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代战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代战神

见到僵尸不再逃跑,我心中欢喜异常,哪里还顾得去细究原因,捏起除魔诀就扑了过去,干将是不敢用的,万一砍死了那就白忙活了。

    僵尸见我扑来也并不躲避,平伸着双臂蹦跳着迎了上来,泛着黑气的指甲犹如匕首般的刺了过来。我趁其身形未稳之际,弯腰曲身右掌急探,除魔诀实实在在的印到了它的下腹,入手坚硬,感觉如中钢板。

    尽管如此霸道的紫气还是将僵尸震飞了出去,滚落于远处的瓦砾堆中溅起了一片灰尘。

    我冷笑着解下腰间的绳索,刚准备上去捆绑却发现僵尸已经平平的站立了起来,身形急转再次咆哮着冲我扑了过来。

    我只好将绳索挂回腰间,捏起除魔诀试图将其再次震飞,谁知僵尸吃一堑长一智,此次蹦跳的并不高,并没有留出明显的破绽可供我出手,无奈之下我只好改变攻击位置,单掌撑地斜身飞踹,试图踹其双膝令其匍匐。

    僵尸果然被我踹的匍倒于地,不过倒卧的方向却是出乎我的意料,它并没有向后倒伏,而是伸着双臂向前倒了过来,我试图翻滚躲避却已经躲闪不及,直接被僵尸压到了下面。

    僵尸见我被其压住丝毫也不停顿,张开大嘴就咬向我的脖子,尖锐的犬齿和令人作呕的口气令的我心神一动暗呼不好,潜意识的抬起右臂阻拦,瞬时之间只感觉右臂一阵生疼。我惊恐的弯曲双腿将僵尸蹬飞,自己抽身而出跃至远处。

    惊慌失措的抬起右臂检查伤情,却发现道袍被僵尸咬中的地方留下了一排乌黑的齿印,但是并没有被撕裂,心中大喜之余不仅又怀念起了白九妤,看来她当年赠送给我的这件道袍应该有着诸多神异之处,幸亏如此,不然被这玩意给咬了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可惜的是现在明显不是怀念感激的时候,僵尸被我蹬出之后很快的又扑了过来,这次我可不敢轻敌了,直接捏起移山诀将其抓起扔了出去,这家伙又抓又咬的,还是别让它近身的好。

    僵尸被我扔飞并没有受伤,咆哮着又扑了过来,我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将其抓起扔了出去。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僵尸就重复着两个动作,它蹦过来,我扔出去,蹦过来,扔出去,蹦过来,扔出去...

    “你不累吗?”我坐在地上叼着香烟再次将蹦到眼前的僵尸扔了出去。这要是人的话被我摔成这样早就害怕了,可是这家伙却是越挫越勇,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丝毫不显疲倦。墓室内本来空气就污浊,被我们两个这么一折腾更是搞的尘土飞扬,僵尸无需呼吸还好过一点,我就难受了,鼻腔口腔全是灰土,这么僵持下去早晚跑的是我。

    我脑子里快速的分析着眼前的形势,僵尸浑身坚硬如铁,我就算再摔它个百八十回也不见得能对它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而他的双手和牙齿肯定会带有尸毒,近身攻击也很危险。李楠只说过死的不行,可没说残的不行,看来只好砍掉它的双腿把它拖回去了,不然老是这么一蹦一蹦的还不知道蹦到猴年马月呢。

    想到此处也不再犹豫,冷笑着抽出干将站了起来。

    僵尸见我拔剑,终于露出了恐惧之意,头颅下垂俯视自己腰间佩带的那把古剑。僵尸身上虽然携带着古剑但是始终没用过,而它身体僵直应该也无法使用佩剑,给僵尸佩剑简直就是多次一举。

    “你还想跟我决斗啊?”我冲僵尸冷笑出声,抓着干将就走了过去。

    僵尸见我走近,先前的少许惧意瞬时没了踪影,再次咆哮着冲我扑来。自己主意已定自然不会再手下留情,干将携着紫气直接砍向了它的膝盖。

    干将为古代铸剑大师干将所铸,乃名剑谱上排名第六的绝世神兵,而凝上紫气的干将更是如虎添翼,本以为必定一击见效,谁知砍向僵尸左膝时却发出了一片耀眼的火花。

    一击不成急忙躲开僵尸疾挥而至的双臂抽身而退,躲到远处不可思议的打量着追逐而来的僵尸。细看之下终于发现原来自己这一剑根本没有砍中僵尸,而是砍到了僵尸垂于左侧的佩剑上,剑鞘已经被我豁开了一道口子,自豁口处散发出了凛冽的剑气。

    能够抵御住干将挥砍的古剑自然不会是俗物,至少也应该是跟干将同一层次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这个身着武将盔甲的僵尸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佩有这么好的古剑?

    不过此刻明显不是追根究由的时候,僵尸转瞬而至,我再次挥剑砍向僵尸,不过这一次的目标是僵尸的右腿,随着剑身传来一股由重转轻的力道,僵尸的右腿齐膝而落!

    坚逾铁石,刀枪不入那都是相对而言的,僵尸终究还是由人类转变而成的,本体再强悍也不可能无惧神兵利器。僵尸和行尸不同,右腿断掉之后并没有鲜血流出,单腿蹦跳着竟然还能够掌握平衡,而且凶狠之势并没有受到影响,扭曲着面孔更显狰狞。

    我一见僵尸伤口处没有流出血迹心中大喜,再次挥剑由内而外的将僵尸左腿砍掉,干将与僵尸身上佩带的古剑再次碰触发出火花,我不由得暗道好剑!

    断掉双腿的僵尸终于无法掌握平衡也不能再蹦跳,我这才解下绳索准备上前捆绑,谁知僵尸狰狞着挥舞双手做着困兽之斗,我怒气上涌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挥剑将其双手砍掉,这才将绳索套上了它的脖子,就在自己将绳索套上僵尸脖子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僵尸的脖颈处竟然还有一道伤口,由于僵尸不同于人类,所以无法判断其受伤的时间,不过根据伤口的深浅和角度来看,这一道伤口应该是足以致命的剑伤。

    僵尸失去了手脚还在嘶叫着试图咬噬我,我小心翼翼的将其捆住,连其断掉的手脚也一起绑好,这才松了口气,点上香烟略作休息。

    信步走到僵尸先前藏身的黄杨题凑附近做了短暂的停留。黄杨题凑的上部受损已经很严重了,里面的棺椁也早已没了踪影,我捏起观气凝神诀仔细的看了一下,发现在空荡荡的黄杨题凑下方气息有异,为求精准再次加上了凝神真言,这才堪堪看清楚了在先前停放棺椁的黄杨题凑下方的数丈处还有着另外一处巨大的空间。

    看来秦始皇陵的确被盗过,只不过先前盗墓的人并没有继续向下发掘,而下面的空间距离墓室地面有十几米的距离,就算日后考古发掘也不会挖那么深,不过根据皇陵内部的结构来分析,这下面应该也不会埋藏着什么好东西,黄杨题凑里的棺椁都没了,按照以前的丧葬习俗,秦始皇也不会在他的棺椁之上建造假墓,因为在秦始皇的眼里他自己就是最大的,任何人也不能在他上面压着他。所以我分析皇陵下面很可能隐藏的是推动墓内机关的某种动力系统。

    一支烟抽完,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这才回到僵尸身旁拖拽着绳索将其拉了出来。

    回到外面的阴城,推门而出,眼前出现了一副血腥的场面,街道之上到处都是行尸残缺的尸体,腥臭的尸血流了一地,而不远处则传来了金刚炮大呼小叫的喊杀之声。

    “老牛!”我出声高喊,片刻之后金刚炮就掠了过来,浑身上下沾满了尸血,只剩下两个泛着红色的眼珠子,手里还抓着他的那把鸣鸿刀

    “你在干什么?”我皱眉问道。

    “天黑了我就想下来帮忙,找不着你就顺便报了个仇。”金刚炮说着看向我身后拖拽的没了四肢的僵尸,“咋成这样了呢?”

    “你这是报仇还是屠城?”我手指阴城四处散落的尸体问道,金刚炮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谁要是招惹了他,他不报复回来就不解气。

    “啥叫屠城?”金刚炮走过去打量着僵尸。

    “你下来多长时间了?”我摇头问道。

    “天一黑就下来了,杀了快俩钟头了。”金刚炮神采飞扬,“快杀光了。”

    “留个种儿吧。”我苦笑着将绳索递给了他,“你来拖,这玩意真重。”

    “砍成这样了还能用吗?”金刚炮接过绳索指着僵尸。

    “不砍掉手脚我也抓不住它啊。”我说着走到僵尸旁边试图解下它腰间的古剑,谁知道长剑竟然是以铁索固定在它身上的,无奈之下拔出干将削断铁链抓起了古剑。

    “啥剑?”金刚炮好奇的问道。

    “就写了个贰!”我疑惑的说道。古剑拔不出来,而剑柄上也并没有字迹,只有剑鞘上以朱砂写着一个小小的古篆“贰”

    “贰是啥意思?”金刚炮追问。

    “我哪知道,快走吧。”我摇头回答。

    将僵尸抓上来之后,李楠被僵尸的惨像惊的大跌眼镜。

    “还管用吗?”金刚炮问道。

    “管用!”李楠招呼着金刚炮将僵尸抬上了汽车。张连长和那些放哨的战士被僵尸吓的脸都绿了,嘴里喊着帮忙,可是两腿筛糠似的颤抖着,根本就迈不开步子了。

    将僵尸拉回浴室,李楠便开始作法,李楠咬破食指以鲜血写就了一张大号的符咒贴于僵尸的额头,僵尸立马停止了挣扎。李楠这才将套在其脖子上的绳索解开,顺手拿起僵尸脖子上悬挂的一面金黄色牌子,一看之下竟然被惊呆了。

    “金的吗?”金刚炮一把抓过那面牌子端详了起来,可是他不认识篆字,看了几眼就递给了我。

    “战神!”我一看之下惊呼出声。

    “战神是谁?”金刚炮急忙追问,在场的三个人只有他自己搞不清楚情况,因而很是焦急。

    “真正的战神只有蚩尤和刑天,不过后代的君主也有用这个称号褒奖自己手下的猛将的,”李楠是道门中人,对于历史自然了如指掌,“秦朝的确有一位将军被秦始皇赐予了这个封号。”

    “老于,你直接说他是谁?”金刚炮手指已经没了四肢的僵尸看着我。

    “大将白起!”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代战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