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御气凌空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御气凌空

金刚炮虽然再次被三圣真人踹出来,但是这次明显的要轻很多。金刚炮虽然浑噩,但是孝心可嘉,因而三圣真人的怒骂声中还搀杂着些许欣慰之意。

    慕容追风上前扶起金刚炮,三人再次跪倒行礼。

    三圣真人的声音再次从大殿之内传来“紫阳观气一门以雾露霜雪风雨雷电八辈循环往复,切末乱了辈分,怡笑于人。”

    “谨遵师傅教诲。”我磕头应答。慕容追风和金刚炮不知所以的看着我,他们并不知道我先前和三圣真人说过的重建紫阳观的事情。

    再等片刻,见三圣真人不再说话,这才直身站起,退出了山门,而此时我手里的檀香已然只剩下了个香头。

    “九师弟紫灵是否已然归位?”慕容追风心情甚好,边走边问。

    听到慕容追风的话,我眉头一皱“六师姐看不出来?”

    慕容追风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过并无失落神色。

    “追风,他是紫气啊,不过没咱的浓。”金刚炮后知后觉“你不是还有一半紫气吗,咋看不到呢?”

    “牛大哥,师傅先前说的话你没有听懂”离开了三圣真人,慕容追风很自然的改了称呼“师傅所说的半半之数,指的是阴阳有别,你只能接受一半,而且只有在晚上才可以施展。”

    “啊~那你呢?”三圣真人说的话金刚炮只能听出个大概,这时候才醒悟过来,转头看着走在身边的慕容追风。

    “要破御气延灵之法,必须先散去我的气息。”慕容追风微微一笑“能陪在牛大哥身边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再要灵气又有什么用?”

    慕容追风说到这里,我转身后望,这才发现她本身已无半点修道之人的灵气,气息呈白色,只能算是个健康的正常人。

    “老牛,你和六师姐只能再活十二年你知道吗?”我们先前进来的那座石台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我话一说完,金刚炮就歪着个脖子算了起来“够了,足够了,我可不想跟你一样成个老不死。”金刚炮大大咧咧的笑着“不过到时候我俩要是生个小孩儿你可得帮我俩养活着。”金刚炮会观气术,自然能看出我有近乎百年的寿数。

    “生十个我也给你养着。”我勉强挤出点笑容。慕容追风和金刚炮的寿命已经彻底注定了,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延长或者修改,

    而慕容追风却已经羞的低下了头。

    “别抽了,时间快到了。”我伸手制止了石台边上准备拔烟的金刚炮。檀香已经快燃尽了,我使用移山诀将那一点香头凌空定住。

    “知道你有紫气,也不用这么显摆吧?”金刚炮见我将香头凌空定住,撇了撇嘴。

    “剩那么短了,捏着烫手啊。”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我和金刚炮争执扯淡的工夫,石台后的崖壁有了反应,本来平整的崖壁出现了水纹波动,片刻之后,当檀香彻底燃尽的时候,平整的崖壁已经彻底变成了银色的液体状。

    “闭上眼睛!”我拉起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径直冲那面银色液体走了过去,依如上次进入时液体滑过的感觉,感觉脚踏实地之后才睁开眼睛,眼前白光耀眼,正是先前进入的那道银色光环。

    “轰~轰~轰!”没等我们站稳脚跟,巨大的声响就从耳边响起。

    “天雷!”我大喊一声御起灵气,准备抵御。

    “有埋伏!”金刚炮拉着慕容追风快速的趴下,顺手捏起地上的一物“是弹头。”

    我一听之下,也急忙卧倒“什么方向打来的?”我话刚说完,只感觉腹下压到一物,顺手掏出“怎么是包牛肉干?”

    我趴卧了半晌,没发现再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才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御起紫气打量着四周。

    我们眼前所站的位置是一处一丈见方的方形石台,后面是那堵银光石门。石台通向外界只有一条三尺宽窄的石路,左右皆是悬崖。石台之上跌落着几枚弹头和弹壳,除此之外还有三包牛肉干。

    我俯身拾起一枚弹壳,看向底部编号。“起来吧,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咋回事?”金刚炮拉着慕容追风站了起来。

    “子弹是你打的。”我手指发出银光的石门“里面的世界容不下任何外部的俗物,包括声音。”

    金刚炮抓过我手里捏着的弹壳,一看之下“真的是咱的7.62步枪弹,连弹壳编号都一样。”

    “走吧,离开这里。”我说着弯腰拾起那几包牛肉干放进了背包,迈腿向前,金刚炮随后跟上。

    “追风,你怎么不走啊?”金刚炮回头冲慕容追风喊道。我们走出去几步,才发现慕容追风并没有跟上来。

    “牛大哥,我看不清路了。”慕容追风话一出口,金刚炮就自责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摘下背包调头跑了回去。

    我背起背包,金刚炮背着慕容追风,快速的走过了那条狭窄的石路,回到了石门处。

    我低头看向石门,却发现石门内侧根本没有开启石门的机关,也就是说先前建造这里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留出去的后路。

    我看了看眼前巨大的石门,卸下背包调运自身灵气,左手捏诀右手外扬,大喝之下施出御气移山诀,控制着巨大的石门向左移动,金刚炮见石门缝隙已经可供人出入,一跃之下背着慕容追风蹿了出去,我抓起背包随后跟出,巨大的石门则快速的归于原位,重新将入口封死。

    外面仍是黑夜,我抬手看了看军表,发现指针已经开始移动,现在是凌晨四点多。

    “汪汪~”等候在外的白狼见我们出来,亲热的向我跑来,跟我耍闹片刻,又冲慕容追风跑了过去,它和慕容追风的关系也很是亲密。

    “老于,你在看什么?”金刚炮放下慕容追风走了过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手指大殿外聚集的乌黑云层“我出去应劫。”

    “应啥劫,”金刚炮手指我的头顶“你不是已经有了紫气了吗?”

    我摇头没有向他多作解释,三圣真人虽然施展高玄法术令乘风道人的紫色灵气回归本位,可是天劫我是逃脱不了的,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使用紫色灵气的人将会是我。

    “用不用我帮你?”金刚炮关切的问道。

    “不需要,我怕你帮倒忙。”我说着掏出怀里的东西,转身向大殿门口走去。以往修道之人的聚气冲紫都是以蓝色灵气进行的,所以才需要有紫气高人加以护庇,而我现在本身已经有着可以调动外部灵气为己用的霸道紫气,抵御天雷之劫自是不成问题。

    走出大殿的瞬间,天雷即至。

    以前自己也曾经三引天雷驱邪除魔,可是那都是打在别人身上,这回换做了自己才知道被天雷击中的感觉有多难受,而且度劫的天雷明显的要比诛魔天雷要霸道许多,因为修道之人一旦突破紫气玄关就可以御使天地灵气,而这正是天道所不允许的。

    我将紫色灵气散于体外,护住自己,双臂平展,昂首向天。咬牙忍受了天雷击身带来的痛苦和灼热,隐约之中竟然听到了金刚炮的声音“追风,快来看哪,老于被雷劈啦。”

    天雷不停的击下,每一次都令我感觉如中重锤,就在我感觉支撑不下去想开口冲金刚炮求助的时候,雷霆之声停了下来。

    我单手撑地,大口喘息。以紫色灵气来抵御天劫还如此吃力,如果换做蓝色灵气那可真是绝不生理,怪不得自古至尽修道之人如过江之鲫,能够突破紫气玄关的人却寥寥无几。

    “老牛,拿件衣服给我。”我冲站在大殿内的金刚炮喊道。我现在浑身上下所有的衣物全被天雷焚烧掉了,包括手腕上没有摘下的军表。

    “你进来吧。”金刚炮懦懦的不敢出来“我出去怕被雷劈。”

    “你身上的是慕容追风的灵气,她当年已经抵御住了天劫,你俩命数相同,挨一次就行了。”我赤身**的肯定不能进去,慕容追风还在里面呢。

    金刚炮这才小心翼翼的跑过来,拿了条毯子给我披上了“衣服都让我扔了。”

    “内裤也扔了?”我转视金刚炮。幸亏我包里还有一件白九妤送的法袍,可是也不能光着屁股穿啊。

    “你要不嫌弃,我的脱给你吧。”金刚炮嘿嘿的笑着。

    我横了金刚炮一眼,转身披着毯子走进了大殿。

    “老于,我想出去飞飞试试。”金刚炮看着手上萦绕着的紫气蠢蠢欲动。

    “御气凌空是风行诀的极至,并不是飞行,只是凭借灵气的运转加强起跳力度,身在半空时倒转灵气减轻自身重量,类似于滑翔”我用军刀切割着毛毯“记住要领,别走太远,天快亮了。”

    “太好了,太好了。”金刚炮看了看已经依偎着白狼睡下的慕容追风,转身走出了大殿。

    我现在浑身上下脏的要命,不舍得穿着白九妤赠送的金丝法袍。好在还带有针线,割破毛毯简单的缝了几个类似于衣服的套子,套在了身上。然后抓过背包检查了一下剩余的食物和饮水。

    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大亮,因为没有了手表,也没有了准确的时间概念,只能凭借太阳的位置估摸着应该有八点多了。金刚炮已经走了三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

    “乘风,老四呢?”慕容追风已经醒转,开口问我。

    “御气凌空去了。”我回头冲她笑了笑。

    “我转给他的灵气只有在夜晚才有用”慕容追风站起身,走到大殿门口。

    “我出去找找他。”我说着站起身走到慕容追风旁边,抬头环视左右之后,手指东南方向“他在六十里外。”金刚炮的气息我早已经熟悉,而我紫灵归位之后,简单的观气也无须捏诀了。

    “你快去吧,这一片区域并不安全。”慕容追风关心金刚炮。

    我点头走出大殿,捏起风行诀向金刚炮所在的方向凌空跃起。首次施展御气凌空之术,动作很是生疏,但是很快就掌握了凌空的要诀。归根结底御气凌空还是法术,并不能凌空停顿太长时间,每次跃出数里停顿几分钟就得落下借力,尽管如此,比起平时的步行也是天壤之别。再者紫色灵气可以调御天地灵气,也就无须担心灵气枯竭。

    片刻之后,我就发现了地面上蹒跚而行的金刚炮。

    “这是怎么搞的?”我上前关切的问道。金刚炮鼻青脸肿,很是狼狈。

    “摔的呗~”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御气凌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