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百般迁就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百般迁就

由于听出了兴致,加上白天睡了一下午,王艳佩兴致勃勃的缠着我让我讲完,我自然拗不过她,也不忍心驳她的兴致,便将昆仑之行的所见所闻一一讲给她听。

    “你师傅住的那个地方我以后能去吗?”王艳佩听我讲到恩师三圣真人的魂归福地的种种神异,神往的问道。

    我摇头示意不可以。王艳佩不是修道中人,死后的魂魄自然不能去那只有达到紫气颠峰才有资格进入的魂归福地。

    “你以后会去那里吗?”王艳佩追问。

    我再次摇了摇头。

    “你这么厉害也不能去?”王艳佩一副吃惊的神情。在她眼里我几乎成了无所不能的仙人,殊不知我只是个有着淡紫色灵气的观气士,而且自己的紫气得来的还有些取巧。

    “我不是不能去,而是不想去。”我叹气摇头,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然破了修道中人梦寐以求的紫气玄关,等到阳寿耗尽之日到达紫气颠峰自然不是问题。

    “那你想去哪里?”王艳佩疑惑的看着我。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看着王艳佩那娇艳而熟悉的面庞,我说出了肺腑之言。

    “我要是下了地狱呢?”王艳佩还以为我在说笑。

    “那我就下去找你去!”我微笑答道。

    我话刚说完,王艳佩便扔掉枕头哽咽着扑了过来,我伸手将她抱住,刚想说话却发现她气息散乱,低头一看,原来她情绪过分激动之下竟然晕了过去,赶忙将她抱回床上延出灵气稳住她散乱的气息,片刻之后她终于又醒了过来。

    “你别哭啊。”我轻声的安慰着怀里的王艳佩,她醒来之后并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我放声大哭,哭的我手足无措。

    良久之后,王艳佩终于止住了哭泣,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今天晚上你别走了。”

    王艳佩的语气神情代表着什么我自然心领神会,伸手抚向她的脸庞“我不走。”

    默契一旦形成,情绪就不受控制了,平心而论我也不想再控制了,苦候千年终得聚首,龙凤合鸣,天经地义!

    自己当初就读的高中是专门为服役准备的预备役学校,本来就没有女生,入伍后又在山沟里呆了五年,接触的异性少之又少,而乘风道人前世也没碰过女人,自然也没什么经验可供我借鉴。因而欲念一起,也并不懂得什么先后顺序,伸手就去脱她的衣服。

    王艳佩当日穿着的是一身名牌休闲服饰,相对宽松,因而自己很容易的就将其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由于她并没有接受化疗,所以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虽然略显消瘦却更添梨花带雨之韵,看着眼前出现的一片雪白我瞬时脑海中一片空白,片刻之后才长喘几口气将激动的情绪压制下来,将手探向那条小巧的白色三角。

    谁知就在此时,王艳佩竟然猛然的睁开了双眼,扬起右手实实在在的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被突然出现的情况给惊呆了,这一耳光打的很是用力,绝对不是表达爱意的举动。

    “你叹什么气,是不是嫌弃我?”王艳佩莫名其妙的喊道。

    “我没叹气,我那是喘气”我急切的辩白着,看来自己先前平息情绪的那几口粗气让她误会了。

    “你是不是嫌弃我曾经和唐平在一起?”王艳佩的情绪波动太大,突如其来的巨大反差令我着实接受不了,就因为我动作慢了点,喘了几口粗气,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没有,我刚才是太激动了,唐平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我轻声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你还骗我,”王艳佩说着抬起腿用力的将我向床下踹,“你连一千多年前的事情都记得,怎么会忘了那件事?”看来王艳佩对于自己和唐平的交往始终耿耿于怀,一直憋在心里不肯原谅自己。

    “那件事情不能怪你,我一点也没埋怨你,再说你们不是也没干什么嘛。”我快速的说道。

    “谁说没干,他亲我了,还摸我了,”王艳佩说着拿过床上的枕头向我扔来,歇斯底里的大声呼喊,“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你为什么不早点来......”

    “你想不起以前的事情才会那么做的,我不介意啊。”我真心实意的说道。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人与人的沟通交流比以前方便了许多,很多人都要经过多次的寻找才能找到相伴终生的伴侣,她怎么还会计较这些。

    “你不介意我介意,我都查了,我上辈子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一世又伤了你的心,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后悔了。”王艳佩发疯似的喊叫着,本命人魂再次产生了异动。

    “你别这样,是我对不起你。”我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送出灵气稳定着她的命魂,“前世如果不是因为我,马凌风也不会布阵害你。我如果不将你前世的魂魄封进你的身体,你也就不会生病了。”

    王艳佩异动的命魂被我稳定下来之后,傻傻的呆坐了半晌,一转头又扑进了我的怀里,哭的昏天黑地,我苦口婆心好言相劝才逐渐让她停止了哭泣。

    “你别生我的气啊,我不是有心的。”王艳佩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我的怀里。我虽然能够体谅她的心情也能够明白她的心意,但是话是不敢随便说了,我已经被她闹的神经衰弱了。

    “没事,没事。”我细声细气的安慰着她,被她这么一闹腾,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说过的话?”王艳佩抬头看着我。

    “记得。”我点头说道。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指的是哪一句话,前生今世加在一起说的话太多了,不过我可不敢再反问她,只好郑重其是的点了点头。

    “我醒来之后就听到你说,今生不会再让我离开你了,还吐了我一身的血,”王艳佩眼神朦胧,思绪回到了昔日,“我当时被你吓坏了,不过你晕过去以后我偷偷的看你了,你的样子我感觉好亲切,就象在哪里见过。”

    “很快的你就都能记起来了。”我扯过毯子盖住了她裸露在外的肩膀。

    “你敢不敢杀人啊?”王艳佩猛然之间转换了话题,她思维跳跃的太快,使得我一时之间没明白她的意思。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皱眉问道。

    “你这么厉害,回去把唐平杀了吧。”王艳佩正色说道。

    “啊?”我惊呼出声。我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杀人是犯法的,以道术杀人也会折损阳寿,再说唐平就因为亲过她就送了命,似乎也太冤枉了点。

    “那天他很可能给我喝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不然我不会跟他上去的。”王艳佩咬牙切齿,“我是你的,他不该碰我,你本事这么大,杀了他别人也不会知道。”

    听完王艳佩的话,我顿时崩溃了,唐平是个好色的二世子,干出那些下三滥的事情也不足为奇,不过他终究没有得手,而且他已经被三阴辟水折腾的不轻了,也算受到了惩罚,我再去加害他似乎有点说不过去。这要是不杀,看王艳佩的神情似乎也不会善罢甘休,实事求是的说她现在的思维已经有点紊乱了。

    “好,等我们回去我就杀了他。”我撒谎安慰她。

    “现在就去,我等你回来。”王艳佩伸手开始推我。

    她的胡言乱语令我哭笑不得,无奈之下只好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天亮之前就能回来。”

    “蒙上脸,不要让人家看到了。”王艳佩***着身体下了床,将车子钥匙塞给了我。

    “我飞着去,不用车子。”我摆手说道。我自然不能去杀唐平,王艳佩虽然思维紊乱但是智商可没问题,如果明天发现里程表没有改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垂头丧气的出了房间,走出酒店,回头上望只见王艳佩的身影就在窗户旁,摇头苦笑捏诀而起,冲正北而去。

    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自然不敢离她太远,正好借机去泰山之颠寻找一下合适的作法位置,待得离开她的视线,马上改变了移动方向,冲泰山而去。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百般迁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