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身太岁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身太岁

洞深三十几米,上窄下宽,等到我施展御气凌空术落到洞底时,才发现坑洞的面积比我想象中要大的多,足有几百个平方。洞内地势还算平缓,没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地面上先前掉落的枯枝落叶已经被扫到了一起,看来鉴空和尚有空的时候还打扫一下环境卫生。

    一架吊栏落在离我不远处,栏门已经打开,我走上前去发现吊栏上挂着一只升降控制器。试探着摁压了两下发现还可以使用。

    洞内霉气很重,空气中隐约夹杂着一丝檀香的气味,我环视左右,发现北侧洞壁透出了少许光亮,那道金黄色灵气和鉴空和尚的气息就出现在那里。

    肩膀上的对讲机绿灯闪烁,我摁下了通话开关,对面传来了邵延旗的声音。“于科长,你没事儿吧?OVER。”

    “我很好,说完了。”邵延旗不问我下面什么情况,先问我有事儿没事儿,肯定是担心我从三十几米高的地方跳下来还能不能爬起来。

    “你把吊栏弄上来,把我们接下去,OVER。”邵延旗他们肯定还呆在上面没有离开。

    “这下面的气息对你们没好处,先等等再说。说完了。”我不太喜欢说英语,我更喜欢用说完了来代替OVER。

    “我们就在上面,有什么情况你就通知我们,OVER。”邵延旗说话的时候旁边还有其他人的声音,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别忘了生堆火,说完了。”我关掉了对讲机,掏出香烟点着,冲着北侧洞壁走去。

    坑洞北侧是一处狭窄的山体裂缝,两侧石壁散发着金色光芒,勉强只能容人进出,我侧着身子挪了进去,眼前出现了一幕怪异的情景:通道里面的狭小的空间一片金黄,洞壁洞顶亦呈金黄色,猛一看竟然像是纯金打造。北侧洞壁上浑然天成的出现了一尊如来法像,比外面我们所见的要小了不少,但是造型和法相却完全一样。洞内还设有一台香案,香炉里檀香袅袅,台下盘坐着一名灰衣僧人,不问可知就是鉴空,此时的鉴空手捏佛珠正在念诵着地藏菩萨的经文。

    我对佛门所知甚少,佛经典籍更是很少翻阅,之所以知道鉴空念的是地藏经是因为他所念诵的经文和乘风道人在五土掠阳墓里为马凌风超度时念诵的是一同篇。这家伙想超度谁?

    眼前的鉴空和尚对我的到来熟视无睹,依然不紧不慢的念诵着那些拗口的经文,身上的蓝色灵气也在缓缓的散出,这里的东西能够吸收人体灵气我早已知晓,但是看到鉴空和尚的灵气流向之后我还是大吃一惊,他的灵气竟然是被北侧洞壁上的那尊如来法像吸过去的。

    按理说鉴空和尚能被国家和军队看中自然是有所道行的,蓝色灵气虽然不算高玄,基本的自保方法还是有的,为什么他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的灵气被墙壁上的那尊佛像吸走,而那尊佛像又为什么要吸他的真元灵气。

    我虽然不喜欢和尚,但是毕竟现在属于同一阵营,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灵气被吸走而不管,无奈之下散出自身的紫色灵气将他包裹了起来。

    闭目诵经的鉴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终于停止了念诵转过头看着我,表情极其激动,分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喜,上下打量了我半晌,才出口说话:“施主是道门中人?”

    鉴空和尚转过头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样子,鉴空应该有五十多岁,模样还算和善,或许是久未剔发,头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头发,胡子也长出了老长,已经糊住了嘴巴,眼神似乎跟佛门中人有所不同,一般的和尚眼神是空洞的,大德高僧的眼神则是祥和的,而鉴空的眼神之中竟然充满了执着和狂热,我怎么看都像十八分局外面的那些神经病。

    “1818,我是三科的1825,是来帮助你的。”我不想喊他法师,当面又不能直接称呼他和尚,只好说出了编号。其实鉴空和尚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委屈了他1818的代号,1414倒是挺适合他。

    “三科?”鉴空和尚听我说起三科,面露震惊神情“道长是应难的道门中人!”突破紫气玄关道家称渡劫,佛门喊应难,说法不同意思是一样的。

    “说说这里的情况吧。”我环视了一下眼前的狭小的空间,金黄色灵气和那股恶性灵气全都是从北侧山壁上的那尊自然成就的佛像上发出来的,看来罪魁祸首就是它。

    “太好了,太好了,他们竟然把你派来了。”鉴空似乎对我的到来感到分外的高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语无伦次的喊着太好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抬高了声音。

    “太岁,”鉴空终于冷静了下来,手指北侧洞壁上那尊天然成就的佛像“金身太岁!”

    “太岁是什么东西?”对于鉴空说的太岁我并不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一句“太岁头上动土”好象那玩意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岁乃岁星应世,不是俗世之物。”鉴空心情激动,言语也随之颤抖,伸手指天划地的比画着跟我说出了前因后果。

    原来三年前,青海和西藏等地的牧区忽然发生了几起牲畜和牧民大量死亡的怪异事件,死亡的几万头牲畜和几十个牧民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法医鉴定也找不出死亡原因。无奈之下只好如实上报给了国家安全局。

    国家安全局十八分局指派鉴空前往调查,鉴空到了事发地点引魂招鬼的大做法事,也发现了些须端倪,死亡的牲畜和牧民魂魄并没有离开身体,之所以造成身体死亡是因为自身的真元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鉴空请调大批的驻军在案发现场周围做了大规模的调查,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线索。

    鉴空百思不得其解,无奈之下只得一一的观察了几个案发现场,终于发现几个案发现场之间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如果用虚线连起的话竟然是呈现半圆形状的,鉴空发现了这一线索之后上报总部请求帮助,总部帮他调查了位于国界外另外半圆所处位置,发现在阿富汗;尼泊尔;哈萨克斯坦等地也先后发生了大规模的人畜死亡情况,同时也发现人畜死亡的地点竟然跟木星那段时间的运行轨道完全相同。

    鉴空查阅了大量了古代资料,最终在圆形中心位置也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这栋建筑物的下方发现了这只巨大的太岁。

    “外面的那尊佛像怎么回事?”我见鉴空停止了叙述,出言发问,“你来的时候就有吗?”

    “是的,贫僧找到这里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这只太岁深具佛性灵根,竟然可以化出佛像。”鉴空双手合十,神态很是虔诚。

    听到鉴空的话我犹豫了片刻,如果上面的那尊佛像是太岁所化,那下面的这处泛着金光的石室里的佛像又是什么。再者看鉴空的这个态度也不像是来降妖伏魔的,不然也不会说太岁有什么佛性了。

    “1818,你既然确定这个太岁是造成人畜死亡的凶手你为什么不降了它?”我的态度有点恶劣了,这个秃驴劳民伤财的在这里安了个窝,竟然磨蹭着不干正事。

    “它虽然伤了生灵,但是也是身不由己,岁星拮其戾气以干天和,它也无可奈何。”鉴空摇头叹气,好一副悲天悯人的高僧模样。

    “你的意思是说是木星逼着这个太岁去杀人的?”我被鉴空的理论搞糊涂了,木星只是太阳的一颗行星,怎么会跟杀害人畜,吸掠真元灵气的太岁扯上关系。

    “阿弥陀佛。”鉴空长诵佛号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和尚和道士一旦被别人问掉了底无法回答了,就给你来上一句阿弥陀佛或者是无量天尊。

    “外面的佛像就是太岁?”我感觉鉴空不可理喻了,就想确定目标自己下手。

    “那是太岁抵御天谴的法身。”鉴空手指洞内墙壁上的如来法相“金身在此。”

    鉴空和尚说完,我瞬时感觉毛骨悚然,杀人夺命的大凶之物竟然试图以如来法像躲避天谴,以冲玄关。

    “它是凶物,一旦破了玄关有了人身,那还不得杀更多的人啊?”我扔掉烟头,手指石壁上的如来法像。本来还感觉肃穆庄严的法像现在怎么看都有股子邪味儿。

    “贫僧略懂通心之法,已与它几番沟通,它之所以伤及生灵乃是受到岁星挟持,贫僧助它破了玄关,它便可以自善其身,克己潜修。”鉴空声音逐渐高昂,“我佛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昔日佛陀割肉饲鹰,贫僧不才亦愿仿效大德。”

    “你既然不想杀它,为什么还请求总部把我派过来?”鉴空的话令我彻底崩溃了,这家伙很可能懂他心通的神通,不过看他如此偏激的神情,我倒很怀疑是他通了太岁,还是太岁通了他。

    “贫僧佛法浅薄,神通低微,要助其渡劫应难力不从心,这才请总部派有道之人前来助贫僧一臂之力。”鉴空和尚说着冲我合十为礼。

    “总部知道你要这么做吗?”我右手下垂握住了剑柄。看来这个鉴空对这里的情况并没有如实的上报给总部,不然宋雨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果不其然,鉴空听到我的问话犹豫了片刻,再度双手合十“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况且出家人慈悲为怀,道长也是修道之人......”

    “闭嘴,你真的相信它应了天谴能独善其身不再杀人害命?”我大喝出声。老子不是你佛教的,你要下地狱你自己下,别想拉上我?

    “贫僧相信!”鉴空神态极是慷慨,令我想起了英勇就义的革命烈士。

    “滚你妈的吧,我不信!”我大骂出声,抽出干将向石壁上的佛像砍去!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身太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