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都疯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都疯了

“让老头爬树就折进去两年?”金刚炮捏起了观气诀。

    “我拘了个跳楼死的冤魂冲了他的身,幸亏农村没有楼”我干笑着说道。

    “师门的法术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拘魂诀?”慕容追风说到这里略微停顿“驭雷诀可不折寿数。”

    我本来还以为慕容追风会训斥我伤及无辜,弄了半天她是心疼我折了自身的阳寿,她那意思是让我直接御使天雷将那老头劈死,这手段似乎也忒毒辣了点,这家伙虽然对金刚炮柔声细语的,但是骨子里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呵呵,老牛你陪师姐去后山转转,你以前思过的山洞我让人给腾出来了。”我挤眉弄眼的冲金刚炮说道。

    “老婆,咱俩旧地重游去。”金刚炮说着拉过慕容追风走出了大殿。

    见他们走远了,我这才掏出打火机将金刚炮先前扔给我的香烟点着了,叼着烟卷指挥工人安放三圣真人的法像。

    晚饭是在观气轩吃的,金刚炮下厨简单做了几样,三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慕容追风看着被我恢复原样的观气轩,睹物思人,又是一阵唏嘘。

    往后的这几天慕容追风挺着大肚子也参与了指挥,很多我没注意到的细节她都给予了补充,因而重新修建的紫阳观几乎恢复了九成的原貌。

    “你小子真有本事,一石二鸟啊”我冲金刚炮说道。慕容追风正在不远处指挥工人使用朱漆涂抹着大殿的柱子,油漆是不用的,朱漆是专门从厂家定作的,现在的建筑几乎都不用那东西了。

    “你不是说生十个也给我养着吗,这才俩你就害怕啦?”金刚炮嬉笑着递烟给我。慕容追风的子嗣之气左右分茬,怀的是龙凤胎。

    “我怕你生不出十个来。”我接过香烟点着,想起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只有十多年的寿命,心里又是一沉。

    “都是你闯的祸,她不下山了咋办?”金刚炮苦笑着手指慕容追风。慕容追风重新搬回了观气轩,死活不住城里的宾馆。

    “她辈分比我高,她不下山我有什么办法?”对于慕容追风重新住回自己的房间我也深感无奈。

    “我辈分比她还高呢,你为啥不怕我?”金刚炮咧着大嘴。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喊你声师兄都抬举你了......”

    春节近了,紫阳观的重建也临近了尾声,工人大部分都回家了,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在老李的带领下收拾着施工残留下的垃圾废料,看着重新矗立起的紫阳观,我内心极是欣慰,俗话说吃水不忘打井人,我的一身道术全拜紫阳观所赐,投桃报李自然是天经地义。

    就在我们欢天喜地的筹备着过节的东西的时候,手腕上的通讯装置传来了震动,我心里不由得一凉,夜猫子又来了。

    “1825于乘风。”我说出了自己的编号和身份,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于科长,你和牛金刚马上赶往成都军区155独立团。”对面传来宋雨的声音。

    “155团,”我眉头一紧,“驻防于骊山的那个?”

    “是的,那里出现了非自然的特殊情况。”宋雨的声音略显焦灼。

    “一科二科处理不了吗?”我实在不愿意在大过年的时候到处奔波。

    “你们以前服过役,对于军队的事情比较熟悉,局长认为由你们负责比较合适。”宋雨直接搬出了局长。

    “我自己去就行了,什么时候走。”慕容追风大着肚子,我想让金刚炮留下来陪她。

    “局长命令你们二人必须一同前往,”宋雨没有同意我的提议,“牛金刚现在就和你在一起,你们马上赶过去。”

    我刚想开口再商量商量,却发现对方已经停止了通话。

    “每次都搞的火烧眉毛似的,就不能提前通知一声。”我忿忿的抽烟点着,发现金刚炮已经走了过来。

    “老牛,咱俩得公费旅游了。”我苦笑着开了口。

    “别耍我了,他们也通知我了,快点去看看吧,兴许还能赶回来过年。”金刚炮倒是不掉精神,“155团在什么地方?”

    “在陕西。”我扭头回答。

    “具体执行啥任务?”金刚炮对155团并不熟悉,对其驻防位置及其具体任务一无所知。

    “看坟的...”

    慕容追风很是通情达理,得知情况就催促着我们上路,老李一见我们有事着急离开,马上回家把老婆和儿媳妇给接了过来伺候慕容追风,金刚炮一感动,甩手又是十万,不过这次人家死活没要。

    慕容追风虽然大着肚子,但是预产期还有半年多,所以我们把银行卡都留给了她,让她主持收尾善后,在山脚下还得盖几间房子给老李他们居住,这些杂事只好留给她来主持了。

    这次我们没有乘坐飞机,因为陕西到河南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因而我们是开着自己的车子去的,金刚炮发自内心的不愿意坐飞机,这家伙开飞机没事,坐飞机晕机。

    “老于,155团看的啥坟?”金刚炮的驾驶技术比我好,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他开车。

    “秦始皇陵。”我将副驾驶的座位放低,近乎半躺。

    “分局说的非自然现象不会是秦始皇跑出来了吧?”金刚炮嘻嘻哈哈的比画着。

    “好好开车吧,”我眉头微皱,“骊山那个大墓里埋的是不是秦始皇还不一定呢。”

    “不是秦始皇是谁?”金刚炮疑惑的看着我。

    “我怎么知道。”我闭上眼睛不愿开口了。先前宏宇集团的林一程曾经说过真正的秦始皇陵并不在骊山,这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中途十八分局又催了我们一回,说是情况越发严重了,让我们火速赶往。

    无奈之下我和金刚炮轮流开车,终于在第二天中午来到了驻防于骊山东麓的155团。

    由于我和金刚炮开的汽车悬挂的是地方牌照,所以走到门卫就被拦了下来。营门的哨位竟然站着六位哨兵,全部真枪实弹,这分明是一级战备才可能出现的情况。

    “你是于乘风?”哨兵疑惑的打量着身穿道袍的我。军官证上的照片我是身穿军装的。

    “你应该喊我中尉同志!”我抬头看着佩带着二级士官衔的哨兵班长。大过年的东颠西跑令我的心情很不好。

    哨兵见我态度蛮横,这才抬手敬礼,将军官证还给了我。

    验明正身,门卫放行。

    “老于,他们身上的子弹袋里塞的应该是实弹。”金刚炮将汽车开进了营地。平时部队站岗一般情况下会配备两发空包弹和三枚实弹,子弹袋里的弹匣全是空的,也就是个摆设。而装满实弹的弹匣会很沉重,因而对于金刚炮这种行家来说,一眼就可以看出里面装的全是实弹。

    “这里很可能出了大事了。”我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去团部吧。”

    155团是独立团的编制,独立团的人数比团多,比旅少。因而军营的面积也大,不过办公楼还是很容易寻找的,一般情况下军营里最高的建筑就是。

    “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把你们团长叫来。”走进值班室,我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值班军官听到我的话,快速的把我们迎到了会客室,转身跑去通知团长。

    “老于,你为啥不连政委一块儿叫来?”金刚炮靠在沙发上点着了香烟。看那夸张的神情很像是古时奉命出宫办差的太监。

    “你又不是不知道,政委在部队一般不管事儿,你以为是在地方啊。”我随口回答。成编制的部队里一般有两位军政首长,一是*长,二是政委。*长一般负责军事,而政委则主管党政。

    没用多长时间,一位佩带着上校军衔的中年军人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位下属。

    “首长好!”金刚炮一见进来个上校,马上条件发射似的站起来敬礼,先前的牛逼神情一点也见不着了。

    “你好。”上校回礼,“我是155团的姜建国,你们两位是国安局的同志吧?”正常情况下自我介绍不带职务的,一般就是这个单位的老大。

    “我是十八分局三科的于乘风,这里出现了什么情况?”我接口说话,直接切入正题。

    “两位请坐,”姜团长伸手示意我们入座,“张连长,你给两位介绍一下具体情况吧。”

    我和金刚炮坐回座位,姜团长身后的一名佩带着上尉军衔的年轻军官将手里的一摞资料递给了我们,“二位先看看资料吧”。

    我随手拿过翻看了几页,都是服役军人的个人档案,厚厚的足有十几份。

    “这些人怎么了?”我转头看向张连长。

    “全疯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都疯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