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九十章 义主忠仆

第一百九十章 义主忠仆

由于不赶时间,自己开的并不快,两天之后,赶到了兰州。

    在两年前的同一家餐馆喝完了羊肉汤之后,又去了趟最近的部队,当兵出身的人身上没枪总感觉不塌实,不过也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借多少,一来是身上的装备不轻,二来真正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枪支也不见得比宝剑更有用,所以只是借用了一支轻冲和两百发子弹,签字之后,便离开部队赶赴慕容追风先前居住的小镇。

    被金刚炮打死了老板的旅馆已经封门了,镇子还是老样子,因为自己需要离开很长时间,所以就把汽车开到了镇政府的停车场,这里好孬还有保安,汽车停在这里不用担心被人砸玻璃卸轱辘。

    傍晚时分自己才背上背包开始进山,上次进昆仑山的时候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的,后期还因为慕容追风阳寿将尽,被催的星夜兼程,那时候没有紫气,也施不得凌空之术,数千里的路程三个人走了将近半年,现在想来真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有人说年轻人喜欢展望未来,老年人喜欢回顾过去,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来归类,我已经可以算是个老年人了,因为自己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更喜欢旧地重游,所以自己走的还是当年我和金刚炮进山的那条道路,上次进山的时候是个初冬,这次进山是个冬末,虽然已经过了春节,但是甘肃这里的天气还是很寒冷,不过此刻有了紫气护身,自然不用像当年那样苦挨硬撑了。

    到了无人处马上施出风行诀向三阴辟水栖身的阴渊飞掠,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黑气萦绕的那处死水塘,由于去年雨水较多所以水面上涨了不少,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一瞥之下发现潜伏在池底的三阴辟水。

    “三儿,我回来了。”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快速的落到池边出声大喊。

    自己大喊过后,池底的三阴辟水气息产生了细微的波动,我见状上前几步延出紫气搅动着乌黑的池水,“三儿,是我啊,我回来了。”

    潜伏在池底的三阴辟水终于发现了我的气息,猛然间摆动着蛟尾蹿出了乌黑的池水,蛟身直立于水面,巨大的蛟首俯视着我,仔细的凝视了片刻之后,昂起蛟首仰天嘶鸣,嘶鸣之声既哀且喜,它知道自己终于等到我了。

    嘶鸣过后,三阴辟水快速的摆动着蛟尾向我游来。我欢喜的迎了过去,虽然自己先前曾经和三阴辟水有过数次接触,可是它却并不接受我,因为在它的眼里只有乘风道人才是它唯一的主人。直至此刻我紫灵归位,灵识复苏,它方才真真正正的认出了我。

    我当年一念之仁出手相救令它不至命丧鹤喙,它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在我死后耗损本体灵气保我尸身千年不腐,千载苦候乃至双目失明食不果腹,此等情义真可谓之义博云天。

    义主忠仆再度重逢,我忍不住抱着它巨大的蛟身痛哭出声,而三阴辟水则用巨大的蛟首轻轻的碰触着我,发出声声的低鸣。痛哭过后便改为仰天长笑,三阴辟水历经磨难也总算是保住了性命,虽然目前的蛟身只有暗红灵气,但是我已然冲破了紫气天劫,日后定当想尽办法助它破劫化龙。

    三阴辟水见我开怀大笑也蜿蜒着巨大的蛟躯作欢喜状,巨大的蛟首将我凌空顶起,于池塘外的空地上转起了圈子。

    昂首站立于三阴辟水巨大的蛟首之上,马上找回了昔日的感觉,当年的我虽然可以御气凌空,但是助陈王阵前杀敌时还是站在三阴辟水头上的,而与大师兄马凌风的数次斗法,双方的蛟蟒也各自助主为战,回想起当年的叱咤风云傲然雄风,一时之间狂态骤起,本待御气长啸,却猛然想起了马凌风的悲惨下场和王艳佩的与世长辞,满腔的狂傲顿时消弭于无形,故人已去,所争为何。神伤之下又是暗自垂泪。

    脚下的三阴辟水并没有发现我情绪上的变化,仍然用巨大的蛟首顶着我蜿蜒的游动,三阴辟水现今的身躯长约有五丈,上身昂起之后可离地三丈,比东山古墓里的本体要略小一些,尽管如此站在蛟首之上也感觉豪气顿生。

    一人一蛟嬉闹了半天终于平静了下来。我坐在池边的石块上点着了香烟。三阴辟水盘绕在我的身侧,用巨大的信子试探着我烟头发出的温度,在它看来香烟是个奇怪的东西,因为香烟虽然小,却能发出七八百度的高温,所以我每抽一口,它巨大的信子就会伸到我嘴边试探一下,搞的我满脸都是它的口水。

    一只烟没抽一半,就被它给打湿了,我笑着扔掉烟头开始检查它的身体,当年我是用神龟炮打了它一梭子的,不过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有伤口,使用观气诀也没发现它身体的气息有铁类的阴影,所以我判断它体内的钢针已经被它自己衔了出来。

    我抚摩着寻找伤口,三阴辟水以为我又要和它嬉闹,一低头又将我顶了起来。我右脚前伸,用脚尖轻轻碰了碰它的鼻翼,三阴辟水马上就将我放了下来。过了这么多年,这些细微的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它竟然还记得。

    “三儿,你跟我走吧,这里不好。”我坐到它的身边拍打着它巨大的蛟首。三阴辟水没有度过天劫是不能说话的,不过简单的话它却还是听的懂的。

    三阴辟水听到我的话蛟首连点,嘶鸣着又想将我顶起,我急忙拍了拍它的鼻翼让它安静了下来。这处聚集着阴气的池塘虽然有助于它的修行,但是这里毕竟是以前四教放逐那些犯了错误的修道中人阴魂的场所,从这里修行,它的戾气会越来越重。再有就是这里距离外面并不远,野兽鱼类也不丰裕,它在这里肯定也吃不饱,这一点通过它并不粗壮的蛟躯就可以看的出来。

    三阴辟水自然是愿意跟着我的,不过现在毕竟是冬天,蛟类虽然可以行动,却也是勉强为之,再者以它现在红色灵气的修为也不太适宜跟着我进入昆仑山,所以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将它送回紫阳观。

    紫阳观后山千年之前就有一处水塘,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有数十米深,供三阴辟水栖身是绰绰有余了,稍微改造一下布置成聚阴池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样一来它的安全就有了保障,最主要的是我可以常常跟它见面助它修行。

    想归想,做起来就难了,这里距离河南有一千多公里,总不能让它自己游着去吧,思前想后还是得用车将它运回去。

    想到这里也不再犹豫,我将背包放下,用手指了指背包又指了指东方,“我明天就回来,你等着我。”

    三阴辟水低头嗅了嗅我的背包,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拍了拍它的额头,转身捏着风行诀向回飞掠。之所以把背包留在那里是为了让三阴辟水安心,它再怎么聪明毕竟没有度过天劫,智商也就跟小孩子差不多,我如果不留下点什么,它会以为我把它抛弃了。

    有钱好办事儿,集装箱海鲜运输车从兰州跑到焦作十万块的运费,唯一的条件就是由货主开车装货。这么优厚的条件一开出来,没有哪个老板会不乐意。

    刷完水柜,灌上清水和两个司机开着车回到小镇时正好中午,给司机扔出几张大票让他们先吃饭,自己将车子开到了无法继续前进的地方之后,才下车掠回了三阴辟水栖身的水塘。

    三阴辟水并未回到水里,而是一直在岸边守着我的背包,见我回来很是欢喜。我背起背包引着它快速的向回赶。动物就这么个好处,想到哪儿去说走就走,也不用收拾什么行李。

    引着三阴辟水回到车旁,麻烦事儿又来了,三阴辟水体形过于巨大,水柜上方的空隙不足以供其通过,无奈之下只好将水柜打开,三阴辟水方才勉强的挤了进去。

    动物都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这种密封的环境对它们来说是很难接受的,所以汽车发动之后三阴辟水便开始焦躁不安,我无奈之下只好将驾驶室后窗玻璃打烂,过几分钟就转头大喊几声让它知道我在它的身边。

    回到小镇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别说午饭,两个司机连晚饭都吃过了。不过由于我缴纳了足够的押金,司机也并不担心我会将他们的车子开跑。

    “不小心把玻璃给你们打破了,这两千给你们买玻璃,剩的留着路上吃饭,”我说着数出一沓钞票递给了司机,“我到后面去,你们快点开。”

    “谢谢啊,后面冷啊。”司机喜笑颜开的接过了钞票,伸手从卧铺上拽下一床被子递给了我。

    “对了,你们遇到超市,给我买二十箱矿泉水。”我接过被子说道。先前为了让三阴辟水进入水柜,我将水柜打开,水都流光了。

    “你到底运的什么鱼啊,还得喝矿泉水。”司机好奇的问道。我先前跟他们说的是运输活鱼。

    “珍贵的观赏鱼类。你们路上能快就快,如果明天晚上能赶到地方,我一人再给你们加两千。”我说完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由于集装箱内有水柜的遮挡,所以司机并没有发现三阴辟水。而三阴辟水在看到我在它身边也安静了不少。我在水柜外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很快的司机就将矿泉水送了上来,我将其全部倒进了水柜。其实三阴辟水离开水并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它更喜欢潮湿的环境。

    受到金钱的驱使,两个司机一路上除了下车方便之外,吃饭也就是凑合着垫垫,人休车不休的向回赶,由于车厢顶部有通风口,所以我和三阴辟水也并没有感觉不适。

    第二天上午就赶到了河南边界,意外情况发生了。

    “前面的箱货靠边停车。”车后传来了警笛和警用喊话器的声音。

    听到后面的喊声,货车逐渐减速停了下来,接着便传来司机开门下车的声音。

    “驾驶证,行驶证拿出来。”听这架势应该是交警查车。

    “你们严重超载了,罚款。”外面传来了官腔。

    “同志,我们这车核的是三十吨,这拉了还不到三吨,怎么能超载啊?”司机冤枉的说道。

    “没超载?”官腔略有停顿。

    “没有,绝对没有。”司机快速的说道。

    “那,那就是超速了,罚款......”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章 义主忠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