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茅山之行

第一百八十三章 茅山之行

“他不是师伯祖吗?”温倾仪虽然年纪大心态稳,此刻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我伸手拿过第一幅画卷将其摊开,用左手指着左首第三化为人形的龙骛风,以右手指着另外一幅画卷上的青龙,“这条青龙就是当年观气门的三弟子龙骛风,它的本体是条青石蟒,后来在元朝时应劫化为了真龙。”

    “师伯祖为什么要和先祖争斗?”温倾仪伸手指着画卷上势均力敌正在厮杀的二人。

    画是老八画的,自然会有所偏颇,事实上老八温啸风在度过紫劫之后迷上了画画,三圣真人虽然大加训斥,他也是置若罔闻,长期以往道法修为自然有所荒废,可以说在观气门九大弟子中,以他的修为最差,就算他在以后的岁月里勤练苦修也不会是老五的对手,因为他五行属木,而老五五行属金,正好克他。所以虽然画上的二人表面上势均力敌,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应该是傲风子偷袭龙骛风的时候被他撞见了。”我分析着说道。画面的背景隐约的是当年的紫阳观后山,也就是说到了明朝的时候观气门还是存在的,至少龙骛风还守在那里,而在那时候老五和老八也都还活着。

    “小师叔祖,先祖当年所学的法术可以长生不死?”温倾仪出口问道。

    “世上哪有不死之人。”我摇头说道。截教虽然有练气的法门,事实上除了那些异类之外却很少有人长寿,因为截教很多高玄法术的施展都是以牺牲自身阳寿为代价的,很多门人都经受不了法术的巨大诱惑而牺牲阳寿去施展它,这也是截教一直被三教所不齿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先祖和师伯祖的模样仍然那么年轻?”温倾仪神往多于疑惑。

    “你不了解你的先祖,他个性随和,师门的人都喜欢他,可是他的画风不太写实,马德华要是让他看顺了眼,他能画出刘德华的模样。”我摇头说道,画卷不同于相片,作画的人主观因素很可能会影响画的内容,也就是说虽然画里的两人还依稀是先前的模样,可是事实究竟怎么样可就很难说了。

    明朝距南北朝时期也有***百年的历史,除了老三可以凭借本体优势存活下来之外,其他人肯定要投胎轮回,如果想保持原来的样子必须施展我当年施用的那种往生阵法,可是往生阵法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控制不了投胎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碰不到与自己五行完全一致的人,施法之人的魂魄将会一直处于等待的状态。

    “大娘,这几幅画能借我看几天吗?”我冲温倾仪说道。这几幅画记载的内容相当重要,我需要仔细琢磨,而这里明显不是理想的场所。

    “小师叔祖怎么这么见外,这是先祖的东西,而先祖是你的师兄,你拿走就是了。”温倾仪虽然年老,腿脚也还麻利,说着便找出一个蓝色的包袱将我所看的两幅和另外两幅包了起来。

    “对了大娘,我问你个事情。”我接过包袱再次开了口。

    “小师叔祖有什么话尽管问。”温倾仪帮我倒了杯水。

    “咱们茅山派做法的时候用到的法针一般都是什么材质?”我稍微拐了个圈子。

    “掌教使用金针,其他弟子使用银针。”温倾仪对我自然不会有所隐瞒。

    “有没有用钢针的?”我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有!”与李楠先前的吞吞吐吐相比温倾仪回答的相当干脆,“那些犯了大错,触犯了门规而被逐出门派的人是无权使用金银法针的。”

    “为什么不能用?”我追问道。

    “因为茅山派已经不承认他是本派弟子了,所以按照规矩他是不能使用金银法针的,不过他如果偷偷的使用,别人也不会知道,”温倾仪知无不言,“毕竟钢针不通阴阳,不但作法的效果远远不如金银法针,还会损伤作法人的经脉。”

    “茅山派二三十年前有没有逐出一个姓李的门人?”我见温倾仪回答的痛快,也就不再兜圈子了。

    “小师叔祖你见过李津?”温倾仪出口反问,也间接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见过,这个人当初犯了什么错误被逐出门派的?”我点了点头。

    “这话要是别人问我还真不能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温倾仪对我这个小师叔祖还是很亲近的,“他是老马这一辈儿最小的弟子,人品还是不错的,后来不知为什么却帮着一帮响马子去挖坟,这孩子也傻,干了也就干了,回山之后还跟他师傅坦白了,结果就被他师傅给逐出了山门。”

    温倾仪已经七十多岁了,而老李头才五十几岁,所以温倾仪用这孩子来称呼他也不过分。而且根据温倾仪的叙述,这个老李头应该还算是个好人,被逐出门派以后也并没有滥用道术去蒙骗钱财,无奈之下的偶尔为之也只是规规矩矩的使用钢针,还倒霉的差点没让我给逼的散阳。

    接下来的时间就相当无聊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跟一个老太太自然没什么共同语言,虽然感觉亲切,可是“大娘,小师叔祖”这么喊下来,内心里还是相当的别扭。本想将聚气法术传授给她,让她强身健体,老太太以自己不是观气门人不能窥人道法为由推辞了,我自然也不好过分勉强。

    到了后期老太太得知我还没有结婚,非要问我的生辰八字要介绍个大家闺秀给我,正当自己焦头烂额穷于应付的时候,李楠过来了,请我和温倾仪去茅山派偏厅赴宴,总算给我解了围。

    走到北墙将干将揭下重新入鞘,只感觉剑身上的暴戾之气大为减少,心头猛的一颤,看来一直围绕在干将剑身上的暴戾之气是它与伴侣久别而产生的怨气,联想到王艳佩死后我的形单影孤,以己推人,内心不由得对干将和莫邪这对雌雄双剑起了恻隐之心,暗暗打定主意,等到诸事了结必定将干将送到茅山教让它们朝夕相对。

    偏厅设宴女子自然可是参加,茅山派人丁兴旺,马千里的亲传弟子就有二十几位,全部到场做陪,我自然被推上了首席。

    这种重大的场面令我感觉很不自在,勉强挨到酒席结束,便逃也似的告辞而出。

    回到车上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温倾仪赠送的那几幅画卷,发现另外几幅只是普通的山水,不禁大失所望。

    由于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现在都在紫阳观,所以我也并不着急马上回去,而是直接向北拐上了去济南的高速,王艳佩虽然死了,王老一家于情于理我都要再去拜望一番。

    就在中途我停车方便的时候,金刚炮打来了电话,“老于,我要当师傅了!”

    “恭喜你收了个美女当徒弟,追风同意吗?”我心里偷笑。

    “啥美女啊,美女她爷......”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三章 茅山之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