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七十章 出手偷袭

第一百七十章 出手偷袭

我们破门而入,几个早起打扫的沙弥吓的扔掉手里的扫帚调头跑了进去。

    “你怎么连自己的道号都记不住,你叫溯风子,不叫什么金刚子。”我摇头说道,金刚炮嗓门大,这一嗓子全寺院的人估计都听到了,好在他没说自己是金龟子,不然更丢人了。

    “差不多也就那意思吧,”金刚炮一见有人通报去了,后退几步坐到了门板上,“可累死我了。”

    “你跑了一夜?”我回头看着金刚炮,心里涌出一股暖意。

    “没有,我开车来的,你老婆的魂儿呢?”金刚炮掏出香烟点上了一支。

    “就在这所寺院里...”我抢过金刚炮手里的香烟塞到了嘴里。好心大婶给的杂牌子香烟抽的我满嘴发苦。

    “阿弥陀佛~”远处传来的佛号打断了我的话。

    我抬头望去,只见远处的大殿鱼贯而出了一群和尚,足有二三十人,其中有两人身穿红黄相间的禅衣,念诵佛号的岁数大一点,应该有六十多,另外一个年纪应该有三十五六,这么年轻就穿上这种规格的禅衣说明他佛法高深,而他们头上发出的淡紫色气息则证实了我的推断。

    “二位施主为什么推倒本寺山门?”年轻一点的和尚明显的火气旺一些,忍不住开口责问。

    “赶紧把我师弟的老婆交出来,不然就不是推个门的事儿了。”金刚炮上前一步,摇晃着手里的鸣鸿刀,那架势怎么看都有拦路抢劫的味道,不过凡事总有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就让他先闹腾闹腾,到最后我再收拾残局。

    “阿弥陀佛,我们这里是佛门清净地,从来没有女人来过,你不要无中生有。”年轻的和尚明显易怒,这种性格在截教很是常见,在佛门可是大忌,因为佛门修行的是佛法,必须心净如水,我倒很奇怪这个火暴子脾气是怎么应难成功的。

    “别给老子狡辩,给你十分钟时间把人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金刚炮趾高气扬的喊道。

    “阿弥陀佛,施主不要动气,贫僧的师弟并没有诳语相欺,我们这所寺院的确没有女子来过。”岁数大的和尚说话相对平和。

    “不是女人,是女鬼,昨个晚上被你们弄来的,不交出来我哥俩可要拆庙啦。”金刚炮的痞子气一上来哪里还讲道理,不过此刻我并没有阻止他,因为我现在也并不想讲什么道理。而且金刚炮的焦急也是有原因的,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天马上就要亮了。

    金刚炮话一出口,对面的那群灰衣和尚的气息就产生了细微的波动,这说明王艳佩的魂魄的确就在这里。

    “大师,我是通天座下紫阳观气门的道人,昨天晚上的那缕魂魄正是亡妻,还请二位大师慈悲为怀,将她还给我吧。”我冲他们稽首为礼。之所以亮出截教的名号为的是让他们有所顾忌,因为截教中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睚眦必报,他们饱读经书典籍,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不出我的所料,我报出字号之后两位主事的红衣和尚果真皱起了眉头,呻吟半晌之后,年轻的那个和尚上前一步,“实不相瞒,昨日戍时,幽冥禅院的确将一坤魂遣至阴曹,木已成舟,两位施主不要再纠缠了。”

    “你们为什么要拘她?”红衣和尚的话令我大为恼怒,倘若王艳佩真的被他们送往阴曹的话,以我目前的修为根本无法前往寻找。

    年老的红衣僧人见我发怒,走上前来合十为礼“人有三魂七魄,兽有六念元神,禽有三色羽翼,鳞有七鳍灵根,世上万物皆有其立身之道......”

    “应难度劫之理我懂得不比你少,我问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拘她?”我出口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本寺只是地藏王菩萨行院,魂魄轮回本不归幽冥禅院统属,奈何昨日坤魂身具六魂十四魄,阴曹拘之不至,才由幽冥禅院代手遣回。”红衣和尚言辞闪烁,虽然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是没规定他们不可以避重就轻。

    “敢问两位大师法号?”我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在动手之前想要搞清楚他们的法号,佛门弟子已无姓名,必要时施展搜魂法术只需唤其法号。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鉴真,这位是贫僧师弟鉴性。”红衣和尚再颂佛号。

    “老于,你认识的那个和尚跟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你跟他们说说,兴许还能走走后门。”金刚炮先前曾听我说过金身太岁的事情,可惜的是他只知道有个鉴空,却不知道我当时差点没把人家踹死,这要说出来那还不得自找无趣。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既然这两个人也是鉴字辈儿的,那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个老和尚应该便是他们的师傅,也就是在我大闹派出所时以神游天魂破了我法术的那个明惠禅师。

    “老牛,给我支烟抽。”我冲金刚炮转过了头。眼神微动,接烟时手捏搜魂指诀,金刚炮虽然混沌,但是跟我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有着极大的默契,递烟时捏住了烟嘴,意思是我对付岁数小的鉴性,他对付那个鉴真。

    我接过香烟点着,转头看着台阶上的鉴真,“大师先前所言差矣,滞留阳世的阴魂太多了,为什么阴曹不拘它们,偏偏要拘我的亡妻?”

    “万物自有所属,贫僧愚笨,岂能参天之行止,悟佛之所思。”鉴真的话近乎于耍赖了,意思是你问我,我问谁去。

    “师兄不要跟他们罗嗦了,早课时辰快到了。”鉴性明显的没有鉴真那么好的定力。

    “大师慈悲为怀,我等很是钦佩,亡妻与我情义深重,敢问大师,她在阴曹之内将会受到何等的苦难?”我最关心的便是王艳佩魂魄的去向,问明这一点我就该出手了。

    “昨日坤魂饱受合魂之苦,已然无法投胎为人,只能永留阴曹,以顺正道。”鉴真缓缓言道。

    鉴真的话意思很明显,他们之所以拘王艳佩的魂魄是因为王艳佩身上的两个魂魄并没有彻底融合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过我始终认识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不过他们既然不肯说,我自然无从得知。

    “多谢大师指点迷津,亡妻所受苦楚我感同身受,请大师指点经文,我也好日夜颂念,超度亡妻。”我放下干将走上前去深深一鞠,金刚炮心领神会的将鸣鸿刀放下也跟了上来。

    我和金刚炮乃截教门人,自然不稀罕他们佛教的经文,之所以让他先说是为了等他说完,我们念诵搜魂真言不令其疑心。而放下兵器也是为了让他们解除戒心,同时也方便自己出手搜魂。

    同为紫气,如果不出手偷袭,一旦胶着起来还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还有一点就是明惠禅师始终没露面,无形之中给我增添了不小的心理压力。

    “唵,清悉啰札莎瓦悉地吽,此乃地藏菩萨心经,施主可诚心念诵。”鉴真和尚双手合十说出了一串梵文。

    “万谢大师,我们截教也有一句真言,不知道是否也有类似的作用,”我说到这里转头看着金刚炮。

    后者默默点头,两人转身捏起搜魂诀,异口同声念起观气搜魂真言,“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鉴真阳魂何在?(鉴性阳魂何在?)”

    真言念罢,鉴真鉴性已然起疑后退,我和金刚炮又怎么会给他们喘息反应的时间,同时抬起右手抓向他们的七窍神府,鉴真鉴性手捏法印试图自保,奈何慢了半拍,魂魄已然离体三分。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击得手,努力的延出灵气将其二人的阳魂向外拉扯,可惜的是烂船还有三斤钉,鉴真二人本身亦是紫气修为,与我和金刚炮的修为相差不大,因而我们拉扯的相当费力。

    不同门派各有专长,我和金刚炮擅长观气,对他们的修为了如指掌,而鉴真鉴性却明显的不精于此道,所以很容易的就着了我们的道儿。不过他们的佛法根基很是扎实,灵气极稳,阳魂离体速度越来越慢,这样下去没个三俩钟头是扯不出来的,而金刚炮肯定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把你那个弄昏,过来帮我!”我抬脚踢飞一个手持木棍冲上来解救的灰衣僧人,转身冲金刚炮大喊。鉴性五行属土,抓走他的魂魄到时候就有了谈判的筹码。

    金刚炮心领神会的变化指诀将鉴真扔向寺院角落的石柱,后者阳魂离体自然无法应对,脑袋重重的撞向石柱,顿时昏迷了过去。

    “草你大爷的,你还敢过来?”金刚炮左手搭上我的肩膀传出紫气,右手凌空抓过地上的鸣鸿刀砍向冲到近前的一个僧人。

    “不要杀人。”我见状急忙出言喝止,我们此行不是过来杀人的,真的出了人命,人家不追着跟你拼命才怪。

    “御气除佛!”金刚炮将鸣鸿刀插入地面,抬手施展除魔诀将试图靠身的几个僧人震飞。

    “是除魔不是除佛。”我纠正着金刚炮的胡言乱语。除魔诀是使用自身灵气将敌人震飞,嘴里喊的什么并不影响实际效果,他就是喊“哎呀妈呀”也能将敌人震飞。

    “也就那意思,你快点,我撑不了多长时间了。”金刚炮说着将自身的灵气快速的逼了过来,我得他之助瞬时之间右手紫气大涨,怒吼一声抓出了鉴性的七魄,掏出那块翡翠将其封了进去。

    “别打了,快走!”我见大事已成,收起二人的兵器,拉着正打的兴起的金刚炮凌空而起,向南飞掠。众僧人在地面上呼喊叫喝却无计可施。

    “你为啥不全给他弄出来?”金刚炮见我只搜出了鉴性的七魄很是不解。

    “三魂七魄全部离体人还能活吗?”顺利抓到人质令我心情大好。

    “我知道了,你想留着他换回你老婆,”金刚炮掠到我的身边,“可惜人都死了。”

    “死了也是我老婆!”我回视着身后的那座寺院,先前的那道高深的气息分明就在大殿后不远处,却偏偏一直没有任何动作,除了金刚炮挥刀砍人被我阻止时发生了极其细微的波动之外,我搜走鉴性的七魄他都没出手干预,这一点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老于,快拉兄弟一把,”金刚炮神色怪异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不解的转头看着金刚炮。

    “哎呀......”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章 出手偷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