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古相随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古相随

“去哪里?”王艳佩不解的看着我。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伸手拉起了王艳佩。

    王艳佩有自己的车子,我开着车子直扑当年那所废弃的学校。

    汽车开到小路后被前面出现的土堆给挡住了,我下车一看暗呼侥幸,原来先前的小学已经被推倒,周围还立有围墙,看样子是被规划了,我要是再晚来些日子,这处往生阵法很有可能就要遭到破坏。

    由于前方的路被堵住了,只能下来步行,而王艳佩没走多远就走不动了,看着步履蹒跚的王艳佩,我心中很是不舍,上前几步将她抱了起来。

    “你想占我便宜啊?”王艳佩笑着说道。

    “你可以喊救命的。”我强打精神挤出了笑容。

    “救命啊~”王艳佩竟然真的放声大喊,搞了我个措手不及。

    “我没想占你便宜,你还真喊啊。”我急忙出言阻止,深更半夜的声音可以传出去老远,万一真的喊出几个好心人还真麻烦了。

    “还不承认,你都硬了。”王艳佩是记者出身,言语火辣直接。

    “胡说什么,”我松手将她放了下来,站直了身体,“我哪里硬了?”

    “哦,我搞错了,”王艳佩手指我挂在腰间的干将,“原来是刀把。”

    我被她气的无计可施,掏烟点着坐了下来。

    “你怎么还抽上了呢?”王艳佩蹲在我的旁边,上下打量着我。

    “你自己走吧。”我佯装生气,其实是烟瘾犯了,借机抽两口。

    “我走不动了,就吃点亏让你抱一下吧。”王艳佩推了我一把。她身体虚弱,一推之下自己坐到了地上。

    我急忙伸手将她拉起,同时延出灵气护住了她,“现在能走了,快走吧。”

    “你做了什么?”王艳佩站起身活动着手脚,“我现在感觉好了很多。”

    “没什么,不要离我太远。”我摇头说道。散出灵气和延出灵气不同,延出灵气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气息的强弱需要谨慎的掌握,气息太弱不足以支撑她正常行走,气息太强又会损伤她的经脉。而且距离一远气息的强弱就很难掌握。

    “我脚疼,你还是抱我吧。”王艳佩开始耍赖了,小女儿娇态尽显无遗。

    我无奈的扔掉烟头站起身,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向前走去。

    “你摸哪儿啊?”王艳佩夸张的喊道。

    抱一个人正常情况下会抱她的大腿和后腰,只有这样才能掌握平衡,倒并非是我有心占她便宜。

    “这样行了吗?”知道她命不长久,我很是迁就她,将双手移到了她的小腿和后背,谁知距离一宽,她就从我双臂之间的缝隙滑了下去。

    “你故意的!”王艳佩嘟着嘴抱怨我。

    “大姐你别闹了行吗?”我无奈的伸手将她重新抱了起来。

    “走这么慢是不是想趁机揩油啊?”王艳佩闹起个没完没了。

    “这可是你说的,快了你可别害怕。”

    片刻之后,我将她放了下来,看着眼前出现的一片废墟。

    “你真的会飞啊。”王艳佩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我的风行凌空术真的吓到她了。

    “这是一种法术,没有人能真正的克服地球引力。”我搬过一块儿平整的石板,扶着她坐了下来。

    “能教教我吗?”王艳佩一脸羡慕的神情看着我。

    “只要你想学的,我都可以教你。”我郑重的点了点头。其实内心很清楚她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所谓学道也只不过个遗愿罢了。

    “徐昭佩埋在这里?”王艳佩指着已经成了废墟的校舍。

    “就在那儿!”我伸手指着不远处一间已经倒塌了一半的教室。虽然景物早已经变了样子,但是墓室的气息我自然看的一清二楚。

    “我们没带工具。”王艳佩看着一片狼籍的废墟。

    我缓缓摇头,走上前去捏起移山诀将坟墓上方的教室推倒,尔后手臂连挥,将砖石瓦块一一移走,片刻之后地面上便出现了一块方形的空地。

    “于乘风,你在干什么?”王艳佩歪头看着我。我先前施展法术并没有避讳她,而紫气催使的移山诀有千斤之力,在她看来自然是不可思议。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拔出干将将墓室上方的封土划破,再施移山诀将其抓起扔出,几番施为之后,终于露出了墓室。

    眼前出现的缺口并不大,不足以窥视墓室全貌。但是自己对墓室里的事物早已经铭记于心,因为这座墓室是我当年亲手挖掘的。

    “我们进去吧。”我走回来抱起了王艳佩。

    “你先告诉我她长什么样子,我也好有点心理准备。”由于过分的激动,王艳佩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她比你大一些,”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样子是一样的。”

    抱着王艳佩跳进墓穴,一股浓烈的寒气迎面而来,怀里的王艳佩抖的更厉害了,“怎么这么冷?”

    “徐昭佩不是修道中人,要想保持尸身不腐必须施以聚阴阵法,而且这里是坤位,自然会冷。”我说完抱着她走到了墓室的西北将她放了下来。

    尘封千年的墓室依然一尘不染,墓室正中摆放着一具灰色石棺,西北处摆放着一张石桌,除此之外,几无长物。

    睹物思人,看着墓室里的那具石棺,前尘往事一一浮现在了心头,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内心一片悲凉。

    “我什么也不看见。”王艳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掏出打火机试探着点燃身旁石桌上的一盏油灯。由于墓室密闭,灯油并未完全挥发,很快的油灯就发出了昏黄的亮光。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油灯?”王艳佩惊奇的问道。

    “这墓是我挖的,里面有什么我自然知道。”我脱下上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当年乘风道人灵气衰竭已然无法夜间视物,无奈之下外出觅了这盏油灯。而安葬好徐昭佩之后,他已经彻底油尽灯枯,这才回到东山古墓自封而死。

    “你挖的?”王艳佩理解不了我的意思,疑惑的看着我。

    “你现在很多事情想不起来,”我摇头说道,“明天我就带你去泰山,很快你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我这个样子能爬山吗?”王艳佩终于收起了嬉笑的神情。

    “有我在。”我说着提起了那盏油灯,“走吧,过去看看。”

    王艳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石棺的材质与乘风道人的那具完全一样,因为从徐昭佩身亡到乘风道人伤重不治前后只有四天时间,在这四天里他昼夜不休的挖了两处坟墓,布下了两处阵法,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时间供其寻找很好的棺材。

    施展移山诀轻轻的将棺盖移开,昏黄的灯光映出了棺中的景象。王艳佩俯身而望,不由得抓住了我的手。

    虽经千年,但棺中的尸身依然保持着当年下葬时的模样,石棺以云锦铺就,徐昭佩花容淡雅神情怡然,云鬓青丝面目如生,一席轻纱白衣犹如出水青莲,眉眼与王艳佩犹如刻版倒模般的相似。

    “她死的时候多大年纪?”王艳佩注视良久,轻轻的开了口。

    “五十二了。”我叹气说道。

    “我看她跟我差不多大。”王艳佩惊讶的转过了头。徐昭佩本就风华绝代,姿色超群,岁月风霜并没有令她的芳容有着太大的变化,再者油灯幽暗的光线也隐去了她眼角已经出现的鱼尾,因而王艳佩才会有此一说。

    “你上一世死的时候多大年纪?”王艳佩的话有着明显的语病,但是此刻我自然不会去纠正她。

    “五十四。”我出言回答。当年徐昭佩是十五岁进宫,乘风道人也正是在十七岁那年离家访道的。再次见面已经是数十年之后了。

    “他埋在哪里?”王艳佩终于将目光从棺中移了出来。

    “就在这座山上!”我手指东北。

    “为什么不把他们埋在一起呢?”王艳佩问道。

    “因为他们没有夫妻之实。”我重重叹气。

    “让他们在一起吧。”王艳佩声音哽咽了。

    我点头同意,王艳佩可以代表徐昭佩,她既然同意了,我自然不会反对,于是探手将徐昭佩的尸身从棺椁中小心的抱了出来。王艳佩将棺中的锦被等物也拿了起来。

    “你能抱动我们吗?”王艳佩手提油灯,悲声落泪。

    我默然点头,腾出左臂将她揽腰抱,再次环视了一下这间墓室,凌空而起向东而行。

    到了东山古墓的入口,我抬手将当初设置的屏障撤除,重新抱上王艳佩,纵身跃进了乘风道人的墓室。

    “那里有条蛟龙的遗骨,你不要害怕。”我将油灯重新点亮。三阴辟水的尸体还呈现我最后所见的盘绕形状,不过已经只剩下了骨架,

    王艳佩轻轻的点了点头,提起油灯为我照明,我摆手示意不需要。抱着徐昭佩的尸身走向了乘风道人的石棺,王艳佩紧随其后。

    “他的尸骨已经腐朽了,你别看了。”我转头说道。

    “没关系。”王艳佩摇了摇头。

    见她坚持我也不再迟疑,抬手将棺盖移开,着手整理棺椁。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王艳佩竟然也敢伸手帮忙,看着她细心的整理着乘风道人的遗骨,我内心涌出一阵暖意。

    将乘风道人和徐昭佩的尸身放好,我捏着移山诀将棺盖重新盖好,这才坐到墓室地面掏出了香烟。而王艳佩则默默的坐到了我的旁边半晌没有说话。

    “你之所以会得白血病全是因为我...”我抽着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王艳佩说了一遍,谁知后者听完我的叙述,却转悲为喜,“这样我心里还舒服一点。”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疑惑的看着她。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什么都没做。前世我就对不起你,今生差一点又做了错事,”王艳佩伸手指向三阴辟水的尸骨,“我连它都比不上。”

    “你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不能怪你。”我见她本命人魂又动,急忙抓着她的手送出灵气,“你身体不好,咱回去吧。”

    王艳佩点头答应,我扔掉烟头将她抱了起来,跃下墓室重新使用紫气封闭了洞口。捏起法诀向西而去。

    “我们去哪里?”王艳佩双手紧紧的绕着我的脖子。

    “这里还有个地方是我留恋的,我再去看一眼,以后就不回来了。”我轻声说道。

    片刻之后我来到了先前白狼居住的那个山洞,山洞里已经落满了灰尘,当年栓白狼用的铁链已经锈蚀的很严重了,洞内还散落着几张火腿肠的囊衣,熟悉的景象令的我心中又是一酸,连忙抱着王艳佩走出了山洞。

    “这里是什么地方?”王艳佩并不了解我到这里来的用意。

    我捏着风行诀缓缓而行,将白狼的事情向她讲了一遍,王艳佩听我说完也是不胜唏嘘,连连抹泪。

    回到汽车旁边,我将王艳佩扶上座位,最后望了一眼夜色下的青龙山,发动汽车离开了这里。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古相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