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乘教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乘教法

第一次为度劫异类护法,心里很是没底。唯一确定的是度劫天雷比除魔天雷要霸道许多。自己当日被度劫天雷劈的晕死过去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

    坑洞内的太岁也感觉到了天劫的到来,有感而发的自密室里残缺的如来法像上散出一片祥和的佛光,但是如来法像已经残缺,因而发出的佛光并不完整。

    天雷终于落下,特质水泥建筑的密室在其轰击之下,顿时迸裂,水泥碎块四散飞溅,我抬手将崩至眼前的碎片扫飞,开始凝神戒备,但是并未出手分散天雷。

    修道异类和修道中人要想度过天劫,必须承受天雷加身的痛苦,所谓护法也只是在度劫者承受不了的危急关头出手分散天雷,给予庇护,而度劫者本身则要承受大部分的天雷。因为自身承受的天雷越多,其度劫成功后的益处越大。

    天雷在感受到佛光之后微微停顿,蓄势不发。我不禁暗暗庆幸,如果能蒙混过关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出手干扰天劫需要耗费自己大量的灵气。

    谁知道自己一口粗气还没喘完,天雷就劈了下来,而且来势极其迅猛,似乎感觉受到了愚弄,一股凛然肃杀的电光直接将残缺的佛像彻底击毁。

    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我不禁暗暗摇头,虽然自己先前已经嘱咐众人将佛像上的粪便清理干净,但是佛像本身受损严重已经无法修复了。

    就在佛像崩溃的瞬间,地面开始剧烈震动,房屋开始坍塌,呆在寝室里的邵延旗等人灰头土脸的跑了出来。

    我站在墙头手指墙头坍塌的豁口让他们逃命,他们也不含糊,调头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天雷再次落下,坑洞上方出现了裂缝,而我脚下的城墙也开始坍塌,我眉头一紧将旁边的通讯装置抓起,高喊一声向邵延旗等人扔了过去,左手捏诀蹿到了空中。手表我是不能带的,因为先前领教过了度劫天雷的威力,那次就搞的我赤身**,这一次估计也好不了那里去。

    天雷劈击的频率越来越快,雷鸣之声也越来越大,坑洞上方的泥土岩石四散飞溅,逐渐显露出了太岁的本身。直到现在我才看清楚了这只金身太岁的庐山真面目。太岁整体形状类似于粗大的木桩,露出地面的部分高不过九尺,宽度却有十余丈。通体金黄,体表很是光滑,隐约可见肉形纹理,如果不是知道它是一只太岁,单看外观倒与巨大的黄色玉石极其类似。

    而一直呆在地下的鉴空和尚此刻已经走出了太岁的本体,盘坐于坑洞之中,身上蓝色灵气已经溢出,护在了自己的身侧。双手合十嘴唇上下闭合,应该是在诵念经文,雷声太大听不真切。

    此刻的太岁周身萦绕着一股金黄色的气息,与佛光很是类似,应该是它的本体灵气。这只太岁承蒙地藏菩萨传授金身应难的佛法,修行的应该是佛教的大乘教法,因而它可以散发出这种与佛光极为相似的灵气。如今佛门的僧尼沙弥修行的一般是小乘教法,因为大乘教法早在元朝中期就已失传。而修行小乘教法的僧人基本上也秉承阐截道三教的白红蓝紫的灵气修为等级,当然根据灵气颜色来区分修行层次只是观气一门独有的法术,其他修道中人判断道行的深浅;法术的高低自然有另外一套方法。

    太岁露出本体,散出灵气之后,半空中的天雷终于找到了目标,天雷急剧而下,不停的击在太岁体外的灵气之上,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声,使得太岁的金黄色灵气不住的产生类似于水纹荡漾的波动,而太岁则快速的自体内散出灵气补充着被天雷劈散的灵气,一时之间两者僵持了起来。

    我手持九阳拂尘虚空而立,密切的观察眼前的局势,只待太岁灵气耗尽便要出手相助。

    僵持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太岁体外的灵气就开始散乱,浓烈的黑色魂气则从太岁隐藏在地下的部分开始向外溢出,明显的太岁已经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大量怨气鬼魂,灵气近乎枯竭了。

    这种局面也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应劫天雷乃天地灵气聚集而成,后续之力源源不绝。而太岁则仅靠自身积存的一点灵气,而且还不能全部散发出来,不然体内的大量冤魂就会失去控制逃逸出来。

    看着逐渐开始颤抖的太岁,我知道该出手了。

    身随意动,灵气运转,转到太岁的上空,手中九阳拂尘疾挥,将劈到眼前的一道天雷接了下来。

    尽管自己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御气凌空硬接天雷还是被天雷的巨大冲击给拍回了地面,浑身犹如触电,一阵的酸麻。

    天雷并未有丝毫的停顿,眼瞅着又是一道雷光,情急之下再次跃身而起,站立在太岁的本体之上,挥舞着九阳拂尘将迎面而来的天雷接了下来,不过这次我学聪明了,没有硬扛,而是凭借着拂尘丝的柔韧,将天雷引到了旁边尚未倒塌的水泥建筑上。

    眼着瞬间迸裂四散的水泥碎块,我暗自庆幸,看来抵御天雷只需要以自身灵气略做缓冲将其移到别处即可,没必要活活的生受了它。

    接连将几道天雷移开,低头下望,只见太岁本体灵气略有恢复,先前流泄而出的阴魂已经被它收了回去。而鉴空则仍然端坐在不远处,盘腿而坐,神态从容朗声诵经,一副大德高僧的模样。

    看到鉴空那副神态,我暗自生气,出力受苦抵御天雷的是我,你TMD从下面装模做样的。好几次想将迎面击下的天雷引到他身上,想了想还是没那么干,虽然我是截教出身,可是真的引导天雷把鉴空劈死了,似乎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天雷的劈击之势逐渐加强,不过我已经掌握了应对之道,每每将天雷接下以自身灵气略为缓冲,然后将其移到远处的建筑之上,营地的建筑全部击塌之后,外面那些近乎枯萎的大树就开始倒霉了。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天雷之势始终不见有所减弱,而我身上的衣物已经千疮百孔了。我抬头看着天雷不依不饶的执着劲头,在心中大骂“西瓜皮擦屁股---没完没了。”

    直到四周百步之内的大树尽数倒塌,天雷终于停止了劈击。我抬头仰望天空,发现聚集在上空的雷云并没有散去,而是在急剧的加厚。这种情况应该是天劫的最后一击才会出现的情景。

    我大口喘息着调整着自己的灵气以应天雷极为迅猛的最后一击,先前自己在冲破紫气玄观的时候也是这最后一击将自己震晕的,因而对于这天雷最后一击的威力我实在是不敢轻视。

    “轰!”没等我彻底做好准备,雷霆之声大作,一柱较先前雷光强悍数倍的天雷已呼啸而至,我来不及多想,拂尘再扬,堪堪接住了这最后一击,压抑着胸口的沉闷,看着右手上已经被天雷压弯的九阳拂尘,将全身灵气凝聚其上,怒吼一声将拂尘之上的天雷移了出去,由于天雷之威过于强大,所以只是很勉强的移到了旁边,却控制不住具体的移导方位,不偏不倚的落到了鉴空的旁边,直接将鉴空炸的惨叫着飞了出去。

    看着跌落于数十丈外的鉴空,不禁暗道一声“丧气”,抬头仰视天空,发现雷云已经开始散去,这才飘身跃到鉴空旁边,伸手试探他的鼻息,这家伙命还真大。

    见到鉴空没什么大碍,这才转身看向太岁,只发现太岁的庞大身躯正在快速的缩小,眨眼之间化做了一只拳头大小黄色圆球,冲我站立之处连晃数下以示感谢,微一停顿便冲西方天际飞快的呼啸而去了。

    躲到远处的邵延旗等人看到天雷散去,快速的跑了回来。“于科长,你没事儿吧?”邵延旗关切的问道。

    “没事,你过去把那和尚弄醒。”我说着接过06手里的背包,看来帮助别人抵御天劫并不像自己承受天劫那么困难,衣服也只不过被烧了不少窟窿,手表以后是不用摘了。

    “于科长,你到底是什么人啊?”06说着将手表递给了我。其他几位白鹰则环视着已经被天雷夷为平地的建筑和远处倾倒的大树,看我的眼神也很是怪异。

    “你说我是什么人?”我笑着接过手表。看他们现在看我的眼神,估计我说我是拯救地球的外星人他们都信了。

    戴上手表,一瞥之下,心中猛然一紧“王辉,你的表现在几点了?”

    “快五点了。”06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军表。

    我摇头没有说话,看来我的手表没坏,现在已经四点五十了。先前只知道天雷丑时会到,却没想到它什么时候会结束,现在看来异类度劫要比人类困难许多,不然天雷也不会劈击这么长的时间。

    “老邵,你的通讯装置没问题吧?”我快速的将背包中的干粮掏给了白鹰。

    “没问题。”邵延旗撇下鉴空跑了过来。

    “你跟总部联系派飞机来接你们。”我说着背起背包,捏诀蹿到了半空,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能耐,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根本不舍得浪费时间。

    “于科长,你干什么去啊?”邵延旗仰头大喊。

    我灵气急转,快速的向南疾掠:“看个朋友。”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乘教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