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里追魂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里追魂

此刻已是傍晚时分,王艳佩的魂魄径直向南而去,速度极是迅捷,我使用凌空术紧随其后,顾不得隐藏身行,惊世骇俗的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心中逐渐起了疑云,一般人死后魂魄不会这么快就离体,更不会有这么快的行进速度,因为刚离体的魂魄是很迷茫的,所谓的行动也只是漂浮,可是王艳佩的魂魄此刻正后背向前倒退而行,这种情况倒像是被什么东西吸着走的。

    前方眉眼依旧的一缕幽魂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本来迷茫的神色竟然显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奈何她化魂伊始还无法借气发声,也不懂得控制魂气化成的躯体做出动作,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一定知道我跟在她的后面。

    随着天色的逐渐黯淡,王艳佩的魂魄行进速度越来越快,片刻之间就离开城市进入田野乡村,看着农庄里飘出的袅袅炊烟,自己心里一阵悸动,钱再多有何用,道术再高又有何用,还不如做个乡村野夫,虽然活的辛苦,好孬还有妻子相伴左右,而自己现在连妻都成了鬼魂了,更别说什么子了,想到此处不由得又是一阵悲切。

    由于天色并未全黑,金刚炮自然无法跟来,而王艳佩的尸身因为阳寿已尽,已无法招魂续命,也只好由得她的父母代为处理了。

    魂魄移动的极是迅速,我将风行诀施展到极至也只能堪堪的缀在其后而无法超越,当进入荷泽境内时我就感觉跟的有点吃力了,一是自己近日灵气耗损严重,二是久未进食体力严重不支。落下借力时双腿很是绵软。但是前方的魂魄却并不会因为我的不支而有所停留,无奈之下只好咬牙坚持,等到夜幕彻底降临时自己已满头虚汗,气喘如牛了。

    “你到底要去哪里啊?”我看着前方的魂魄暗自心道,王艳佩的魂魄笔直的向南而行,这说明她有着明确的目的地,而魂魄的气息几乎都一样,如果这次跟丢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王艳佩何在?”我在百般无奈之下只好捏起了搜魂诀,搜索刚死的魂魄对魂魄本身来说有一定的危害性,因为她化魂之初魂气未定,强行搜索召唤会损伤她的魂气,但是我现在体力不支,眼看就要跟丢了,只好冒险施为。

    谁知自己念诵的搜魂真言竟然没有起到效果,王艳佩的魂魄并没有任何的停留,仍旧向南而行,而自己因为施展搜魂诀略做停顿,双方的距离反而被拉开了不少。

    “难道是名字喊错了?”我强打精神再次跟上,这次喊的是徐昭佩,依然没有半点效果。

    两次搜魂未果令得自己很是疑惑,王艳佩与徐昭佩不可能都不对,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吸着魂魄前行的力量要高于我的修为,想到此处更是汗如浆涌,到底是谁在跟我作对?

    再次落地时只发现自己已然无力跃起,看着前方渐行渐远的魂魄,自己心中一凛,伸出左右食指夹带灵气戳向腰间三寸处,顿时感觉眼眶冲血,精力顿生,捏起法诀冲天而起继续追掠。

    自己先前所做的动作并不是什么法术,而是特种部队受伤之后的求生方法,戳击的位置正是肾上腺所在的部位,通过对肾上腺的刺激令其产生大量的肾上腺素,使人短时间内精力暴涨。当初教官在讲到这一方法的时候也明确的告知我们这一举动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因为肾脏乃人体生精之所,杀鸡取卵似的刺激它,很可能会造成男人的不举,因而当初我们都笑称其为自宫**,没想到自己今日会连它都用上了。

    路边的建筑显示出了现在的位置,短短的两个小时竟然已经掠到了安徽境内,通过刺激肾上腺来透支体能的方法并不能维持多久,就当自己准备再次施展的时候,王艳佩的魂魄终于放慢了速度,与此同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巍峨的山峰,山上错落有秩的坐落着诸多大小庙宇。

    王艳佩的魂魄却并没有飘向阳麓,而是快速的绕至后山阴麓,我紧随而至,只见后山很是荒芜,但是在山腰处却坐落着一处极其宏伟的寺院,奇怪的是这座寺院不但没有任何的祥和之气反倒黑气萦绕,给人的感觉很是阴森。而王艳佩的魂魄正是飘于其内消失不见的。

    总算到了地头了,心神一松就感觉浑身无力腿脚发软,萎靡在地上打量着这座寺院,发现寺院大门紧闭,里面还传来了诵经念佛的声音,大殿之上还隐约的透出了些许光亮。抬头上望只见门楼之上悬挂着一副巨大的乌木牌匾,四个硕大古篆“幽冥禅院”。

    这是什么鸟地方?我疑惑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寺院,虽然自己不喜欢和尚,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佛门的祥和慈悲,寺院一般都会散发出和煦的佛光,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重的黑色鬼魂之气,而且名字也对不上号,幽冥这个词用在地狱倒是合适,用在庙宇就有点说不通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刚想上前敲门只感觉双腿几乎迈不动步子了,先前的长途奔袭令得自己灵气与体力都几近衰竭,根据王艳佩魂魄先前的怪异举动来分析,这里面很可能有比我修为更厉害的人物存在。

    捏起观气诀,发现这座寺院里竟然还有不少僧弥,灵气异于常人的就有不下十几位,其中有两位竟然还散发着淡淡的紫气,更有甚者其中还有一人分明有着很高的佛门修为,我却看不出他的真实层次,这就说明他比我的修为要高上不少。

    想到此处悄然的后退了几步,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现在这个样子明显的不适合前去索魂,而且既然有高人在内自然应该知道我尾随而至,他如果聪明的话就不会对王艳佩的魂魄下手,如果他一意孤行毁了我心中所爱,我就让他的这些徒子徒孙一个不留的给王艳佩陪葬!

    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明显的不适合与人斗法,当务之急是尽快的恢复灵气,还有就是填饱肚子。

    蹒跚着离开寺院,躲至无人处捏起聚气法诀恢复了少许灵气,这才捏诀跃起向山前有人处掠去。

    “大婶,这是哪里?”我从乡村的商店买了点东西,顺便向当地人打听自己所处的位置。

    “青阳县。”商店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

    “青阳是哪里?”我并不清楚她嘴里的青阳在什么位置。

    “安徽,看见没,那就是九华山。”村妇伸手指着远处。那里正是我先前所处的那座山峰。

    “九华山?”我心中猛的一颤,九华山是佛教圣地,乃地藏王菩萨的道场,王艳佩的魂魄怎么会来这里?

    地藏王是主管地狱的菩萨,位在十殿阎王之上,本该早已成佛,奈何这个家伙发下了“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弘愿,而地狱自然是空不了的,所以就他就一直呆在地狱没捞的着上西天,这也是牛逼吹大了的后果。

    “十四块五。”大婶算好了帐,笑着向我要钱。

    我回过神来伸手掏钱,一摸衣兜傻眼了,我此刻穿的是那套休闲装,所有的东西都留在军装里了,掏来掏去只掏出了那块翡翠和一个核桃。

    核桃是当日我带王艳佩去看徐昭佩遗容时,她笑闹着扔给我的,我信手接过便揣进了兜里。核桃还在,人却没了,睹物思人更加悲伤,抑制不住的眼圈就红了。

    “你落了难了吧,我不要钱了,送给你吃吧。”大婶见到我掏到最后也没掏出钱来,慈悲的发了善心。

    “谢谢你,这块玉送给你,你再给我一包烟行吗?”我将那块价值二十多万的翡翠递给了她。

    “人离乡贱,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大婶从柜台里拿出一包香烟递给了我,但是并没有要那块翡翠。

    “我山东来的,您再给我个打火机吧。”我将那块翡翠又递了过去,感动之下称呼都变了。

    大婶又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只打火机,仍旧没要我的翡翠,好人!

    “大婶,您家茅房有点问题,您找人向下挖七尺,把那些死人骨头迁走,您和您丈夫的病就好了。”我接过东西,感激的冲她说道。厕所下面是一具多年前枉死的尸骨,他们成天在人家头上拉屎撒尿,冤魂没折腾死他就够给面子的了。

    “你怎么知道我和我家汉子有病?”大婶惊恐的看着我。

    “我看出来的,”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拿起东西走出了小店。这些东西我一瞥之下便知端倪,举手之劳权当报答她的好心。

    “等等,你等等,”大婶从后面喊着走了出来。

    我现在心情不好,也不愿跟她多做纠缠,捏诀跃起赶在她出来之前离开了这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躲在寺院外的暗处狼吞虎咽的啃着手里的面包。此时已是下半夜一点多钟了,寺院里仍然在诵经念佛,这些和尚到底在干什么。

    困乏交加之下,面包没肯完便睡了过去,被冻醒时才四点多钟,感知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已然恢复了七八成,内心焦急一刻也等不下去了,活动了一下手脚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来到寺院大门外,本来想先礼后兵的,猛然想到昨日千里追魂所受的苦楚,顿时怒气上涌。抬手施展移山诀将巨大的庙门推倒,昂首走进庙门,“紫阳观乘风子拜山,都给我滚出来!”

    “等等,还有我呢。”就在此时金刚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这家伙满头大汗的落到了我的旁边,顺手将干将扔给了我。

    手抓鸣鸿刀,上前就是一嗓子“紫阳观金刚子拜山,都滚出来......”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里追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