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见本票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见本票

金刚炮自然是不会去划的,因为我们不想浪费时间。下山之后急忙让出租车开到了政府门口,出示了国家安全局的证件之后很快的就见到了市长。

    俗话说“宰相家奴七品官,”我们虽然职务小军衔低,但是国家安全局的大帽子倒还是管用的。

    市长非常年轻,也就四十左右岁,金刚炮和他说明来意,对方沉思了半晌,到最后让我们去找旅游局,说是风景区是旅游局投资兴建的,他也做不了主。

    出了政府大院天色已晚,只能找了个宾馆暂作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就打车找到了旅游局的办公楼。

    和值班人员一打听,被告知旅游局的局长带领外商考察项目去了,我和金刚炮只能在大厅里等着,等到下午三点多,一个喝的满脸通红的胖子回来了,看他那横着走的姿势我猜测应该就是局长。

    慌忙和金刚炮凑了上去说明来意,谁知道阎王好见,小鬼儿难缠,这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竟然不买帐,到最后哼唧着说了句什么,调头就走把我和金刚炮给晾那儿了。

    “他说什么?”我转头看着垂头丧气的金刚炮。

    金刚炮摇头拉着我走到了马路中间的花坛里,折下一根树枝写了俩字“要钱。”

    “要多少钱?”我们虽然狐假虎威的借了国家安全局的大旗,但是以权谋私也得有个限度,如果征用人家的风景区,自然是要给钱的,这个天经地义也没什么说道。

    金刚炮听到我的问话,伸出右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不多,咱去想办法。”我脑海中浮现了五百万的念头,谁知说完之后金刚炮再次摇头,伸手又晃了晃,嘴唇微动“五亿!”

    “五亿?”我惊愕的重复了一句,金刚炮苦笑着点了点头。

    “咱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去?”我一看金刚炮点头,瞬时瘫坐在了地上,存折上有一百多万,我们都感觉自己是大款了,这五亿对我俩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

    金刚炮提着小树枝又划了几笔,他这次写的是“省长。”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是让我去求王中日。

    “上次为了慕容追风的户口我已经找过他了,这次怎么好意思再开口”我连连摇头,“你还真当我是他女婿啊?”

    谁知金刚炮听到我的话竟然连连点头,气的我抬起脚给他踹那儿了。

    别说我不好意思去求人,就算人家肯帮忙,也不能说句话就让人家风景区腾给我们,毕竟地方上花了钱,山上的和尚是假的,那些房子庙宇啥的可都是真的,看那规模肯定花钱也不能少了。

    金刚炮也不怪我踹他,掏出香烟扔给我一支,我俩就在公路中央的花坛里坐着抽开了。一支接一支的将一包香烟抽完,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别说五亿了。

    将最后一支烟抽完,我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主意,刚想跟金刚炮说,却发现他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我想到个办法。”我冲金刚炮说道。

    “我也想到一个办法。”金刚炮没有写,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比画着。

    “咱俩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看看是不是同一个想法。”我说完转身折断一根树枝写了俩字,金刚炮也写了几笔,互相一看,不但没想到一块儿去,还差了老远。

    金刚炮写的俩字是“闹鬼”,我写的两个字是“金砖。”

    看来把人逼到一定的份儿上,什么招儿都能想出来,金刚炮想的主意是去景区闹鬼,而我想的是去昆仑山搬出李自成的那一批金砖。

    而我们两人所想的办法也都有一定的效果,没有钱肯定是办不成事情的,金刚炮在景区闹腾可以吓跑游客,使旅游局的人便宜出手,两者真是缺一不可。有了主意,心情大好,马上打车去饭店大吃了一顿,然后跑回宾馆研究具体的实施细节。

    金刚炮白天不能御气凌空,所以他只能承担景区闹鬼的任务,而李自成存放军饷的位置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自己也打不开那厚厚的铜板机关。仔细的商量了一下终于定出了详细计划并开始实施。金刚炮也没忘记跟总部联系给我请了一个月的假,理由是中耳炎。

    之后两人一起飞往兰州,昼伏夜出的赶到李自成的古墓,鸣鸿刀和干将摧枯拉朽的就豁开了铜制墓顶,然后金刚炮重新返回河南负责装神弄鬼,驱赶游人。

    临行时我万般叮嘱,让他一定不要闹的太出格,金刚炮嘿嘿一笑,点头答应。

    金刚炮的神态令我感觉十分的不放心,不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只能由他去了。当两个月后我回到河南的时候,金刚炮已经自导自演的搞了一出“捉放曹。”

    送走金刚炮,我就地买了一辆二手越野车,将我和金刚炮带出的十块儿金砖运往边境黑市进行处理。

    俗话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反正这些金砖也对国家的经济建设也起不了多大的决定性作用,何况我和金刚炮急需用钱,就先借用一下吧,以后有了机会再还给国家,我开着车自我安慰的自言自语。

    自己事先称量过,每块金砖净重十八斤七两五钱,按照古代的十六两为一斤的计算方法来看,一块儿金砖是整整的三百两。也就是说我和金刚炮第一次每人是负重将近百斤的。宁负千斤土,不背半两俗再次得到了事实的验证,御气凌空时并没有感觉有多沉重,

    赶到边境黑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在市场转了一圈,发现很多人身上都携带有枪支,幸亏我事先将军装换了下来,不然估计来到这里肯定要惹不少的麻烦。

    瞅准市场最大的一间古玩店铺,谨慎的走了进去,里面装扮的很是简陋,稀朗的摆着几件卖相残缺的古董,跟外面的金字招牌很不相称,就在我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身着唐装的中年汉子站起身冲我打着招呼,我停下脚步,手指耳朵示意听不见。

    汉子是个聪明人,快速的摸出纸笔“买?卖?”

    “卖点东西。”我说着从兜里摸出事先使用干将切下的金砖一角递给了他。

    汉子摇了摇头,提笔写道“本店不接受小额典当。”

    “这是样品,你如果能给上合适的价格,我有大批。”第一次与黑市人员打交道我有点紧张,身为国家安全人员执法犯法,这可是罪大恶极。

    唐装汉子这才接过我手里的金块儿,走进柜台,使用显微镜和某种药水对我拿过来的金块儿进行了检测。

    “水无情,山有义,观山寻龙探宝地。”唐装汉子检验完金块,快速的从纸板上写了一串乱七八糟的字,应该是他们这一行的暗语行话。

    “我不是道儿上的,你直接说吧,什么价格?”金砖我只带了一块儿在身上,其他的放在了车里的座位下面,放在外面我也不太放心。

    “有多少?”唐装汉子抬手写完,递了支烟过来,我摆手没接,而是掏出了自己所带的烟草抽了起来,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第一次打交道留个心眼不是毛病,其实主要的还是我抽不习惯那种牌子的香烟。

    “什么价?”我眼前这个唐装打扮的汉子略显肥胖,脸上油光锃亮,一看就不是遭罪的主儿,跟这种人打交道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越有钱的人越怕死。

    “220。”唐装汉子这次写的是阿拉伯数字,二百二指的肯定是每克的价格。

    “太低,我要二百六。”我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做完我的这笔买卖,你就可以回家养老了。”其实与人交谈直视对方眼睛是很不礼貌的举动,会给对方一种敌意,不过这也正是我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而我之所以要二百六也是有根据的,那时候黄金的价格已经很高了,我事先打听过,普通的首饰用金每克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二百八十多。

    “纯度不高”对方提笔写完,冲我摇头。

    明朝冶炼和提纯黄金的技术并不成熟,他所说的纯度不够应该不是撒谎,

    简单的商洽,最终以二百四十八每克成交,我将包里的那块金砖递给他,对方接过之后上下翻看,当看到金砖上的印记的时候,抬头又看了看我,但是并没有说什么。给予称量之后确定了价格,二百三十二万五千整。

    接下来麻烦事情又来了,对方跟我索要银行户头想给予转帐,但是我的银行帐户自然是在十八分局的监控之下,所以我坚持要现金,最终结果是唐装汉子派人从后台提出了两个大包,我一见之下彻底傻眼了,一块金砖就卖了这么两大包,这要都卖给他,他就算是有足够的现金,我也没办法拿啊。

    “我还有!”我眉头一紧,冲他伸了伸手。

    “明天再来,银行本票!”唐装汉子写道。

    银行本票我是信的过的,唐装汉子也很有职业道德,并不探问金砖的来历,因而第三天的清晨我驱车返回时身上只装了两千多万的银行本票,一想起两千万,自己就感觉浑身冰冷,这要是被抓住了,那得判我多少年。

    车开到半路,碰到路边一只瘦弱的流浪狗,灵机一动急忙下车抱了上来。

    我如果每次总去昆仑山的同一地方,身上的定位装置会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十八分局早晚会起疑,狗的体温跟人的差不多,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它,让它代替我。

    想到此处,也不犹豫,直接将手表摘下来戴到了狗爪子上“兄弟,你以后也享受公务员待遇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见本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