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八十八章 寻找癞头鼋

第八十八章 寻找癞头鼋

吴中元说完,王欣然微微皱眉,她没问吴中元为什么提起那只癞头鼋,因为她已经猜到了吴中元的想法。

    吴中元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也知道王欣然已经明白他想到的是个什么主意了。 

    短暂而快速的思虑过后,王欣然拿起手机进入总部系统,查阅关于癞头鼋的资料。 

    “你感觉这个办法有没有可行性?”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摇了摇头,“说不好,等我先查查那癞头鼋的情况,然后再征求一下动物学家的意见。” 

    这些事情只能由王欣然去办,吴中元能做的就是自床上躺着等。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吴中元迷迷糊糊想要睡着时,王欣然说话了,“癞头鼋属于鳖的一种,是肉食性爬行动物,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也有很强的攻击性。” 

    听到王欣然说话,吴中元撑臂坐起,“还有呢?” 

    王欣然又说道,“理论上这两只动物如果相遇,很可能会互相攻击,但它们都生活在鄱阳湖水域,又都有一定的智商,不能排除它们是‘好邻居’的可能。退一步说,即便不是好邻居,之前也很可能有过打斗,已经分出了强弱,再遇到,弱者很可能会主动避让,不与对方打斗。” 

    “癞头鼋的活动区域离蛟龙的活动区域有多远?”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拿起手机,调出了鄱阳湖水域图,走过来指给吴中元看,“黑龙潭在这儿,癞头鼋生活的地方叫万寿湾,在黑龙潭上面的这条支流上,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在三十里左右。”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上次他们用轮船追赶蛟龙,蛟龙是往下游逃走的,这可不可以理解为蛟龙不敢冒犯癞头鼋的领地?” 

    王欣然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但也不能排除它顺流而下是为了游的更快以摆脱他们追赶的可能。” 

    吴中元正要接话,王欣然站了起来,“太晚了,睡吧,明天去实地观察一下。” 

    吴中元有心事,睡的并不踏实,天亮之后早早起身,催着王欣然吃过早饭,二人乘车前往湖边。 

    鄱阳湖有很多支流,黑龙潭在鄱阳湖的北岸偏西,附近并无村庄,在陆地和湖泊之间有长达十几里的湿地,此时这片湿地里长满了高高的芦苇。 

    现在是水鸟筑巢育雏的季节,但这附近的芦苇丛里并无水鸟栖息,别处的芦苇丛里呱呱嘎嘎,而这里却是死寂一片,这一情形也表明附近有猛兽潜藏,水鸟感知到了危险的存在,主动避开了这片区域。 

    二人登上了河边的一座沙丘,观察周围的地势和上下游的支流河道。 

    “你不是会看风水吗,”王欣然手指上游的万寿湾和这里的黑龙潭,“你看看这两个地方哪里的风水更好?” 

    “这可说不好,”吴中元摇头,“风水好不好得看对谁而言,对苍蝇来说粪坑就是风水宝地,对青蛙来说烂泥塘也是风水宝地。” 

    王欣然侧身躲风,捂手点烟,“我的意思是让你看看这两个地方哪里更好,对动物来说谁占据了好地方,就说明谁更厉害一点。” 

    仔细观察过后,吴中元摇了摇头,“我不太了解癞头鼋和蛟龙的生活习性,很难说这两个地方对它们来说哪里更好。” 

    王欣然也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抱什么希望,听吴中元这么说,也就作罢了。 

    “你感觉癞头鼋能不能跟蛟龙正面抗衡?”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鳖并不是种温顺的动物,它们的攻击性很强,癞头鼋更甚,如若不然,之前也不会掀翻误入万寿湾的船只了,另外,有句俗话叫‘长虫吃鳖,两家不得’,这两种动物如果争斗,恐怕都占不到便宜。” 

    吴中元尚未接话,王欣然又说道,“我们也不需要它们分出生死,只需要设法引诱它们彼此争斗,分散蛟龙的注意力,然后趁机下水。” 

    “咱们得尽快,”吴中元说道,“她们被困在水下已经一天半了。” 

    “我知道,”王欣然点了点头,“潜水设备已经准备好了,为了安全起见,会有两个同事跟咱们一起下水,他们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中午之前就能赶到咱们入住的宾馆。现在咱们需要做的是尽快确定是把蛟龙引过去,还是把癞头鼋引过来?” 

    吴中元接口说道,“我感觉蛟龙生活在黑龙潭并非偶然,我怀疑它很可能在守护什么东西,此前她们不但惊动了蛟龙,还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如果他们现在仍在水下的那处空间,蛟龙要么已经进入那处空间把她们给杀掉了,要么就是寸步不离的在门口守着,不让她们有上浮离开的机会。” 

    吴中元说完,王欣然再度点头,吴中元的分析很有道理,此前蛟龙撞翻轮船之后没有屠杀那些攻击过它的船员,而是急切的赶回了黑龙潭,这一举动表明黑龙潭里有它非常在乎的东西,在它发现有人潜入水下空间之后,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对方离开。 

    确定了只能将癞头鼋引过来,接下来要想的就是怎么把癞头鼋引过来。 

    都说术有专攻,动物学家比二人更了解癞头鼋的习性,他们根据季节以及癞头鼋的体积还有它冲击船只的举动所发生的季节判断出万寿湾里的那只癞头鼋应该是雌性,癞头鼋属于鳖的一种,这种动物雌性的形体都比雄性要大很多,有些甚至是雄性的数倍大小。 

    此外,之前几次癞头鼋攻击过往船只,全部发生在五月到十月,这个时间段儿正是鳖类产卵的季节,鳖每年都会多次产卵,并不只有一窝,所以在万寿湾附近的沙滩上,极有可能有癞头鼋下的蛋。 

    癞头鼋和鳖类一样,都有护卵的行为,它们产卵之后会将卵埋起来,但它们不会走远,会在能够看到产卵地的某个地方藏匿,一旦发现有谁动了它们的卵,就会冲过来进行攻击。 

    总部由此给二人提出了一个建议,寻找癞头鼋的卵,毁掉一部分,激怒它。带走一部分,引它追赶。 

    癞头鼋最有可能产卵的地方总部也帮忙找了出来,有两个疑似地点,一个是万寿湾的东南边缘,那里有大片沙滩。二是在万寿湾与鄱阳湖交接的区域有处小岛,那里也具备鳖类产卵的条件。 

    总部在给出建议的同时,也给二人提了个醒儿,千万不要被龟兔赛跑的寓言故事所误导,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普通的鳖类能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持续移动十分钟以上,而人的奔跑速度是每小时三十公里,说白了就是人跑不过鳖。 

    确定了大致思路,二人回返宾馆,此前王欣然只说有两个同事陪他们一起下水,没想到来的人远不止两个,呼啦来一群,都进门之后吴中元数了数,一共有八个人。 

    众人就在二人的房间里开会,王欣然负责分工,其中两人携带武器和少量食物跟他们一起下水。 

    再派两人自黑水潭附近观察接应,一方面负责接应下水的自己人,另一方面负责抓捕可能趁机上浮的赵颖等人。 

    剩下四人两人一组,分别搜寻两处癞头鼋可能产卵的疑似地点,其中两人负责操控无人机,自空中观察预警,另外两人负责寻找鳖卵,找到之后带上部分鳖卵驾驶水上摩托引癞头鼋往黑水潭去。 

    分配任务之后,王欣然又做了补充,如果赵颖等人拒捕,可以开枪。如果确有必要,也可以考虑开枪射杀癞头鼋和那条蛟龙。 

    “你们不会真的带来了重机枪吧?”吴中元插言。 

    “带了,”其中一人接话,然后指着铺在床上的地图,“我在这个位置,如果遇到危险,尽快向我靠拢。” 

    随后众人又探讨了一些细节,以及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下午两点,众人离开宾馆,分头就位。 

    吴中元和王欣然与另外两个赶来支援的年轻人自码头登上一艘快艇赶赴黑龙潭附近水域,途中王欣然为彼此做了介绍,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十八分局的外勤人员,男的叫张书凯,方脸小平头儿,擅长水下搏杀,女的叫吕佳慧,圆脸短头发,专攻水下考古。 

    下午三点,四人赶到预定地点,自近岸的地方借助芦苇隐蔽等待。 

    王欣然发出指令,命众人开始行动。 

    吕佳慧随身携带的小型仪器能够显示两架无人机的航拍画面,张书凯与她一同查看画面,以防操控无人机的同事观察疏漏。 

    王欣然再次检查吴中元的防水背包,“你确定要下水?” 

    “嗯,我水性还可以。”吴中元点了点头。 

    王欣然自然看得出吴中元很紧张,“你没受过相应的训练,之前也没使用过潜水器材,下水之后只需正常呼吸,别的什么都不用做,我会带你下沉。” 

    “好。”吴中元再度点头。 

    “你真的没必要跟我们一同下水。”张书凯抬头看向吴中元。 

    “我不会拖累你们。”吴中元说道。 

    “我不是怕你拖累我们,我们是担心你的安全。”张书凯递了把手枪过来,“会用吗?” 

    王欣然拨回了那把手枪,“不用给他,他有。” 

    张书凯收回手枪,将视线移回显示屏幕。 

    无人机的画面可能也实时传回了总部,总部有人冲王欣然说了什么,王欣然与操控无人机的人取得了联系,“小麟,方奕,让无人机飞低一点,癞头鼋会通过口器喷吐体内废物,鳖津会在水面上形成泡沫,重点搜寻水面上有大片泡沫的区域。” 

    此时负责寻找挖掘的两个人已经自小岛和河岸沙滩开始寻找,这二人携带的小型仪器可以找到藏在沙子下面的鳖卵,仪器工作的原理是什么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并不是设计出来专门儿寻找龟蛋和鳖卵的。 

    鳖卵找到不少,但都是普通鳖卵,没有个头儿很大的,在挖掘的同时,真的会有癞头鼋出来试图攻击,但这些都是普通的癞头鼋,最大的不过脸盆大小,一脚就踢开了。 

    找了半个小时,仍无发现。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了,吴中元有点着急,“过去十几年了,那只癞头鼋会不会已经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应该不会,这种动物不会轻易更换生活区域。”王欣然说道,经过了昨夜和今天的恶补,她都快成鳖类专家了。 

    无人机是用电的,续航也就半个小时,眼见电量不足,其中一人便操控无人机回返更换电池。 

    在飞经一片沼泽地时,返航的无人机突然失去了画面……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寻找癞头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