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龙威

第四百五十七章 龙威

吴勤走后,吴中元手指座椅,“吴焕居山,请坐。”

    吴焕不曾入座,而是撩起衣摆跪了下来,“请大吴降罪。”

    “嗯?吴焕居山何罪之有?”吴中元歪头。

    吴焕挺胸直跪,面带愧色,“大吴龙潜之时属下审时不清,度势不明,不但未曾效忠辅弼,还言语苟且,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属下愧对大吴,请大吴降罪。”

    吴中元笑了笑,吴焕之所以有此一说,乃是因为当日吴勤曾经请吴焕帮忙检试他的五行和血脉,而吴焕在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却因为吴熬已经接任大吴而劝他‘好生过活,勿生不臣之心。’这句话他没有忘记,吴焕自己自然也不会忘记。

    “吴焕居山言重了,当日你之所以劝我安守本分,也是担心我不自量力,轻举妄动而枉送了性命,乃是出于善意,快快请起。”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虽然让吴焕起身,却并没有上前搀扶,礼贤下士也好,平易近人也罢,都得拿捏一个尺度,掌握一个火候儿。

    吴中元不亲自搀扶,多少令吴焕有些尴尬,正在犹豫是继续跪着还是趁势起身,吴中元迈步上前,伸手承托,在吴焕已经感觉尴尬却不是非常尴尬的时候化解了他的尴尬。

    吴中元是故意这么做的,吴焕这个人非常聪明,能够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而他也的确对吴焕当日的言语心存芥蒂,吴焕之所以会说那样的话,归根结底还是对他的不看好,认为他不是吴熬的对手。

    实际上不止是吴焕,连吴勤最初也是这种想法,熊族内部的确存在派系争斗,却并不表示吴季等人一直在拥护他,吴季等人也从未与吴熬为敌,他们只不过与吴鸿儒等人不很和睦罢了。

    而今他已经接掌大吴,不管是吴融一党还是吴季等人都成了自己人,但有一点他非常清楚,这些人虽然都是自己人,却也都不是自己人,除了吴勤对他帮助较大,其他人对他并无多大贡献,在他最难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挺过来的。

    他清楚这一点,也希望吴焕等人能够牢记这一点,这些人除了吴勤还有居功自傲的资本,其他人也只不过没有为难他,在他接掌大吴之后,这些人也没资格以保皇派自居,更没资格邀功请赏。

    他优待众人是他对众人的器重,而不是他们应该得到优待,这就是他想向吴焕等人传递的信息。

    “吴融等人已经写下了认罪供述,劳吴焕居山帮我过过目,看看有无疏漏。”吴中元手指放在桌案上的绵簙。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中元转头看向桌案,发现那叠绵簙是扣着的,急忙摆手说道,“此乃公务密事,除了大吴,下人焉能看阅?”

    吴中元笑了笑,“吴融居山言重了,依你之见,我应该如何处置吴熬的一干余党?”

    吴焕想了想,答道,“大吴乃熊族之主,乾纲独断,此事当由大吴自行定夺,不管大吴要做什么,我等众人皆会领命奉行。”

    吴中元点了点头。

    吴焕又道,“不过大吴既然问起,属下便斗胆进言,在属下看来大吴处置的甚是妥当,有过不罚不足以服众,但小惩大诫也就罢了,毕竟熊族在罪人的祸乱之下元气大伤,人心不稳,大吴正位之初也不宜剜腐揭疮,猛药去疾。若是大吴当真要深究问责,我等众人怕是无一幸免,毕竟我等虽然没有为虎作伥,却也不曾似君月太玄那般当机立断,除恶建功,护驾失职的罪过谁也不得推卸。”

    吴焕言罢,吴中元缓缓点头,吴焕能够说出这番话说明此人非常聪明,头脑也非常清醒,能够敏锐的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在世人看来会说话的聪明人都是迎风拍马的小人,这其实是天大的误解,能够揣测圣意的聪明人和阿谀献媚的奸佞有着本质的区别,历朝历代的忠臣多是聪明人,而卖主求荣的叛徒往往以笨蛋居多。

    “你对此事有何看法?”吴中元转头看向门外。

    “吴松石自作聪明,死有余辜,”吴焕正色说道,“此人乖张奸猾,认定大吴正位之初急欲稳定大局,不愿降罪见血,妄图反其道而行之,故意高声宣扬,以梅心竹骨自居,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为的是让众人知道他与大吴不合,如此这般大吴日后想要治他罪过也不能够了。若是治罪,便是心胸狭窄,会落人口实。如此阴暗卑劣,岂能轻饶。”

    “吴焕居山卓见。”吴中元笑道,他之所以杀吴松石,也是因为发现此人试图利用仁义道德来绑架他。

    “属下汗颜。”吴焕低头。

    “吴焕居山今年多大年纪?”吴中元自桌案旁的座椅上坐了,然后指着另外一把座椅,示意吴焕入座。

    吴焕不曾推辞,正襟危坐,“回大吴,属下三十有六。”

    “有勇有谋,玉树梁栋。”吴中元笑道,当日弱水龙泽发生变故,他控驭大傻前去相助众人固守,还是吴焕细心明眼,最先发现端倪,跟随大傻找到了他所在的阵法。

    “大吴谬赞,惶恐惶恐。”吴焕急忙谦逊。

    吴中元压低声音,小声儿说道,“节日之后我要海选巫师,吴荻少有阅历,吴融插手此事也不太适宜,届时所有新晋巫师还需烦劳吴焕居山主领训导。”

    “承大吴器重,属下定当尽心尽力,不负所托。”吴焕直身站起,郑重领命。他很清楚这个任务意味着什么,所有青壮派的巫师都由他教导,这是日后主掌右弼宫的前兆。

    吴中元点了点头,离座站起,让位于吴焕,“来,帮我把高阶勇士和巫师的情况写下来,谁主政哪座垣城,谁与谁私交较深,哪个与哪个是血亲,诸如此类,尽数写下。”

    吴焕点头答应,走过去提笔书写。

    在吴焕书写的同时,吴中元随口问道,“那金简你推敲的怎么样了?”

    吴焕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当日他和吴勤探讨牛龙锏里的金简时,吴中元也在场,当时吴中元曾经提出想要看看金简上的内容,被他拒绝了,而今吴中元问起此时,他免不得有些尴尬,“属下天资愚钝,那金简又不甚完整,便是苦心推研,亦少有所得。”

    “日后若有空闲,我与你推敲一番,”吴中元说道,“若能有所感悟,当可强大我族巫师阵营。”

    吴焕并不知道天篆文册早已经被吴中元背的滚瓜烂熟,却知道他手中掌握了大量的通灵神兵,而金简都是藏在通灵神兵里的,听吴中元这般说,急忙点头应是。

    吴焕写完,双手呈送,吴中元接过看阅,吴焕一共写了三页,第一页是各大城主的姓名,以及各大垣城所在的方位。第二页和第三页是高阶勇士和巫师的私人关系。

    “帮我把吴郜林喊来。”吴中元冲吴焕说道。

    吴焕答应下来,出门去了。

    不多时,吴郜林来到,此人是个老巫师,五十多岁,紫气洞渊,长的很有特点,个子不高却长了个大驴脸,俗话说相由心生,此人的性格也有点像驴,倔强的很,吴熬做的那些事情他也多有参与,但此人并不像吴融和吴仝那般是吴熬的心腹,很多时候他只是奉命行事。

    礼数也还周全,态度还算端正,让他写供词,他便写了。

    让他回去,他却不回去。

    再催,仍不走,只是红着脸杵在那儿。

    问他为什么不走,瓮声瓮气的回了句,“我也有过错,大吴为何不予责罚?”

    吴中元哭笑不得,正在思虑应该如何回他,吴郜林却自己动手了,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大吴不罚,我便自罚。”

    言罢,不等吴中元开口,后退三步,转身就走。

    吴中元愕然瞠目,此人脾气太倔,也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便是吴熬在位的时候,此人也肯定不是个受人待见的主儿,不过如此一来他倒是记住了吴郜林,确切的说是记住了他的大驴脸和倔脾气。

    平心而论,打耳光这种举动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处罚,只是长官在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下对犯错下属的一种轻微体罚,而且通常只对自己的亲信才会这么做,不是亲信直接就拖出去砍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举动始终不太严肃,而且多多少少辱及人格,不宜滥用,更何况谈话过后这些紫气高手还得参加酒宴,可不能搞的满桌子都是鼻青脸肿。

    愣了片刻,吴中元方才回过神来,快步出门,“郜林洞渊,转告风华居山前来说话。”

    在等吴风华过来的时候,吴中元看了看天,判断了一下时辰,已近午时,此前只约谈了六位,没谈的还有二十一人,若是似之前那般逐一详谈,别说午饭了,连晚饭也吃不上了。

    问题比较严重的几个人已经谈过了,余下那些多是些盲从之辈以及各大垣城的城主,接下来得尽快加速,先把人认全,对每个人有个大致的了解,至于更加详实的了解可以留待日后……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七章 龙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