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人前人后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人前人后

吴中元说完,转身要走,姜正急忙伸手拉住了他,“贤婿,老夫有逆耳忠言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如果不是姜南站在旁边,吴中元还真不愿听姜正唠叨,他最不认可的就是良药苦口,忠言逆耳,要知道苦口和逆耳本身就带有很重的恶意,真正对一个人好,完全可以用柔和的方式进行劝解,没必要说难听的。

    但不看僧面看佛面,姜南在,他就不能让姜正难堪,只得随口反问,“什么?”

    姜正低声说道,“你年纪尚轻,不知人心险恶,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吴熬留下的旧人绝不能提拔任用,所谓既往不咎说说也就罢了,可不能真的那么做。”

    吴中元也不知道称呼姜正什么才好,干脆省了称呼,“道理我也懂,但眼下熊族正值用人之际,若是将他们尽数驱逐,谁来帮我抵御外敌?”

    “什么?你还想将他们驱走?”姜正叹气摇头,“身为君王,可不能有妇人之仁,你既然得了许多灵物,为何不将余孽尽数清除,另植心腹?”

    吴中元原本还以为姜正是在给他传授治国的经验,听到这儿方才品出话味儿来了,原来这老狐狸是绕着圈儿的打听九叶青莲的情况,想知道他手里有多少莲子。

    “莲子只有几颗,如何够用?”吴中元摇了摇头,转而冲姜南说道,“好了,我得走了,以后我可能会住在有熊,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有熊找我,如果我得出空闲,也会去连山见你和大姜。”

    “多加小心。”姜南点头。

    吴中元冲姜正抬了抬手,转身离开,他再次领教了这老狐狸的手段,唯利是图,处处给他挖坑,一不小心就得掉进去,以后跟姜正打交道一定得时刻揣着小心。

    走出几丈,突然想起怀里还有三枚木灵丹,这东西可避百毒,他得来之后一直带在身上,还没来得及进行分配。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中元打消了送给姜南的念头,姜南是牛族人,擅长歧黄之术,这东西对她作用不大。此物可避百毒,日后可以赐给那些没有得到莲子的紫气高手,以免厚此薄彼,令他们心理失衡,不过凡事皆有利弊,权力和义务也是对等的,百毒不侵固然是好事,但日后若是遇到擅长用毒的对手,亦或是需要前往有毒气萦绕的地方作战,这三个得到木灵丹的下属就得首当其冲,当仁不让。

    回到晨议厅,众人起身相迎。

    吴中元冲众人抬了抬手,转而冲吴仝说道,“吴仝洞渊,接下来我要与诸位逐一面谈,你主政大丘,借个说话的地方与我。”

    吴中元言罢,吴仝惶恐摆手,“大人言重了,熊族诸城皆归大吴统辖,我等众人只是受命代管,议事之所大吴可随意钦点。”

    吴中元尚未接话,一道黑影突然自殿外疾飞而入,众人此时皆为惊弓之鸟,突见黑影,纷纷惊惑起身,凝神戒备。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是自己太过紧张了,飞进晨议厅的黑影是一只怪模怪样的灰鸟儿,说是灰鸟儿也不对,因为它脖子以上是白毛儿。

    吴中元没想到三爷来的这么快,不过掐算时间也差不多,这家伙最近一直在南方和北方交界的那片区域活动,先前他自晨议厅和西门之间走了三个单趟儿,这就得耗时一个多钟头。

    就在吴中元斟酌词如何冲众人介绍三爷的时候,三爷蹦跳着自他肩上转了个身,原本是头朝南,变成了头朝北,“哎呀,你拔剑干嘛,想杀我呀?”

    众人本就惊魂未定,听它口吐人言,越发惊惑。

    吴中元回头,想要看是谁在拔剑,但歪头之后看到的却是三爷的鸟屁股,当着众人的面儿,他也不能把三爷拨下去。他现在站在门口,北面有吴君月在坐着,不管是谁拔剑,都不是想要杀他,只是神经紧张之下的一种本能反应。

    “这是我的扈从,诸位记住它,日后若有紧急公务,我会派它前去传令。”吴中元转身冲众人说道。他转身,三爷也随之转身,三爷是个中等大小的鸟,蹦跳转身的时候尾巴又自吴中元脸上擦过。

    众人起身答应。

    吴中元带着三爷离开晨议厅,远离众人之后出言问道,“先生有何回信?”

    三爷并不是单纯的信鸟儿,它活的年头久了,知道什么时候该大声吆喝,什么时候该小声说话,听得吴中元发问,三爷凑近吴中元的左耳,低声说道,“甚好,甚好,甚好。”

    等了片刻不见三爷继续往下讲说,吴中元催促道,“还有呢?”

    “没了。”三爷摇头。

    “嗯,你去吧。”吴中元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老瞎子非常高兴,老瞎子一直希望他能统一三族,夺回熊族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但凡有点儿见识的人都知道想要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第一要素就是疆域辽阔,地盘儿越大越抗折腾,地盘太小的话几炮下去就轰没了。

    三爷可能急着去做什么事情,此番没有再与他贫嘴,振翅飞起,往南去了。

    吴中元突然想起一事,呼喊发问,“我之前交代你的事情可有进展?”

    “什么事情?”三爷回头。

    “没什么,走吧,走吧。”吴中元皱眉摆手。

    “哦,寻找长着凤尾和龙头的禽兽啊,我找了,没找着。”三爷言罢,扑腾着飞走了。

    吴中元无奈摇头,转身回到晨议厅,不等他开口,吴仝主动说道,“大吴,在城东有处……”

    吴中元摆手打断了吴仝的话,“不用搞的那么麻烦,就借你府邸厢房一用,走,你带我去。”

    见吴中元心意已决,吴仝亦不敢再劝,转身先行,前面带路。

    吴中元回头冲众人说道,“诸位不要随意走动,叙话过后我请大家喝酒。”

    吴仝本想将吴中元带到自己处理公务的厅房,但吴中元没去,而是选了一处厢房,之后又命人送来了笔墨。

    门一关,吴仝立刻双膝跪倒,俯身贴地。

    他做过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早在吴中元前往有熊接受血脉检试的时候他就曾经严厉的讯问过吴中元,在得知吴荻为九阴血脉之后,他又附和吴鸿儒将吴荻说成了跟吴熬是天生的一对,在吴中元前去有熊营救吴荻的时候,他又对吴中元进行了冷嘲热讽,这些事情他不能忘记,吴中元自然也不会忘记。

    见吴仝跪倒,吴中元并没有去扶他,也没有让他起身,沉吟过后出言问道,“你认不认识我父亲?”

    “认得。”吴仝颤声回答,他年逾花甲,自然认得吴昊。

    “我父亲在位的时候对你很刻薄吗?”吴中元又问。

    “属下罪该万死,请大吴责罚。”吴仝瑟瑟发抖,年纪越大越了解人性,像吴中元这种人怎么可能不记仇,怎么可能既往不咎,清算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

    吴中元挑眉呵斥,“你白活这么大岁数了?吴熬是什么货色你看不出来?你长的是狗眼吗?”

    吴仝抖如筛糠,哪里还敢接话。

    “白老族的事儿你有没有参与?”吴中元问道。

    吴仝连连摇头。

    “沙堡和疾风谷的事儿你有没有参与?”吴中元厉声追问。

    吴仝额头见汗,不敢应答。

    “雾山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吴中元又问。

    吴仝俯身贴地,噤若寒蝉。

    “他都开始冲自己的族人下手了,你还效忠于他?你是熊族的勇士还是吴熬的狗?”吴中元高声喝问。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吴仝连声告罪。

    “起来吧。”吴中元说道。

    吴仝心中惊惧,不敢起身。

    见他犹豫磨蹭,吴中元突然起脚将其踹倒,“起来!把吴熬的罪行都给我写下来,谁跟他走得近也写出来,有一个算一个,你自己都干过什么缺德事儿也都给我写下来。”

    吴仝连声应着,狼狈爬起,走到桌案旁颤手提笔,快速书写,他虽然紧张,却知道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保住了,俗话说不怕领导骂,就怕领导夸,如果吴中元对他笑脸相迎,他的死期也就近了。

    “我这是给你机会,你别不知好歹,”吴中元高声训斥,“就凭你之前干那些臭事儿,剁了你都不过分。”

    “是是是,属下知罪,属下知罪。”吴仝一边擦汗一边写。

    吴仝写的很快,写罢一张又是一张,接连写了三四张还在继续写。

    “差不多行了,挑重要的写,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别往上添了。”吴中元说道。

    “是是是。”吴仝再度抬手擦汗。

    又写了两三张,这才作罢,将供述双手托了,躬身送呈。

    吴中元反手接过,一目十行的看过,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而有些是他不知道的,一时之间也来不及仔细推敲。

    “你说我应该怎么罚你?”吴中元歪头斜视。

    吴仝再度跪倒,听候发落。

    “想起你之前干的那些事情我就生气,”吴中元反手给了吴仝一记耳光,“你还想杀我?”

    回手又是一记,“吴荻和吴熬是天生一对吗?”

    这两巴掌打的狠,虽然没有用上灵气却用上了力气,吴仝嘴角见血,脸颊上的掌印清晰可见。

    “属下知罪,属下知罪。”吴仝虽然嘴角在流血,额上却不流汗了。

    “起来吧,回去把吴融给我叫过来。”吴中元说道。

    吴仝闻言如蒙大赦,急忙起身,躬身后退。

    “大丘乃我熊族边关重镇,给我好好管着,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唯你是问。”吴中元正色训诫。

    吴仝闻言大喜过望,羞愧跪倒,连声谢恩。

    “行了,行了,去把吴融喊来,记得吩咐下去,整治一桌宴席。”吴中元摆手说道。

    吴仝连声答应,擦泪起身,开门去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人前人后 的精彩评论