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九十七章 解毒丹

第九十七章 解毒丹

震动非常轻微,震源位于石室正中区域,几秒钟之后,石室正中的两块石板左右下垂,一座长方形的青石自地下缓缓升起,高出地面八十公分之后停止不动,震动也随之消失。 

    青石上放着一个很小的方形盒子,只有巴掌大小,这里面存放的无疑是答对问题的奖励。 

    由于之前两门的奖励是冰糖和补肾丹,对于这一门的奖励,吴中元也不认为会是什么好东西,走过去随手拿起石盒儿尝试开启。 

    石盒儿的盖子是扣在石盒上的,拔开之后发现里面放的是个乒乓球大小的灰色丸子,拿起闻嗅,有细微药气,由于存放的时间太长,药丸的表皮已经有些酥化掉渣,捻了捻掉下来的细渣,细腻发滑,应该是蜡。 

    用蜡封存药丸的作法直到现在还在使用,与瓶装相比,蜡封可以更好的保存药物,确保药性不会挥发。 

    这个石盒明显是被雕凿出来专门用来存放这枚药丸的,整个石盒内部只被凿出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形孔洞,其他部位则是完整的石面。 

    “这又是个什么丹?”王欣然笑问。 

    吴中元没有接话,石盒的内部不曾雕刻文字,而放置石盒的青石上也没有字迹,石盒的盖子上也是平面,没有雕刻文字,这枚药丸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 

    既然是奖励,总得说明用途,不然就算得到了也没什么用处。 

    就在吴中元想要捏开蜡封的时候,一瞥之下发现石盒的盖子内部貌似有字,定睛细看,刻的是‘可解百毒。’ 

    王欣然也看到了盖子内部的文字,“这个还有点用处,也不算白忙一场。” 

    “好像不太对劲儿。”吴中元皱眉摇头。 

    “怎么了?”王欣然挑眉看他。 

    “他为什么把解毒丹放在这儿?”吴中元眉头紧锁。 

    王欣然不明所以,“你在怀疑什么?” 

    吴中元指着北面地上的那个石匣,“跑出去的那个人随身携带的法印和黄金罗盘等物,原本应该就是存放在那个匣子里的,他为什么要把那些东西放在这里?” 

    吴中元如此一说,王欣然也感觉事有蹊跷,“咱们刚才拼凑出来的石台上有一句‘知难而退,拿了石函里的东西走罢,’他留下这样的话,又把东西放在这里,是不想让咱们空手而回,也不想让咱们继续往里走了。” 

    “也可能只是不想让你们继续往里走。”吴中元说道。 

    “什么意思?”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说道,“这里毕竟是他的陵墓,没人希望自己的陵墓被闲杂人等涉足,对他来说只有我不是闲杂人等,你们都是。” 

    王欣然隐约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他留了这枚解毒丹在这里,并不是单纯作为你答对问题的奖励,而是进入之后那些石室的通行证?” 

    “对,”吴中元缓缓点头,“这里应该是一道分水岭,他不想闲杂人等陪我继续往前走了。” 

    很少说话的吕佳慧在旁说道,“奇门遁甲再玄妙,也不可能算的这么准吧?也可能他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止步,而是让那些误入坟墓的人或盗墓贼见好就收。” 

    “也有这种可能,”吴中元没有否定吕佳慧的说法,“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你们都不能再继续往里走了,往后的那些石室里很可能有释放有毒气体的机关。” 

    “我们带了防毒面具。”吕佳慧说道。 

    见吴中元面带疑惑,吕佳慧解释道,“我们携带防毒面具不是为了预防毒气,而是为了过滤污浊空气,古墓被封存多年,里面的空气早已腐坏,还有很多未知细菌孳生,之前就有考古人员中毒染病的先例。” 

    吕佳慧说完,吴中元缓缓摇头,即便带有防毒面具,他还是不放心,但眼下他也没有不让王欣然等人跟着的理由,沉吟片刻,指着北面的石门说道,“看看怎么回事儿。” 

    这处石门是关着的,这处石门跟之前的那些石门一样,都是往里开的,之前王欣然和张书凯曾经尝试推动,却发现石门被人从里面抵住了。 

    此次四人合力,再推,不行,还是推不动。 

    试过几次,众人只能放弃,吕佳慧抚摸两扇石门的接缝儿,又拿出羊角锤敲打石门各处,然后得出了结论,“石门不是被他们用什么东西给抵住的,而是内部原本就有顶门石。” 

    吴中元是学考古的,对顶门石这种东西并不陌生,但王欣然和张书凯不懂,吕佳慧便出言解释,顶门石的样式有很多种,常见的是滑顶和翘顶两种,其中又以翘顶最为常见,原理与跷跷板有些类似,送葬的队伍离开墓室时将石门拉上,石门闭合之后,石门内侧的顶门石翘起,封闭墓门,令墓门无法自外面再被推开。 

    而滑顶则是墓门内部有斜撑石条,随着墓门向外移动,里面的石条逐渐倾斜,等到墓门彻底关闭之后,石条末端恰好卡在了石门内侧的凹槽里。 

    吕佳慧说完,王欣然问道,“这里的情况是哪一种?” 

    “应该是翘顶。”吕佳慧说道。 

    吴中元接口说道,“研究这个没意义,不管是哪一种,咱们都进不去,除非里面的人主动打开。” 

    “如果有顶门石,他们之前又是怎么打开石门的呢?”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 

    随后一段时间四人都没有说话,四人想的问题应该都差不多,无非是守株待兔更好,还是爆破进入更好。

    最终还是吴中元先开口,“他们可能没携带防毒面具。” 

    王欣然歪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张书凯和吕佳慧也没有吭声。 

    等了片刻,吴中元又说道,“死掉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冒险跑出去?” 

    三人仍然没有接话。 

    吴中元又说道,“他是发现同伴被困住了跑出去搬救兵?还是贪生怕死撇下同伴独自逃生?” 

    三人还不接话,吴中元也没准备他们接话,他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供三人参考分析,“如果他是出去搬救兵,那里面的人肯定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危险。如果是贪生怕死独自逃生,他就不怕同伴脱困之后报复他?他既然敢跑,就是在他看来被困在里面的同伴肯定不可能活着出去……” 

    说到此处,王欣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与此同时看向张书凯。 

    张书凯知道王欣然为什么看他,“如果这道石门跟外面那些石门同样的厚度,我有把握精准爆破而不毁坏石门主体。” 

    王欣然点了点头。 

    张书凯也不磨蹭,转身向外走去。 

    “需要多长时间?”王欣然问道。 

    张书凯说道,“这里没有*,需要自别处调用,最快也得七八个小时,组装*需要三个小时,路上往返可能需要六个小时,你们可以先上去透透气。” 

    王欣然点了点头。 

    待张书凯离开,王欣然后退几步,将石匣推翻,坐上去点燃了一支香烟,“第四个石室是八门的哪一门?” 

    吴中元分神了,没听到王欣然的话,吕佳慧是学考古的,学考古的都懂历史,而阴阳五行是古代历史的一部分,见吴中元没有接话,便代为回答,“第四门是伤门,五行属木,是凶门。” 

    见吴中元心不在焉,王欣然不满的瞅了他一眼,“你师兄不在里面,你还担心什么?” 

    吴中元知道王欣然在怪他关心赵颖的生死,反驳道,“她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吧?” 

    “她是什么人你很清楚,做人不能没有立场。”王欣然说道。 

    “我怎么没立场?没立场我会跟你们在一起吗?”吴中元也急了,“有立场就非得搞阶级斗争那一套吗?我不恨得她咬牙切齿就是没立场?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根本就不恨她。” 

    王欣然狠狠的瞪了吴中元一眼,愤然起身,扔掉刚刚点燃的香烟,转身向外走去,“出去休息几天再说。” 

    “你他妈吓唬谁呀?”吴中元骂道。 

    王欣然愤怒回头,“你说什么?” 

    “我说你他妈吓唬谁呀?”吴中元喊道。 

    眼见王欣然气冲冲走向吴中元,吕佳慧急忙上前劝阻,王欣然虽然生气,却也不能真的痛殴吴中元,留下一句‘鬼迷心窍’转身向外走去。 

    犹豫过后,吕佳慧选择留下安抚吴中元,吴中元余怒未消,冲着吕佳慧大发牢骚,“怎么你们体制内的人都这德行吗,就因为立场不同,对方就是十恶不赦罪该万死?能不能客观一点,不要那么狂热。” 

    “你误会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吕佳慧连连摆手,“你还没发现吗,九号生气不是怪你立场不坚定。” 

    “嗯?”吴中元皱眉。 

    “她好像……”吕佳慧欲言又止,“她好像有点儿……有点儿吃醋。” 

    吴中元此时就像个鼓胀的气球,吕佳慧的这句话瞬间将令他泄了气,吕佳慧是王欣然一方的人,是不会信口开河的,怎么吕佳慧都发现的事情他却没发现? 

    见吴中元情绪趋于平稳,吕佳慧转身向南走去,“我先消消气,我去劝劝她。” 

    吕佳慧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因为张书凯和王欣然一起回来了。 

    二人手里拿的是放在石室外的那些潜水气瓶。 

    吴中元以眼角余光看了王欣然一眼,王欣然知道吴中元在看她却没理他。 

    “拿它做什么?”吴中元冲张书凯问道。 

    “她们用的呼吸器是进口的CCR,气瓶里面是氧气而不是压缩空气,可以尝试用它炸开石门……”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解毒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