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九十六章 曲高和寡

第九十六章 曲高和寡

“哈哈哈……”王欣然放肆的笑。 

    吴中元皱眉瞅她,王欣然知道吴中元在瞅她,却还是忍不住,笑的险些岔了气,连连咳嗽。 

    “咋没憋死你呢?”吴中元一脸厌恶。 

    “哈哈,他是唯恐时间长了,写下的字会褪色,干脆烧了个带字儿的瓷瓶,”王欣然笑道,“这老东西为了戏弄你,还真下了功夫。” 

    “你手上的屎擦干净了吗?”吴中元嘲讽。 

    王欣然本就不是个严肃的人,随性的很,想笑就笑,一直在笑,笑的前俯后仰。 

    见她笑的失态,吕佳慧心中疑惑,走过来看那瓷瓶上的字,看完之后捂嘴走开。 

    张书凯比较木讷,话不多,但三人的举动还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凑过来也想看,吴中元干脆将那瓷瓶塞给了他,“送给你了。” 

    在看到瓷瓶上写了什么之前,张书凯已经做好了克制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鹿鞭大补丹’这几个字后,还是没忍住,生生的将笑声憋成了咳嗽。 

    苦思良久,最终却得到了这么狗血的奖励,换成谁都难免心生郁闷,不过转念一想,吴中元也就释然了,风险和利润是成正比的,开门的惩罚是抹一手秽物,对应的奖励是一块冰糖,而休门的惩罚是狗血淋头,奖励的是一枚补肾丹药,惩罚和奖励都是相对的。 

    走过一道石门,进入第三门,生门。 

    生门也是一处石室,石室里也有一方石台,不过这方石台已经碎了,空气之中残留着*的气息,石台应该是被某种*给炸碎的。 

    石室正北,靠近第四道石门的地方有个石匣子,匣子的大小跟微波炉的大小差不多,此时那匣子的盖子已经被掀开了。 

    石室的地面上落满了厚厚的白色粉尘,至少有三四公分厚。跟第二处石室一样,这处石室的顶部也有密集的圆孔,地上厚厚的粉尘无疑是从顶部的那些圆孔里喷泄出来的。 

    吕佳慧揉捻检视那些白色粉尘,“应该是草木灰。” 

    “先来个狗血淋头,再来个灰头土脸。”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说完,王欣然又想笑,她之所以想笑,是因为脑海里浮现出了赵颖等人灰头土脸的窘态,但她也感觉一直笑不够严肃,努力忍住了。 

    “他们在受到戏弄之后可能非常恼火,所以才会气急败坏的炸毁石台。”张书凯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迈步向北,走过去检查石门前的那个石匣子,石匣子现在是空的,不过之前里面应该装着什么东西。 

    在吴中元查看石匣的时候,王欣然走了过来,“石匣里面落有灰尘,说明在他们触发机关之前就被打开了。” 

    吴中元没有接话,按理说石匣里的东西应该是生门的奖励,但是赵颖等人既然触发了机关,就说明他们没能答对问题,既然回答错误,为什么会有奖励。 

    心中疑惑,便尝试推动石匣,一推之下,石匣子动了。 

    敲击石匣下方的石板,没什么回音,这表明下方没有推送移动的机关,石匣子原本就是放在外面的。 

    “这道石门被人自里面抵住了。”王欣然指着北面的那道石门说道。 

    吴中元正在思考别的事情,没有接话。 

    检视过石匣之后,吴中元转身走向被炸碎的石台,石台虽然被炸碎了,却仍然可以拼凑起来。 

    石台残骸除了碎石,还有很多曲折的金属连杆儿,这些连杆儿应该是传动装置,机关的主体藏在石壁里,根据石台操作的不同,触发不同的机关,要么给予奖励,要么给予惩罚。 

    石台损坏的很严重,哪怕拼凑出石台,恐怕也无法触发相应的机关了,不过吴中元拼凑石台也并不为获得这里的奖励,只是想弄清楚那个石匣子为什么被摆放在这里。 

    见吴中元有心将石台拼凑起来,三人也过来帮忙,支撑的石墩没用处了,四人直接自地上拼摆。 

    很快,破碎的石台被拼凑了起来,样式跟之前的那座石台差不多,也有一些圆孔,也有一些文字,最右侧是一列比较大的文字,‘知难而退,拿了石函里的东西走罢。’ 

    这列文字的出现直接解开了吴中元心里的疑惑,那个石匣是左慈故意放在那里的。 

    除了这列比较大的文字,石台上还有三列小字,第一列是‘在世为人,孰为重?’在这列小字的左侧,有上下排列的五个圆孔,每个圆孔的上方都有小字,分别为‘吾,君王,黎民,父母,妻儿。’ 

    “这是三个选择题呀。”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看似浅显,其实暗藏道家易理,一般人答不对。” 

    “第一个该怎么选?”王欣然问道。 

    “给你你怎么选?”吴中元反问。 

    王欣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头看向吕佳慧,“你怎么选?” 

    吕佳慧想了想,“应该选黎民吧?” 

    王欣然又看站在自己左边的张书凯,张书凯本不想回答,但王欣然一直看着他,他没办法,只得说了,“我认为是父母。” 

    王欣然又看吴中元。 

    “我问你,你看我干嘛?”吴中元说道。 

    “他俩说的不对吗?”王欣然反问。 

    “你别管他们,你只说你怎么看?”吴中元问道。 

    “我要是选第一个,是不是显得很自私?”王欣然自嘲。 

    “第一个应该是对的。”吴中元说道,“在道家看来,‘我’是一切的根本,没有‘我’连世界都不存在,更别说君王黎民了,一个善待自己的人不一定会善待他人,但是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善待,一定不会善待他人。” 

    “自己比父母还重要?”张书凯的脸色不太好看。 

    “但是如果一件事情关系到你自己的命运,而你的意见和你父母的意见不一致,你选择听谁的?”吴中元反问。 

    张书凯没有回答。 

    “是不是有点自私狭隘?”吕佳慧低声说道。 

    吴中元说道,“左慈的这个问题只是问为人在世谁最重要,属于哲学问题,没涉及道德层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我敢保证在他看来,第一个选择是正确的。” 

    “可惜机关已经坏掉了,无法验证你的答案是不是正确的了。”王欣然笑道。 

    “石台虽然碎了,但下面的连杆儿还在,摁压连杆儿应该也可以触发机关。”吴中元说道。 

    “那第二个该怎么回答?”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没有立刻回答,第二个问题是‘择其一’,左侧仍有五个圆孔,每个圆孔上方都有一个成语‘以德报怨,天理昭昭,下愚不移,克己复礼,杀身成仁。’ 

    见吴中元又转头看她,王欣然连连摆手,“别再问我们了,你自己看着办。” 

    吴中元说道,“这五个成语都出自论语,左慈应该是看过论语的。” 

    “择其一就是让你在这五个成语里选一个?”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这五个成语都包含了一种人生态度或看法,他想让我选出在我看来正确的一个。” 

    “这五个成语不都对吗?”王欣然疑惑。 

    吴中元摇了摇头,“那是你的看法,在他看来只有一个是对的。” 

    王欣然盯着石板,“我感觉他应该不是以德报怨的那种人。” 

    “思想决定行动,”吴中元说道,“不能说他不是以德报怨的那种人,应该说在他看来以德报怨并不是正确的,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天天给你饭吃和天天打你一顿的人,你都冲人家笑,谁还给你饭吃?都打你去了。” 

    “看来你跟他是一路人。”王欣然笑道。 

    吴中元又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我的一些想法跟他相近是因为他是道门中人,而我的师父也是道士,我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道家思想的熏陶。” 

    “第二个呢?”王欣然问道。 

    “天理昭昭应该也可以排除。”吴中元说道。 

    “理由。”王欣然说道。 

    “天理昭昭的意思是老天爷能主持公道,”吴中元说道,“受了委屈不自己讨回公道,反倒寄希望于老天爷主持公道,这是懦弱的一种表现,跟有些人受了欺负,不敢反抗,说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假装自己有素质来掩饰自己的懦弱是一个道理。” 

    “不用说了,下愚不移肯定是正确的。”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至少在他看来是正确的,下愚不移的意思是愚民的思想很难被改变,孔子其实说了句大实话,但这句话放在现代就容易引起公愤。” 

    “此人三观不正。”张书凯正色说道。 

    “这话是孔子说的,不是左慈说的。”吴中元说道。 

    张书凯无言以对,因为孔子现在是被世人推崇和学习的对象,他哪敢说孔圣人三观不正。 

    吴中元又说道,“左慈会法术,可以不遵循世间的一些规则,所以他才敢直言不讳,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他不会法术,早就被人抓去砍头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是曲高和寡,难有知音。”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王欣然催促。 

    第三个问题大致意思是面对他人的冒犯该怎么应对,在宽恕,包容,反击,纵容,说服里吴中元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反击,理由是宽恕和包容会助长罪恶,纵容有失光明,而说服肯定没用,因为一个敢于冒犯自己的人,肯定是不会听从说教的。 

    找到相应的连杆儿,对应摁压。 

    答案正确,触发机关,石室传来了轻微的震动……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六章 曲高和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