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全是媒婆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全是媒婆

“你看它像是有钱的样子吗?”我被金刚炮逗乐了。白狼虽然跟着白额公狼走了,但是以我现在的道法修为,日后想寻找它并不困难。

    两人快速的找到汽车,驾车返回了宾馆。

    因为有了合法的身份,所以这次我们住的是一处比较好的宾馆,我在吧台另外要了一间房,金刚炮挤眉弄眼的冲我直竖大拇指。

    回到房间冲洗过后就上床休息,半夜时分被金刚炮叫醒了。

    “你怎么下来了?”他们的房间在三搂,我住在二楼。

    “还是不让。”金刚炮气呼呼拉着我“起来陪我喝酒。”

    “深更半夜的喝什么酒啊,是她不让,还是你嫌弃人家啊?”慕容追风在神识不明的时候遭到了别人的非礼,金刚炮已经下重手帮慕容追风报了仇。

    “嫌弃啥啊,现在找黄花大闺女只能去学校了。”金刚炮手里抓着一瓶子二锅头和一大把羊肉串,估计被撵出来的时间不短了。

    “学校也不保险啦,幼儿园或许还有几个”我披着衣服坐了起来。老邓的改革开放使人们快速的过上了好日子,遗憾的是连姑娘们的作风也跟着一起开放了。

    金刚炮打开酒瓶给我倒上一杯,自己直接掐起了酒瓶子。酒对我没什么吸引力,那一大把羊肉倒是勾起了我的食欲。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二锅头跟琥珀醉简直是天壤之别。

    “她说她身子脏,得先洗七天澡才能跟我在一起,”金刚炮掐着酒瓶子直摇头“这要回回这样,我俩以后就得住澡堂子了。”

    “放心吧,洗一次就行了。”我笑着安慰金刚炮。在南北朝时期女子再嫁需要沐浴七日,以去晦气。慕容追风现在虽然没有了道法灵气,但是前世的记忆是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慕容追风之所以坚持沐浴七日是以改嫁妇人自居,也多少有点自惭形秽的味道。

    “那就好啊,”金刚炮听到我的解释心情大好“那个记者其实人不错,长的挺好看的”他所谓的记者指的就是王艳佩。

    “她是乘风道人的爱人,不是我的。”我连连摇头:“过段时间我去趟泰山,把徐昭佩其余的魂魄招回来,了了他们的半日情缘。”

    “五岳借气?”金刚炮惊叫出声“以你现在的道行是不是有点勉强?”五岳借气寻灵招魂之术属于御气逆天诀的一种,非常的凶险,而我现在只有淡紫色的灵气,抵御可能出现的天谴的确勉强了一点。

    “背着债过日子总不是个事儿,”我苦笑摇头。

    “可惜我一到白天狗屁不是,不然就陪你走一趟。”五岳借气需要在午时进行,金刚炮自然是帮不上忙。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端起酒杯和他喝了一个。

    “老于,你跟我说实话,”金刚炮神秘的把头凑了过来“你一点儿都不喜欢那个记者?”

    “她父亲如果不是省长我或许还会考虑考虑。”我实事求是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不知为什么我对王艳佩始终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不然也不会对唐平有着强烈的报复**。

    “他爹的官也的确是大了点,咱高攀不起。”金刚炮酒瓶子已经下去了一大半,说话有点不着边际了“我看那个狐狸精对你也有点意思,可惜不能要她,不然生个孩子长尾巴可就完了。”

    “涂山狐族本身就有六窍,度过雷劫之后就会有七窍,跟人完全一样了。”我纠正着金刚炮的说法。我先前应允白九妤的事情始终挂在心头,涂山一族回归涂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白九妤的身上,而白九妤的希望则在我身上。

    金刚炮最终和我在一张床上挤了一宿,第二天中午时分驱车赶赴老家。

    本来退伍的人转了个圈子变成军官了总得找个理由,宋雨给我找的理由是在返乡途中见义勇为荣立了二等功,给金刚炮编造了个服役期间有重大立功表现到现在才查实并给予提干,喜报早在前几天已经通过地方武装部送到个各自所属的村子。

    “你怎么不告诉家里你要带六师姐回去?”我开着车子转头看着金刚炮,这家伙刚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家里自己回去的日期,但是没有提到慕容追风。

    “我想给他们个惊喜”金刚炮美滋滋的看着慕容追风。而慕容追风则因为即将见到公婆略微有点紧张。

    一路无话,第三天上午终于来到了金刚炮所在的村子,金刚炮一家是从东北搬来的,在本地没什么亲戚,而我则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次回来免不了要走亲访友,用车的地方多所以就先将他们送回来。

    “老牛,你家里出什么事了?”我看着金刚炮家院墙外熙熙攘攘的妇女和年轻女子。

    “不知道啊。”金刚炮摇头回答。

    汽车开到近前,金刚炮一下车就被那一干妇女给簇拥着推进了院子,七嘴八舌的夸奖着穿上军官服的金刚炮如何帅气如何有本事,纷纷指着各自带来的年轻姑娘介绍给金刚炮认识,敢情这么一大群老娘们全是四乡八疃的媒婆。

    我苦笑的看着穷于应付的金刚炮,打开车门把慕容追风接了下来,然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众人身后,慕容追风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并没有什么吃醋的神情。

    金刚炮的屋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低矮而阴暗,金刚炮被媒婆们推搡到了炕间左支右挡不胜其烦,而院子里则站了一大片羞涩的姑娘。

    “小于子也来啦。”金刚炮的母亲见到我,高兴的迎了出来“快进屋。”

    “阿姨好啊。”我礼貌的冲金刚炮的母亲问好,然后伸手指着慕容追风“这位是...”

    “好俊的闺女,是你对象吗?”金刚炮的母亲打断我的话,上前端详着慕容追风,而慕容追风则恭敬的向她问好。

    “不是他的,是我的!”金刚炮听到了他母亲的话,大声的纠正着“妈,那是我老婆!”

    金刚炮这话一出口,彻底就冷了场,众媒婆一下子全傻眼了。慕容追风身材高挑,长的很是秀美,和媒婆们带来的歪瓜裂枣有着天壤之别。

    “都走吧,我有老婆了。”金刚炮开始往外轰撵满屋子的媒婆“早都干啥去了。”

    媒婆们对于金刚炮的无礼逐客很是不满意,骂骂咧咧的就想撒泼,金刚炮的母亲赶忙陪着不是。

    “做媒的跟我来西屋。”我一见局面有点失控,急忙出面调理,将众媒婆领到西屋掏出兜里准备零用的一把大票,每人分了三百块,美其名曰辛苦费。

    辛苦费效果明显,媒婆拿了钱后纷纷揣起,也不再纠缠什么,走出屋子领着自己的姑娘离去了。

    “你给她们钱干啥,以前我妈托她们给我找对象,都嫌弃我长的矮家里穷,这会儿咋不那么说了呢。”金刚炮鄙夷的看着正陆续离开院子的媒婆们。而金刚炮的母亲已经满脸是笑的跟慕容追风说着话。慕容追风为修道中人,心高气傲。我先前还担心她处理不好婆媳关系,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早些打发了她们,你们也好团聚,这个你拿着,赶快把婚事儿办了。”我说着掏出金刚炮还给我的那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不到两百万,是我和金刚炮的全部家当。

    “我这里还有一些,差不多够了。”金刚炮坚决的推辞着。

    “拉倒吧,我怕你又去给人看坟地。”我笑着将银行卡塞给他,跟他母亲和慕容追风打个招呼就要走。

    “小于子别走了,今晌午跟这里吃吧,他爹和他大哥赶集去了。”金刚炮的母亲殷切的挽留我。

    “谢谢阿姨,我也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先回去看看,有空儿再来看您。”我说着走出了屋子。

    院子里竟然还有几个媒婆没有离开,见到我出来急忙扯着我要给我介绍媳妇,弄的我哭笑不得,最后还是金刚炮发火才把她们撵走了。

    “带给老爷子尝尝。”金刚炮从车窗外递进两个玉瓶,“等安顿好,我去你家玩去。”周朝贡品琥珀醉只有两瓶了,金刚炮全拿了出来。

    “一人一瓶吧。”我说着接过一瓶琥珀醉,发动着了车子。

    归心似箭,好久没见到爸妈了,一路将油门踩到底,风驰电掣的往家赶,临近中午终于看到自己的家,奇怪的是门口也围了一堆人,不过还好都是亲戚朋友,原来是家里为了庆祝我提干军官,要摆喜宴。

    见到爸妈的感觉真好,看着周围的亲人朋友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喜悦,中午破例大喝了一顿,直到被两个舅舅给抬到了床上还抓着酒杯不松手。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惬意,金刚炮和慕容追风抽空过来拜访了一下我的父母,也给我带来了一道难题,慕容追风没有户口,民政局不给他们登记。

    “办户口得找公安局,咱也不认识公安系统的人啊。”我想来想去也只认识一个派出所所长,还远在天边。

    “你直接找你老丈人不就行了吗?”金刚炮接过我妈端上桌的一盘炖大鹅。

    “小风有女朋友吗,我怎么没听他说起?”我妈用围裙擦着手问金刚炮。

    “阿姨你不知道啊,他女朋友是省长的闺女,长的可好看了...”金刚炮添油加醋的比画着,直到慕容追风用手掐他,他才闭嘴。

    “省长?”我爸疑惑的看着我“哪个省长?”

    “副省长,王中日。”我苦笑的冲我爸伸了伸手“可是她女儿跟我没什么关系,牛金刚胡说的。”

    我爸皱起眉头似乎想说什么,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倒是不催我找对象了。

    我经的住金刚炮的死缠烂,打可我经不住慕容追风请求的眼神,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六师姐,无奈之下,我只好找出王中日当年给我的名片,厚着脸皮给他打了个电话,对方痛快的应允了。

    本来还想跟他寒暄几句的,结果王副省长的那句“有空来家里玩,你阿姨经常念叨你”吓的我急切的说了再见。

    打完电话的第二天,公安局和民政局就到金刚炮家里现场办公,先登记后落户,事情办的利利索索,那叫一个效率!

    日子逐渐恢复了平静了,成天无所事事的也很是无聊,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结婚以后跑出去旅游了,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了,只好天天跑村头去看老头儿下棋。

    好不容易挨了几个月,盘算着白九妤应劫之期快到了,这才收拾着准备起身,百年参籽金刚炮给我了一大半,我留了一些给家里,剩余的依旧带在身上。干将和九阳也全部带上,这才辞别父母离开了家门。

    谁知道车子还没开出县城,情况就来了,手腕上的定位通讯仪传来了轻微的震动。

    我摁下了通话按钮,宋雨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编号,姓名。”

    “1825,于乘风”我说出了自己的编号和姓名“宋科长有什么事情吗?”其实我问了一句废话,没有事情她也不会找我。

    “于科长,带领你的下属前往烟威军事机场,1818请求援助。”宋雨的声音略显焦急。她所说的下属指的就是金刚炮。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金刚炮和慕容追风正在旅游渡假我不想打扰他们。1818就是那位调遣了六位特种兵在昆仑山里造窝孵蛋的鉴空和尚的编号,我之所以说他在孵蛋是因为那家伙在昆仑山里呆了两年多,却屁事儿没解决。

    “你们科室的事情我无权干涉,飞机十六点以前会在七号停机位降落。”宋雨说完便终止了联络。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中午十二点,烟威军事机场离这里有三百多公里,时间虽不紧也并不宽裕。

    掏烟点着,调转车头,直奔机场。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全是媒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