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一百零九章 释道阐截

第一百零九章 释道阐截

“琥珀醉有我一瓶了。”我站在城内冲金刚炮招手。

    “草,你欺负我不认识古代的字儿。”金刚炮背着慕容追风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这不算数。”

    “你不是说什么关犯人放犯人嘛。”我笑谑的看着金刚炮。看到“释”字时我已经起疑了,现在看来这一座古城四处城门上的字应该是“阐道释截”。四教门人分别有自己的专用城门和通道,而截教通天教主的道场在东海碧游宫,所以我们截教门人自然也只能走东门。

    “哈哈哈哈,老于,你看你的狗。”金刚炮手指城门外的白狼。只见我们三人都走了进来,只剩下白狼被困在城外,急的冲我大声的吠叫。

    “笑个屁啊。”我没好气的瞪了金刚炮一眼,跑出去将白狼抱了进来。

    “为啥它进不来呢?”金刚炮用手指着白狼。慕容追风执意要自己走,城内虽然已经荒废,但是街道还算平整,金刚炮便将她放了下来。

    “我们三人身上都有观气门的灵气,紫阳观属于截教,所以能够进来。”我手指白狼“可是它不是截教的啊。”

    “什么鬼地方,还认人呢。”金刚炮转过头去看着慕容追风,发现慕容追风经过休息已然可以行走了。

    “走吧,干正事要紧。”我说着迈步向前。

    城中建筑并不多,皆为一般大小的石制平顶房屋,左右各二的排列在正中主道两侧,每一处约有十几间石屋,彼此之间并不相连,但是错落有秩排列的很是整齐。正中留有一条宽敞的通道,笔直的通向正北的一处大殿,大殿外站立着四座巨型雕像,风化的已经很严重了。

    “先四处看一看”我说完领着白狼走向东南侧的几排石屋,挑了一处走了进去。

    石屋很是狭小,也就几个平方。陈列也很是简单,只有两张石床和一张石几,甚至连梳洗的物件都没有,我走向石床抓起床边的一件长形事物,吹弹掉上面附着的灰尘,发现是一把长剑。剑鞘早已经腐朽掉了,只剩下了剑身。虽然年代久远但是依然青波如水,极其锋利。信手放下,抓起石床内侧灰尘掩盖下的一只半圆物件,擦拭过后一看竟然是顶道冠。

    转视另外一张石床,同样发现了类似的情况,先前居住在这里的人随身物品并没有带走,一把斧头形的兵器也还在。我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分量,金刚炮用着倒合适。

    “老牛,你那里什么情况?”我走出石屋,来到城中石路,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已经在那里左右张望了。

    “空的,全是空的,毛都没留下一根。”金刚炮伸手摘下我的背包,取出干粮分给慕容追风“你那里有啥好东西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拾到这把斧子。”我伸手将石屋里带出的斧头递给了他。我可不能跟他说里面还有很多古代的物件,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过去给全部搜刮走。

    “这玩意拿着还有点感觉。”金刚炮挥舞着板斧作势砍剁,低矮的身材抡着大斧很是滑稽。

    “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再四处看看”我说着领着白狼去西南和西北两处的几排石屋转了几圈,生活器皿和随身兵器都没有带走,西北石屋里遗留下的兵器大多为各式古剑,还有几柄已经腐朽的只剩下金丝的拂尘。

    而西南侧的那几排石屋遗留下的则为和尚使用的禅杖。在其中一间避风的石屋里我甚至发现了残存下的人类头骨骨骼。

    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我环视石屋之中并没有留下什么打斗的痕迹,所有兵器全是留在石床上的,根据石床上残留的些许毛发和衣服佩玉,似乎这些人都是在睡觉的时候突然死去的。

    “老牛,你那里真的没东西?”我走回主道冲金刚炮问道。

    “说了没有就没有,”金刚炮扔过一支烟“东颠西跑的你不累啊?”

    我接过金刚炮扔过来的烟,掏火点着“我再去东北角的那几间屋子看看去。”

    “不累你就去吧,我说了啥玩意也没有”金刚炮大大咧咧的冲东北角努了努嘴。

    正如金刚炮所说,东北角的几排房屋里面什么都没有,别说是兵器,就连日常用品也被带走了。

    “老牛,这里很可能发生了战斗。”我走回来坐到了金刚炮的旁边。

    “啥战斗?”金刚炮一听战斗来了精神“快说说。”

    “我怀疑这四个方向当年住的很可能是四大教派的人”我伸手依次指向四处城门“北面应该是阐教的居所,西面是释教,也就是咱说的佛教。南面是道教,而东面则是我们截教住的地方。”

    我喘了口气“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我们截教的将其他三个教派的人全给杀了!”

    “你咋知道的?”金刚炮一听急忙转头看着我。

    “除了咱们截教住的那些石屋是空的,其他三处的物品全在里面。”我皱起眉头“很可能是起了什么变故,截教的人施展了某种法术,先下手为强了。”

    “都有些啥东西?”果不其然,金刚炮惦记着先人留下的物件,没有问什么原因先问有什么东西。

    “没什么,都是些没用的生活用品。”我站起身来背上背包。

    “那帮家伙住在这里干啥?”金刚炮随后站起,拍打着屁股下的灰土,“再说了,你咋知道是用的法术呢。”

    “很可能是在这里共同看守这座地宫”说到此处我不由得摇了摇头“因为没有搏斗的痕迹,这么多人要想一起杀掉,只能是某种法术,也只有截教门人下手才会这么毒辣。”

    “死就死了呗,跟咱有啥关系。”金刚炮拉起了慕容追风,“休息的差不多了,咱该走了。”

    一行人顺着城中石路望北直行,城中古木参天,夕阳照下,树影点点,三人一犬走在路上显得很是萧瑟。

    “老于,你说里面会不会有啥危险。”金刚炮指着前方逐渐清晰的大殿。

    “应该不会,里面很可能是四派仙逝前辈的魂归之所。”我说的并不肯定,也就是猜测。

    “那就好,那就好。”金刚炮一听没有危险,拍了拍胸脯放下心来。

    三人一犬走到四座石质雕像前站住了脚,这几座雕像长年累月的站在露天,风化的更是严重,只能隐约的辨别出大体的人形,面貌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

    走过石像,眼前出现了一处巨大的外殿,殿门应该为木质,到了今天早已经腐朽的没了影子,大殿门口堆积了不少大风吹进的枯枝落叶。

    “没有灵气,一点都没有。”金刚炮错指收法,手指大殿。

    “进去吧。”我掏烟点燃,率先走进了大殿。

    此时已然是下午四点多了。

    大殿之中空无一物,只在正北方向有着一处祭坛,四座巨大的铜鼎应该是当年各派弟子焚香祭拜的香炉。其后是四座与人等高的石雕,由于受到大殿的保护,免除了风吹日晒,保留的还很完整,三位道装人物和一位身着袈裟的僧人雕刻的活灵活现。果然不出我所料正是四教掌教。

    “老于,这个秃驴咋是光头?”金刚炮浑浑的问了一句。

    “和尚不是光头就不对了。”我被金刚炮逗笑了,“难道还得让他留个三七开?”

    “我是说他脑袋上怎么没有那些包。”金刚炮伸手比画着,那意思是说眼前的僧人雕像头上怎么没有释迦牟尼的螺发。

    “那都是后人艺术加工的形象,其实佛祖本身只是个具有神通的僧人。”我笑着冲金刚炮作着解释

    “这几个牛鼻子怎么长的都差不多啊。”金刚炮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和截教的通天教主的石像上面。

    “你可不能这么说咱们的祖师。”我说着冲最右侧的石像作了个揖“那几个咱不管他,这个可是咱老大的老大。”

    “对不起哈,我说错话了。”金刚炮说着点上一支烟插进了右侧的铜鼎“没带香烛,您老凑合着抽颗烟吧。”

    “他们都是鸿钧老祖的徒弟,道教的太上老君最大,阐教的原始天尊是老二,咱的祖师是老三。”我给金刚炮恶补着道门常识

    “同门师兄弟应该感情不错啊,为啥后来闹了矛盾了呢?”金刚炮瞅着基座上的三尊石像。

    “老五叶傲风跟老三龙骛风还是师兄弟呢,照样下狠手。”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他们到了那地步了还有啥好争的啊,”金刚炮无视我瞥过去的眼神,掏烟点着,“他们又不用花钱了。”

    “有时候并不是金钱和利益才会引发矛盾,很多时候往往也只是争夺一口气罢了。”我不愿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浪费口舌,转身向石像后面走去。

    石像身后出现的一件事物很像今天的镜子。以绿色玉石为支架,高约丈余,宽有六尺,由于灰尘遮盖了大部分的镜面,看不清楚镜面的颜色,只能隐约的看出有着些许黄色透出。

    “我来看看是啥宝贝?”金刚炮一见黄色就想到了黄金,吆三喝四的跑过去擦拭起来。

    “是黄金你也拿不动。”我说着走向镜后石壁上出现的四座巨形石门,石门依山而凿,以山体为基,门高数丈,左侧有一碗口大小的圆形孔洞。我捏起观气诀凝视片刻发现石门虽非铁制,但里面的气息却是看不见的。刚想伸手探进孔洞,金刚炮的喊叫之声就传了过来

    “老于,你快过来看哪,镜子里有个小孩儿。”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九章 释道阐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