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圣真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圣真人

不幸中的万幸是想象当中的血肉飞溅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子弹贯穿了眼前的老虎射到了对面的树林之中。

    “晚辈师兄不识真人法身,冒犯之处望真人且念先师三圣真人薄面宽恕则个。”慕容追风连忙冲这只紫角老虎躬身赔礼。

    没曾想这只长着紫色双角的老虎根本无视慕容追风的道歉,径直的从金刚炮身上跑了过去,抖身化做一紫发道人,坐到石墩之上抓过一盂棋子就和先前的老道开始搏弈厮杀。

    “我没事儿,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我和慕容追风面无人色的上下打量着金刚炮,先前的那只老虎是从他身上跑过去的,他竟然毫发无伤。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金刚炮说着冲正在下棋的两个道人走去“你们好啊。”

    我和慕容追风被金刚炮的莽撞举动吓出一身冷汗,对望一眼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老于,他们看不见咱。”金刚炮伸手在其中一个道人的脖子上前后挥舞“他们是不是鬼啊?”

    “四师兄,快回来。”慕容追风率先反应过来,上前拉着金刚炮走了回来,我急忙拖着这个闯祸的祖宗顺着山路走了下去。

    “以后不要胡闹了,那只长着双角的老虎是黄灵真人,跟咱们师傅关系很好的。”慕容追风埋怨着金刚炮。

    “知道了,知道了。”金刚炮手指身后“他们为啥看不见咱?”

    慕容追风疑惑的摇了摇头,示意也不知道其中的缘故。

    “很可能咱和他们生活的不是一个世界。”我掏烟点着。

    “那他们是不是鬼啊?”金刚炮抢下我叼着的香烟抽了起来。

    “你家的鬼有这么好的待遇吗?”我又点上一支,“说是神仙更恰当一些。”

    “神仙不是住天上吗?”金刚炮撇着嘴否认我的推断。

    “天上没有大气层,再往外就是太空,他们住哪儿?”我反问金刚炮。

    “那这里是哪儿啊?”金刚炮环视左右“跟咱外面差不多啊。”

    “修道之人元神居住的地方。”说到这里我想到了一个现代用语“这里应该就是四维空间!”

    “啥叫四维空间?”金刚炮虽然有着高中毕业证,实际上也就是个半文盲,我如果想让他明白什么叫四维空间就得先向他解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我可不愿跟他费那个口舌,于是就力求通俗的跟他做了解释“四维空间和我们生活的三维空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四维空间里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听不懂你说的啥意思。”金刚炮转身迈开了步子。

    “看看你手表的指针还走不走了?”我快步跟上了金刚炮。

    “怎么停了?”金刚炮摇晃着手腕。我俩戴的手表还是部队的全自动机械军表,无需电池也无须上弦,只凭平时手腕的活动就可以自动上弦。

    “现在明白“银光引魂归无路,自在乾坤岁月长”是什么意思了吧,这里的时间是相对停滞的。”

    “别说了,再说下去我非疯了不可。”金刚炮挥手打断了我的话,“追风,还有多远啊?”

    “对面山峰就是了,师傅的气息我认识。”慕容追风声音略带颤音,看的出来心情很是紧张。

    三人加快速度攀过一处山峰,其间再次遇到几个截教前辈,虽然根本看不到我们的存在,慕容追风还是一一的稽首为礼。

    “你刚才跟那个大蜗牛打什么招呼?”金刚炮笑着问慕容追风。先前路过一处清水湖泊,慕容追风向湖边的一只巨型田螺稽首为礼。

    “四师兄你不要再说笑了,那是我们截教幻水岭的沙彩珠前辈。”慕容追风对于金刚炮的胡作非为很是包容。

    “它不是死了吗?”金刚炮回头看着湖边的巨大田螺“怎么又变成蜗牛了?”

    我一听金刚炮这话我就知道他搞混淆了“第一,那是田螺不是蜗牛,第二青湖孤岛上死的是沙锦珠而不是沙彩珠,他们幻水岭是以“珠”字为辈分的,就跟咱紫阳观以“风”字为辈是一个道理。

    慕容追风点头示意我所说不差。

    言语之间,三人来到一处道观跟前,眼前的道观很是简陋,只有左右偏厅和一处正殿,说是正殿其实跟我们平时所住房屋大小也差不了许多,道观山门大开,院中一巨大铜鼎中香烟飘渺,左右偏殿门外各自长有一颗巨大银杏,院中极是洁净,虽是简陋却萦绕着一股庄严肃穆的道家威严。

    我和慕容追风对视一眼,跨入山门。

    “是这儿吗,可别走错门儿。”金刚炮随后跟进。

    我和慕容追风急忙摇头示意他不要喧闹,这里肯定就是三圣真人的道场,因为眼前的道观简直就是当年紫阳观的翻版,只不过小了一号而已。

    三人穿过院子抬腿迈进大殿,大殿之上供奉着一尊丈余铜像,铜像足踏奎牛仙兽,手持灵宝拂尘,长发披肩,神态肃杀,竟是一尊通天教主的四海扬威法像。

    移目左右,只见大殿东侧一百草编就的蒲团之上正盘腿端坐着一老年道人,头顶原始道冠,身着紫色法袍,须眉尽白,三缕白发垂于眉际,神态雍容庄严,不是紫阳观观主三圣真人还能是谁。

    “师傅在上,不孝徒儿溯风子,追风子百拜座下。”慕容追风拉着金刚炮快速的冲三圣真人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紫阳观虽属截教,但是尊卑辈分极是看重,徒弟向师傅行礼也应该秉承由长及幼的顺序,按理说我们三人以金刚炮的辈分最大,应该是他先行施礼,奈何这家伙将封神玉给弄丢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因而慕容追风只好代他向师傅叩拜行礼。

    “恩师垂怜,乘风子看您来了。”这次轮到乘风道人向三圣真人磕头了。之所以说是乘风道人而没有说是我,是因为在见到三圣真人的那一刻起,乘风道人的神识再次苏醒。紫阳观历来由大弟子接掌山门,以最小的弟子关门授法,也就是我们通俗所说的关门弟子,当年三圣真人虽然早已知道乘风道人不可能久居山门,却仍然私授诸多秘术,使其短短数年道术急剧蹿升,直至后来引起了大师兄凌风子的嫉妒,暗下毒手将处子天葵置其茶盏之中意欲毁其道行。三圣真人察觉之后,毫不姑息的将凌风子逐出了紫阳观。乘风道人艺成辞师,三圣真人还将其苦心炼制的紫阳凝元丹赠送了三颗。所以说三圣真人对乘风道人这个最小的徒弟恩情甚大,乘风道人和他的感情也最深。

    九叩之后,三圣真人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仍然垂目端坐于蒲团之上。三人跪拜于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更别说有什么动作了,由于大殿之中铺有青石,片刻之后我就感觉双膝疼痛,估计金刚炮也好过不了,不停的扭动着膝盖,面露痛苦神情。慕容追风匍匐于地,也不敢出言制止。我更是身不由己。

    约莫跪了半个小时之后,金刚炮终于沉不住气站了起来“他是不是看不见咱啊?”

    金刚炮话一出口,我就知道糟了,他又闯祸了。三圣真人平时只穿浅蓝色道袍,紫色法袍只有在重要场合或者是向众弟子讲经布道之时才会穿着,三圣真人今天之所以穿着这件紫色法袍,很可能是已经料知了我们三人今日的到来。

    果不其然,金刚炮话音刚落,端坐于百草蒲团之上的三圣真人就猛然睁开了眼睛。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圣真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