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茅山礼遇

第一百八十一章 茅山礼遇

“你怎么不直接说我的这把剑是外星人造的?”我对鉴定人员拿了钱却给出了这么个荒谬的结论很是气愤。

    “不是的,你千万不要误会,根据碳14化验法可以确定这把剑铸造于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的冶炼技术的确可以融化这种金属,所以我分析应该是古人使用陨铁铸造了这把剑,”鉴定人员终于给出了一个我可以接受的解释。

    “好的,谢谢你了。”我将诫剑收了起来,刚想转身,却发现那个身穿白大褂的鉴定人员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补充的吗?”我再次问道。

    “那个,据我所知,那时候的冶炼技术虽然能够达到融化这种合金的温度,却无法将陨铁提纯到这种地步。”鉴定人员说完怕我再次发火,逃也似的转身走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研究所,看来这两万多算是白花了。

    找了个小店随意吃了点东西,鬼使神差的开着车子又跑到了九华山阴麓,下车之后选了条无人小径悄然的摸到了幽冥禅院附近蛰伏了下来。幽冥禅院一如既往的平静祥和,唯一不同的是大殿后的僧舍隐约传出了一股五彩之气,看来明惠失去了本体并未影响他的道行,就凭他这五彩灵气估计支撑个百八十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到时候我死了他都死不了的,看样子我和金刚炮先前的恶举一点切实的作用都没有。

    尽管知道王艳佩的魂魄并不在这里,还是在山上呆了一宿,毕竟当时她的魂魄是在这里消失的,也算是最后的分别之处。王艳佩死的过于突然,连一张合影都没有留下,唯一留给我的只有当日扔给我的那个核桃,因为经过她的手,所以我一直珍藏在了身边。

    次日清晨,驱车回返,由于合肥距离江苏句容并不远,所以我并未直接返回河南紫阳观,而是改道江苏,我想去茅山派看一下,一来是看看八哥的后人,二来李楠这个人也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来到位于句容和金坛交界处的茅山脚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由于下午与晚间拜山访友并不礼貌,因而只好折返句容市里住了一宿,次日清晨沐浴整冠换上道袍,这才重新回到了茅山脚下。

    茅山因汉代由陕西咸阳来到此处修道成仙的茅氏三兄弟而得名,茅氏三兄弟即为茅山教的三位开山祖师,亦被后世称为三茅真君。

    茅山风景秀丽,山峰俊奇,洞多泉广,灵气充盈,自古便被誉为道教的第一福地,第八洞天,实为难得的修道圣地。

    由于阳麓为旅游景区,所以真正的茅山大殿设在了山体的东麓,那里是严禁游人参观的。

    我信步走到道观外叩响了大门,片刻之后一看门道人便开了门,见我一身道袍,稽首为礼“无量天尊!”

    “无量天尊!道长你好,请通报一声,通天座下紫阳观乘风子拜山!”我冲道人稽首为礼,无量天尊乃是禅道截三教通用的见面语,而按照道门的规矩正规的拜山是要投入名帖的,现在虽然不兴那一套了,让人通报还是有必要的。上次在幽冥禅院虽然名为拜山,上去就推倒了人家的大门,说白了也就是砸场子。

    道人关上大门前去通报,片刻之后,整个茅山道观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根据院内熙熙攘攘的人气来判断应该是掌教在召集门人列队迎客,茅山派善于修术,也就是说他们平时除了打坐修行之外并没有练气的法门,行走江湖也只是凭借着符咒和阵法,尽管如此道观之内仍然有着两道红色灵气,一道乾气在近处,另外一道坤气则在三里外的后山,应该便是掌教和他的妻子。道教之中除了全真教辖属的那些道观,其他的道人都可以结婚生子,茅山派自然也在其列

    等了许久,道观的大门方才打开,身穿八卦道袍,眉发皆白身材魁梧的掌教率先跨门而出,身后由长及幼的跟随着两排弟子,掌教走到我的面前稽首为礼,“茅山派第一百二十六代掌教马千里恭迎东海乘风真人。”

    茅山掌教率众亲迎出门,这可是道教最高的礼遇,截教圣地乃是东海碧游宫,因而他的称呼也并没有错。

    “无量天尊,马掌教你太客气了,贫道愧受。”我冲马千里抬手回礼。马千里搞这么大的阵势欢迎我令我大感吃惊,直到抬头发现李楠在后面的人群中冲我挤眉弄眼,方才明白很可能是这家伙向他师傅师娘说起过我和金刚炮所做的事情,不经阴曹送人投胎,以己之力硬接天雷,有着这种修为的道人生受他一句真人称谓也不算过分,毕竟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人心浮动,能静下心来修行道法的人少之又少了。

    “真人道法通玄,能够鹤驾而至,茅山派棚壁生辉,请入内奉茶。”马千里抬手迎客。

    进入三茅大殿,分宾主坐定,马上就有门徒奉上了茶水,马千里虽然对我的到来很是欢迎,但是却并不健谈,说过场面话之后便不知如何后续,我趁机说出了此行的目的,马千里马上让李楠带我前往后舍,自己则前往演练场指导门人弟子修行早课。茅山教虽然不禁止结婚但是受古时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女子是不能进入三茅大殿的,只能居于后舍。

    “你到底跟你师傅说啥了?”我苦笑的冲前面带路的李楠问道。这家伙回来之后肯定添油加醋的把我吹嘘了一番,不然的话以茅山掌教之尊不可能亲迎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截教门人。

    “我什么都没跟师傅说,我只告诉师娘了,是师娘让师傅那么做的,”李楠偷偷的坏笑着,“这年头哪还有谁会拜山哪,今天这阵势我们早就操练好几回了,为的就是迎接你。”

    “你师傅听你师娘的?”我恍然大悟,看来还是自己人近乎。

    “岂止是听啊,简直太听了。”李楠笑着在前面带路,看样子这个老马有点惧内。

    茅山的后舍很大,密密麻麻的全是房子,应该是门人的居住场所,最北处有一座二层木楼,先前那道红色灵气就在那里,看样子是掌教的私人住所。

    我和李楠在一起自然不需拘束,说说笑笑的望前而行,就在此时腰间猛然传来了剑簧弹跳之声,我低头一看,腰间的干将已然自动出鞘,剑身之上黄气萦绕,我刚准备伸手归鞘,干将已然彻底弹出了剑鞘,凌空而起呼啸着望北而去。

    “老于,这是怎么回事?”李楠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不知道,我看看去。”我说着捏起风行诀凌空而起,不过马上又落了下来。

    “你怎么不追了?”李楠见我并未追赶更加疑惑。

    “我知道它去哪儿了。”我伸手指着两里之外的那栋木楼,那里此刻也发出了一股黄色灵气,“这家伙找它老婆去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一章 茅山礼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