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孤身上路

第一百八十九章 孤身上路

 逃也似的离开了家,直接拐上了去河南的高速。

    半路停车休息的时候发现老妈将那张银行卡又塞在了干粮底下。

    回到紫阳观只见一辆崭新的奔驰停在了山脚下,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金刚炮那喜欢显摆的家伙买的。这辆车的价格我是清楚的,得两百多万,本来感觉金刚炮有点太奢侈了,不过转念一想,还是让他花吧,剩下这十年多的时间他就是一年换一辆我也不会感觉心疼。

    李津和他的傻儿子可谓是尽忠职守,上山的道路扫的干干净净,见到我也很是高兴,自从在茅山听温倾仪说过他的为人之后,我对他更加有了好感,本来想问问他当年盗的是什么墓,想了想又没提,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再者那也不是光彩的事情。不过内心却已暗暗打定了主意,以后得找个机会帮他说说情,让他可以重归茅山门下。

    娜鲁的笼子放在了门口的避风处,娜鲁回山的时间还不长,略微有点认生,不过毛色倒是柔顺了不少,跟富贵不太亲近,不过见到我倒是异常的欢喜,我逗它玩了一会儿才起身上了山。

    因为慕容追风怀的是双胞胎,所以这时候肚子已经很大了,三人重新凑在一起自然很是欢喜,毕竟紫阳观当年九大弟子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们三人还在这里。

    慕容追风当年最擅长的就是驱神御鬼之术,她的确可以将封神玉里的记忆或意识单独的提出来,虽然现在本身没了紫色灵气,但是毕竟是修道之体,所以只要施展借气诀暂借我和金刚炮随便一人的灵气就可以施展法术,听到这一好消息我自然是更加雀跃了。

    “老于啊,你看你都快当叔叔了,你有文化,你给孩子起个名儿吧。”金刚炮伸手指着慕容追风的大肚子。

    “什么叔叔啊,是舅舅。”慕容追风心情也是甚好。我是她的师弟,所以她说我是孩子的舅舅也没有错。

    “行啊,我想想啊。”我沉吟了片刻,“男孩儿就叫牛义雨,女孩儿就叫牛怜雨怎么样?”

    “不好不好,你这咬文嚼字的一点都不好,我俩都商量好了,孩子出生以后不让他们学道术,就让他们当个普通人,你看咱仨现在这德性,有道术有个屁用啊。”金刚炮连连摇头。

    “没道术你能开奔驰?”我想了想,这话还是没说出来。

    “那个儿子就叫牛义气,闺女得跟她妈姓,老婆你说叫啥好?”金刚炮转头看着慕容追风。

    “我觉得小九起的名字就不错。”慕容追风冲我笑了笑,“女儿就叫慕容怜雨。”

    “好听啥啊,鲢鱼,咋不叫鲫鱼?”金刚炮摇晃着脑袋。

    “那个老七家的后人呢?”我听到金刚炮不准备让自己的后人学习道术,心里很是失落,急忙出口转移话题。我上山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的气息。

    “可别提那老东西了,说起来我就上火。”金刚炮气呼呼的说道。

    “师姐,出什么事情了?”我冲慕容追风问道。

    “你看他眉毛。”慕容追风坏笑的指着金刚炮,我这才注意到金刚炮的眉毛短了不少。

    “他跟你动手了?”我表情阴了下来。再怎么说金刚炮的辈分在那儿,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那老东西跟周伯通似的,我不收他当徒弟他就死缠着我,还趁我不注意偷袭我。”金刚炮气的满脸通红。

    “你别听他胡说,是他主动要跟公羊柱切磋的。”慕容追风笑出了声。我这才知道公羊青霜的爷爷叫公羊柱。

    “我哪知道他个红色灵气御起火来能这么厉害,”金刚炮急了,“到最后还是我赢了啊,我把那老东西抓起来扔出去老远。”

    “你用紫气欺负个晚辈还说的理直气壮?”我皱眉说道。

    “草,那是白天,不然的话他能烧的着我?”金刚炮撇嘴说道。

    “人哪儿去了,被你气走了?”我感觉有点不合适了,再怎么说公羊柱也是七师兄的后人,修行的还是观气门的道术,也算是自己人。

    “我倒想把他气走来着,可是这个人没脸没皮的,也不知道生气,昨天刚走,说是要回去搬家。”金刚炮走到窗户边点上了香烟。

    “搬哪儿去?”我站起身跟了过去,慕容追风有孕在身,我们抽烟得避讳她。

    “搬这儿来!”金刚炮连连摇头。

    “也好,咱这里也怪冷清的。”我点头说道。

    午饭是金刚炮下厨做的,我再次感叹这家伙不当厨师真是屈才了。吃过午饭,金刚炮非要让我试试他的新车,就拉着我下了山。

    “富贵啊,等天气暖和了你让你爹买一批鸡崽放到林子里,还有山后那个池塘可以放些鱼苗。”走到门口,富贵正将笼子里的娜鲁牵出来晒太阳。

    “中!”富贵站起来答应了一声。

    奔驰就是奔驰,一脚油门轻松破两百,六个安全气囊,撞山上估计驾驶员都死不了。不过再好的车也就是个车,一圈转下来我也没搞明白这堆东西为什么值那么多钱,还有就是V12的发动机,百公里怎么着也得个二十来升汽油,摆阔的作用远远高于实用价值。

    “这次回来住多长时间?”金刚炮见我对他的汽车并不感兴趣,怏怏的换了话题。

    “我就是回来看看你和追风,明天就走。”我说着回到自己的车上抓出了那把诫剑递给金刚炮,“这个你和追风收起来,我带着到处跑不太安全。”

    “你又要干啥去?”金刚炮伸手接过诫剑。

    “再去趟昆仑山,看看能不能碰到点灵物,到时候也好收买那群三阴辟水帮咱们找回你的封神玉,”我靠在车上掏出了香烟。

    “就那么一群大长虫,咱俩还用的着收买,”金刚炮鄙夷的扬起了眉毛,“它们敢不帮忙吗?”

    “利诱永远要比威胁的效果好。”我看着金刚炮被公羊柱烧掉的半拉眉毛,忍不住又想笑。

    “我和你一起去。”金刚炮说道。

    “现在不用,等到去昆仑主峰的时候你再去,再说我这次去还得兜个圈子看看老朋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昆仑山号称灵山之祖,龙脉之源,天下异物十之六七都在那里,以我紫色灵气的修为虽不足以横行无忌,自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是慕容追风快生了,我不想再让金刚炮跟着我东颠西跑了。

    “你要去找那个白九妤吗?”金刚炮误解了我的意思。

    “不去,我去看看白狼和三阴辟水,”我转头西望,“也不知道它们怎么样了。”

    “白狼是该去看看。那个长虫跟你又不近乎,你看它干啥?”金刚炮摇头说道。

    “那是以前,现在肯定不会那样。”我露出了笑容。三阴辟水先前之所以不接受我是因为我紫灵未归,气息跟前世有所不同。自从三圣真人将我前世的紫气归位之后,我与乘风道人已然彻底融而合一。

    “行啊,那个外国女婿要是对你闺女不好,你就把它领回来。”金刚炮所谓的外国女婿指的就是那头散发着蓝色灵气的大公狼。

    “绝对不会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微笑着说道。狼跟人不同,它们一旦对配偶有了感情就会终生不渝,不会像人类那样今天你偷个情,明天我出个轨。

    “再碰见啥好玩意千万别客气,上回你要是把那个老参婆子的参籽都留着,你老婆兴许就不会死了。“金刚炮摇头叹气。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次去昆仑山主要的目的还是搜寻灵物,一来是留得他日贿赂那条九阴辟水,二来也得给自己和金刚炮等人预备点救命之物,再者与其他诸派的礼尚往来赠送灵物可比给钱效果好的多。

    下午剩下的时间和金刚炮去了趟市场,准备了不少野外生存需要的装备和食物,毕竟自己这次出去的时间不会很短。

    金刚炮开上奔驰牛烘的不得了,走道都是横着走的,出手也大方。看的我暗暗皱眉,本想让他低调一点,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让他横上几年吧,十年之后就得竖着了。

    “小九,要是方便的话,把三师兄的遗骨也想办法带回来。”临行前慕容追风又交给我了一件差事。

    “太大了!”我摇头说道。龙骛风本体不小,化龙之后身躯更是庞大,我要跟一块一块的向外背,估计得背上个一年半载的。

    “骨灰带回来吧。”慕容追风虽然本性并不和善,但是对自己人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

    “行!”我点头答应。

    “那个地方手机没信号,你有机会了就想办法跟我们联络一下。”金刚炮叮嘱道。昆仑山里连安全局的通讯信号都不稳定,更别说地方手机了。

    “你放心吧。”我点了点头,“我已经跟总部请了三个月的假,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情况他们肯定会让你去,你能拖就拖,等我回来。”

    见金刚炮点头答应了,我才发动着了车子离开了紫阳观。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九章 孤身上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