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六十九章 十五位勇士

第六十九章 十五位勇士

这十五个人就是部落派往不同年代寻找他的十五位勇士,其中以男人居多,有十二人,剩下三人是女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这些人的年龄各不相同,从十六到五十五,这个年龄是他们离开远古时期的年龄,离开部落之后,这些人分别前往不同的年代,彼此之间相差三百六十年,六十年为一甲子,六个六十年为一大甲子。

  勇士们分别前往的具体年代,牛皮纸上也有详细记载,这个具体的时间是小巫师苏醒之后推算的结果,因为远古时期的纪年方法与现在的公元纪年是不一样的,那时候的纪年方法早已经失传了。

  两个不同的纪年方法,想要准确对接转换是需要参照物的,小巫师利用的这个参照物就是其中几个勇士曾经来找过他,并在约定的地方留下了他们所处的具体年代。

  这也是他们出发之前就约定好了的,勇士们到达目标年代之后,分别前往大巫师和小巫师沉睡的地宫和密室,自事先约定好的地方留下他们所处的具体年代,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给两位巫师作法提供准确的时间依据,避免巫师误判时间,将他送到既定年代之前或者之后的某个三百六十年。

  这十五位勇士搜寻的范围是五千多年,其中有十四位出现于建国之前的古代,吴追是第十五位勇士,也是“走”的最远的一位勇士。

  学考古的,历史年代自然烂熟于心,在吴追之前的那位勇士就是顺治年间的总兵吴千山,以吴追出现的年代与牛皮纸上的年代相互对照,可以确定小巫师对这些人出现的年代的判断是正确的。

  牛皮纸上记载的这十五个人,每个人出发时都带了一颗灵石,他要寻找的就是这些灵石,灵石的数量不是启动阵法的关键,灵石蕴含灵气的多少才是,运气好的话,可能一枚灵石就够了,如果运气不好,可能需要将十五颗全部找齐才行。

  这里居高临下,相对安全,故此吴中元也没有急着回村子,而是原地对牛皮纸上的内容进行了反复的阅读,读完之后远眺沉思,斟酌细节,前瞻难度。

  每一位勇士都随身携带有一枚灵石,对这些勇士而言,这些灵石有两个作用,灵石既是他们穿越时空的媒介,又是以后目标人物,也就是他与小巫师相认的信物,也就是说如果找到他的不是吴追而是别的勇士,那些勇士也会跟他说与吴追相同的话。

  这一点对他来说是有利的,勇士们既然知道灵石就是信物,就不会随手抛弃,一定会随身携带,妥善保管,只要找到这些位于不同年代勇士的坟墓,就可能找到属于那位勇士的灵石。

  还有一点对他很有利,那就是每一位勇士所出现的年代都很明确,用现在的话说,这些勇士都是基因变异者,吴追临死之前还能一拳打破高压舱的舱壁,其他人肯定也能做到这一点,既然身怀绝技,就不会默默无闻,极有可能是某个时期的某个英雄豪杰。

  除了这两点,还有第三个对他有利的因素,空气质量的恶化是重工业出现之后才越发严重的,年代越久远,空气质量也就越好,顺治年间的吴千山既然能活下来,在他之前的那些勇士自然也能活下来。不怕他们身体好,身体越好,活的越长,留下的线索也就越多。

  还有第四点,地域,这十五位勇士虽然出现于不同的年代,但他们都出现在同一处位置,而他们所出现的位置,也是他当年和鸟人所出现的位置,所以这些勇士出现之后,都会着重搜寻这片区域,吴千山就是这种情况,他这一生就从未离开过这方圆千里。

  有利的因素虽然不少,但不利的因素更多,最大的困难就是年代过于久远,想要查找线索难度极大,小巫师可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尽可能详细的描述这些人的长相年龄,甚至连这些人的性格都进行了描述,为的就是降低他的搜寻难度。

  还有就是这些人虽然都自同一个地方出发,却不一定会像吴千山那样一直留在附近,人都是长腿的,可以到处走,这些人如果在附近找不到他,可能会逐渐扩大搜寻范围,越走越远,天知道最后会跑到哪里去。

  此外,寡妇改嫁的事儿他见的多了,汉子刚死的时候伤心欲绝,恨不得把手指头剁了来发誓以后绝不改嫁,但时间一长,死去的汉子没办法对她的思念给予回应,慢慢的感情就淡了,越来越淡,直至最后找个借口改嫁了。

  善忘是人的本性,也是人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如果一直处于伤心欲绝的状态,人是会郁郁而亡的。

  同理,那些前来寻找他的勇士不可能都像吴千山那样一辈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年找不到,十年找不到,慢慢的他们可能就不找了,就留在那个年代成家过日子了。

  像这种人是最难找的,因为他们不会对别人说‘我是出来找人的,找不到我就不找了,’他们会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里,不对外人说,他不说,留下的线索就少。

  还有就是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但是只有三千年的历史,去往夏商之后的那些勇士或许还可能在历史记载或地方县志中留下线索,但去往夏商之前的那些人却不太可能有文字记录流传至今,这几个人查找的难度极大。

  越想越感觉困难多,扣除吴追和吴千山,还有十三位勇士,这些人肯定早就入土了,即便确定了他们的身份,想要“见到”他们也只能挖坟掘墓,盗墓这事儿从古至今都是不被官府允许的,伤阴德不说,还犯法。

  还有,王欣然等人已经发现吴千山基因异常,他陪葬的那些东西全在官方手里,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那块不起眼的玉石有什么奇异之处,但是想从他们手里拿出来,不啻于痴人说梦。

  我国现在有十几亿人口,但五千年里活过又死去的岂止百亿,从这么多人里找出十几个人,比大海捞针还他妈大海捞针。

  不好捞,也得捞,总不能不捞,好在小巫师还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线索,可惜这些年小巫师一直处在沉睡之中,没有与那些来过这里的勇士进行交谈,那些人也只是留下了历史年代,并没有对自己的近况进行说明。

  不过仔细想来,这也不能怪那些勇士想的太少,因为谁也想不到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上午十点之后,游客多了,担心坐在山上会令人起疑,吴中元就下山回去了,回程途中再一次见到那辆遗弃的摩托车,好好的摩托车,就这么扔了总感觉不舍得,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就骑回去了,这东西以后还用得着,骑摩托得戴头盔,戴上头盔就不怕监控照到了。

  回村时吴中元想的是得跟姚家女人说一声,把阿波养到老,别杀也别卖,毕竟是立过功的。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对一件事情过分专注,对其他事情就会迟缓愚钝,远远的看到王欣然站在门前,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只是在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把东西送回去了。

  忽忽悠悠的快骑到门口了,突然醒悟,不对!这是王欣然,不是赵颖。

  醒悟之后急切四顾,只见东面还停着一辆车,车上不但有司机,后座上还有别人。

  瞬间就是一身冷汗,刹车调头,加油就跑。

  “你别跑,有人要见你。”王欣然自后面大喊。

  王欣然话音刚落,吴中元就停了下来,不是他自愿停的,调头太急了,撞邻居家拖拉机上了。

  有了前车之鉴,吴中元哪里还会停下来,扔了摩托用轻功跑,王欣然越喊,他跑的越快。

  很快就跑出了村子,但村子周围全是草地,没有遮挡,不管了,往远处那几座大山跑。

  跑了一阵儿,突然想到那几座大山藏不了人,情急之下环视四方,却发现这周围没有能藏人的高山和树林。

  “吴中元,别跑,我们不是来抓你的。”王欣然的声音自后面传来,

  吴中元闻声回头,只见王欣然乘坐的汽车已经到了身后几十米外,无奈之下只能往东跑,东面有条河,想要甩掉他们,只能从河里游过去。

  平地上,人怎么可能跑的过汽车,很快汽车就追了上来,王欣然自车窗探出头来,“别跑了,真不是来抓你的。”

  吴中元不搭腔,也不停,往东南偏移,继续往河边跑。

  “我们是来帮助你的。”王欣然喊道。

  吴中元只是拼命奔跑,重要的东西现在全在背包里,万一被抓到,肯定全被搜走。

  疾速狂奔,终于冲到河边,此前他一直担心对方会开枪打他,现在终于稍微安心,到得河边也不犹豫,纵身入水。

  这里是大西北,又是春天,水温很低,下水之后冻的打了个激灵,猛然想到背包里有怕湿的东西,急忙卸下背包,举过头顶,泅渡过河。

  即将游到河对岸,却突然发现一辆与王欣然乘坐越野车一模一样的车自东北方向驶来,完了,河两岸都有他们的人,跑不掉了。

  即便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吴中元也没有束手就擒,而是顺着河水游向下游。

  他在水里游,两辆汽车在岸上跟着,他游的很吃力,人家跟的很从容,慢悠悠的,也就二三十迈。

  “还跑什么呀,快上来吧。”王欣然无奈摇头。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吴中元说话的同时远眺下游,这鸟地方都什么破地势,两岸都是一马平坡的草原,别说越野车了,就算底盘低的轿车都能跑。

  “我们领导想要见你。”王欣然说道。

  “是想要见我,还是想要骗我?”吴中元语带颤音,不是害怕的哆嗦,而是冻的哆嗦。

  “见你,”王欣然正色说道,“放心好了,我们真不抓你。”

  吴中元被坑了两回,不敢再相信王欣然了,眼见逃不掉,就拉开背包,想要拿出手电筒毁掉里面的重要线索。

  王欣然此时正在跟坐在后排的人说话,汽车的玻璃是贴膜的,吴中元只能看到后排有个人影,看不到那人的样子。

  就在吴中元想要拧开手电筒的时候,王欣然喊道,“你快上来吧,我们不动你的东西。”

  吴中元闻声停手,这个条件令他心动了。

  王欣然又喊道,“我们知道你手里有枪,你可以持枪与我们对话。”

  “真的?”吴中元愕然。

  “真的。”王欣然说道,“我们领导亲自来了,跟你消除误会。”

  “什么领导?”吴中元问道。

  “局长,”王欣然说道,“我们局长亲自来了。”

  “我真的可以拿枪?”吴中元确认。

  吴中元喊罢,汽车后排的玻璃降了下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冲吴中元微笑点头,“你可以拿枪,如果对我的解释不满意,你还可以开枪……”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十五位勇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