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七十章 将军

第七十章 将军

正所谓面由心生,有些人长的獐头鼠目,一看就不像好人,而有些人长的慈眉善目,一看就令人心生亲近,说话的这个老人就属于后者,见到此人的第一眼,吴中元就本能的判断此人值得信任。

  见吴中元停止向下游游动,老人打开车门,自车上下来,笑着冲吴中元招了招手,“快上来吧,水里凉。”

  吴中元没有立刻靠岸,而是浮在水面歪头看那老人,细看之下,发现此人的年纪应该在六十五岁左右,头发已经花白,国字脸,中等个头,穿了一身很随意的便装,脚上穿了一双很旧的软皮皮鞋。

  如果单看长相,此人跟那些国企退休的老大爷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此人气度超然,眉宇之间有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的磐稳,眼神之中有历经惊涛骇浪的镇定和从容。

  见吴中元还在犹豫,老人自上衣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证件,打开之后冲吴中元展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万里,是国安十八分局现任局长,这是我的军官证,你可以看一下。”

  吴中元此时离老人约有七八米的距离,他会气功,视力比普通人要好,老人手中所持的那个证件上贴着老人的照片,还清楚的写着老人的姓名,出生年月,军衔职务以及工作单位。

  老人名叫李万里,出生于一九五零年三月,军衔是少将,职务是国家安全局十八分局局长。

  见吴中元还不上岸,王欣然担心李局长会心生不满,急忙走过来解释,“局长,您别怪他,他现在成了惊弓之鸟了。”

  “不怪他,我能理解,”李局长摆了摆手,转而冲吴中元说道,“小吴同志,我得向你道个歉哪,分局一些同志的工作方法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的,对国家安全的相关政策领会的也不够充分,工作态度简单粗暴,官僚主义作风也没有很好的克服,做事要先做人,做人一定要守信,对于他们对你的失信行为,我已经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我向你保证,以后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请你相信我。”

  李局长说完,吴中元愣住了,将军已经算是很大的官儿了,他没想到对方的态度会如此谦虚诚恳。

  王欣然见吴中元还待在水里,急忙冲他投去催促的眼神,与此同时暗暗勾手,示意他尽快上岸。

  吴中元反应过来,慢慢的游向岸边。

  此时司机和后排座的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凑了过来,李局长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靠近。

  等吴中元游到岸边,王欣然伸手把他拉了上来。

  上岸之后,吴中元立刻松手后退,与王欣然保持了一定距离。

  王欣然冲吴中元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小吴同志,你好。”李局长主动伸手。

  吴中元很紧张,对方身居高位是其一,担心对方会趁机发难是其二,正如王欣然先前所说,他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虽然紧张,却仍然伸出了手,李局长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哪,近段时间工作比较忙,你的事情我没能给予足够的关注,一些问题也没能很好的处理。”

  吴中元愕然点头,其实李局长说的这些话他都没听进去,他此时最担心的是李局长会不会松手。

  握手过后,李局长松手了,“有换洗的衣服没有?赶快把湿衣服换下来。”

  “在村里。”吴中元说道。

  其实他只有一身儿换洗的衣服,在背包里,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试探李局长的诚意。

  吴中元说完,李局长转头看向王欣然,“小王啊,你带小吴回去换衣服,我们在这儿等你们。”

  “是。”王欣然正色答应,然后冲吴中元说道,“上车啊,还愣着干什么?”

  吴中元回过神来,与王欣然一左一右上了越野车。

  王欣然转向调头,往村子方向驶去。

  “我们局长都亲自来了,你怎么还疑神疑鬼的耍小聪明?”王欣然皱眉问道。

  “什么呀?”吴中元随口反问。

  “姚家我们去过了,你根本就没衣服留在那儿。”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王欣然既然知道他没换洗的衣服留在村里,李局长自然也知道,李局长之所以主动提出让王欣然开车带他回村里换衣服,实则就是给他们二人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让王欣然向他进一步解释一些事情。

  见吴中元冻的嘴唇发乌,王欣然瞅了他一眼,“包里的衣服没湿吧?没湿就赶紧换上。”

  背包一直被吴中元顶在头上,他知道里面的东西没湿,却没立刻换衣服,而是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可以先猜一下。”王欣然说道。

  “卫星?”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摇头。

  “你们在姚家安装了窃听器?”吴中元又猜。

  王欣然又摇头。

  “我去屠宰场时沿途有道路监控……”

  王欣然摆手打断了吴中元的话,“算了,你还是别猜了,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局里有特异功能人士,找你使用的是超自然的方法。”

  吴中元大吃一惊,“特异功能?既然有特异功能,你们为什么不早用?”

  “我们局里有好几个科室,那些人属于别的科室,我们科长无权调动他们,不然早把你抓起来了。”王欣然说道。

  “你们科长呢?”吴中元问道。

  “被停职了,”王欣然笑道,“不对,应该说休长假去了,局长给他放了两年的假。”

  “真的?”吴中元确认。

  “真的,”王欣然点头,“我本来也被下放到别的部门了,局长回来之后又把我调回来了。”

  “你是被我连累的吧?”吴中元内疚,当日王欣然为了帮他逃走,不惜鸣枪阻止同事追赶。

  王欣然没接吴中元的话,而是问道,“黑西装呢?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她走了。”吴中元说道。

  “我知道她走了,”王欣然说道,“在你回来之前我跟王翠花交谈过,我问的是她去哪儿了?”

  王欣然可以不接他的话,他也可以不回答王欣然的问题,“你们真的不抓我?”

  “你又没犯法,我们为什么要抓你?”王欣然反问。

  “那你们之前抓我干嘛?”吴中元撇嘴。

  “你的案子之前没有引起上级的足够重视,一直是我们科在办理,抓你骗你全是科长个人做出的决定。”王欣然说道。

  “真的?”吴中元杯弓蛇影了。

  “爱信不信。”王欣然烦了。

  “你们真的不会拿我的东西?”吴中元又问。

  “你背包里到底有什么呀?这么怕人?”王欣然斜视。

  这时候汽车已经开到村子附近了,吴中元指点方向,让王欣然把汽车开到羊圈附近,下车之后去存放草料的木棚里换了衣服,又检视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没湿也没丢,都在。

  自木棚出来,发现王欣然正在跟姚家女人说话,他先前逃走,村子里有人看到了,王欣然此时正在跟姚家女人解释他并不是逃犯。

  此前吴中元一直没问姚家女人叫什么,刚才跟王欣然一说,他才知道此人名叫王翠花,出来之后与王翠花道了别,又嘱咐她一定要好好养着阿波。

  重新上车,王欣然开车离开了村子。

  “我要不要找个地方把你放下来,让你先把背包里的东西藏好?”王欣然问道。

  “你笑话谁呢?”吴中元不乐意了,“我本来也不是这么疑神疑鬼,还不都是你们害的。我要是骗你两次,你还会相信我吗?”

  “别你们你们的,”王欣然也不乐意了,“你也知道,我也被他们蒙在鼓里。”

  “嗯,是不能怪你,”吴中元点了点头,“对了,你上回帮我逃走,回去之后没挨处分吧?”

  “记大过,调离岗位算不算处分?”王欣然反问。

  “唉。”吴中元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呀,听王翠花说,你好像跟黑西装相处的挺愉快呀?”王欣然阴阳怪气。

  “别说这些了,”吴中元摆了摆手,“你们局长找我干嘛?”

  王欣然说道,“具体详情他没跟我说,不过据我猜测,应该是想帮你。”

  “帮我?什么意思?”吴中元不解。

  王欣然降下车窗,点了一支烟,“他可能掌握了一些我们没掌握的线索,也可能发现了一些我们之前没有发现的问题,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待会儿他应该会亲自跟你说。”

  “这个人值得信任吗?”吴中元问道。

  “这个问题我没法儿回答你,”王欣然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这也是我们所有认识李局长的人所公认的,李局长为人很正直,从不骗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不会许诺,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兑现。”

  “那就好。”吴中元点头。

  “我有个要求。”王欣然说道。

  见王欣然说的郑重,吴中元有些疑惑,“什么呀?”

  王欣然扔掉烟头儿,升上了车窗,“李局长既然暂停了高科长的工作,就表明他认为高科长之前所做的工作是错误的,所以我猜测李局长很可能会帮你回到属于你的年代,十八分局人才济济,他可能会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指派或者让你挑选一些你认为能够为你提供帮助的帮手,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因为此事有危险,就把我给排除在外。”

  “真的假的?”吴中元皱眉歪头。

  王欣然说道,“真的,来时的路上我们有过交谈,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你之前跟我说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也认为你既然不属于这里,就该送你回属于你的地方,留你在这里,反倒会对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产生未知的影响。”

  “他真的这么想?”吴中元急切追问。

  “是的,”王欣然点了点头,“他认为你是个极大的安全隐患,但他不会像高科长那样试图把你控制起来,因为那么做相当于延长了隐患存在的时间,我估计他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支持,争取早日开启虫洞,把你这个瘟神送走……”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七十章 将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