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得偿所愿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得偿所愿

金刚炮听到我的话稍微一愣,转而欢呼雀跃,急忙催促着我上路。

    金刚炮一路上神采飞扬,御气狂掠。我有伤在身,速度自然受限,一晚上也没赶出去多远,天一亮金刚炮又委靡了。

    “快走吧,别磨蹭了。”我故意的拉着他“晚上的威风哪儿去了?”

    金刚炮坐在地上,斜眼看着我,嘴里嘟囔着什么,看那口形应该是骂人的话。

    说笑归说笑,我总不能让他捏着风行诀在地面上奔跑,无奈之下只好停下来休息,顺便调息疗伤。

    别人行路一般是晓行夜宿,我们整个反了过来,天一亮就睡觉,晚上就爬起来赶路,由于只能在晚上赶路,速度自然大打折扣,等到赶到东方朔封刀龙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

    二人赶到龙潭的时候正好是凌晨,金刚炮抬头看了看初升的太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捏起观气诀看向龙潭寻找鸣鸿的气息,片刻之后神情惊恐的走过来冲我一阵比画。

    金刚炮对于我的失听非常的恼火,一来是出于对我的关心,二来是他得费力的比画或者是写字才能让我明白他的意思。

    通过一个星期的交流,对于金刚炮的手势我已经不像当初理解的那么吃力了,所以很容易的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他说的是“刀不见了!”

    金刚炮的红色灵气观察气息需要捏指掐诀,而且观察范围也很受局限,上次走的时候鸣鸿刀被他无意之间扔到了龙潭边的崖壁上,刀锋全没而入,而他当时是心疼的闭着眼睛的,所以并不知晓这一细节。

    我本想哄骗他下水寻找,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又不太忍心,于是凌空而起,掠到水潭上的崖壁伸手将刀抽了出来。

    金刚炮摩挲着我递给他的鸣鸿,流露出了老友重逢般的欢喜,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喜欢鸣鸿刀的。不过我对这把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刀倒没什么太大的好感,一来我不太喜欢刀的狂猛嚣张,相较而言更欣赏剑的儒雅涵蓄。二来这把刀在施用的时候需要以自身精血催御,略显邪恶。最后一点就是鸣鸿刀实在是太重了,足有好几十斤重,拿的时间长了肯定累的手脖子疼。

    我不喜欢不代表金刚炮不喜欢,这家伙很是轻柔的抚摩着鸣鸿刀,看着他那心醉的模样我甚至怀疑他在抚摩慕容追风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神情,一想到女人,脑海里瞬时浮现出了白九妤的玉体横陈,连忙摇头将她送走。

    金刚炮把玩了一会儿,将鸣鸿刀递给我,伸手指着远处,意思很明显,让我带出去。

    我点头接过鸣鸿,缓步向外走去,即将走出水潭边乱石堆的时候,再次遇到了阻力,我将紫气散出抵御着迎面而来的无形屏障,再迈两步,自己是走出去了,右手的鸣鸿刀却仍然在屏障里面。

    鼻翼一抖将全身灵气聚于右手,怒吼猛拽,瞬时之间无形屏障所覆盖的边缘开始产生震动。我一见有戏,御气又试了几次,可惜的是最终功败垂成,最接近的一次甚至将鸣鸿刀的刀锋拖拽出了一半,因为灵气不够本命异动,又被无形屏障给拉了回去。现在看来当初布置封刀阵法的东方朔的修为要比我高出许多。

    无奈之下只好退回阵内,将刀递给金刚炮“等晚上吧,到时候施展借气诀,估计能带出去。”

    金刚炮欢喜的点了点头,观气一门的借气诀一直被金刚炮称之为吸星**,在关键时候可以灵气互通。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金刚炮见紫色灵气恢复,急不可待的拉着我捏诀施法,观气门的两位紫气门人联手,终于将鸣鸿刀给带了出来。

    金刚炮欢喜的抓着鸣鸿刀左挥大树右砍巨石,后来还双脚垫动做策马杀敌状,倒也有点西楚霸王所向披靡的威猛之势。可惜的是昔日身长八尺的项羽骑的是乌骓,如果按照身高比例金刚炮只能骑个毛驴。

    我耐心的等到他玩够了耍累了,这才拉着他开始向后折返,一路无话,十日之后便出了昆仑山。

    一出山金刚炮就把我拽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好一顿的检查,到最后年老的耳科大夫将我和金刚炮叫进了办公室。

    由于我是病人,金刚炮就充当了一回家属的角色,所以大夫是跟他说话的,说的什么我不知道,只看见金刚炮不挺的摇头。

    到后来金刚炮也不摇头了,抓过大夫桌子上的纸笔就开始写“你去过火山吗?”

    “我上哪儿找火山去?”我摇头回答,我耳朵听不见跟火山有什么关系。

    大夫一听,挪过纸笔快速的写了起来,大夫们的字一般都是潦草的,好象不写的草一点就显不出他们的水平,这个老大夫的字倒草的不厉害,他写的是“你的双耳耳膜破裂,外界音量达到180分贝以上才会导致这种情况,也只有火山喷发才能发出那么高的噪音。”

    “我没去过火山。”我摇了摇头,“有什么办法能治吗?”人短时间内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也不觉得什么,时间长了就感觉出别扭了。

    老大夫摇了摇头,提笔又写“噪音超过120分贝人就会马上丧命,你能保住生命已经是奇迹了,这种情况不适合手术,只能保守治疗。”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终于知道那个老东西所谓的保守治疗是什么意思了,他给我开了一千多块钱的消炎药。如果不是金刚炮拦着,我都着急扔垃圾箱里。

    心情再怎么不好,饭还是要吃的,白九妤留给我的饼子已经吃完了,半个多月我和金刚炮没尝到盐味儿,因而这顿饭菜吃的还是很痛快的。

    “上哪儿去?”金刚炮用筷子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道。

    “去趟河南。”我用餐巾纸擦完嘴,从兜里掏出香烟递了一支给他。

    “干啥去?”金刚炮又写。

    “我答应过师傅要重建观气门,紫阳观以前所在的位置就在现在的河南焦作附近。”我将香烟点着,“咱俩有一千多年没回去了,你不想回去看看?”

    我话一说完,金刚炮就伸出食指竖在嘴唇中央。

    “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我疑惑的看着金刚炮,顺着他的视线左右观望,发现在菜馆子里还有不少顾客,此刻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看来我聋了以后说话嗓门大,他们听到了我说的那句一千多年。

    看着这些用异样眼光看着我的家伙,我不由得起了邪火,离座站起“看什么看,再看老子今天晚上找你们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得偿所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