼠点头表示理解,转身走向水潭,一跃而下。

    水潭中的火苗自然已经熄灭,可是淤泥只是烤干了表皮,因而兕鼠跳进去之后直接陷了进去,片刻工夫就没了踪影,看来这里的淤泥比我想象中要深的多。

    就在我为兕鼠的安全担忧的时候,水潭中的淤泥下有了动静,柔软的淤泥被陷于潭底的兕鼠四足并用的刨了出来,飞溅着落于水潭北侧,但凡遇到硬物,兕鼠就会将其刨至西侧,每过一柱香的时间,兕鼠就会出来伸头换气,除此之外片刻不休。即便如此,将胎光和幽精两件沾满淤泥的法剑挖出时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浑身沾满了恶臭淤泥的兕鼠钻进水潭北侧的湖泊洗去身上的污物,这才回到了我的旁边,而此时我已经将胎光幽精两把法剑洗净放进了包里。

    兕鼠身上的淤泥虽然被它洗掉了,可是残留在身上的臭气却洗不掉,我看在眼里很是过意不去,拱手冲它道谢,兕鼠虽然口不能言但是眼神里流露出的欣喜是隐藏不住了,很显然它为自己能报答我先前对它的恩情感到高兴。

    目送兕鼠东去,这才挑选了一处干净的地方点火取暖,掏出干粮没吃上几口,就发现兕鼠又回来了,这次嘴里衔的是只粗大的松枝,待得近了我才注意到松枝上长着数个硕大的松果,兕鼠将长有松果的松枝放下,冲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我看在眼里很是感动,这条兕鼠很通人性,它这是给我送晚饭来了。之所以连松枝一起衔来,是担心自己的涎水污染了松子。区区一条畜生如此知恩图报有情有义,我震惊之下急忙出言喊住了它。

    “方圆三百里内可有夙敌?”我伸手指了指四周。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只兕鼠本来的道行已经被唐朝的那帮观星道士给破除了,以它现今的修为自然可能有敌人,如果能够帮它除去夙敌,也算是偿还了它今日的一番辛苦。

    兕鼠听到我的话连连摇头,看样子是没有。我想想也对,这里距离外面只有五百多里,还未进入昆仑山内部,有道行的东西自然不多。

    “可有未偿心愿?”我追问了一句。兕鼠现在没有多少灵气,要想度劫恐怕还需要数百上千年,等到那个时候我早已经死了,所以趁现在自己还活着,能帮到它的地方就帮帮它。

    听到我这句话,兕鼠停顿了片刻,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但说无防。”它既然停顿就表示它在思考,之所以摇头可能是不好意思劳烦我。

    兕鼠听到我的话后便有了动作,又扑又跳的开始蹦跳,可惜的是它毕竟不像人那么聪明,爪子也不能代替手指作出准确的姿势,所以它蹦跳了半天我也只是猜出了个大概,为保周全只好自己出言发问。

    “悬崖之下有汝同类?”根据兕鼠先前的动作来看,好象是它的同类掉进了一个很深的悬崖。

    兕鼠连连点头。

    “汝欲求本真人出手施救?”我疑惑的问道。兕鼠被困多年,重获自由之后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同类,最大的可能就是事情发生在它被困之前。

    兕鼠听到我的问话,快速躺卧于地,作尸体状。

    “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悬崖下面寻找你同类的尸骨啊?”我恍然大悟之下说的是现在的语言。

    兕鼠听到我的话快速翻身而起,连连点头,现在的语言和古语相差不大,早知道它听的懂我也不用饶舌了。

    “走,带我去!”我重重的冲它点了点头,兕鼠欢叫一声,调头而去。我伸手将它先前衔来的松果摘下放进了背包尾随了过去。

    兕鼠晚上也可以视物,不过由于先前的挖掘使得它体力大为下降,所以奔跑的速度大不如前,凌晨一点,兕鼠终于将我领到了距其洞府不足百里的一处悬崖。

    看到眼前出现的悬崖自己终于明白兕鼠为什么不亲自下去寻找了,因为这处悬崖恰巧位于四座山峰中央,为不规则的正方形,直径约有三里之余,俯身下望,发现四壁平滑如切,深不见底,不过好在悬崖之下并没有升起雾气,这说明这下面有水的可能性不大。使用观气诀再看,发现悬崖下隐约出现了一股红色的灵气,根据其气息形状来判断应该是一只蝎形动物,不过气息呈现红色应该不会太过难缠。

    “你的伴儿就在这下面?”我转身冲身边神情悲切的兕鼠问道。

    谁知兕鼠听到我的话却连连摇头。

    “不在这下面,你将我领到这里做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兕鼠听到我的话顿时流露出了焦急的神情,急的身形急转哼哼唧唧,无奈口不难言,无法描述。情急之下竟然双膝跪地,脖颈上仰,口唇微动作吃奶状。

    “你的母亲?”看到它的怪异举动,我瞬时恍然大悟,这只兕鼠是公的,自然不会哺育后代,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跌落悬崖丧了性命的那只兕鼠是它的妈妈。

    兕鼠趴卧于地连连点头,呜呜有声。

    本来我一直以前跌落悬崖的是它的配偶,弄了半天是它的妈妈,谁说禽兽之属不懂孝道,乌鸦的反哺,山羊的跪乳皆是动物大孝之举,没曾想这只兕鼠也有此等情义。

    “我马上下去,一旁等我。”我转身冲它点了点头,抽出干将走到崖边,捏着风行诀纵身跳了下去。

    这处悬崖比我想象的还要深,风行诀毕竟不能当飞机用,中途自崖壁上呈之字形两次借力之后,方才落于悬崖下的谷底,而谷底也并没有我先前设想的那么恐怖,谷底的地势很是平缓,并没有长有什么大型的植物,甚至连杂草都没有,毕竟这里距离上方太远,也接受不到多少阳光,环视左右,发现除了林立的怪石之外也有几具失足跌进谷底的动物骨骼,由于年代久远,很多都残缺不全了。

    此外发出红色灵气的动物的确是只一尺长短的蝎子,与普通蝎子不同的是它并没有眼睛,额头正中长着一只类似于眼睛的红色事物,见到这只蝎子我不禁暗叹一声“造化!”

    蝎子感受到我的紫色灵气,快速的跑远,而我也并未着急追赶,谷底也就不到两平方公里,它跑不到哪儿去,最主要的是我的目标也不是它。

    站起身开始在几具动物的尸体中寻找,奈何那些看似完整的动物骨骼早已经酥化,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粉末,不过好在这些骨骼中也没有非常巨大的兕鼠骨骼,不然的话我只能带上去一包骨灰了。

    而真实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当我在谷底南侧寻找到那具兕鼠骨骼的时候,它的骨骼也已经风化的一碰就碎,毕竟过了一千多年,想保持完整的骨骼肯定难以做到,不过好在这只母兕鼠在跌下之后并没有马上毙命,而是挣扎着挪到避风处才咽气的,巨大的头骨由于位于崖壁的内侧而得以保存了下来。

    我将干将回鞘,伸手抱起那个巨大的头骨,御气借力的回到了地面。

    焦躁不安的兕鼠见我带回了母兕鼠的头骨,反而安静了下来。走过来端详着巨大头骨。我看的心酸便将头骨放在地面上,转身走了出去。

    一支烟抽完回到原地,兕鼠正趴卧在地上,注视着那只巨大头骨。见到我走了回来,它再次转头望向悬崖,意思很明显,它还想让我下去把其他的骨骼带回来。

    “没有了。”我摇头说道。虽然哺乳动物与冷血动物相比要聪明许多,但是它肯定也听不懂酥化风化这些词汇,所以我只能力求简单的与它交流。

    兕鼠闻言失望的甩了甩头,低头叼起那只头骨转身离去了。

    看着缓缓离开的兕鼠我内心很是酸涩,并没有怪罪它没有向到道谢就转身离开。我不是它,所以我不知道它在被人锁了琵琶骨囚禁在洞府地道中那漫长的千载岁月究竟脑海里都想了些什么,但是我想支撑它活下来的肯定不是仇恨和求生的本能,而是在它心中还有那一点未了的心愿。

    以人推己,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了王艳佩的身影,她在阴曹之中究竟遇到了什么,她的魂魄是否也在苦等着我前去救她,想到此处再次怨恨起了那个将她魂魄拘走的明惠禅师,等我达到了紫气颠峰,必定再上九华挑战于他。

    可惜自己现在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父母养育恩情未偿,金刚炮与慕容追风大限之后他们的子女还要我来抚养,紫阳观需要我来主持,杀害三师兄的叶傲风没有找到......

    如果我到达了紫气颠峰仍然救不回心中所爱,那么所有心愿了结之日也就是我绝脉散功与王艳佩魂魄相聚之期!

    想到此处扔掉烟头走向悬崖,谷底的那只蝎子名为鬼目琵琶,它本身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有它的地方,周围肯定有着另外一种阴物:断魂草。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地至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