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六十八章 远古阵法

第六十八章 远古阵法

小母羊的异常表现令吴中元很是纳闷儿,但仔细想来,这种变化还真是从昨晚开始发生的,难道赵颖猜对了?

  再进行进一步的观察,不对,不是这样,阿波是情场老手儿,小母羊根本就受不了它,哪怕对它很亲近,也不太愿意让它近身儿。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正疑惑,赵颖来了,给吴中元带来了几个鸡蛋,“怎么样?”

  吴中元随手接过鸡蛋,“是有点儿奇怪,你自己看吧。”

  赵颖倚着栅栏进行观察,她也发现小母羊对阿波的态度产生了变化,却想不明白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她昨夜说阿波肾亏只是玩笑话,并不是真的那么认为。

  “昨晚它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赵颖问道。

  “应该没有。”吴中元摇头,阿波是只羊,不像人穿衣服有衣兜儿,它想要带东西只能用嘴衔,但昨夜他找到阿波时阿波嘴里并没有衔什么东西。

  “应该有,”赵颖正色说道,“你仔细看,那只母羊一直在舔阿波的胡须,它昨夜应该叼了什么东西回来。”

  得赵颖提醒,吴中元这才注意到这一细节,此前他只当母羊在亲吻阿波,但仔细看,的确是在舔它的胡须。

  昨晚他找到阿波时,阿波只是冲他晃了晃尾巴,并没有发出叫声,这说明阿波的嘴里很可能含着什么东西,不管这东西是什么,个头儿都不会很大,不然阿波也含不住。

  此外,小母羊之所以舔阿波的胡须,很可能是阿波含在嘴里的东西融化滴在了胡须上,也可能是阿波在取那件东西的时候,胡须上粘上了一些。

  心中疑惑,便回去拎了一桶玉米稀粥,进到羊圈喂给阿波,趁阿波过来进食,剪下了它几根胡须。

  见吴中元竟然将羊胡子放进了嘴里,赵颖一副恶心嫌疑的表情,“脏不脏啊?”

  吴中元吐出了羊胡子,又吐了两口口水,转身走了出来。

  “你尝出什么了?”赵颖皱眉。

  “臊气。”吴中元说道。

  赵颖忍俊不止,转身离开,“我去给你拿水漱口。”

  吴中元转头看了赵颖一眼,其实他没跟赵颖说真话,也可以说只说了一半真话,羊胡子的确臊气,但除了臊气,还有很明显的咸味儿,这说明阿波昨晚带回的东西很可能是盐,而且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大块儿结晶体,如果是粉末状,不等它跑回来,盐就会融化掉。

  羊虽然是植食性动物,但它们也需要补充盐分,盐就是阿波泡妞的法宝,此前它之所以能拐走母羊,也正是因为它给母羊带回了盐,母羊尝到了甜头儿,才会在离开羊群跟它去摄食。

  知道阿波昨晚是去找盐,这就够了,盐就是参照物,最北面那座山峰的西侧,有盐的地方就是隐藏线索的地方。

  苦熬了十多天,终于有了线索,吴中元如释重负,有些时候真相并不复杂,就浮在表面儿上,只是自己把它想复杂了。

  没过多久,赵颖回来了,将水杯递给吴中元,“快漱漱口。”

  吴中元歪头看了赵颖一眼,赵颖递过来的是她自己的水杯。

  短暂的犹豫之后,吴中元接过水杯漱了漱口,然后将水杯还给赵颖,坐在羊圈外剥鸡蛋吃。

  吃饭和思考是可以同时进行的,他这时候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儿内疚的,赵颖对他的帮助很大,事发当晚如果不是赵颖屡次开枪解围,他可能已经被那中年道人给弄死了。

  隐瞒其实等同欺骗,他此时分明有了线索,却没告诉赵颖,虽然有自己的苦衷,却还是有点儿不仗义。

  见吴中元有点发噎,赵颖又递过了水杯。

  吴中元本就有点内疚,赵颖的这一举动令他更加不好意思,但姚子勤留下的这个线索太过重要,如果泄露并被人捷足先登,他就回不去了,不能说,真不能说。

  不过这个不能说,别的却可以说,吴中元接过水杯喝了两口,然后拉开了自己的背包,将里面的金器全拿了出来,除了金器,还有那三个小瓶子也拿了出来,“你为我花了不少钱,这些金子送给你。这几个瓶子里装的是药丸儿,应该是古代的东西,也给你,你拿回去交差。”

  “交什么差?”赵颖逐一检视那些金器,金器以首饰居多,也有少量的生活器皿。

  “水晶棺和巫师的尸体都被他们搬走了,那个道士的尸体和盔甲也被他们搬走了,你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最后什么都没拿到,领导不批评你呀?”吴中元说道。

  换位思考体谅别人的难处是一种优秀的品格,赵颖没有接话,而是上下的打量着吴中元。

  吴中元正在整理包里换洗的衣服,没注意到赵颖在看他,“咱可事先说好,那个法杖我以后兴许还用得着,我要是需要,你得给我要回来。”

  赵颖笑了,“好。”

  吴中元拉上背包,磕碎了最后一个鸡蛋。

  “中国现在像你这样的男人多吗?”赵颖问道。

  “嗯?”吴中元没反应过来,歪头看她。

  “你知道西方怎么评价你们吗?”赵颖又问。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评价他们的吗?”吴中元反问。

  听吴中元这么说,赵颖知道自己的问题又惹他反感了,“我没有诋毁你们的意思,但是在西方的宣传中,中国人都是告密的袁世凯和邪恶的傅满洲。”

  “那是他们在恶意的丑化我们,侵略者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他们懂什么叫忠孝仁义吗?”吴中元抬高了声调儿。

  见吴中元生气了,赵颖急忙岔开了话题,“你既然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了,我就把它们送回去,分析化验的结果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

  “好,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古代墓葬的陪葬品,分别属于不同的年代,”吴中元拿起两件金器,“这个小金碗是元朝的,这个簪子应该是清中期的。”

  “这些东西他是自哪里得来的?”赵颖不解。

  “应该是从古代的坟墓中挖出来的,”吴中元指着那几个药瓶儿说道,“古代人有服用丹药的习惯,那个中年道人很可能在找古代留下的丹药。”

  赵颖点了点头,此前她曾经开枪打过那个中年道人,中年道人中枪却不死,而且伤口没有鲜血流出,这种诡异的情形始终没有合理的解释,目前来看,真相很可能就隐藏在这几个小瓷瓶里。

  “你大致还要在这里待多久?”赵颖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说不好,怎么了?”

  “我想把这些东西送回去,再补充一些必要的野外装备。”赵颖指着那些药瓶儿和金器。

  “行,你走吧。”吴中元说道。

  “最多三天,我一定赶回来。”赵颖收拾东西。

  “好。”吴中元应声。

  “这几个瓶子里的药丸儿你不留下几个?”赵颖问道,言罢,见吴中元面露疑惑,便笑着解释,“万一是不死仙丹,你还不悔青肠子?”

  吴中元摆了摆手,“不要不要,全拿走,真是不死仙丹,还会埋在坟里吗?”

  赵颖哈哈一笑,收拾好东西,背上背包离开了村子。

  吴中元没去送她,不知道她往什么方向走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走的。

  威逼和利诱都是贬义词,但它们却是推动事物发展的两大动力。

  威逼是被动去做,为生计所迫就属于这种情况,为了生活,不得不努力工作。

  利诱是主动去做,拼搏努力的本质其实就是受到了美好生活的利诱,为了创造和拥有美好的生活,心甘情愿的去做。

  威逼和利诱在阿波和小母羊的身上具体表现为,阿波用盐引诱了小母羊,为了能得到更多的盐,小母羊愿意跟着阿波。

  但小母羊胆子小,晚上不敢离开羊圈,第二天天蒙蒙亮,方才跟着阿波往西走了。

  吴中元知道它们要去哪儿,就没有尾随,而是用了蹲守,先它们一步赶到山峰西侧藏起来,等它们过去。

  等了半个小时,阿波带着小母羊来了。

  西面有片比较陡峭的山壁,约有四五米高,山壁上部有处不大的裂缝儿。

  由于石壁很陡峭,小母羊爬不上去,只能在下面等着,阿波爬上山壁,将脑袋艰难的挤进了裂缝儿。

  这时候阿波自身的优势体现了出来,波尔山羊的角与普通山羊的角不一样,它的角是向后生长的,而普通的山羊是往上方左右生长的,山壁上的裂缝阿波的脑袋能挤进去,别的山羊就挤不进去。

  很快,阿波自裂缝叼出了盐块儿,跳下山壁。

  小母羊凑了过来,但阿波并不立刻给它,而是叼着盐块儿走出老远方才放在了地上,它之所以这么做,无疑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宝库。”

  这种高度对吴中元来说算不得什么,一跃而起,单手攀附,观察裂缝,裂缝里有很多盐块儿,是天然形成的岩盐,大小不一,大的有半个火柴盒大小,小的跟豆粒儿差不多。

  在裂缝的深处,有个白色的圆柱形金属器物,探手进去,抓出来,是个老式的手电筒。

  这种手电筒在农村很常见,早些年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入手之后吴中元就知道手电筒里面装的不是电池而是别的,因为重量不对。

  拧开末端的盖子,倒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卷由油纸包裹的羊皮。

  撕开油纸,铺开,发现里面是一张老旧的羊皮和一张现代才有的牛皮纸,羊皮比较小,约有三十二开,上面写的是藏文,文字很小,字数很多。牛皮纸比较大,约有十六开,上面写的是密密麻麻的现代汉字。

  牛皮纸上的第一句话是‘先祖留下的羊皮藏文意思是。’这就表明这张牛皮纸上的内容是对羊皮藏文的翻译。

  这个手电筒是姚子勤留下的,牛皮纸上的内容应该也是姚子勤翻译的。

  心中激动,吴中元也没有细细阅读,而是一目十行,先看了个大概。

  看完之后,心里喜忧参半,令他欣慰的是这上面记载了一种可以穿越时空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小巫师苏醒之后对一处远古时期留下的阵法进行了改造,令其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开启虫洞,将开启虫洞的人送回远古时期,羊皮纸上清楚的写明了这处阵法所在的详细位置,以及进入那片区域的具体方法。

  令他忧虑的则是开启虫洞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那处阵法就像一辆汽车,想要发动汽车就必须有汽油,对于阵法来说,启动它的汽油就是那种白色玉石,古时称之为灵石。

  灵石的数量不是启动阵法的关键,重要的是灵石蕴含灵气的多少,每一块灵石原本蕴含的灵气大致相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灵石所蕴含的灵气会逐渐散发减少,需要搜寻多块灵石,直至累积到一定程度,才能够启动阵法。

  在牛皮纸的后半部分,是十五个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性别年龄和性格样貌……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远古阵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