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十七章 九阳拂尘

第十七章 九阳拂尘

我抬头一看,一个穿着一席唐装的老头子走了过来,脑门锃亮的,一根毛都没有,白胡子倒不少。四方大脸的,白胖的脸上一点褶子都没有,还泛着油光。一看就不是遭罪的主儿。

    “林掌柜,您怎么来了?”,“林老板,您老好啊。”......旁边围观的人群中有不少人陪着笑脸跟老头打招呼,看来这个老头在这片上应该是个人物了。

    姓林的老头约莫七十来岁,一进来先对着我和金刚炮做了个自我介绍“老朽鉴古斋姓林,请问两位小兄弟,这柄拂尘是你们的吗?”说话之间眼珠子就没离开过这柄拂尘。

    “是啊,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我客气的回答。

    卖吗?”林掌柜开门见山。

    “既然带来了,肯定是卖的。请问您出多少钱?”我投石问路。

    老头伸出了一只手。

    啥意思?我在心里嘀咕?我这个雏儿根本就不懂得古董交易的规矩,更看不懂手势了。

    林掌柜看我没反映,手势一变,变成了六。

    哦~原来刚才伸出那只手的意思是五啊。我恍然大悟。这个老头狡猾大大地。只出个五,至于是五十,五百,还是五万,那就看卖主的期望值了。如果我现在接口“五百?”那就完了,他就明白了我的期望值了,呵呵,老狐狸啊。

    我看穿了他的意图,故意装傻“老先生,您这是六什么啊?六千还是六万啊?”

    “六万!”林掌柜沉声说道!林掌柜语音刚落,四周就一片哗然。

    我地天哪,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发财了。我转身看着金刚炮,金刚炮正好也转向我,我冲他皱了皱眉,示意他等等再说。

    我转过身来冲着林掌柜笑着摇了摇头。我和金刚炮拼了小命从古墓搞来的东西,肯定不是赝品。而我们之所以干坐了好几个钟头也无人问津,那是因为没有识货的,现在识货的行家来了,我自然要抻一抻了。

    林老掌柜也笑了笑,右手拇指中指食指捏到了一起。

    “七万。”我心里一动,还是没说话,而金刚炮已经从后面不露痕迹的踹了我好几脚了。

    见我没反应,林掌柜显得很吃惊“小兄弟,我能仔细看看东西吗?”

    金刚炮没等我说话就把拂尘递了过去。我转身瞅了他一眼,这家伙直楞楞的望着林掌柜,根本就不瞧我。

    林掌柜接过拂尘,很自然的摩挲了几下,左右晃了晃。叹了口气,把拂尘还给金刚炮,慢慢的转过了身,仿佛要走。

    金刚炮又在踹我了,我转过身恶狠狠的怒视着他,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的话,我早动骂了。这家伙看我动气了,摆摆手,意思是随便我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林掌柜虽然转过身去,可是并没有离开,沉吟了一会,猛然转过身,右手握拳,表情有点不自然了。

    “哇,十万!”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了惊呼!

    我之所以信心满满的认为他不会走是因为这个老东西刚才拿拂尘时的动作很自然很轻松,就是这个自然而轻松的动作露了他的底。要知道这柄拂尘我头一次拿的时候完全估计错了它的重量,所以拿的时候手腕会不自觉的微微用力才能拿起。而林掌柜拿到拂尘时则完全没有吃惊或用力的表情,这说明他早就估算出了这柄浮尘的重量,在这儿给我装猪吃老虎,靠,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对林掌柜的为人很是有些不齿。

    就在这时被晾在旁边的秃顶男子摘下了墨镜,冷笑着说话了:“多日不见,林老板越来越会做生意了啊。”

    “哎哟,杨总,您这大忙人,怎么到这儿溜达来了啊?”林掌柜连忙冲秃顶作了个揖。看的出来,这个秃顶还真不是一般人。那会儿在社会上能够被人叫个“总”的可是没几个的。不像现在,一块砖头扔出去能砸死好几个总。

    “呵呵,我来看看我的市场还得通知通知你林老板啊?不到这儿溜达,怎么能看到你林老板戏弄年轻人啊?”看的出来秃顶对于刚才被冷落很是有点憋气,没好气的看着林掌柜的。

    “嘿嘿,嘿嘿,不敢,不敢,让您见笑了,我这也不是为了口吃食嘛。”林掌柜谦卑的笑着。

    妈的,动辄上万的人,还为了口吃食,你TMD天天吃鱼翅燕窝啊。我在心里骂道。

    “林老板,这两位是我的贵客,他们的东西你给个正经价吧。”秃顶说着掏出烟盒,抽出三支烟,给我和金刚炮一支,自己拿起一支,旁边有人献媚的帮他点上,他冲着那人点点头,脸上有了点笑意。

    我拿出打火机点上了吸了一口,真好抽!醇香柔和,我冲烟嘴一看,原来是“大中华”。

    “杨总啊,您发话了,我也不敢在您面前说假话了。其实这两位小老弟来了没多久我就看见了,他们的物件都是正儿八经的珍品,最次的就是那断了根的雄性夜交藤,可那也不是百八十年能成型的,看个头至少也得有个三五百年的年头了。”

    夜交藤是什么?我脑子快速的转着弯,哦,是那根何首乌。

    “林老板,你就直说能值多少钱吧,别兜圈子了,我们还要去吃饭呢”秃顶杨总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杨总,实不相隐,这两位小兄弟的东西除了夜交藤我买的起,其他的我都没资格伸手。”林掌柜一脸的沮丧。

    “哦?这话什么意思?你给说道说道。”杨总来了兴致。

    “杨总,您虽然是咱三槐市场的总经理,可是您向来对古董没兴趣,不像我们这些小人物,成天的琢磨这些没用的东西。”林掌柜对先前的有眼不识泰山之举很是后悔,尝试着拍马屁。

    “说正经的吧林老板。”秃顶打断了他。

    “那我就献丑了,据我观察,这两位小兄弟的这几件东西至少也是隋唐时期流传下来的。那个时期的东西因为经过连绵的战乱,存世很是稀少,加上雕纹又很特别,所以真假也就很好辨认了。”林掌柜说的吐沫星子直飞。“那些物件虽然珍贵,可是还有迹可寻,有价可遵。其实这几件物件当中最贵重的还得说是这柄拂尘。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这柄拂尘应该是位有道之人的法器。柄杆是昆仑九阳松,这种木料只在龙脉之祖.修道圣地的昆仑山南麓有少量生长,到宋朝时就已经基本绝世了,鄙人八十年代初期曾赴香港参加过嘉宏拍卖行的一次拍卖会,那次拍卖会就曾拍卖过一小段九阳松木,据说是某位盗墓高手从隋朝的一位皇后的墓中所得,因为相传九阳松可辟万邪,所以竞拍的很是激烈,到最后,三十几克竟然卖出了一千两百万的天价,当时很是轰动了一阵子......”

    人要走运了撒谎都有人帮你圆,我刚说自己是昆仑山的道士呢,林掌柜就从侧面证实了我的谎言,我在内心偷笑。不过九阳松这个词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就在林掌柜说的神采飞扬时,杨总插了一句“你怎么知道这两位小兄弟的这柄拂尘就一定是你说的那个什么木头?”

    “既然杨总有兴趣,我怎么敢藏私,传闻昆仑九阳松虽坚硬沉重堪比黄金,但却入水不沉!”林掌柜说的一本正经的。

    “水来了,水来了”旁边摊位的抱着个大肚子的瓷瓮边跑边喊。靠,你腿脚倒利索。

    待他跑近了,我伸头一看,里面竟然还游着几条金鱼,敢情是个鱼缸。

    “借用。”林掌柜伸手跟金刚炮把那柄拂尘又要了过去,一下子就扔进了瓷瓮里。

    “靠,你倒轻点啊,弄坏了你赔啊?”我在心里嘀咕。

    只见浮尘入水后直接沉到了水底,林掌柜一脸的愕然,这要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看走了眼,他这脸皮往哪儿搁啊。 就在众人轰笑之中,那柄拂尘的柄杆在水中竟然慢慢的竖了起来,而水里的那几条金鱼则像遇到克星似的极力的躲避着游向了瓮壁。

    “拂尘丝太重,呵呵,果然是昆仑九阳松”林掌柜捋着胡须,很是自得。虽然已经不可能拾漏了,可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显示自己的见识之广博,林掌柜还是很得意的。

    “两位小兄弟,时候差不多了,咱走吧。”杨总提醒道。

    我抬手一看表,快六点了,就催促着金刚炮收拾好东西,扔下一脸惋惜的林掌柜和看热闹的众人,上了杨总的那辆宝马车。

    金刚炮这家伙因为燃眉之急解决有望,心情大好。上车后按下玻璃双手合十,冲着众人道了个别“阿弥陀佛”! 妈的,道士不说这个,我恨不得把这个一脑子猪油的胖子给踹下去。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九阳拂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