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命悬一线

第一百六十二章 命悬一线

“你干嘛大惊小怪的。”王艳佩微笑着冲金刚炮说道。

    “你得了什么病?”我紧张的问道,她虽然化过妆,可是明显的消瘦了许多,最要命的是她的主命气已近枯竭,出现了很长的虚影,身上萦绕着一股浓重的黑气,这是身染绝症的濒危之人才会出现的情况。

    “你看我像有病的样子吗?”王艳佩模仿模特的姿势转了个身。

    “你别装了,我俩看的出来。”金刚炮长长的叹了口气。

    “快进去吧,我爸妈听说你们要来可高兴了。”王艳佩说着抓过我的袖子拉着我进了大门。金刚炮唉声叹气的开始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跟在王艳佩的身后,我再次观察了一下她的气息,她现在的确患有绝症。奇怪的是以前我也看过她的气息,那时候她应该有七十多的寿数,怎么会患上绝症。

    捏起凝神诀再次细看,终于发现了造成她身患绝症阳寿骤减的原因,她身上当年被我强行封进了徐昭佩的一魂,阴魂附身短时间内损伤不大,可惜的是我受人之托却并没有忠人之事,紫气归位之后没有及时为徐昭佩招魂,令阴魂在阳躯里停留时间过长,这是造成王艳佩阳寿大减的根本原因。

    王老夫妇见我到来很是高兴,热情的招呼我和金刚炮进了屋,省长就是省长,住的房子就是大,不过我此刻心情阴沉,能够强打精神跟王老夫妇以及他们的大女儿一家寒暄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看房内的摆设。

    对于我和金刚炮带来的礼物,王老倒是没有推辞,像他这么大的领导一般是不会轻易收别人东西的,能收下我们的礼物说明没把我们当外人。简单的招呼了我们几句,娘仨就进了厨房,留下四个老爷们在客厅说话。

    王家对于王艳佩的病情肯定都知道了,这一点通过王老和他大女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不过对于我们的到来,王家还是很欢迎的,王老不停的指着茶几上的干果和水果让我和金刚炮吃,而他大女婿也为我们泡上了茶,我端起茶杯一看,还是“羊屎蛋”碧螺春。

    金刚炮情真意切的对王老上次帮慕容追风落户口的事情表示了感谢,而后者则简单的抬了抬手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倒是对金刚炮身穿军装很感意外,金刚炮一五一十的将我们被国家安全局征用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王老不停的点头,神情很是欣慰。

    “小于,十八分局主要负责什么事情?”大女婿好奇的问道。坐在旁边的王老则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样子他对自己这个大女婿并不很满意,真正懂事的人是不会问别人工作的保密问题的。

    他这么一问还真问住我了,骗他自然不合适,可是说真话似乎又有点危言耸听,好在金刚炮接过了话头,“处理非自然情况,说白了就是抓鬼捉妖。”

    王老当年曾经见过我和金刚炮为王艳佩驱鬼,因而金刚炮说完他也只是轻轻点头,倒是那个令人厌烦的大女婿对金刚炮的话很感兴趣,拖着金刚炮去阳台抽烟去了,我则抽空跟王老谈起了正事。

    “伯父,王艳佩到底得了什么病?”我直接切入正题。

    “你都看出来了?”王老转头看了看我,摇头叹气,“急性白血病。”

    虽然事先自己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听到这几个字还是感觉五雷轰顶般的难受,白血病就是通常所说的血癌,是生存几率最小的一种癌症。追根究底王艳佩之所以会得这种毛病我是真真正正的罪魁祸首。

    “什么时候查出来的?”我追问道。

    “你上次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确诊了,”王老神情黯然,“我本想让你过来看看她的,可是她始终不着家。”

    “她去哪儿了?”我心情一烦躁就想掏烟,不过王老不抽烟,我也只能忍着。

    “她说想四处逛逛,全国各地去了不少地方。”王老说道。

    “她没去医院?”我问道。

    “确诊以后她就不住了,说是化疗会掉头发,反正也没有治愈的希望...”王老再有定力说到这里,端着茶杯的手也忍不住发抖,父女连心,我自然能够体谅他的心情。

    看来王艳佩在得知自己得了绝症之后,并没有哭天喊地的去治疗,而是选择了在有生之日四处走走。

    “伯父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救她。”我终于忍不住掏出了香烟,“但是我并没有把握。”王艳佩的主命气出现的是虚影,这说明还有一线希望,可是她的主命气剩的太短了,能再撑上十天八天的就不错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原来她是想在临终前再见我一面。

    “你们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尽力而为吧。”王老眼圈红了。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和女人的呼喊声,我和王老急忙站起跑了过去,推开门只见王艳佩已经瘫倒在了地上,脸色白的吓人。母女俩正在努力的试图扶起她。

    “这是咋的了?”金刚炮也听到了声响。

    “她最近总是这样,本来是一直躺在床上的,听说你们来了,非要下去接你们。”王太太泣不成声。

    我见状也顾不得避嫌,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王艳佩个子很高,但是此刻我并没有感觉手臂上有多少分量,她太瘦了。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将王艳佩放到她自己的床上,转身冲众人说道。众人闻言慌忙退了出去。

    “你也出去!”我冲金刚炮说道。

    “老于,你到底想干啥?”金刚炮疑惑的看着我。

    “我要倒转借气诀,你出去等着!”我心情极度烦躁,内心深处的前世记忆再次苏醒,千年之前就因为我来迟一步令得伊人香消玉陨,没想到这一世又出现了类似的结果。

    “别灌太多,她跟咱修道的人不一样。”金刚炮叮嘱了一句,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艳佩,我心中一阵刺痛,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气息,左手捏诀右手抓过她的手腕,朗声念诵借气真言“阴阳一气,大道本然,替天卫道,借尔真元,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借气诀本来是暂借别人的灵气的法术,如果倒转气息也可以将自身灵气转嫁他人。当我紫气流转过去之后,王艳佩悠悠醒转。我见状急忙收回灵气,普通人承受不了修道之人的灵气,本来她就有病,如果再伤了她的经脉那可真是雪上加霜了。

    “我爸和你说了吗?”王艳佩轻声开口。

    “不用他说我也能看出来,先出去吧。”先前自己一时激动把他们全撵了出去,现在想来有点失礼,为避瓜田李下之嫌,赶忙推开了房门。

    众人见我片刻之间就令王艳佩苏醒,纷纷冲我表示谢意,我叹气摇头走出了房门。

    “小于,你把我妹妹治好了吗?”王艳佩的姐姐跟了出来。

    我木然摇头,倒转借气诀只不过令其暂时有些精神,等到我传过去的灵气一散,她还会回到原来的样子,而且普通人的身体根本留不住灵气,所以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王艳佩之所以会出现昏迷的情况说明她的本命人魂已经不稳了,濒死之人在临终前总会出现昏迷,而且昏迷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直至最后再也醒不过来,这些其实都是本命人魂试图离体的征兆。

    “你不是会续命的魔法吗,快救救她。”大女婿也凑了过来。

    “要真有那招儿,他早就用了,还用你催啊。”金刚炮没好气的说道。

    “你当年不是说你们会吗,那我儿子怎么办哪。”大女婿急切的问道。金刚炮当年无意之间说出了他儿子不过而立的寿数,我们被他纠缠的没了法子只好撒谎帮他儿子续命,其实压根就没有那种法术,诸葛卧龙术通阴阳,学究天人,七星续命尚且功败垂成。我们又哪里懂得那些玄乎的东西。

    “你们就这么招呼客人吗?”王老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和大女婿,脸色不好看了。

    就在我焦头烂额的时候,手腕上的手表竟然发出了震动,我也懒得回避众人,直接摁下了通话按钮“1825,于乘风。”

    “于科长,河北邯郸发生了一起盗挖战国古墓的案件,总部分析认为有道门中人参与犯罪,现特命你们前往调查。”对面传来了调度人员的声音。而王家众人见我所戴的手表竟然可以通话,也停止了喧哗转头看着我。

    “我现在没空,你让别人去吧。”我没好气的说道。

    “局长认为你们负责比较稳妥。”对面的传来的声音令我很是厌烦。

    “二科去过没有?”我问道。

    “还没有。”调度人员说道。

    “让他们先去,死光了再来找我。”我直接结束了通话。好用的骡子多出力,动不动就让我和金刚炮去调查处理,真他妈的。

    “小于啊,不要耽误工作啊。”王老很识大体。

    “没什么事。”我掏出香烟点上一颗。

    “那好,收拾一下吃饭吧。”王老发话了。

    饭菜丰盛,可是我和金刚炮哪里吃的下,象征性的动了动筷子就端起了水杯。王艳佩身上的灵气很快就消散了,不过这次她的本命人魂并没有波动,好孬坚持着把饭吃完了。

    “老于,你别着急,我马上去趟浙江。”金刚炮见我愁眉不展,试图替我分忧。

    “你想去金庭山?”金刚炮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他肯定想去把那玉屋地精给抓回来。

    “有用吗?”金刚炮问道。

    “不知道。不过你去一趟也行,如果找到了千万别为难它们母子,它们的本体作用不大,它们手里如果还有千年参籽你可以要回来。”我点头说道。当年我是留了一颗千年参籽给它们的,不过那玩意能不能治白血病还真不好说,毕竟三师兄吃了就没什么效果。

    “你们说什么呢?”王艳佩问道。王家的客厅很大,王老坐在上首,我和金刚炮坐在左首客位,而王艳佩则坐在我的旁边。

    “想办法救你。”金刚炮说着从兜里掏出剩下的参籽递给了我,“这个有用吗?”

    “没用。”我摆手说道。王艳佩的症状服用百年参籽明显的药不对症。

    “那我走了。”金刚炮说着站了起来。

    “开车去吧,顺便把娜鲁送回去。”我说着掏出钥匙扔给了他。

    王家众人千恩万谢的送走金刚炮,识趣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将客厅留给了我和王艳佩。

    “于乘风你的帽子真难看。”王艳佩指着我头上的帽子轻笑说道。言语之中丝毫见不出有什么悲伤的情绪。不过她越这样我就越自责。

    我伸手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王艳佩一见之下忍不住发出轻呼“你当道士了?”

    “没有,我耳朵聋了,这个东西可以帮我听声音。”我手指头上的冠簪苦笑道。

    “你开玩笑的吧?”王艳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我有那心情吗?”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其实你也不用这样,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家人也都在身边,这样走了也蛮好的。”王艳佩苦中作乐。

    “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我对参籽不报太大的希望,玉屋地精不一定回了金庭山,就算回去了,金刚炮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它们。再退一步就算金刚炮找到了它们,参籽还在不在也是个未知数,运气如果再好一点,拿到了那颗参籽,有没有效果也在两可之间。变数实在是太大了。

    而续命之法也仅仅存在于传说中,如果真的有那种法术,我早给金刚炮用上了,一想到金刚炮也没多少年头了,心里又是一寒。看来还是要尽快让他摆脱十八分局,和慕容追风安安稳稳的过几天平静的生活。

    “没什么想做的了,不过我有些事情始终想不明白。”王艳佩说道。

    “什么事情?”我问道。

    “你说实话,上次唐平身上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王艳佩坏笑的看着我。

    “不是我,我那时候还没有千里拘魂的能力,是我的前世做的。”我如实回答。当年是乘风道人驱使着三阴辟水冲了唐平,的确非我所为。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王艳佩追问道。

    “那要问他,我不知道。”我摇头回答,其实原因我是清楚的,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

    “他们以前上过床没有?”王艳佩大胆的问道,她的眼睛本来就大,现在消瘦显得眼睛更大了,看的我有点紧张。

    “没有。”我慌忙回答。虽然徐昭佩被马凌风陷害落得人尽可夫,可是乘风道人终身没有碰过女人。

    “哦,他们长的什么样子?”王艳佩竟然露出了失望神色。

    “乘风道人长的跟我差不多。”我回答道。

    “我呢,我和徐昭佩长的一样吗?”王艳佩好奇的问道。

    “你想知道吗?”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明知故问。”王艳佩抓过茶几上的一个核桃扔了过来。

    我扬手接过核桃,站起身来“走吧,我带你看看去!”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命悬一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