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八十七章 着手营救

第八十七章 着手营救

吴中元没有接话,这时候王欣然也在气头儿上,不管说什么都不合适。 

    王欣然点上香烟,自沙发上皱眉思虑,吴中元知道她正在想办法,也不说话打扰她。 

    王欣然一直在抽烟,抽的房间乌烟瘴气,吴中元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扶着窗台遥望远处。 

    良久过后,王欣然说话了,“此前发生的沉船事件已经引起了当地媒体和民众的注意,短时间内不可能派出大型船只前往黑龙潭水域,不然会加重他们的好奇。” 

    吴中元点了点头。 

    王欣然又说道,“我们并不了解那条蛟龙的具体情况,包括它的体长,体重,攻击方式等重要信息我们都一无所知,目前只知道它在水中的移动速度不超过二十八节,还有就是它的力量非常惊人。” 

    吴中元又点了点头。 

    王欣然掐灭香烟,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衣,“走吧,去趟看守所。” 

    吴中元没问王欣然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只是背起背包,跟她一起出了门。 

    晚上十点,二人赶到了水警看守所,提审白天自首的犯人。 

    这七个人中也有领头的,谁是领头儿的也很好确认,船长这时候还在看守所关着,把这七个人的照片给他看,攻击蛟龙时发号指令的那个人就是领头儿的。 

    这个人是中年男子,中等个头儿,头发很短,张奎肯定是个假名字,因为没有他的户籍资料,此人进入审讯室后,表现的很平静,貌似早就猜到会有人来提审。 

    审讯室都有监控探头,王欣然拖着椅子走到墙角,踩着椅子将探头掰弯,然后走到中年男子面前,“有几个人在水下?” 

    “五个。”张奎立刻回答。 

    “都是谁?”王欣然问道。 

    张奎没有回答,看他的表情不是在犹豫该不该回答,而是压根儿就没想回答。 

    王欣然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林清明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有没有这个人?” 

    “有。”张奎回答。 

    王欣然转头看了吴中元一眼,收回手机,又问道,“水下有什么?”。 

    张奎不回答。 

    王欣然也懒得与对方一问一答,倚着审讯桌抱臂说道,“能说的都告诉我,不然我们没办法组织营救。”

    “黑龙潭水下是断崖地势,北半部分较浅,水深约有二十米,南半部分很深,至少有八十米。”张奎说道。 

    等了片刻,不见张奎继续往下说,王欣然又问道,“水下究竟有什么?” 

    张奎摇头,“不清楚。” 

    不管张奎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他不说,王欣然也不试图追问,“蛟龙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 

    “你所说的蛟龙就是水下的那条巨蟒?”张奎反问。 

    王欣然点了点头,“这么称呼它也可以。” 

    张奎说道,“体长约有二十米,中段直径约有两米,鳞甲呈黑色,非常坚硬,自水中展现出的冲击力和爆发力都很惊人。” 

    “什么样子?”王欣然问道。 

    张奎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很像森冉的十倍放大版,但头部比森冉要大,与蛇头相比更像牛头,嘴里有很长的獠牙,背部长有蛇类没有的背鳍,背鳍不是鱼类的骨鳍,更像黑色的毛发,自颈部一直延伸到尾部。” 

    “有爪子没有?”吴中元插嘴发问。 

    张奎歪头看了吴中元一眼,摇了摇头,“没有,也可能有,但我没看到。” 

    “攻击性强不强?”王欣然又问。 

    “强,”张奎点头,“早期是防御性驱逐攻击,被激怒之后是惩罚性追赶攻击。” 

    “用什么武器能克制它?”王欣然又问。 

    “7.62和5.58都不足以令它丧失活动能力,12.7的持续射击应该可以。”张奎说道。 

    吴中元不明白这些数字的意义,转头看向王欣然,王欣然随口解释,“他说的是子弹型号,前者是步枪和轻机枪,后者是重机枪。” 

    给吴中元解了惑,王欣然又冲张奎问道,“还有什么能够对我们的救援提供参考和帮助?” 

    “龙港大厦1205房间,”张奎说道,“我在那里给你留了定位仪,那条巨蟒被我们射钉了定位装置,定位仪的有效距离是两百米,使用方法跟你们国产的定位仪差不多。” 

    王欣然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那台定位仪,而对方也知道这台定位仪对他们会有帮助,在自首之前已经把它留在了宾馆里。 

    “还有什么?”王欣然又问。 

    张奎摇了摇头,主动向门口走去。 

    “你感觉他们活着的可能性大不大?”吴中元问道。 

    张奎没接他话茬,径直走向门口,在他打开门,被门口的水警拦住之后,王欣然冲水警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把张奎带回去。 

    对于审讯的结果,二人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是因为得到了有用的线索,不满意则是因为张奎说的都是他想说的,实际上此人知道的情况应该不止这些,但是对于这种人,逼问是没用的,更何况现在我国也严禁刑讯逼供。 

    这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二人也没有提审其他人,离开看守所,前往张奎所说的宾馆去取那台定位仪。 

    到了那处宾馆楼下,二人下车。 

    就在此时,吴中元的电话响了,吴中元拿出手机,只见电话是王院长打来的。 

    吴中元止步接听,王欣然独自进了宾馆,与宾馆交涉确认,请他们打开房门。 

    五分钟后,王欣然拿了那台仪器下来,吴中元刚好挂上了电话。 

    “谁给你打来的电话?”王欣然开门上车。 

    吴中元自另一侧上车,“县医院的王院长。” 

    “有什么事吗?”王欣然问道。 

    “跟我说了说我嫂子的情况。”吴中元随口说道。 

    王欣然没有再问,低头摆弄着那台定位仪器,这东西是个很精密的遥感装置,在一定范围内,可以确定目标所处的具体方位和相应深度。 

    回宾馆的途中,吴中元一直没有说话,王欣然搞明白了定位仪的用法,这才开口说道,“对于搜救方法,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你想怎么做?”吴中元反问。 

    王欣然长喘了一口粗气,“对于这种比较特殊的生物物种,我们的原则是尽量不要去伤害它们。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跟他们一样调虎离山。” 

    “它恐怕不会轻易离开那片水域了。”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又喘了口粗气,“试试吧。” 

    “你说他们……”吴中元话说一半就没了下文儿。 

    “你想说什么?”王欣然问道。 

    “没什么。”吴中元摇了摇头。 

    回到住处已经是下半夜了,这次的住处有两张床,左右相邻,二人躺在床上出神发愣。 

    王欣然想的无疑是怎么救人,但吴中元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上半夜他的确接了王院长一个电话,但二人交谈的内容他却没有跟王欣然说实话,实则王院长给他打电话是告诉他,医院的监控又受到了很强的干扰,有道人影去过黄萍的房间,停留时间比上次要短,只有一分钟左右。在此期间,黄萍的陪护正在打盹儿,没发现有人进过病房。 

    王院长怀疑来人可能又给黄萍服下了什么药物,由于时间尚短,还没有消化吸收,只能等尿液排出之后进行尿液检验,他与王院长约好,尿液检验有了结果之后王院长会在第一时间将化验报告发给他,他此时就在等这个化验报告。 

    又等了半个小时,王院长发来了信息,可能知道他收发信息不是很方便,连化验报告都没发,信息只有五个字,‘和上次一样。’ 

    吴中元回了个谢谢,然后陷入沉思,这个潜入病房的人是谁?会不会是林清明?除了他,貌似别人没有这么做的动机。但此前张奎曾经证实林清明与赵颖一起被困在了水下,张奎是不是在故意撒谎,诱骗他们出手营救被困在水下的赵颖等人? 

    “谁给你发信息?”王欣然随口问道,她跟吴中元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很少有人跟吴中元联系,突然有了电话和信息,她难免疑惑。 

    吴中元这时候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隐瞒,二是实话实说,斟酌过后,他选择了后者,他现在跟王欣然共同进退,隐瞒重要线索极有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 

    听完吴中元的讲说,王欣然也很疑惑,“你怀疑去医院的是你师兄?” 

    “不是他又能是谁呢?”吴中元点头。 

    “应该是他。”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以眼神询问她做出这一判断的理由和依据。 

    王欣然说道,“自始至终我们都只是怀疑你师兄也在水下,并没有真凭实据,至于张奎的话也不可尽信,他有他的想法,他可能担心如果我们知道你师兄没跟黑西装在一起,我们可能会置之不理。” 

    “我现在担心的是赵颖也不在水下,这件事情万一是个圈套怎么办?万一是个障眼法怎么办?”吴中元说道,“先前我们自吴陆坟前可以假装得到灵石误导他们,他们有没有可能也这么误导我们?” 

    王欣然想了想,摇头说道,“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应该不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黑西装可能真的被困在了水下,至于你师兄是不是也在下面现在还无法确定,不过不管他在不在我们都得下水,因为我们不是单纯的救人,主要目的还是寻找灵石。” 

    吴中元点了点头。 

    “你早点睡吧,我与总部协调一下,调集一些必要的设备和人员,争取明天就开始行动。”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答应一声,歪身关上了床头灯。 

    关灯的瞬间,吴中元忽然灵光一闪,“你想好怎么引开那条蛟龙了吗?” 

    “暂时还没有。”王欣然摇了摇头。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吴中元说道。 

    “什么?”王欣然问道。 

    “你不是说鄱阳湖里有房子大小的癞头鼋吗……”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着手营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