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七十二章 共处一室

第七十二章 共处一室

晚上车少,出租车从机场所在的西郊赶到市区只用了半个小时,进入市区之后王欣然说了个宾馆的名字,司机将二人拉了过去。

  单看宾馆的名字就知道这是一处与部队有关的宾馆,从外面看宾馆比较老旧,楼层也不高,只有六层。这里虽是部队的宾馆,好像也对外营业,院子里停了不少地方车辆。

  办理入住需要出示证件,王欣然出示的不是身份证也不是军官证,而是一张卡片,刷卡之后,本来因为值夜班而耷拉着脸的服务员态度立刻发生了转变,面带微笑,轻声细语,只要开口说话,必定前冠“首长。”

  服务员原本是想给二人一人安排一间房的,但王欣然坚持只要一间,服务员劝说示好,吴中元也表示反对,但是耐不住“首长”一味的坚持,最后还是开了一间房。

  房间在六层,大的出奇,双卧双卫,还有会客厅和会议室,房间装修的风格比较古拙,也比较严肃,实木家具的颜色都比较深,墙上还悬挂着几幅水墨丹青。

  “要是花钱的话,这样的房间得多少钱一天?”吴中元左张右望。

  “这类房间住的不花钱,花钱的住不上。”王欣然将单肩包扔在了外面的那张床上,迫不及待的点上了香烟,“这里离图书馆很近,你去查资料也很方便。”

  “吃饭也不用花钱吧?”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用鄙视的眼神代替了回答。

  “你这个二级权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吴中元好奇。

  “这个权限指的是职务权限,包括执法权限和公务待遇,二级权限约等于副军级的权限和待遇。”王欣然简单解释。

  “这里怎么会有两张床?”吴中元又问。

  “首长都有警卫员,”王欣然叼着香烟开始脱褂子,“首长住里面,警卫员睡外面。”

  “你干什么呀?”吴中元皱眉。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干点什么?”王欣然瞅了吴中元一眼,脱下褂子,扭动着脖子去了洗手间。

  房间里有中央空调,温度偏高,吴中元本想去门旁调温度,但走到一半就调头回去了,因为洗手间里传出了呲啦啦的声响。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很容易被刺激到,如果说刺激有十级,呲啦啦就能够到六级,虽然不至于心猿意马,却也是心跳加速。

  去到里面的卧室,吴中元开始整理自己的背包,之前的湿衣服没包好,把平板电脑和手机都打湿了,擦干水渍尝试打开平板电脑,还好,没坏,就是快没电了。

  “我的手机能开机吗?”吴中元高声问道。

  “你想给谁打电话?”王欣然问道。

  “我想看看谁给我打过电话。”吴中元说道,尽管明知林清明不太可能给他打电话,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开吧,这里都有防定位的信号干扰。”王欣然说道。

  获得了王欣然的许可,吴中元插上充电器,开了机,关机状态下如果有电话打进来,开机之后都会有短信提醒,等了片刻,短信来了,还不少,逐一看过,大部分是宛山海和王纪泽打来的,还有班主任的电话,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騒扰电话和垃圾信息。

  失落的关上手机,开始研究房间里的保险柜,他身上现在有三枚灵石,一直放在包里也不安全。

  王欣然自洗手间出来,来到吴中元的房间,最先看到的是吴中元自背包里掏出来的干粮,走过来拿起一包,“你从哪儿搞来的军粮?”

  “偷的。”吴中元随口说道。

  王欣然也没有追问他从哪儿偷的,扔下那包干粮随口说道,“衣服你不用洗,这里有洗衣房。”

  吴中元没接话,仍蹲在墙角捣鼓保险柜。

  他很少接触这类东西,但王欣然却很熟悉,走过去摁了几下,保险柜打开了,“有什么怕人的东西还得往保险柜里放?”

  吴中元也没怕她,自背包里拿了那三枚灵石出来,其中两枚是裸石,另外一枚仍然保存在铁球里。

  “我看看行吗?”王欣然问道。

  吴中元将两枚灵石递了过去,然后打开铁球,将里面那枚灵石也递了过去。

  “这几块石头颜色怎么不太一样?”王欣然看不出所以然,只能看出三枚灵石颜色有差别。

  “我也不知道。”吴中元抓回灵石,铁球只能存放一枚,余下两枚就那么放在保险柜里,“行了,设个密码,帮我锁上吧。”

  王欣然已经习惯了吴中元的谨小慎微,见他突然这么大气,反倒有点不习惯,“你就不怕我给你偷走?”

  “我不怕被你偷走,我就怕不知道被谁偷走了。”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又鄙视的瞅吴中元,吴中元这么做其实是给她下了个套儿,密码是她设置的,如果东西没了,肯定就是她拿的。

  王欣然当着吴中元的面儿设置了六位密码,“记住了啊,忘了可别问我,我记性不好。”

  吴中元应了一声,起身去厕所撒尿,他尽量避免发出声响,但还是有,跟呲啦啦不同,是哗啦啦。

  奔波了一天,王欣然也累了,跑外屋休息去了,吴中元难得放松下来,便打开了电视,打开之后却发现屏幕上除了电视节目,右上角还有两个较小的监控窗口,其中一个是门外走廊的即时影像,另外一个照的是楼下的宾馆入口。

  “这里怎么有监视设备?”吴中元随口说道。

  王欣然虽然躺下了,却没睡,听得吴中元说话,急忙自外屋推门进来,竖指唇前,小声问道,“在哪儿?”

  吴中元没动,因为王欣然这时候只穿了内衣和底裤,内衣是黑色胸衣,底裤是黑色四边儿,王欣然虽然不是前凸后撅,但她个子高,身材好,突然出现在视线中,还是很有冲击力的。

  王欣然想必是误会屋里被人安放了窃听窃视的间谍装置,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在哪儿?”

  吴中元歪头一旁,与此同时指了指电视屏幕。

  “你说的是这个呀?”王欣然虚惊一场,放松了下来,“这是必要的安保措施,不是监视设备。”

  “哦。”吴中元应了一声。

  见吴中元一直不看自己,王欣然知道他有心避嫌,又露出了鄙夷神情,“小家子气。”

  听得王欣然嘲讽,吴中元转过了头,瞪大了眼,这还不算,还上下打量。

  “你看什么呢?”王欣然皱眉。

  “正面儿的都看了。”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本来正准备出去,听吴中元这么说,反倒不敢走了,她明知道吴中元在挤兑她,也不好意思转身了。

  “你说的对,我不能小家子气,你快走吧,我保证不乱看。”吴中元的语气很不真诚。

  “你说什么?”王欣然恼了。

  吴中元不接话,只是夸张的瞪大了眼睛。

  王欣然虽然羞恼,却无法发飙,吴中元本来礼貌的避嫌,她却嘲笑揶揄,现在好了,自食其果。

  骑虎难下,也得下,不想转身,也得走,最终王欣然气呼呼的走了,就这样,吴中元也没放过她,故意发出了得意的冷哼。

  其实自食其果的不止是王欣然,他也自食其果了,刚才看的太清楚了,怎么也忘不掉了,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大白腿。

  这一宿,确切的说是这半宿吴中元就没睡踏实,第二天起床迷迷糊糊。

  王欣然还在睡,洗漱过后问她要不要去吃早饭,换来个裹被子翻身和不耐烦的‘不去。’

  打电话问餐厅的位置,服务员热情告知,并询问要不要将早饭送上来,吴中元急忙谢绝了,自己跑下去吃。

  早饭算不上奢侈,却称得上丰盛,吃多了,更困了,屋里也热,困上加困,回去继续睡,一直睡到下午两点。

  王欣然大部分时间都在摆弄手机,其实她那手机也并不只是手机,应该是某种办公的小型设备,也不知道她都在干什么,不过有一点能够肯定,她不是在玩游戏。

  见吴中元起床了,王欣然催促道,“快走啊。”

  “去哪儿啊?”吴中元问道。

  “你不要去图书馆吗?”王欣然说道。

  “今天不去了。”吴中元说道。

  “那干什么?”王欣然问道。

  “休息。”吴中元重新躺倒,闭上了眼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有些人喜欢走一步看一步,而有些人则喜欢三思而后行,吴中元就属于后者,先思考,后行动,没想好之前绝不仓促上路,上路之后绝不瞻前顾后。

  姚子勤留下的牛皮纸上清楚的写明了那处远古阵法所在的位置和进入方法,阵法位于水下,离这里也不是很远,但他不准备立刻过去,三枚灵石肯定不够,去了也是白去,还容易泄露行踪。再者,石碑上的文字说明一年之后他真的回去了,这也间接表明那处阵法完好无损,也没必要先过去检查一遍。

  当务之急是寻找灵石,遵循的原则是先找容易的,所谓容易,就是年代不是非常久远的那些,如果这些足以启动阵法,也就没必要去啃硬骨头了。

  那张写有藏文的羊皮是小巫师留下的原文,有了姚子勤后期翻译的译文,这张羊皮就没用了,但吴中元担心有所疏漏,又用平板电脑打乱顺序用翻译软件进行了翻译,确定姚子勤翻译无误,方才将羊皮扯碎割烂,投入马桶冲走。

  王欣然虽然不知道吴中元冲走的是什么,却知道他肯定在销毁一些重要线索,“小家子气。”

  吴中元也不吭声儿,回到床上拿出了那张牛皮纸,吴追出现在2013年,吴千山出现于1653年,这第三位勇士出现于1293年,那时候是元朝,皇帝是忽必烈。

  根据小巫师描述,前往这个年代的勇士是个中年男子,名叫陆,出发时三十八岁,身高约等于现在的一米六,体重约有一百八十斤,是个不折不扣的矮胖子。

  小巫师也知道他日后寻找这些人难度极大,所以尽可能详细的描述了他们的情况,吴陆生就了一副喜人的长相,眼睛和嘴巴很小,耳朵和鼻子很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辨识度比较高。

  还有就是此人非常忠心,但性格暴躁,‘勇武过人,心智略逊,’这话的意思就是此人有勇无谋,这还是比较婉转的说法,逊在这里应该是不足的意思,也就是说此人很可能有点儿缺心眼儿。

  此外,此人早年在与其他部落的战斗中受过伤,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被砍掉了。

  远古时期并非只有巫师才会练气,部落的勇士也会,只不过巫师练气侧重于使用法术,而勇士练气主要是为了提升战斗能力。

  吴陆的灵气修为是淡蓝,远古时期的灵气修为由低到高共分为三等九阶,淡红,正红,深红为初等。淡蓝,正蓝,深蓝为中等。淡紫,正紫,深紫为高等,吴陆的修为属于第四阶。

  此人在远古时期的兵器是双钺,钺跟后世的板斧有点类似,两大绝技分别是大力开山和横扫千军。

  除了这些,还有很重要的一条线索,此人不喜欢女人,这倒不是说他喜欢男人,而是这家伙对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压根儿就没什么兴趣,他的两大爱好是‘嗜酒好斗’,说白了就是喜欢喝酒打架。

  “幸亏没把他派到现代。”吴中元自言自语,既然是派出来找人,就应该派个聪明点儿的,吴陆明显不属此类,不过仔细一想也就了然了,这是一条不归路,有人肯来就不容易了,没什么挑选余地。

  不过此人辨识度很高,想要寻找确认他的身份相对比较容易,当然了,前提是他在元朝做过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事情,并被记录了下来。

  “你说什么?”王欣然自外屋问道。

  “没什么,哦,对了,你来一下吧。”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来了,吴中元此时已经将牛皮纸对折,将写有这十五位勇士信息的部分示于王欣然,“你拍一下,咱们要找这些人。”

  王欣然拿出手机拍照,吴中元说道,“我失踪之后,部落曾经派了十五个人前往不同年代寻找我,每隔三百六十年派出一个,吴千山和吴追都是其中之一,这些人每个人都带有一枚灵石,我们得设法确认他们在不同朝代的身份,并找到他们死后埋葬的地方,争取拿到那枚灵石。”

  王欣然正在拍照,没接吴中元的话。

  “拍好了吗?”吴中元问道。

  “好了,”王欣然低头细看照片,“吴千山已经被发现了,将他排除之后,距今时间最短的也有七百多年,想要找到他们,难度很大。”

  “是啊。”吴中元将牛皮纸撕碎了。

  “你能不能拿点儿诚意出来?”王欣然不满,她自然注意到吴中元只让她拍了下半部分。

  “上半部分记载了阵法所在的位置,时机成熟,我会带你去的。”吴中元一撕再撕,待得撕的细碎,起床下地,去洗手间将纸屑冲走。

  等吴中元出来,王欣然问道,“这些人咱们是逐一寻找,还是一起寻找?”

  “你说呢?”吴中元随口反问。

  “我建议……”王欣然说到一半,手机微微震动,王欣然点了几下,“吴千山的那块石头检查结果出来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共处一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