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六十六章 好色的阿波

第六十六章 好色的阿波

吴中元这时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陡起陡落的,现在所有知情人都死了,那只名叫阿波的波尔山羊是最后的线索,如果被人宰了,线索就彻底断了。

  见吴中元吓的面无人色,赵颖隐约猜到这只山羊是条很重要的线索,“你先别着急,它是和其他羊一起被卖掉的,可能还没来得及屠宰。”

  安慰了吴中元,赵颖又冲女人问道,“大婶儿,你知不知道屠宰场在哪里呀?”

  女人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在镇上,具体在哪儿我不清楚,怎么了?你们为什么急着找阿波?”

  吴中元尚未接话,姚家大小子在旁边说道,“大哥,羊是通过村里二道贩子卖的,他昨天跟车去厂里拿钱,我带你去找他。”

  “好好好,”吴中元连连点头,“快走,快走。”

  说是走,其实是跑,姚家大小子在前面跑,二人在后面跑,这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多,街上没什么人儿,不然定会以为姚家又出了什么事儿。

  五分钟之后,姚家大小子自村东一处房子外面停了下来,回头看二人跟了上来,就先冲进院子叫人,等二人跑到门口,大小子已经把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拖了出来。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乡亲邻居对姚家都是心存同情的,这二道贩子虽然睡眼朦胧,对姚家大小子的态度却很好,很和气的询问原因。

  不用吴中元开口,姚家大小子主动替他说明了情况,他并不知道吴中元为什么要找阿波,却知道阿波对吴中元很重要。

  “昨天送去的,现在应该都宰了吧。”羊贩子挠头。

  “吉玛叔,你快带我们去看看吧,我家有两百多只羊呢,兴许阿波还活着也说不定。”姚家大小子说道。

  羊贩子倒也爽快,“行,咱就过去看看,不过你们可别抱太大希望。”

  院子外面有辆三轮车,羊贩子说完,走过去用摇把子发动,天冷,第一次没能摇着。

  “我们有轿车,就停在村外。”吴中元急切的说道。

  “那地方轿车上不去。”羊贩子又摇,还没摇着,又进院子拿启动液出来喷,这次摇着了。

  姚家大小子先跳上车,“大哥大姐,快上来。”

  吴中元跳上了车,冲赵颖说道,“我自己去,你在这儿等……”

  话没说完,赵颖也跳了上来,羊贩子猛加油门儿,三轮车冒着黑烟冲了出去。

  吴中元之所以让赵颖在村里等着,主要是因为这三轮车上很脏,这是拉羊拉牛的车,上面遗留着牛粪羊屎,他自然不嫌弃,但赵颖是个年轻女人,让她坐这样的车有点不太好。

  说是坐,其实也不能坐,只能扶着车栏杆站着,这羊贩子中午可能喝酒了,开的很快,还摇摇晃晃,赵颖和吴中元站不住,只能学姚家大小子那样,蹲在车斗里。

  羊贩子知道三人着急,也知道去晚了阿波被杀的可能性更大,拼命加油门儿,一辆破三轮儿开出了保时捷的气势,风驰电掣,浓烟滚滚。

  “大哥,你们找阿波干什么呀?”姚家大小子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是你爸让我们找它的。”吴中元大声说道。

  姚家大小子很懂事儿,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让吴中元寻找阿波,却知道吴中元很紧张,“大哥,你不用害怕,我觉得阿波应该还活着。”

  “为什么这么说?”吴中元问道。

  “阿波很狡猾。”姚家大小子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它狡猾?”吴中元疑惑。

  姚家大小子说了三件事儿来证明,第一件是阿波会献媚讨好,有时候会跳出羊圈跑到家里讨食儿,给它点精料吃了,它自己就跑回羊圈了。第二件事就是有一年大雪封山,狼群进了羊圈,咬死一地,姚家人赶到时,阿波也躺在地上,但它没死,而是躺在地上装死,见主人来了,它就起来了。还有一件是阿波从不跟头羊正面冲突争夺母羊,它总是趁头羊不注意时偷偷的拐走母羊。

  听完姚家大小子的讲说,吴中元对这只波尔山羊产生了很大兴趣,“这只羊你们养了多少年了?”

  “我今年十五,打我记事儿起它就在了。”姚家大小子说道,确切的说是喊道,三轮子嘣嘣嘣,不喊,吴中元根本听不清。

  “你放过羊吗?”吴中元问道。

  姚家大小子点了点头,“我和弟弟要上学,我爸一般不用我们放牧,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去帮忙。”

  “在放羊时,阿波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吗?”吴中元追问。

  “它一直很特殊,它从不跟羊群走。”姚家大小子说道。

  “你喜欢单独行动?”吴中元问道。

  赵颖暗中掐了掐吴中元,瞟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羊贩子,意思很明显,提醒他小心隔墙有耳。

  吴中元摆了摆手,隔墙的确有耳,但这个耳完全现在沉浸在驾驶的乐趣当中,仿佛胯下坐的是宝马良驹,骑的热血沸腾。

  “它也不是单独行动,每次都会带着一只母羊偷偷溜走。”姚家大小子说道。

  “你知不知道它带着母羊去哪儿了?”吴中元追问。

  姚家大小子摇头,“不清楚,起初我和弟弟见它离群儿,还想把它追回来,但我爸说不用管它,等羊群回来,它们会自己回群,我观察了几次,还真是这样。”

  “阿波带走的母羊是哪一只?你还能不能认出来?”吴中元追问。

  姚家大小子摇头,“它并不是一直带哪一只,经常换。”

  这么紧张的时候,吴中元是笑不出来的,但赵颖没憋住,莞尔笑问,“哈哈,还是个playboy,那些母羊为什么跟它走啊?”

  姚家大小子摇头,“不知道。”

  羊贩子开着三轮子一路狂飙,上了大路之后连轿车都超,吴中元好几次想要提醒他注意安全,却都忍住了,眼下分秒必争,安全得放在其次了。

  由于屠宰有污染,镇上不让厂子建在镇子内部,把他们撵到了镇子外面的山里,二十分钟赶到山外,又花了二十分钟才颠到了厂子门口。

  吴中元被颠的七荤八素,赵颖被颠的天旋地转,下车之后强忍着才没吐出来,得扶着车栏杆才能站稳。

  这个屠宰场占地范围很大,有两个很大的车间,一个是屠宰的,另外一个是冷藏的,厂区里有几个羊圈,里面挤满了羊,粪便遍地,臭气熏天。

  厂子没有传达室,门是那种铁管焊接的推拉门,车间外面没人,铁门也没关。

  羊贩子可能经常来,直接拉开铁门,带着三人进去。

  在外人看来这些羊长的都差不多,但姚家大小子能分辨出自己家的羊长什么样儿,往各个羊圈看了一遍,冲吴中元摇了摇头。

  “可能赶进去了吧。”羊贩子往屠宰车间走去。

  屠宰车间的铁门是虚掩的,拉开之后,可以看到里面是一条屠宰的流水线,扒皮,开膛,清洗,分类都是现代化的,连杀羊也是现代化的,不是直接捅刀子,而是先电晕,两个工人拿着电棍一样的东西往羊头上戳,电压可能挺大,不管多大的羊,一戳就倒。

  这时候待宰区有几十只羊,大部分都被电晕了,两个工人正在电剩下的那些。

  进门之后,吴中元先看站着的那些,没有,波尔山羊是山羊的一个品种,这种山羊跟普通山羊长的不大一样,它们的耳朵很大,头部的毛色是褐红色的,很容易区分。

  “阿波在哪儿!”姚家大小子大声呼喊。

  吴中元闻声转头,循着姚家大小子所指的方向往前看去,就在此时,姚家大小子又喊了一声,“阿波!”

  姚家大小子话音刚落,一只大耳山羊突然自倒在地上的羊堆中爬了起来,往门口冲来。

  正在电羊的工人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见它要跑,随手戳了一棍,一棍下去,直接撂倒。

  见它四蹄儿还在拨楞,那工人又给了它一棍,这回儿不拨楞了,直接电硬了。

  “哎哎哎。”吴中元情急之下翻过围栏,直接冲了进去,在电羊工人愕然的注视下抱起了那只波尔山羊。

  “你谁呀,冲进来找死呀?”工人骂道。

  “你要是把它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