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师徒情深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师徒情深

“不堪浑货,怎落得这般模样?”分别千年,三圣真人出口就骂。也不知道骂的是金刚炮还是乘风道人和慕容追风。此刻三人全部衣裳褴褛,蓬头垢面,哪里还有半点修道之人的洒脱之气。

    乘风道人和慕容追风匍匐于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三圣真人脾气暴躁,待徒极严,众弟子无不对其惧怕三分。

    “你等二人暂且起身。”三圣真人冲乘风道人和慕容追风抬了抬手。两人如蒙大赦,急忙站起身垂手站立于千年之前众弟子站立的位置。慕容追风站在了三圣真人右侧下首,乘风道人则站立于左侧七步之外。

    “孽障,还不跪下?”三圣真人冲傻站在旁边的金刚炮喝道,怒发冲冠,声音洪亮。吓的金刚炮一个激灵,激动之下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求助似的看向我,奈何我现在虽然神识清醒,身体已被乘风道人所操控,根本无法提醒他怎么做。金刚炮看我没反应,又转头看慕容追风,慕容追风悄悄抬起右手指着地面,示意他跪下。

    金刚炮这才慌忙拜倒,抬头瞪着三圣真人。我站在慕容追风对侧,看见慕容追风再次抬手指地,示意他低头,可惜金刚炮根本没有理解她的意思,还是直勾勾的看着三圣真人。

    三圣真人见金刚炮无礼的瞪着他,真的动了怒了,也未见他有什么动作,晃身就来到了金刚炮面前,一抬脚将金刚炮踹出了大殿。

    金刚炮哎呀哎呀的滚出大殿,趴在香炉旁不动了,估计是被三圣真人踹的背过了气。

    慕容追风作势想过去搀扶,被三圣真人一眼给瞪回去了。三圣真人上下打量着慕容追风,片刻之后出声责问“御气延灵损人害己,何故施为?”

    “弟子本体已残,只得...”慕容追风刚想出言解释就被三圣真人给打断了。

    “伤及无辜七窍六十几许,尚觉无愧?”三圣真人怒气冲冲的指着慕容追风,气的面皮抽动“已失处子之身,怎敢厚颜见吾?”

    慕容追风被三圣真人一顿训斥,委屈的直掉泪,但是却不敢抬手去擦。

    三圣真人训哭了慕容追风,一转身冲乘风道人走了过来,乘风道人一见三圣真人走过来急忙操纵着我的身体屈膝跪下。

    “为一红粉骷髅自毁苦修道行,而今落得魂寄他身,灵识不明。岂不愧对为师秘传私授?”三圣真人抬了抬脚,还好没有踹过来。

    “弟子辜负恩师苦心,深感羞愧,只是...”乘风道人刚想辩解,三圣真人的道靴已经踹了过来。将乘风道人踹了个四脚朝天。

    乘风道人慌忙爬起,重新跪倒在三圣真人面前,这次连话也不敢说了。

    三圣真人踹倒乘风道人,转身背手在大殿之中踱着步子“紫阳观气一门传至为师已然十六代,门下九位亲传弟子却无一位可雕之材接掌山门,为师居此福地汗颜之至矣......”

    三圣真人一边踱步一边痛骂九大弟子的诸多不肖,一柱香的工夫才逐渐消了气。手指乘风道人“将那浑货扶进殿来,殿外灵气残杂,有损尔等阳魂。”看来三圣真人虽然对众弟子心有怒气,关切之心也还是有的。尤其是老四黄溯风,幼年入道,由三圣真人亲手养大,虽然恨其蠢钝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乘风道人上前扶起金刚炮,使用紫色灵气将金刚炮郁闷在胸的郁气逼出,金刚炮这才苏醒了过来。

    “老于,我可不敢进去了,我在外面等你们。”金刚炮一看乘风道人要拉着他进殿,吓的急忙后退。

    我暗暗叫苦,我现在都身不由己,哪里还管的了你。

    “四师兄,师傅命你进去。”乘风道人拉着想要逃跑的金刚炮,语气很是恭敬“师傅怒气已消,无须太过担心。”

    金刚炮一看我说话不是自己的语气,松开我的手跑进大殿,站到了慕容追风旁边,低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出了。

    “四师兄,你的位置在那边。”慕容追风看见三圣真人又皱起了眉头,急忙伸手指着左侧。九位弟子只有慕容追风一人站立在三圣真人的右侧,其余八位男弟子全部居左。

    乘风道人走进来将金刚炮拉到左侧距离三圣真人三步的地方站定,这才站回了本来的位置。

    “乘风,老四为何落的这般模样?”三圣真人严厉的看着乘风道人。

    乘风道人听到师傅的问话,上前一步,躬身将前因后果禀报了一番,三圣真人听后久久不语,半晌过后,轻叹出声“山门不幸出此奸佞,枉折了骛风的性命。”

    “师傅,九师弟下山时日甚早,诸多前事并不熟知,请容弟子禀明。”慕容追风说着站了出来。

    三圣真人看了慕容追风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师傅当日曾推算出傲风子将转投道教,将吾与九师弟唤至观气轩授以钳制之法,九师弟下山之后,师傅便驾鹤归位。数年之后释阐道三教与吾截教再起争端,三教齐聚东海,二师兄得到消息,随即率傲风子,七师弟,八师弟赶赴碧游宫以壮声势,命弟子与三师兄看守本观。孰知二师兄等人一去鸿鹄,再也没了消息。弟子苦候不果,与三师兄商议由弟子下山寻找道法最为精深的九师弟回山主持大计。”慕容追风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乘风道人,略作喘息。

    “后事何如?”三圣真人轻声发问。看来只要是进了这元神居住的福地,是无法再与外面的世界发生联系的,不然以三圣真人的道行也不需要发问。

    “弟子下山之时,三教与我截教已势成水火,弟子下山之初便被释教一干僧尼围截追杀,中有九华山一撇脚僧人施展神通将弟子断去左臂,弟子忍痛奔逃,后灵气不续,无奈之下施展御气延灵之法舍了本身,辅以隐气之术,这才幸得不死......”

    慕容追风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而之后的事情她在前面的几次苏醒已经说起过了。

    “草TMD,一群秃驴欺负她个小矮人。”金刚炮手指慕容追风。慕容追风的话金刚炮虽然不能全部听懂,但是大体意思他还是听的出来了,气愤之下,破口开骂。

    三圣真人此次并没有出言喝止金刚炮,看的出来他也是心存愤慨的,不然以三圣真人的性子,有人在他面前开骂,他是不会允许的。

    “危急关头汝在何处?”三圣真人指着金刚炮。

    金刚炮瞪着大眼不知道三圣真人的意思,一看三圣真人面露怒气,急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四师兄仍在后山面壁,”慕容追风接过话头“弟子和三师兄也曾去后山叫过四师兄,奈何四师兄言曰“师命不敢违,百年之期未满,不可出山”。”

    “为师怎得***出此等不知变通的浑货。”三圣真人斜了一眼金刚炮。看来金刚炮前世就是个蠢钝的家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属于闷骚型的。

    慕容追风下山之后紫阳观只剩下了老三龙骛风和面壁的黄溯风,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龙骛风已死,金刚炮又遗失了黄溯风的封神玉,所以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了。

    “四教之中,而今谁掌天下?”三圣真人回到蒲团坐了下去。

    紫阳观门规森严,回答师傅问话也需由长及幼。乘风道人看了看慕容追风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出口回答“释教独大,阐道合而为一统称道教,苟延残喘。”

    “吾等通天一脉何在?”三圣真人刚刚坐下又站了起来。

    这次慕容追风和乘风道人谁也没敢回答,这要告诉他截教已经没了,肯定得挨踹。

    “乘风,为师问话尔等何故推委?”三圣真人提高了声音。

    “启禀师傅,弟子下山之后一直居于陈将军营中,后与凌风子同时施展逆天之术遭了天谴,布下往生阵法之后便灭了灵识,教派之间大起干戈之时,弟子已然封魂地下了。”乘风道人言辞闪烁,其实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敢说。

    “凌风子那个孽徒如今如何?”马凌风是三圣真人的大弟子,虽然被他逐出了师门,但师徒情义实在是割舍不下,不然他不会称马凌风为孽徒,千年之前更不会让乘风道人转赠紫阳凝元丹了。

    “凌风子施了移魂之术,将自身神识移到一条五土掠阳蟒的身上,弟子念及同门之谊,已将其魂魄搜出,送往马氏本宗投胎去了。”乘风道人如实回答。

    三圣真人听完乘风道人的叙述,摇头又点头,其实他的心里也是不舍得那位大弟子的,半晌过后,还是冲乘风道人微微点了点头“不忘手足之谊,不记前尘旧恶,汝之举措,善矣。”

    “师傅独居缺人侍奉,弟子愿常留此地以尽孝行。”慕容追风上前一步跪了下来。

    金刚炮似乎听出了什么门道,抬起头想说什么,想了想又憋了回去。

    没想到的是三圣真人对慕容追风这唯一的女弟子竟然面露不满神情“溯风的命数和阴阳可是尔所篡改?”

    “师傅明鉴,四师兄擅改命数之事弟子先前实是不知,”慕容追风看着金刚炮“弟子也是今日方才知晓。”

    三圣真人和慕容追风所说的黄溯风篡改命数到底指的什么,我听的一头雾水,不过片刻之后我就明白了过来。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师徒情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