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国家绝密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国家绝密

“我猜的!”金刚炮应对专业的审讯明显经验不足,轻易的被人抓住了话柄。无奈之下只好死不承认,“反正兰州农业银行取款机能证明我那时候在兰州。”

    “我知道你们是使用了某种快速移动的方法!”审讯室的单向透视玻璃上的电子显示功能再次播放出了两张监控拍下的照片,不过照片上的人不是金刚炮而是我。

    第一张图片上的我正从一条无人的公路上落下借力,第二张则是借力之后的快速跃起。看来应该是被某一路段的车辆监控探头给无意之中拍摄了下来。

    “老于,你超速了。”金刚炮指着图片冲我苦笑道。

    “这些能作为证据吗?”我无奈的耍赖了。因为中国的法律讲的是“重证据,轻口供。”不符合客观事实的东西自然不能做为证据被采用。

    对面的女人停顿了片刻话风一转“我们对受害人也做过调查,其生前的确劣迹斑斑,而且还有犯罪前科。至于是否是被你们二人所杀,我们并不关心。”

    “你关心不关心我们也没杀他!”我抢先一步回答她。我怀疑她这么说又是给我和金刚炮下套子。

    “排除故意杀人不论,你们盗窃的军用直升机实际价值接近一亿,属于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按照我国刑法264.267条的规定“盗窃抢夺武器装备军用物资罪”的罪犯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你不是法官,你没权利判我们的刑。”我有点蒙了,看她说的有条有款的应该不是吓唬我们,真没想到直-11武装直升机竟然值那么多钱。

    “在这里,我就是法官!”审讯室对面传来着干脆利落的回答“建国至今敢于策划并实施对武装直升机的盗窃犯罪,你们也算是第一个了。”

    “女同志,你能给我们颗烟抽吗?”金刚炮颤抖着声音跟人家要烟抽,最近这段时间我和金刚炮两个大烟鬼几乎被憋疯了。

    “我还没说完呢,”审讯室对面的女人对于金刚炮说出她的性别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逐条的描述我们的罪行“盗窃枪支、弹药、爆炸物、危险物质罪,盗窃抢夺武器装备军用物资罪,危害国家安全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制造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盗窃文物罪......”

    “行了,你说那些我们也不懂,你直接说要把我们怎么样吧,”金刚炮怒气上涌“到底用不用枪毙?”

    “按照国家刑法的相关规定,无期徒刑是够了。”声音再次传来。

    “早说啊,草。”金刚炮一听不至于被判处死刑,很是松了一口气。

    “前提是你没有杀人。”对面房间传来的声音令金刚炮萎靡了许多,俗话说做贼心虚,他现在就是这个心态。

    “于乘风,现在轮到你了,你所犯的罪行大部分都是和牛金刚共同所为,但是你多出了一条私盗军犬的罪名...”

    “等你们找到那条军犬再说吧。”我被她一大串的法律专用名词搞晕了头,向座椅上一靠,不愿说话了。

    “你们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下面我会对你们两位进行相关的测试...”根据气息判断,对面的年轻女人应该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们真的不是神经病!”金刚炮焦急的喊道。

    “你就承认了吧,真的是神经病或许还不用蹲监狱了呢。”我撇嘴避过话筒跟金刚炮小声说道“大不了把咱们送精神病院去。”

    说话之间,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我们扭头侧望只见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走了进来,除此之外并没有随行人员,也没有相关的仪器。

    “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金刚炮语无伦次的接过女军官随手递过的一盒高档烟草。

    女军官年纪约莫与我和金刚炮同龄,带着眼镜,很是文雅,军衔为少校。她走进审讯室直接将我和金刚炮面前的话筒关闭,然后伸手将左侧的录象装置扭歪了角度。

    “你不怕我们杀了你?”我苦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军官“我们可都有神经病。”

    “你可以试一下!”对于我的直视,女军官并没有移开眼神。

    我抬头上下打量着眼前佩带着少校军衔的女军官,没发现她有什么特殊的气息,再看她的手指自然下垂也并没有捏诀隐藏实力,她为什么不怕我和金刚炮?

    “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审讯你们的,我直截了当的问你们几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如实回答。”女少校转身走到我们面前放置话筒的桌边站住了。

    “行啊,你问吧。”金刚炮匆忙的撕开了烟盒,掏出两支,双手递给我一支,自己叼上了一支。

    “你们的特殊能力是先天就有还是后天练就?”女少校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火呢,没火啊。”金刚炮伸手跟她索要打火机。

    “先回答我的问题。”女少校笑谑的看着我们。看来这家伙一进门就给我们高档香烟压根就没安好心眼。

    “你刚才问的啥?”金刚炮先前的注意力全在烟草上了。

    “我问你们的特殊能力怎么来的?”女少校将视线转移到了金刚炮身上,她已经发现从金刚炮的嘴里更容易听到实话。

    “我们练的。”金刚炮再次伸手冲女少校要打火机。

    “师傅是谁?是佛门还是道家?”女少校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但是并没有递给我们。

    “先把打火机给我们,不然我们不说了。”我一看这家伙在给我们设圈套,急忙抢在前头跟她索要打火机。

    谁知道我话一说完,女少校竟然站起来,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我们的手铐脚镣,然后走到距我们两丈的位置将打火机放到了地面上“你们可以自己拿!”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金刚炮说着站了起来准备走过去。

    “坐下!”女少校说着抬脚踩住了打火机。她穿着的是军用皮靴,而打火机则是普通的塑料打火机。

    “老牛,她想试探我们的道术。”我揉着被手铐勒的红肿的手腕,冲着金刚炮小声说道。

    “不抽这颗烟我也不会憋死,可我不能让她小瞧了咱。”金刚炮将嘴上叼着的香烟捏碎,腾出手来捏指成诀,施出御气移山诀冲两丈开外的打火机抓去。

    金刚炮虽然只能施出红色灵气,但是距离这么短的距离抓取打火机这种小型物品也自然是手到擒来。打火机受他灵气的影响平地而起,快速的向金刚炮伸出的右手移动。

    女少校见到皮靴旁的打火机被金刚炮凌空抓走,并未露出惊讶神色,而是快速的抬起左手将几乎移到金刚炮手掌里的打火机又凭空抓了回去,握在手里笑谑的看着金刚炮。

    “老于,她也会法术!”金刚炮收回手大惊失色。

    “她不会法术!”我摇头否认了金刚炮的说法“她使用的是特异功能!”

    先前年轻的女少校和金刚炮争夺打火机的时候,我是局外人所以看的很是清楚,女少校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颜色的灵气,所以我推断她使用的是纯精神力量,也就是我们通俗所说的特异功能。怪不得她敢打开我和金刚炮的手铐呢,弄了半天是胸有成竹啊。

    “不管是啥,反正她比我厉害。”金刚炮对于败在一个女人手里很是不服气“等到晚上可就不一定了。”

    我没有接金刚炮的话茬,转头看向女少校。女少校见我转头看着她,再次弯腰将打火机放到了地面上,冲我微笑着招了招手。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并没有接受女少校无声的挑战,反而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你们有资格问我问题吗?”女少校微笑的看着我。她没用“权利”而用了“资格”这个字眼,说明她想激怒我。

    “你说的有道理。”我将手里的香烟重新叼在嘴里,御起紫气冲她抓去,不过我的目标不是打火机而是她本人。

    不出所料,我延出的紫色灵气在距她三步的位置遇到了某种无形的障碍,应该是她的精神力量作出了反应。

    头一次与纯粹的精神力量交手,感觉很是怪异,精神力量与真元灵气的最大不同是前者要灵活很多,忽左忽右不容易被捕捉控制,如果按照我们观气一门判断对手实力的观气法则来看,她的精神力量也只不过与我们的蓝色灵气并驾齐驱。因而在经过短暂的较量之后,我终于将她凌空提起“我们有资格问问题了吗?”

    虽然被我提在半空,但是年轻的女少校并没有恼火,而是微笑的冲我点了点头“放我下来吧。”

    “我如果没看错的话,你们用的应该是道教的法术。”女少校将打火机拾起扔给了我们。

    “可惜你看错了,我们用的不是道教的法术。”金刚炮抽烟点着,然后将打火机扔给了我。

    “佛教的神通不是你们这样的”女少校对于金刚炮的否认倒是很感意外。

    “我记得现在该我问你才对,”我点着烟看着她“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宋雨,隶属于国家安全局十八分局。”女少校上下打量着我。

    “我记得国家安全局应该属于警察部门,不应该有军人。”我说出了我的疑问。

    “十八分局为特殊部门,受中央军委直接领导。”宋雨说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了红色的军官证递给了我。

    “我们犯的错误似乎用不着惊动国家安全局吧?”我摇手示意不用看。国家安全局可是处理重大国际国内突发事件的机构,类似于美国的FBI和英国的M16。

    “促使我过来的不是你们所犯的罪行,而是你们在犯罪过程中展示出的特殊能力。”宋雨严肃的说道“如果你们愿意,我希望你们能为我们工作。”

    “干什么工作?”对于宋雨的提议我并没有马上答应,这要让我和金刚炮去刺杀日本天皇或美国总统,那我俩可是必死无疑,还不如老实在监狱呆着还能留条小命。

    “这些问题关系国家绝密,未经请示我无权回答你!”宋雨说的很是严肃。秘密分为三个级别,普通的为秘密,重要的是机密,极其重要的才能被称为绝密。

    “你先前也说过了,我们所犯下的罪行不足以被枪毙,就算判我们个无期徒刑,我们也可以越狱,只要越狱之后不再犯其他的错误,就算被抓到也无非还是个无期。”对于宋雨的提议我并不很感兴趣“你应该知道监狱关不住我们。”

    “你们放心,一旦加入国安十八局,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你们的安全,不会让你们执行不可胜任的任务。”宋雨说到这里话风一转“我此行的目的只是验证你们是否具有特殊的才能,至于你们是否能够达到我们要求的标准还需要进一步的测试。”宋雨说这话的时候看的是金刚炮,明显对于金刚炮先前的表现不太满意。

    “说来说去对我俩还是没啥好处啊?”金刚炮一支烟抽完,扔掉烟头接过了话茬“再说我俩现在是罪犯啊。”

    “根据我国刑法第449条规定,你们可以适用战时缓刑,也就是你们通常所说的带罪立功。”宋雨对于法律条文非常的熟悉,信手拈来。

    “还有啥好处?”金刚炮有点动心了,这家伙杀了人,心里泛虚。

    “如果测试通过,你们将终生为国家和军队服务,享受特殊政府补贴,并恢复军籍!”宋雨很知道什么东西可以打动我们,因而恢复军籍留到了最后,而这一颗重磅炸弹直接就换来了我和金刚炮异口同声的

    “我愿意!”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国家绝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