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八零九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八零九

“就这么走了?”金刚炮坐在车里,回头看着看守所的大门。

    “你还想回去住两天哪?”我转头揶揄着金刚炮。汽车是普通的国产红旗轿车,车里除了宋雨还有一位佩带着少尉军衔的年轻司机。

    “不是啊,宋少校,我俩的东西为啥不都还给我们?”金刚炮翻看着狱方归还的东西,发现少了金砖和干将等重要物品。

    “那把干将是国宝级文物,自然不能再归还给你们。”宋雨从副驾驶位置转过了头“你们什么时候去的湖北?”

    “湖北我们没去过。”金刚炮摇头回答。

    “那块金砖经过成分鉴定是在三百多年前冶炼铸成的,上面还有崇祯年代的湖北省的记号,没去过湖北你们从哪儿弄来的?”宋雨微笑的看着金刚炮。

    “那可不能告诉你,你有你的绝密,我也有我的绝密”金刚炮一脸的奸笑“你把那块儿还给我,我就告诉你地方。”

    “宋少校,那把干将是师傅留给我的法器,本来是我的东西怎么忽然就变成国家的了?”我苦笑着冲她索要。

    “那把剑是你的法器?”宋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是啊,没有它我施展不出道术。”我夸大其词的撒着谎。其实紫灵归位之后干将对我的作用并不大了,但是它摧枯拉朽砍金剁铁,留在身边总是有利无害。

    “如果你真的能通过上级的测试,我们会向国家申请将它暂借你使用。”宋雨沉吟半晌才回答。

    “我用自己的东西还得借啊?”我大声抗议着自己的不满。

    “你们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宋雨对于我和金刚炮的胡搅蛮缠有点生气了。

    我和金刚炮一见她生气都不敢再说什么,老实的坐在后座不吭声了。

    汽车驶入公路车辆增多,前进速度顿时减慢了,北京的汽车就是多。

    “宋少校,那金砖真的不能还给我们吗?”金刚炮始终惦记着那点事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索要。

    “如果你们可以加入十八分局,部队每个月会给你们发军饷的。”宋雨并没有回头。

    “那点儿津贴还不够我抽烟的呢。”金刚炮撇嘴示意不屑。金刚炮的士兵津贴每个月只有不到一百,我第四年转为一级士官才拿到五百多。

    “十八分局没有普通士兵,你们如果通过测试,将享受军官待遇。”宋雨被金刚炮缠的不胜其烦“金砖的事情不要再纠缠了,肯定不会还给你的。”

    “军官?”我和金刚炮被宋雨的话惊呆了。愣了半晌不敢相信听到的是事实,不过听她的语气也不像哄骗我们,再者连开车的司机都是少尉,她说的应该是真话。

    “太好了,十八分局里的军官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哪?”金刚炮贪心不足的问道。

    “你们应该可以佩带中尉军衔,每月能有两千左右的工资。”宋雨耐着性子回答。

    “那跟普通的军官也没啥区别啊,实在是太少了点儿”金刚炮一听只有两千很是失望。

    “我们本来就是普通军人,虽然执行的是特殊任务。”宋雨回过头来看着金刚炮“你银行户头上还有几百万,别以为我不知道。”

    “哪儿有那么多啊...”金刚炮懦懦的坐了回去。

    “宋少校,你为什么相信我们不是坏人?”我抬头发问。

    “你们入伍之前的两次政治审查我们看过了,综合你们在服役期间的表现,我们认为你们虽然犯了不小的错误,但是政治上没有问题。”宋雨说着拧开音响,听起了音乐。看来不管哪朝哪代,政治清白是最重要的,我暗自庆幸祖辈儿不是地主也没什么海外关系。

    宋雨放的CD是钢琴曲,不过在我和金刚炮听来倒更像催眠曲,没过多久就靠在后座迷糊了过去。

    “宋少校,这是要把我俩拉哪儿去啊?”金刚炮被颠醒之后又推醒了我。我转头看向车外,发现已经进入了山区。

    “自然是回分局。”宋雨说着转过头来“这就快到了。”

    “哦,”金刚炮掏出烟分给我一支,我打开车窗抽了起来。我和金刚炮先前服役的部队就在山沟,所以对于国家安全局十八分局设在深山里也并不感觉意外。

    汽车左拐右拐的顺着山路行驶了大半个小时,再次拐过一道山梁之后,几排老旧的建筑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我和金刚炮对视一眼,看来这个十八分局在国家安全局里面不怎么受重视,不然办公地点也不会这么寒酸。

    汽车逐渐的驶近了那处面北向南坐落在山脚下的建筑,我看着围绕在建筑物周围很是破旧的围墙和墙内稀朗的人体气息,更加起疑了,围墙里面住的都是些什么人,怎么气息那么怪异。

    等到汽车开到大门口的时候,我心中的疑问就解开了。因为大门右侧门垛上挂着的标牌白底黑色的写着:河北雾灵山精神病院!

    “把我们拉到这里,你啥意思?”金刚炮鼻翼一抖准备发火。

    “这只是对外的掩护,总部就在北面山洞里”宋雨似乎料到了我们会起疑,快速的向我们做出了解释“由于我们十八分局的特殊性质,总部只能设在远离人群的深山,为了防止国内外敌特分子对深山里的单独建筑产生怀疑,我们又从全国各地挑选了一些重症精神病人到这里疗养。”

    “为啥要弄精神病,正常人不行吗?”金刚炮看着宋雨。

    我点上香烟接过了他的话茬“正常人保密成问题,精神病人就算以后出去了,他们说的话也没人相信。”

    “你分析的很正确,”宋雨向我投来了一个赞许的眼神“这里经常会有我们的人出入,也经常会发生一些外界不可理解的事情。”

    说话的工夫,司机将车开进大门停住了,我们二人跟着宋雨下了车。

    “你们拿这些精神病人做掩护是不是不太符合我军的政策?”我看着左右花园中或走或坐的精神病人。精神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过没有发现有暴力倾向的“武疯子”,看来当初挑选的时候也是有针对性的。

    “他们都是被家人遗弃了的,而且检查确定没有康复希望的我们才会转到这里来”宋雨说到这里微微叹气“除了正常的药物治疗,我们的后勤人员还会尽量的提高他们的伙食标准,让他们能吃的好一点儿。”宋雨是个善良的女人,女人善良与否很容易分辨。

    “你们等一下。”走到围墙北侧的一处崖壁,宋雨喊住了我们,自己走向崖壁下的一间仓库形建筑,顺手拉开门走了进去。

    “老于,这个地方气息不太正常。”金刚炮捏诀环视左右“我看东西有点眼花。”

    “很像是道门的阵法。”我点头回答。先前进入大门我就感觉到了这里气息有异,很容易令人失去方向感,不过布阵之人可能道行不够,所以对我和金刚炮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

    “赶快把这里的事儿办了,我还不知道那帮家伙把追风弄哪儿去了呢。”金刚炮始终担心慕容追风。

    我凝重的点了点头,“不用太担心,慕容追风没有身份证,最大的可能是被送进收容站。”

    “进来吧。”宋雨推开门冲我们招手。我和金刚炮急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没有猜错,里面的确是一间巨大的仓库,存放的诸多杂物,地面为暗灰色水泥地面,梁为木梁,门窗皆为木框铁棱,玻璃颜色略显淡绿并不非常透明,综合诸多情况,我分析这间巨大的仓库应该是建国初期的建筑。

    宋雨将我们领到仓库北侧一处消防水池旁停住了“到了。”宋雨抬起左手冲着手腕上的手表说了一句。

    “老于,她的手表能当手机用。”金刚炮小声冲我说道。

    我无言的点了点头,不过我的注意力现在并不在宋雨的手表上,眼前的消防水池东西长有几十米,南北宽有丈余,水池里只有一半的水位,池水并不清澈。

    “后退一点,这里面的液体有强烈的腐蚀性。”宋雨伸手将我拉后几步。与此同时,水池底部开始由东向西缓慢伸缩,水池液面开始逐渐升高,等到与水池边缘平齐的时候停止了移动,我们面前终于露出了向下的台阶。

    “别看了,是银的。”宋雨见我盯着伸缩水池发愣,出声解释“银不受腐蚀,只能用它做伸缩水池。”

    “真有钱哪。”金刚炮看着眼前巨大的伸缩水池由衷的惊叹。

    “走吧,三十秒后自动关闭。”宋雨说着迈步走下了台阶,我和金刚炮急忙跟上。

    水池下面的台阶仍然是水泥台阶,根据水泥的颜色以及台阶磨损的程度来看,应该也是有了年头的了。

    台阶下面是一处密闭的小房间,只有一两个平方,我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气息,应该是精钢铸就。

    宋雨看了我们一眼,转身走到房间北侧一台类似于X光扫描的设备上站直了身体“1809,宋雨。”

    片刻之后,房间右侧的墙壁缓慢的落了下去。宋雨从仪器上走了下来,带着我们走出了房间。

    眼前露出了一条南北走向的隧道,隧道极其宽敞,也很高燥,唯一令我感觉疑惑的是隧道中隔一段距离就会在墙壁上悬挂一副**的画像。

    “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我快走几步追上了宋雨。

    “这里是国家领导人的战时避难所,建国初期开凿完成的。我们分局的总部也设在这里”宋雨手指东北“那里还有一条入口,是供国家领导人进出的,咱们不能走。”

    “刚才那小房间是啥地方?”金刚炮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左右张望。

    “身份确认室,扫描骨骼,分析声音。”宋雨现在几乎是知无不言。

    “不是扫眼珠子吗?”金刚炮也跟了上来。

    “敌人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怎么办?”宋雨的皮靴踏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1809啥意思?”金刚炮点上了香烟。

    “我的编号。”宋雨回头摘下金刚炮嘴里的香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这里禁止吸烟。”

    “宋少校,你一直没说万一我们通不过你们的测试,你们会怎么处理我们?”我看着宋雨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问题不大。”宋雨并没有停下脚步。

    “那我呢?”金刚炮听出了她的话味儿,急切的发问。

    “你?”宋雨停下脚步,回头笑谑的看着金刚炮“打扫卫生的老王上个月得病死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八零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