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意郎君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意郎君

“不好!”我暗自心道。白狼虽然因祸得福,长出了一身可竖立的坚硬犬毛,但是有着蓝色灵气的动物肯定已经有了灵智,白狼不是它的对手。

    情急之下快速的冲到楼下,开车直奔西北。汽车无法继续行驶之后,只好施出御气凌空术。

    一路上马不停蹄的疾掠狂奔,前方隐约出现的气息令我心中逐渐起了疑云,百里外的那道浅蓝色灵气似乎对白狼并没有恶意,始终和白狼保持着短短的距离,除此之外在它们的周围还有很多普通的动物气息。

    终于掠到了白狼气息的上空,刚吐气落下去,就被眼前出现的一群动物给吓的又蹿回了半空。

    狼!一群狼!一大群狼!

    下方出现的是一个很大的狼群,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四五十头是有的。我运转气息掠到前方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叫喊着白狼。

    下方丛林中的狼群受到惊扰,纷纷蹿到树下冲我咆哮示威,虽然知道它们对我构不成威胁,但是深更半夜独自一人遇到这么一群龇牙咧嘴的东西,心里总不会感觉很舒服。

    “汪汪~汪汪~”白狼听到我的叫喊,快速的冲进围在树下的狼群,抬头仰望着我。

    我一见白狼冲进狼群,脑海之中瞬时浮现出了老胡头说起过的义犬来福,生怕它受到狼群的攻击,急忙施出移山诀将白狼抓到树上,抱进了怀里。

    白狼跟我久别重逢,亲热的用舌头舔着我的脸。近距离的观察白狼,发现它身上的气息有点怪异,刚准备捏诀细看,树下一声震耳怒吼令得我急忙俯身下望。

    “我草,这是狼吗?”我惊呼出声。人们通常喜欢用吊睛白额来形容老虎,现在我得拿来形容树下的那头公狼了,树下的白额公狼体形直逼老虎,额头正中一撮圆形白毛,鼻翼宽大,眉眼浓重,头顶散发出浅蓝色灵气,正怒气冲冲的盯着我。

    禽兽之属修行十分的困难,因为没有师傅教导也没有道术法诀,所以大多数有所道行的都是冷血爬行动物,因为这类动物自身寿命很长,在生存的过程中机缘巧合的掌握了一星半点的修行法门。狐狸因为本身有六窍灵根,所以也比较容易修行有成。眼前的这头白额公狼竟然可以发出蓝色灵气,这证明它神智已全,已经悟得了少许修行的法门。

    看着树下作势欲扑的白额公狼,我捏起法诀将自身紫色灵气散出体外,希望能令它知难而退。果不其然,白额公狼见我可以发出紫色灵气,警觉的后退几步,蹲坐在了树下。

    见到白额公狼知趣的退下,我环视左右,发现狼群呈圆形围住了我所在的大树,似乎想跟我打包围战。

    “你们围不住我的,你风爷爷会飞。”我冲着树下的狼群笑骂,挺身站起施出御气凌空术抱着白狼离开大树,向东南方向回掠。

    “嗷~~~”树下的白额公狼见我暴走,嚎叫一声冲天而起,一跃之下竟然有数丈之高,张开巨口咬向我的右脚。

    我低头看见白额公狼袭来,左手指诀变换,施出移山诀将下方的白额公狼扫飞,自己也因为散了风行指诀而落回了地面的狼群之中。

    众狼见我落回地面,纷纷咆哮着冲我扑来,无奈之下我只好放下白狼,再施移山诀将扑到眼前的几头野狼扔了出去。

    “汪汪~”白狼离开我的怀抱,径直冲被我扫到远处的那头白额公狼跑去,狼群也纷纷掉头跟了过去,把捏着指诀准备大开杀戒的我给晾在了一旁。

    白额公狼见白狼向它跑去,急忙迎了上来舔着白狼脖子上的犬毛,神态很是亲昵。

    我是军犬分队出身,自然熟知犬类互舔脖颈是配偶之间才有的亲密举动,狼和狗同归犬科,眼前的这头散发着蓝色灵气的白额公狼如此亲昵的举动说明它喜欢白狼,而白狼则眯缝着双眼并未对白额公狼的亲昵举动表示反感。

    想到此处忽然想起先前发现白狼气息有异,急忙捏起凝神诀,细看之下终于发现了端倪,白狼怀孕了。

    “老于,接家伙!”我正看的出神,金刚炮从天而降,喜笑颜开的把干将递给了我“我去杀那个大的。”这家伙有了紫色灵气以后就非常喜欢虐待有道行的动物,为此我说过他好多次,他都当耳旁风。

    “杀个屁啊,它们不咬人。”我接过干将,拉住了金刚炮。

    狼群对于忽然出现的金刚炮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是围绕在那头白额公狼和白狼的周围撒着欢,直直的大尾巴扫的灰尘乱飞。

    “你怎么来了?”我转头看着金刚炮。

    “你到哪儿去也不打个招呼,害的我俩买了一大堆东西打车回的宾馆,那司机还想黑我......”金刚炮罗嗦个没完没了。

    “我问你怎么来了?”我打断了他的话头。

    “不放心你呗,”金刚炮手指狼群,“那个大狼好象对你的狗有点意思。”

    “还有点意思呢,肚子都搞大了。”我掏出烟递给金刚炮一支。

    “咱俩被抓前后不超过一个月,这么快就怀上了?”金刚炮点燃香烟,打火机的火光也没有引起狼群的注意。

    “犬怀孕两个月就生产,你以为是人哪。”我摇头回答。犬类与人不同,它们没有子嗣之气,但是通过主命气的分岔可以判断出怀孕与否。

    “白狼。”我冲狼群之中的白狼招了招手。白狼撒着欢跑了过来。

    “你愿意跟我回去还是愿意跟着它们?”我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狼群,白狼或许听不懂我的话,但是它应该能理解我的手势。

    白狼听完我的话,微一停顿调头跑向了狼群。

    虽然我也很希望白狼能有个属于它的归宿,但是见它选择了狼群还是从内心感到酸涩,扔掉烟头转身就走。

    “老于,你也别难过了,你的狗都五岁了,相当于人的三十几岁,”金刚炮跟过来拍着我的肩膀“三十几岁的老闺女能有人要就不错了。”

    “滚你妈的。”我没好气的骂道。道理谁都懂,猛然之间失去白狼,心里感觉空空的。

    “好好好,你的狗是最好的,不然也不能找个老外呀。”金刚炮误解了我骂他的原因。

    “狼和犬本来就是同科,哪是什么老外?”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回头的冲动,我现在心潮澎湃不适合捏诀凌空,快速的在林间疾行调整着气息

    “汪汪~”我和金刚炮走出老远,身后传来了白狼的叫声,我猛一回头,只见白狼正快速的向我跑来,临近身前,一个前扑直接扑到了我身上。

    “哈哈,这回高兴了吧。”金刚炮看着喜上眉梢的我“你的狗跟它的情人告个别又回来了。”

    见到白狼最终选择跟我回去,我发自内心的高兴,也就懒得计较金刚炮的胡言乱语。

    “行了,快回去吧,追风自己在宾馆我不放心。”金刚炮看了看手表。

    “走吧。”我说着抱起白狼御气凌空,向回疾掠。

    “你这家伙太没义气,抱狗不抱我。”金刚炮蹦到我身边冲我抱怨。当初在昆仑山金刚炮因为天亮之后紫气不续被摔到了六十里外,我因为着急寻找衣服就没有陪他一同步行。

    “白狼六十几斤,你TMD能有两百多,我怎么抱你。”重新找回白狼我心情大好“今天晚上我自己睡,让慕容追风好好抱抱你。”

    “我倒想啊,可是她不让......”

    由于抱着白狼,我的行进速度很受影响,修道中人有句话叫“宁负千斤土,不背半两俗”意思是说携带没有生命的东西并不影响法术的施展,俗在这里指的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御气凌空时必须以自身灵气将身体紧密包裹,以减轻自身重量并抵御风速。白狼的气息跟我的气息完全不同,因而我要分出相当一部分灵气去包裹它的身体,所以掠出五十几里就感觉有点灵气不续,只能落到地面,放下白狼,施展聚气法诀补充自身灵气。

    “你落下来干啥?”金刚炮掠出一段距离发现我没有跟上,又掉头回来了。

    “休息一下。”我捏着聚气法诀快速的吸纳着四周的天地灵气。

    “紫气以后右手也可以捏诀,你不知道吗?”金刚炮歪头向后看着什么。

    “你TMD当我三只手啊。”我借用金刚炮先前说过的话。我左手捏的是御气风行诀,右手抱着白狼自然不能再捏聚气诀。

    我说完之后发现金刚炮并没有答话,而是皱眉看向后方,我转头顺着他的视线向后看去,只见一道浅蓝色气息正从远处向我们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不是那头白额公狼还能是谁。

    “不用你掏抚养费就够意思了,还蹬鼻子上脸了。”金刚炮抓过我别在腰间的干将,调头就想回去。

    “等等再说,”我伸手拉住了金刚炮。

    片刻之后,先前的那头白额公狼已经奔到了近前,白狼发现了它,快速的向它迎了过去。

    白额公狼再次看到白狼仰天长嚎,很是兴奋。白狼跑到它身旁,舔蹭着它的脖颈很有恋恋不舍的意味。

    “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挺痴情。”金刚炮看着皮毛凌乱,张口大喘的白额公狼动了恻隐之心“老于,实在不行就让你的狗跟着它去吧。”金刚炮最重感情,先前还要打要杀的,一见人家是来追老婆的,一下子心就软了。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白狼已经五岁了,早就应该找个伴儿了,眼前的这头公狼有着蓝色灵气,明显的是那一群狼的头狼,那么一群狼咬死老虎都没问题,白狼跟着它安全应该有保障。最主要的是这头白额公狼明明知道我和金刚炮都是有着紫色灵气的道门中人,它还无所畏惧的追赶过来,足见它对白狼是有着很深的情义的。

    我出声喊过白狼,指了指蹲坐在不远处的白额公狼,又指了指连绵的大山“游赛!”。

    白狼听到我的自由活动口令,抬头仰望了我片刻,缓慢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右手,这才向等候在不远处的白额公狼跑去,几番回望之后,终于双双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老于,你在想啥?”金刚炮见我呆站着许久不说话。凑过来递了支烟给我。

    “我以后一定要生儿子!”我接过香烟低头点着“嫁闺女的感觉太难受了。”

    “是啊,是够难受的了,”金刚炮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这么领走了,连彩礼都没给。”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意郎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