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巨型蚂蝗

第一百九十四章 巨型蚂蝗

大火很快便着了起来,冻了一晚上猛然感受到了温暖,感觉是那么的舒服,警戒了半天也没见烧出什么东西,精神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顺势坐到了水潭边的木桩上烤起了火。

    俗话说人有三急,巧的是就在自己转身解手的空档儿,水潭中就有了动静,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潭中燃烧着的树枝被拱的四散飞溅,与此同时自潭底的洞穴中猛然蹿出了一条巨大的黑色蛇形动物,快速的向北方的树林之中蹿去,根据其体长和肤色来看,很像是一条巨型的蟒蛇。

    见正主儿出来了,我并没有着急追赶,因为只要它出了洞,以后就是我说了算了。尿完提上裤子最先干的也不是过去斩杀那条巨蟒,而是先将四散于林中的带着火苗的树枝给扔回潭底,一来是堵住它的后路,二来冬天天气干燥,这要把昆仑山给烧了,那可就闯了大祸了。

    将带火的树枝扔回去之后才起身追赶那条巨蟒,巨蟒行进的很是快速,不过我捏起风行诀很轻松的便追了上去,刚抽出干将准备落下搏杀,却发现下方树林中的巨蟒行进姿势很是怪异,它并不是像其他蛇类那样蜿蜒前行,而是收尾弓背的向前匍匐而行。

    不过它就算是滚着走的,也并不影响我杀它的念头,快速的落在它的前方,抽出干将蓄势待动,却发现自己落错了方向,这条巨蟒行动的时候竟然是尾巴向前的。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打尾巴肯定是不行的。想到此处再次捏诀而起,落于巨蟒的另一侧,这一次更吃惊了,后面竟然也没有头。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脑海里快速的分析着这只动物的来头,根据眼前的这只巨大的动物移动的姿势和吸血的特性来看,它很可能是只蚂蝗,说文明点又叫水蛭。可是一般的蚂蝗只有手指粗细,而眼前的这只竟然有大号水缸那么粗,长度足有七八米,这没个三五千年肯定长不了这么大。看来昆仑山滋养的不单纯是灵物,这么大的蚂蝗简直可以称的上是妖物了。

    看着前方快速移动的蚂蝗我还真犯了难,头一次遇到这种东西也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保命的招数,贸然上前拿剑就砍肯定不太明智。犹豫再三还是将包里的那支85轻冲给提了出来,捏着风行诀跃至上空,打开保险冲着前面快速逃窜的巨大蚂蝗就是一梭子,子弹打在蚂蝗身上很轻松的便破体而入,弹孔处随之流出了一股股黄色的黏液,而这种黏液溅到树木和地面上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白烟,显而易见有着极强的腐蚀性。幸亏我没有贸然上前砍剁,不然的话现在冒烟儿的就是我了。

    蚂蝗受到攻击并没有停止前进,反而加快了速度向北方逃窜,它体形巨大,这点伤势自然不伤其根本。而我身在上空也看的真切,翻过这座山头就有另外一处巨大的湖泊,如果让它钻了进去,我折腾这半夜可就白忙活了。

    情急之下匆忙落下施出移山诀试图将其抓起扔回,可惜的是尽管自己能够提起千斤重物,可是提起是一回事,扔飞又是另外一回事,自己将紫气运用到了极至也只是堪堪的将其拉住却无法将它扔回,蚂蝗弓背向前,我御气后拽,双方顿时陷入了僵持。

    蚂蝗奋力的弯曲着身体试图摆脱我的控制,几试无功之下终于转过身来自身体的前端喷出一片黄色的黏液。因为自己先前见识过这种黏液的效果,自然不会让这玩意儿沾到身上,只得快速的收回灵气跃起闪避。

    蚂蝗一击见效,快速的窜上山梁,山梁距离北方的湖泊只有不足两里的路程了,而且全是下坡,更加便于它的逃窜。

    我见势不好,只得再次施展移山诀将它拖住,这家伙故伎重施回头又喷,我只得再次闪避,折腾了几次之后,蚂蝗距离湖水只有不足一里之地了,而且前方的湖泊还有沙滩,没了树木的阻挡它肯定跑的更快了。

    一着急又掏出了轻冲,可是想了想还是不能开枪,先前那几枪并没有起到什么切实的效果,如果再次开枪把它打的跟筛子似的,到时候它满身都是那种黄色黏液我就更没办法下手了。

    移山诀没什么切实效果,搜魂诀扯生魂得折寿,对付这么个玩意也不值得使用驭雷诀,最主要的天雷会将内丹破坏,自然也不能用。想来想去对付这种散发着黑气的妖物最好的法术就是御气除魔诀,可是除魔诀有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手掌必须接触对方的身体,让我去碰这么恶心的东西我还真是有点心理障碍,不过最终还是不舍得让这只煮熟的鸭子飞掉,尽管这只鸭子有没有肉还是个未知数。

    以自己目前的紫气修为,施展除魔诀连指诀都可以不捏,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不但捏起了指诀甚至连久已不用的除魔真言都用上了,“上教门人,紫气通天,诛邪伏魔,暂借金身,奎木狼速速归真,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御气除魔真言念完,自己飞身落于蚂蝗的近前,皱着眉头抬手就是一掌,顿时将巨大的蚂蝗给轰飞了出去,不过手掌所触的部位极是黏滑,手掌上沾满了它体表上的黏液,不过好在手上不疼不痒,看来它身上的皮肤虽然能够经受腐蚀,本身却并没有腐蚀性。

    被我使用除魔诀轰飞的蚂蝗肚皮朝上躺在不远处的树林中一动不动,不过根据它身体上的黑色气息并没有散乱这一点来看,它应该没毙命,这家伙在装死。

    动物装死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为了迷惑那些不吃死物的猎食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诱使对手靠近再发动攻击。这只巨型蚂蝗应该或多或少有些神智,所以它的装死最大的可能就是诱使我上前,可惜的是它打错了算盘也用错了对象。

    蚂蝗的肚皮是鲜亮的黄色,黄的令人看着都发毛,为了防止它再次喷洒那些带腐蚀性的液体,我自然不敢再次靠近它施展除魔诀,想来想去最终想到了一个阴招儿,你既然喜欢装死,我就干脆让你装成真死。

    抽出干将将周围的一颗大树放倒,砍掉树冠使用移山诀将树身高高移起向下猛砸,装死的蚂蝗被树干砸中也没有动弹,依然直挺挺的躺那儿装死。

    想当邱少云我就成全你,我暗道一声延出灵气推动着树干前后碾压,大量的黄色黏液自蚂蝗的口中被碾了出来,折腾十来分钟,这位仁兄愣是没动弹。

    在体内的黏液被树干大量的挤压出来之后,我知道这只蚂蝗今天是跑不了了,因为以它现在的体重我施展移山诀完全可以扔的动它,水潭之中的大火并未熄灭,不管它有多强的生命力,都不可能不怕火烧。

    想到此处挥手将树干移走,上前几步施展移山诀将它抓了起来。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本来已经干瘪的蚂蝗迅速充气鼓起,柔软的尾部瞬时变硬,犹如标枪般的向我刺来,而此时我和它之间仍然有着十几米的距离,压根也没想到它的身体可以延伸出这么远的距离,所以等到尖锐的尾部刺到眼前已经来不及闪避了,下意识的持剑挥砍,干将的剑锋砍掉蚂蝗尾巴的同时,一股带有腐蚀性的黏液便流了出来,不过好在先前我已经将它体内的这种黏液给碾出了不少,不然的话现在已经劈头盖脸的洒过来了。

    这家伙尾被我砍掉了尾巴,一泄气身体又瘪了下去。

    “原来你想刺死我啊你。”我怒骂着施展移山诀将蚂蝗抓起扔了出去,抬手看了看干将并没有受到腐蚀不由得心中大喜,快速的持剑跃到蚂蝗身边将它的身体砍为数段,这才跑到湖边清洗宝剑。

    等到自己回到蚂蝗身边的时候却发现被我砍为几段的蚂蝗竟然还在蠢蠢欲动,而先前被干将砍出的伤口也在渐渐的愈合,蚂蝗有再生能力我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这只蚂蝗会有这么强的再生能力,想到此处急忙移过先前的那根树干逐一的碾压着蚂蝗的这几截肢体,头尾部并没有任何发现,不过最终还是在蚂蝗的身体中段撵出了一霉指甲大小的黑色内丹,欢喜之余再次碾压,而这次从蚂蝗身体里压出的却是一把小巧的匕首形的事物,这只蚂蝗的体内含有大量的腐蚀性黏液,能在这种环境下保存下来的东西自然不是俗物。

    放任断为几截的蚂蝗各自逃生之后,这才将那只沾满黏液的匕首移到湖边清洗,看来自己这一次还真是走运,蚂蝗的黑色内丹灵气充盈,发出的灵气也很是清澈。尽管目前我并不知道它具体的功效,但是肯定是不是俗物。

    湖水逐渐的漂清了沾在匕首上的黏液,当这支匕首逐渐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匕首上出现的两个蝇头小篆把我给惊呆了。

    “爽灵!”

    这可是慕容追风前世作法时所用的三把法剑之一,怎么会出现在这只蚂蝗身上?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四章 巨型蚂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