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九十三章 八门

第九十三章 八门

吴中元疑惑的走向石室北面的那座石碑,这座石碑高约两米,宽一米二左右,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文字,字体是汉代末期和三国时期通用的隶书。 

    隶书和现代的繁体字有七成相似,连王欣然都看得懂,吴中元自然也看得懂,碑文的第一句是:‘我知道你要来,回礼已经备下了,进去拿吧。’ 

    看罢这句,吴中元疑惑皱眉,他疑惑不是因为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是想不通左慈为什么用‘回礼’这个词,回礼通常指接受他人礼物之后给予的回赠,他们又没给左慈送礼,左慈回的哪门子礼? 

    不过这句话本身非常的口语化,倒也符合左慈放荡不羁的性格。现代人对古人的语言习惯普遍存在误解,都以为古人说话全是之乎者也,其实不然,之乎者也属于官话,是上层人士说的,普通百姓平日说话非常随便,不会咬文嚼字。 

    再往下看,碑文写的是,‘美人不知道你是哪个,我却知道,可惜我大限将至,等不到你来,不能跟你谈古论今,推经断纬,真是遗憾的紧,好在我心智过人,闪念之间便想出了一个好法子,与你相隔阴阳谈理论道,往前有遁甲八门,每门都有机关变化,试你灵光天赋,考你心性德行,胜我一局,有馈赠,我胜一局,有小惩。呃,险些忘了自述生平,我乃乌角先生左慈是也,人称左仙人,我本不是池中之物,而立参悟天道,不惑练就神能,体察人世悲欢疾苦,感受黎民喜怒哀乐,踏足*,云游天下九州,白日把酒君王诸侯,夜里流连香闺温柔……’ 

    接下来的那些文字都是左慈在吹牛逼了,说吹牛逼好像不太精准,应该说是王婆卖瓜,什么时候跟哪个皇帝喝过酒,什么时候跟哪个神仙下过棋,还说吕布曾经请他做军师,大乔曾经冲他抛媚眼,又说孔明向他请教奇门遁甲,曹操请他推演国运等等。 

    吴中元在查看石碑上文字的同时,王欣然等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看完石碑上的文字,四人的表情惊人的相似,都是尴尬的皱眉。 

    四人其实并不尴尬,是在替左慈尴尬,这得多不要脸,才能留下这样的文字。 

    王欣然先说话,“呵呵,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杀他了。” 

    吴中元也回了个呵呵,左慈喜欢戏弄人,越是身居高位,平日里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男人,他越喜欢让对方出丑。越是平日里惺惺作态造作装纯的女人,他越喜欢让对方丢人,用现在的话说这属于严重的纠错强迫症,见到有人装逼,他就跑过去打脸,就这么个不怕事儿的老愤青。 

    现在有句话叫有钱就任性,这老愤青是有本事就任性,倚仗着自己会法术,目无王法,放肆浪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此人好奇心很重,还很喜欢观察别人,有时候是光明正大的观察,有时候则是无耻偷窥,外面那尊出恭的后妃石像,无疑是此人暗中偷看所记下的情景。 

    王欣然尝试与总部联系,以获取更多关于此人的历史资料,但身处水下石室,手机没有信号儿。 

    在随后的五分钟里,四人都没有说话,思考的可能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左慈的这种性格,可能会在随后的八道关隘里搞出什么妖蛾子,先进去的赵颖等人又会有怎样的经历。 

    沉默由王欣然打破,王欣然指着石碑冲吴中元问道,“这上面的‘你’指的是不是你?” 

    “如果石碑上的‘美人’指的是那位女勇士,那他说的就是我。”吴中元说道。 

    “他为什么说美人不知道你是谁,但他知道?”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这个问题也在困扰着他。 

    王欣然又问道,“为什么他想跟你谈古论今,推经断纬?他好像对你很好奇,哪怕死了,也想跟你较量一下。” 

    吴中元缓缓摇头。 

    “前来找你的人不知道你是谁,他却知道你是谁?这又是什么逻辑?”王欣然自言自语,之所以说是自言自语而不是发问,是因为她很清楚这个问题吴中元肯定回答不了。 

    吴中元果然没有接话。 

    王欣然疑惑的看着吴中元,“你到底是谁呀?” 

    “不知道,”吴中元摇了摇头,“不回去我永远不知道我是谁。” 

    想不出所以然,王欣然只能放弃,将潜水装备放置一旁,拿出手枪检查*,“你懂不懂奇门遁甲?” 

    “听师父说过,会一点儿,算不上精通。”吴中元说道。 

    “奇门遁甲到底是什么法术?”王欣然追问。 

    吴中元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奇门遁甲不是法术,而是一种占卜预测的方法,奇是指三奇,也就是丙乙丁三天干,门指的就是生死休景等八门,对应东南西北,东北,西北,东南,西南这八个方位。遁甲的意思就是推六甲之阴而隐遁,说白了就是通过预测前瞻,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 

    虽然吴中元讲说力求直白,王欣然还是似懂非懂。但吴中元也没有再做解释,他刚才说的已经是最直白最浅显的了,实际上奇门遁甲非常复杂,比微积分还难懂。 

    王欣然也没有再问,绕过石碑,来到半开石门的左侧,探头向里张望。 

    张书凯和吕佳慧也走了过去,分居石门左右两侧,二人手里都拿着手枪,虽然吕佳慧的特长是水下考古,但她既然就职于十八分局,自然也会使用枪支。 

    通过石门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是一处与四人所在的石室一样的石室,里面有光,跟外面一样,都是惨绿色的光亮。 

    在石室的地面上,貌似散落着一些金属器物,形状比较奇怪,不是兵器,也不是生活器皿,倒是有些像盔甲的碎片。 

    石室北面也有一道石门,不过此时那道石门是关着的。 

    “他们在不在里面?”吴中元随口问道。 

    “应该在,”王欣然推弹上膛,“捂住耳朵。” 

    “你想干嘛?”吴中元问道。 

    “告诉她,我来了。”王欣然说完就开了一枪。 

    吴中元没想到她说开枪就开枪,没来得及捂耳朵,石室相对密闭,回音震的他脑袋发懵。 

    开枪过后,王欣然推动石门进入里面的石室,环视左右,确定没人,石室里除了散落在地上的盔甲碎片,并没有其他事物。 

    吴中元第二个进入,进门之后弯腰捡起一片金属事物,这东西的确像盔甲的一部分,看颜色应该是铜制,年久受潮,表面隐约有些泛绿。 

    盔甲的主体散落在石室的右下角,定睛细看,发现那并不是一套盔甲,而是覆盖着盔甲的人形器物,由于表面的盔甲部分脱落,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貌似有不少金属零件儿。 

    “机器人?!”吴中元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东西。 

    揣着疑惑走过去细看,竟然真是一台机器人,里面有很多金属零件,不过与现代精密的零件相比,这些零件显得很是粗陋,徒有其表,内部也没有复杂的线路,只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齿轮儿,这东西的工作原理应该跟钟表差不多,很可能是上弦的。 

    看到机器人的内部结构,吴中元也就不感觉惊诧了,这台机器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而是与木牛流马类似的机械工具。 

    在吴中元检视那台粗陋的机器人时,王欣然和张书凯自石室的地面上捡起了一些弹壳儿,弹壳有二十几枚,为同一型号。 

    这二十几枪是造成机器人散架的原因,根据机器人的内部结构以及地面上并没有发现兵器这一细节来看,这个机器人好像并不具备攻击能力。 

    “你之前见过类似的东西吗?”吴中元看向吕佳慧。 

    吕佳慧此时正在检视石门下方,以确定有没有顶门暗石,听到吴中元问话,抬头说道,“类似的东西在考古发掘上并不罕见,不过像这种全部以金属打造的还从未有过出土记录。” 

    “能不能确定这东西的用途?”吴中元问道。 

    “我尽量。”吕佳慧走了过来,蹲下身仔细检视。 

    此时王欣然正在尝试推开第二道石门,石门很重,但勉强可以推动。 

    “别着急往前走,先搞清楚这里的情况。”吴中元说道。 

    “这里已经被他们破坏掉了,还有滞留的必要吗?”王欣然说道。 

    “有,”吴中元点了点头,“这处石室应该是八门第一门,生门,生门五行属金,而这里恰好是一个铜制人偶,我想搞清楚这个铜制人偶的真正用途……”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八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